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破解了這個仙陣,如魚得水一般。唐春龍眸分析了所有細節,而且,連怎麼得手怎麼撤退都想清楚了。

外邊時間半個月後,丹成之時空中又有黑雲凝聚。這次還真是丹劫到來。

「通知蘭教主派出高手護丹,此丹估計品階不低。」唐春交待了由總丹師。

不久,赤天島上戒備重重,從各處島嶼過來了幾千強者組成了一個強大的地對空防禦法陣。

「九天龜甲陣,還馬馬虎虎。」阿里羅看了看,在冷笑。

「能否防住丹劫?」唐春問道。

「估計能成,不過,關鍵是此丹的丹劫會不會攻擊煉丹師。少主你得打起精神了。」阿里羅一臉凝重神情。

不久,噼啪之聲響起,雷光電閃劈向了赤天島。

而『九天龜甲大陣』中的強者們全都操著一片灰麻色的龜甲往空抵抗著。


不過,還真給阿里羅猜中了。居然有一道凶獸影光直接進入了地下洞府。

而此凶獸虛影攻擊的居然是唐春的心臟部位。

唐春有著強大的精神力一時也給陷入了心惶之中,好像自己騙了別人的什麼寶貝似的。

心魔……

唐春腦海中閃過這個詞眼,守住本心,唐春心裡念叨著。那心魔如萬蟻鑽心一般咬噬著唐春的心臟。


「嗎蛋的,統統吞了。」唐春一聲大吼,輪迴旋渦居然整個騰到了空中。

一道強大無匹的吸力傳入了千鬼船中。而千鬼船是專克陰魂類陰靈的。

在揚飛雄全力配合下,最後,一道紫黑色的光芒閃過。心魔慘叫一聲碎散開去,成了輪迴漩渦吸收煉化的『肥料』。

唐春明白了,這童叟無欺丹根本就是修複本心類的丹藥。那以此推測,難道是老教主失了本心。而她需要修補『真心』。

到底是什麼居然能令蘭月教的老教主失了『本心』,唐春十分的好奇。

丹成,總計收穫六顆童叟無欺丹,顆顆個大飽滿,圓潤碧翠,猶如一老一少在環抱似的。(未完待續。。) 「幸不辱命,這是三顆玄階極品的童叟無欺丹。蘭教主請收好。」唐春拿出三個玉瓶,當然給私吞了一半。即便是有著由總丹師在現場盯著的。

但唐春那龍眸幻術一施展開來。由總丹師給幻術纏身,那傢伙還以為遇上了丹魔,感嘆道,「蘭教主,此丹丹成之時我居然遇上了好強大的丹魔。」

「呵呵,幸好那丹魔有六成居然去攻擊由總丹師了。不然,我能否挺過來成功收丹都難說了。」唐春笑道,小捧一下『由因』這傢伙。

陪自己當了多天啞巴,給點好處才能顯得很地道嘛。

「小由辛苦了。」蘭教主破天荒的伸手拍了拍丹總丹師肩膀,老傢伙差點感激泣涕。

看了看唐春,心裡不由有點愧色。因為,自己在背後可是不少打小報告的。

當天晚上,蘭教主設宴款待唐春一行人。

而就在酒宴之上,唐春把小麒麟變化成了自己。

而自己本體早就悄悄溜進了地底下直奔南明離火陣而去。

還真得感謝猴族的十八般變化,如果用分身下去蘭雄肯定會覺察到的。而且變化之術蘭雄居然一點沒感覺到。

唐春順利溜進南明離火陣,立即開始真正的確解此陣。

以前阿里羅只是推演式破解,就跟演習中的推演一樣並沒有實兵相抗的。而現在是動真刀真槍了。

真正的本體置身於仙陣之外才讓唐春感覺到了仙陣的強大,儘管只是最低階的仙陣。

而且。那股子赤霞之氣居然如泰山一般迫壓過來,唐春簡直就是在頂著一座山在破解。

太強大了!

