一時間,葯魂有些懵了。

而台下,那些買葯揚能贏的人望見這一幕心中也是陡然猛跳了一下:這是什麼武技?怎麼葯魂身流動著閃電。


這閃電有破壞力到底有多強?有更多的人則是抱著這閃電只是中看不中用的伎倆,這世間華麗武技多,而威力無匹的武技少。

葯魂面色依然如最先那般嚴肅,只見他身形微動,人已從原地消失,而下一刻他出現在葯揚身前,舉劍猛劈了下去。

葯揚來不及躲開,只能還擊。

轟哧——

碧綠色電流爆成電花四散。

當——

葯揚手中的闊劍被擊斷,而那電花異常耀眼,讓他眼睛刺痛而猛地閉上。

轟哧——

又是一劍,不過這一劍劈在了葯揚的身上。

葯揚身上電光流轉不息,頃刻間猛燒成火,讓他變成一個火人,碧綠色的火人。

台上響起驚呼聲,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局勢反轉得如此厲害,之前葯魂還被死死壓制,才不過兩三個呼吸的時間,葯魂不但取得了優勢,而且手中電劍燒出電火將那葯揚燒成了火人。

火浪撲面,眾人都能感覺到那火焰是多麼熾熱,就算葯揚是葯族子弟,天生對火有很強的抗性,可也擋不住這火的燃燒。

再這樣燒下去,葯揚只會被這火焰活活燒死。

「我認輸。」碧綠火焰下傳出一道微弱的聲音,那聲音聽起來異常嘶啞,就像聲帶被火焰燒破的人發出來的一樣。

哧——

葯魂左手掌心噴出一道白如匹練的寒氣,那條寒氣帶直直飛射到葯揚身上,瞬間覆蓋后,將葯揚身上的碧綠電火熄滅。

冰火兩重天,葯揚整個身子在這種強烈的刺激下瑟瑟發抖,沒有了絲毫反抗力。

幾個葯肥的跟班沖了上去,想要把那葯揚抱下去,葯魂本想說話,但也想收拾這幾個跟班一下,這幾人在前幾年沒有少找胡龍的麻煩。

「啊呀,好燙!」

「我的手起泡了。」

「被燙掉皮了。」

……

葯魂嘴角浮現一抹微不可察的笑容。

而台下,葯肥面色極為難看,這一次他也算有備而來,而葯揚在比斗前升上淬體境五重,對劍的領悟又高了一層,可還是輸得一敗塗地。

他走到台上,望著葯揚,發現葯揚全身皮膚約有百分之九十都被燒傷,那模樣活脫脫的就像是被人剛從火災現場里拉出來的一樣。

「葯魂,你下手了太狠了。你這樣殘害同宗,你可知道葯會不會放過你。」葯肥不知怎地,一想到在這麼多人面前輸給葯魂心中就不服氣,這時只能強拉葯魂出來說事為他挽回一點面子。

「我下手狠了,這葯揚劍劍劈在我身上就不狠了?他那闊劍劈在普通人身上立馬就能造成肌肉撕裂,不休息上半年一年絕不能動用武技。而葯揚現在頂多是皮膚燒作,以我葯族的靈丹妙藥,不用三五個月就能康復,這樣比較下來,你覺得我還狠嗎?」說話間,葯魂身上的碧綠電流緩緩消失,而那黃銅色的晶甲發出一道黃光后也緩緩印入葯魂皮膚底下,露出一身白袍的葯魂真身。

葯肥還想說些什麼,只見葯魂右手輕輕一旋,而後只見一道寒光從葯揚體內飛躥出來,將附近七八個人直接冰凍。

見到這一幕,台下響起了巨大的嘩然聲響,葯肥好歹是嫡系,他爺爺是葯會十三長老,不看僧面看佛面,這葯魂都不應該公然出手對付葯肥。

到了這時大家才明白葯魂不但武技高出葯揚太多而且膽子還非常大。

一層薄冰之下的葯肥那肥碩的身子微微顫抖,他能聽到外界的議論,這一次輿論似乎更傾向他,不錯,就因為他的身份——葯會十三長老葯剛的孫子。

「我告訴你葯肥,你要約斗可以,你可以叫人送信來我家或者當面通知我,而不是用短劍把挑戰信插到我家大門上!這次我就小懲大戒!若有下次,就不會那麼輕鬆了。」葯魂的厲喝聲響在葯肥身邊,他聽得清清楚楚,這葯魂不但膽大,而且氣勢也足。

寒氣不停地向身子裡面躥,葯肥的身子不停顫抖,他很想用力破開身上的薄冰,可就是這一點薄冰,卻如同鋼條夾在了身上一般,他費了吃奶的力氣都未能成功。

葯魂說完直接走下台,留下七八個冰人和那被電火燒得奄奄一息的葯揚。

葯同等人衝上頭,用劍劈開藥肥等人身上的寒冰。

寒冰碎開,葯肥身上森白寒氣繚繞,他雙手抱臂,面色青烏,顫巍巍地蹲下不得瑟縮著。

葯魂拿到那一百元氣石。以他現在的財力,一百元氣石已是瞧不上眼,不過勝利者就應該有勝利者的姿態,這元氣石不拿反而便宜了葯肥。

望著葯魂等人離開較武場的背影,較武場內很快炸開了鍋,有人痛惜有人捶胸頓足,有人扼腕長嘆。這些人為的都是他們壓在葯揚身上的賭*注,因為全輸光了。

還有一幫人,則是面帶喜色高興不已。因為他們冒險把賭注壓在葯魂身上企圖搏冷門,沒有想到竟真的讓他們成功,而他們將賺取的是將近八倍的收益。

十塊中品元石投入將拿七八十的中品元氣石的產出,這一次他們贈翻了。

走出較武場,胡龍湊到葯魂身邊,問道:「魂哥,你剛才真是嚇死我了,先是被那葯揚劈中,後來連劍都被擊碎,你不知道我那小心肝被嚇得怦怦直跳。」

葯魂輕笑一聲:「你應該是壓得我吧。」


聞言,胡龍先是一愣,隨既訕笑著道:「魂哥,你這是故意玩我啊,我雖然壓了十塊中品元氣石,不過看到你被劈中還是知道你肯定能贏。那葯揚算個屁啊,會點劍法也敢稱劍修,魂哥你用閃電作劍就能將他擊敗,只怕這一次之後他的劍修之路會留下陰影。」


「我那閃電化成的劍不比一般的下品靈器弱,而葯揚那把劍雖然不是什麼靈器,但也是出自名家手筆,雖然如此,但也不能和我那閃電相提並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葯同家。葯奇偉坐在一旁。

「葯奇偉,剛才我給你說的事你看如何?」葯同望著著葯奇偉,眼裡閃爍的著希冀的目光。他相信葯奇偉不會拒絕他。因為他已經把葯奇偉當成了自己人。

畢竟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早在那火雲窟上時葯同把葯奇偉出主意讓葯魂嫁接魂火麒麟前肢的做法看成是暗害葯魂。所以他才會把葯奇偉當成自己人。

而現在,他找人邀請葯奇偉到自己家就是想要正式拉葯奇偉入伙,然後一起對付葯魂。

葯奇偉用手指輕敲木桌,然後葯奇偉和另外兩個他並不認識的同族少年道:「對不起,我和葯魂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我也不懂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至於你今天告訴我的這些『拉我入伙』的話我就當沒有聽過,所以也不存在向葯魂告密的可能。對不起!我先告辭了!」