而且,最可怕的就是南明離火陣是火之仙陣。


所以,那熱絕對能在瞬間熔山毀石。幸好唐春的身體經過窮奇等高階凶獸的洗髓,熬煉,不然,早就受重傷逃還來不及了。

近距離接觸,唐春才發現赤霞礦樹並不光是一個轉換作用。

而該樹中好像有一團火焰在前動。而濃得極致的赤火之能彈射而出。 高冷總裁倔強妻

難道這顆赤霞礦樹就是南明離火的本源之火,而周遭八顆赤霞仙石只是為了保護這本源的南明離火而設置的。

這一下子可是完全顛覆了唐春先前的想法。

原本唐春的目標是這八顆赤霞仙石,現在可是主意變了。

仙石要。這顆赤霞礦樹更不能丟了。不過。本源之火當然是南明離火這種類型的火的本源,差不多跟祖火有得一比。

所以,這種火往往都有一定的靈智了。如果強行收取估計會折騰出很大的動靜來,而且。能否搞到手難度係數相當的高。

果然。唐春剛探出龍眸一試探。那『樹』居然有反應了。

整顆樹晃了晃,唐春驚詫的發現。樹中彷彿有一雙可怕的紅色眼睛在盯著自己。

而且,樹一晃之後整顆樹居然跳將了起來。那樹化成一溜赤霞之光往外飛竄而去。

不過。一撞到八顆赤霞石組成的仙陣之後就給反彈了回來。

唐春又明白了,敢情這南明離火陣根本就是為了防止南明離火這種高階的本源之火逃走而設置的。當然,同時也起了保護它的作用。

『無風也起浪』漲大,整個仙陣空間都給唐春的手掌罩住了。

而且,道道雷火從手掌中騰空而出。使得唐春的整隻手掌看上去就像是一隻透火的手掌。

一股強大的威勢逼出來壓向了赤霞礦樹。

那樹在掙扎著,翻騰著想溜。而同時,因為南明離火的翻騰引起了赤霞之氣的動蕩。

整個北島上空的赤霞道道衝天而起。而火屬性能量如煮沸的開水一般在翻騰著。

「怎麼回事?」蘭雄感覺到了,皺了下眉頭。

「少主,趕緊收啊。蘭雄已經知道了,估計會派人下來。我先拌住他。」凰青青說著,拿起一酒杯上前跟蘭雄切磋了。

「老祖宗,好像天地元氣有所變化,會不會是赤霞樹那邊發生了什麼?」某密室中一個年青女子說道。

「不要打擾我,交待蘭雄派人到密室周遭,老身正在恢復突破的關鍵時刻。」蘭凌若冷哼道。

唐春一咬牙,只能搏了。蘭雄下來最多一搏,如果那個老不死的教主發現就麻煩了。

這傢伙高速旋轉著輪迴漩渦,旋渦張開中心大嘴,而無風也起浪往後一拍。南明離火樹沒辦法,只好往前一竄。

正好了,一口就給輪迴旋渦給吞噬了。

唐春迅速一掃捲起八顆赤霞仙石身子透壁而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超高速度抽身回到了地面上。

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氣。剛回到大廳就發現蘭雄最凰青青拚了十杯酒擱下酒杯說是要上廁所,匆匆往外而去。

凰青青朝著唐春眨巴了一下眼,唐春作了個微細的『得手』的動作。

爾後拿起酒杯跟由總丹師等人談笑風聲的喝了起來。

而蘭雄早就帶著教內高手直奔地底而去,不久,傳來蘭雄那憤怒的聲音道:「誰幹的!馬上封鎖北島周遭千里範圍。而且,叫外島強者全都出來搜索。發現一絲異狀的話馬上彙報。給老子找找找!」