葯奇偉直接站起身向外走去。

葯同還想要勸阻葯奇偉,一旁的葯百草站起身來,道:「隨他去吧,只要他不泄露我們的事就沒有關係。」

葯同想了想,「其實他只是知道我們要對付葯魂,這也沒有什麼,算了吧,這次是我看錯了。沒有想到他出主意讓葯魂嫁接那麒麟前肢竟是出於同族情誼……」

「葯同,聽說昨天葯肥那小子又被葯魂給收拾了。」葯百草眉頭一皺,道。

「現在還在家裡躺在呢,身上蓋了幾床被子,被冰凍的。」葯同望著自己表弟,問道:「你突破到淬體境九重了?」

葯百草點點頭,「前段時間剛剛突破的。」

葯同高興的一笑,道:「恭喜表弟你了,有淬體境九重的元氣修為再加上你的煉藥術,這一次大比想來可以從一千人中脫穎而出成功進入前一百。」

「就只是這樣?」葯百草轉頭,眉頭一皺,佯裝不悅道。

「呃,應該說表弟能直接拿到第一啦,以第一成績參加藥會比試,表弟你一定可以成為這次全族比試的領頭羊。」葯同說完,兩人爽快的笑了起來。

而沒有人注意到的是葯百草的手狠狠的捏成拳,他心裡暗道:「天才葯魂?那是別人這樣稱呼你……」

葯奇偉走出葯同家,向前走了兩步,突然頓足,想了想,背向葯魂家朝一個分堂導師家走去,他要去問一種二品初階丹藥的煉法,至於那些嫡系旁系的爭鬥以及別人之間的私怨都跟他沒有什麼關係。

……

太陽高照。葯魂吃過早飯後早早的來到煉丹室,唐絲絲在血色峽谷和水雲澗里找了近五百株,也就是說基本上他也采了那麼多。

那些草藥多是煉製一二品丹藥的。

關於大比,葯魂有不少自己的想法。

「葯魂……」一個清越響亮的聲間從遠處傳來,「你果然在這裡。」

葯魂都不用回頭就知道是唐絲絲,前幾日唐絲絲有和他交涉族學大比的事,唐絲絲說現在胡龍能煉出兩種一品高階丹藥,但連一種二品低階丹藥都煉不出來。那小子最近一直看不到人影,原因就是跑去研究二品丹藥的煉法了。

現在唐絲絲跑來,多半也是為了族學大比的事。

「絲絲。」葯魂站起身,用腳將地上的草藥撥開給唐絲絲讓出道來。

「你看看你。」唐絲絲一走進煉丹室就用鄙夷的目光望著葯魂,「把草藥全弄到地上,真是沒有一點收拾。」

葯魂尷尬的一笑,「我還不是想看看哪一種草藥適合煉製二品丹藥。對了,你想好煉什麼丹藥了沒有?」

唐絲絲搖搖頭:「什麼都還沒有想好,從水雲澗回來,我最近幾日都在休息。今天跑過來問問你的看法。」

葯魂拉了一張木椅坐下。見狀唐絲絲嬌蠻的瞥了她一眼,意思很明顯,怎麼不知道照顧女生,隨即也拉了一張椅子坐下。

「大比有一千人蔘賽,只選出一百人淘汰率還是挺高的。應該說每一個人承受的壓力都挺大。說回大比,大比就是小比的延續,小比有沒有人煉製二品丹藥?」葯魂說著說著突然向唐絲絲問道。

唐絲絲愣了愣,微微沉吟后道:「據我打聽到的消息,族學小比沒有人煉出二品丹藥,最高只是一品高階丹藥。」

「說得有些不全面,沒有人煉出二品丹藥不代表沒有人能煉出二品丹藥。我相信有人是有煉製二品丹藥的實力只是沒有在小比時顯露出來。」葯魂補充道。「族學小比煉出的最高等級的丹藥是一品高階,所以我認為大比準備的三份材料中要有一份一品高階丹藥的材料,先煉出一顆一品高階丹藥何底,最後再來衝刺二品丹藥。若是能煉中二品中階丹藥,幾乎肯定是前一百的存在,煉出二品低階丹藥也不錯,若是質量好也有可能衝進前一百名。當然這只是我的粗略估計。」


啪——

唐絲絲雙手合攏,面色變得有些興奮,道:「葯魂,你真是說得太好了,完全說出了我心中的所想所感。用一顆一品高階丹藥來讓自己有一個保底成績,煉出兩階低葯來衝刺前一百品,果然是有腦子啊你……」說著唐絲絲的掌拍到葯魂肩上。

葯魂瞪了他一眼,沒有說什麼。

「二階丹藥。我想想分堂導師常提到有哪些,」葯魂眼睛凝望虛空,想上課時導師曾提到過的那些二階丹藥。

「不用想了,現在坊間已經流傳出了必練的那幾種二階丹藥。我這裡有一張表,你自己看吧。」唐絲絲遞給葯魂一張紙。

在那紙上寫著:二品低階丹藥,九陽丹、益氣丸、赤火丹,武元丹;二品中階丹藥,生骨丹、造化丹、復元丹。 「生骨丹,造化丹,復元丹?」看著這幾個丹藥魂名子,葯魂彷彿回到上課的時候,這些丹藥需要什麼煉丹材料他一清二楚,基本上這張紙上寫出來的丹藥材料他都能在這兩次歷練得到的藥草中找出來。

唐絲絲以為葯魂一時沒有想起這些丹藥,解釋道:「生骨丹,二階中品丹藥,淬體境武者服用后,可以大在磊減少淬體境內淬體的痛苦,而且還能讓骨節變得更加強硬;造化丹,能讓淬體境九重小成直接突破到先天境;復元丹,能大量回復元氣。」

葯魂聽後點了點頭,「這些丹藥分堂導師都有給我們講過詳細的煉製過程,相信煉製起來也不會太難。」

聞言,唐絲絲咂舌不已,驚聲道:「二品中階丹藥煉製起來沒有什麼難度,恐怕全葯族年輕一輩只有你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見葯魂不說話,唐絲絲追問道:「看完這張表,你想好了煉製什麼丹藥沒有?按照你剛才布置下來的策略,我打算煉一顆以前煉過的烈炎丹,再煉一顆益氣丹和赤火丹。」

「除開那顆一品高階丹藥,剩下兩顆都是二品低階丹藥?」葯魂望著唐絲絲,道。

「呃,能煉出兩枚二品低階丹藥已經很不錯了,能進入葯會比試我就謝天謝地了。」唐絲絲對煉丹很有興趣,實力也很強,奈何這選出來參加大比的一千人都不是孬貨,給自己定一個比較清晰的目標不是壞事,相反能讓自己步步為營,取得預定的成績。

「對自己這麼沒信心?」葯魂嘴角浮現出一抹戲謔,按他對唐絲絲的了解,唐絲絲唯一不缺的東西就是鬥志。

「高手太多,認清楚自己的實力才是明智之舉,雖然我的目標沒有二品中階丹藥,不過最後這十幾天我會全力以赴煉好二品低階丹藥,不會有絲毫的懈怠。」唐絲絲一板一眼的說道,並沒有一點生氣,氣質淡雅,宛如出水芙蓉。

「那好,我不送你了。」葯魂把唐絲絲從坐椅上撫起,把她推出煉丹室然後將厚重的石門關上。

「你這人到底有沒有禮貌……」唐絲絲的嬌喝聲在門外響了一陣葯魂方才聽到離去的腳步聲。

想到這一次的族學大比,葯魂眼中閃爍出興奮的光芒,一千人的大比,只選出前一百,不能再留什麼力,這一次全力以赴,因為來參加大比的人都是犀利的人物,若是不盡全力,很有可能會被唰下去。

離大比還有十餘日,這些天藥王峰上極為熱鬧,那些小比失利了子弟反而沒有了任何壓力,都等著葯會結束后葯族對他們的安排,所以他們反倒極為輕鬆,開始走門躥戶,四處打聽誰煉得出二品丹藥了。

事實上他們也打聽不出什麼消失,畢竟能煉出二品丹藥說明煉藥實力還不錯,沒有人會把自己的底牌輕易曝露出來。而且,坊間流傳的那幾種二品丹藥只不過比較容易煉製的二品丹藥,其實還有二品丹藥還有很多,說不定有人想要煉出難度更高的二品丹藥,這樣可以搏一次冷門,勝出的概率會變高。

當然這是在能煉出難度和藥效和品階高好的二品丹藥情況下,一旦沒有二品丹藥交出,那幾乎是宣告大比的落敗。

所以,這一次大比,成也在二品丹藥敗也在二品丹藥,就看比賽的人如何把握住機會了。

這幾日葯會幾乎沒有離開過煉丹室,在他煉丹室外門全天都有家丁輪班值守,不時還會有家丁從煉丹室外巡弋走過,主要原因還是怕葯曉家的人前來報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