蘭雄的聲音在地底下咆哮開了,可是老教主那邊在關鍵時刻。

蘭雄匆匆又過去了。聽了蘭甜甜的話后蘭雄只好黑著個臉交待一番騰到空中,放開神識四處搜索了起來。

而整個蘭月教沸騰了,空中飛騰著道道身影。巡邏護衛們布滿了整個赤天湖。

這一大動作倒還真有些效果,有幾個混進蘭月教的對手布的眼線居然給糾了出來。

而且。最令唐春啼笑皆非的就是,通魔教派進來的幾個暗探居然也給抓獲了。

不過,唐春也笑不出聲來。因為,那南明離火正在自己的輪迴旋渦中搗蛋。

此火接近本源之火,太難收服了。可是,在收服的過程中還不能讓赤霞外泄了。要是給蘭雄聞到一點味道就麻煩了。

此地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唐春跟管用交換了一下眼神向蘭雄提出告辭。

「呵呵,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呼。唐少宗主幫了我們蘭月教大忙。蘭某一定要盡幾天地主之義。不然,蘭某愧對唐少宗主了。」蘭雄表面上還一派笑容。

「謝謝蘭教主的款待,不過。唐某的確有急事抽不開身的。

所以。好意心領。而且,最近神冰宮蠢蠢欲動,本宗高手都到了蘭月教。

宗門內空虛,唐某得馬上趕回去以防萬一。」唐春說道。

「是啊。管某也有要事在身。最近通魔教也是蠢蠢欲動。管某也得趕回去跟江城主好好商量一下應對之策。」管用也搭話道。

「呵呵。啥話也別說了。一定要讓蘭某盡二天地主之義。

不然,老教主破關而出問詢起來蘭某這個當後輩的真不好交待。

因為,老教主閉關前已經發下話來了。交待本宗一定要盛情款待幾位。

相信兩位也不會讓蘭某作一個不孝不義之人吧?」蘭雄這嘴還真是麻溜。

「蘭教主,朱雀宗危在旦昔,唐某實在是無法再久留。本來煉丹就已經花了我近一個月時間了。」唐春繼續說道。

這廝感覺輪迴旋渦都在震顫,在報警。

再不找個安靜地方煉化的話估計這赤霞就包不住要外泄出來了。

「蘭教主,好意心領,管某舊疾將發,不得不趕回去。我的葯丹正在天城煉製,估計現在已經煉製好了。」管用說道。

「唐少宗主不用擔心,我馬上對外宣布咱們兩宗結成聯盟。到時,神冰宮的寒山重真要怎麼樣的話難道一點面子不給我老蘭不成?」蘭雄是非要留下唐春一行人好試探一下。

雖說眼看著唐春一行人都在大堂的。但是,一些秘術還是防不甚防的。

「這個,聯盟是聯盟,就怕神冰宮不認可。到時,知道我帶著高手在蘭月教作客內部空虛趁機出手那還真得被滅宗了。」唐春說道。

「寒山重是不是,他敢。我會交待人在宣布聯盟之事時加重法碼。至少,如果在本月內他寒山重敢下重手的話我蘭月教配合你們攻打神冰宮。」而且,蘭雄為了表明態度。馬上傳話安排相關的人去負責此事了。

「管長老,這域外第一丹師就在眼前。何不讓他就地煉製一爐丹藥醫治長老舊疾。」

「這個,我的藥材已經耗盡了。」管用說道。

「無妨,請把丹方拿來,所需藥材我們蘭月教一定弄到。」蘭雄可是下了大本錢了。

管用看了唐春,嘿嘿乾笑了一聲,不久拿出了藥單來。

蘭教主看都沒看直接交給了由總丹師,自己匆匆而去抓捕盜賊去了。

唐春一行人回到了貴賓樓休息。

「老弟,那藥單你反正都知道了。所以,嘿嘿,辛苦你了。」管用乾笑道。

「老哥估計是加了大把的好葯在裡面吧?」唐春一愣,笑道。

「呵呵,應該的應該的。蘭月教的葯樓好的藥材可是不在少數。老弟你辛苦了,該得的。」管用笑道,扔給唐春一個空間袋子,道,「這裡面煉製清咒幻魔丹的藥材我早準備好了。而且,三份。老弟你收下。」

「不可,如此一來蘭月教那邊又準備了藥材,多不好意思。」唐春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