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落,轟隆巨響,天地為之震動,道道山影在顫慄中快速崩潰,虛空激蕩起狂風,每一縷都帶著足以湮滅一切的恐怖力量。

空間如紙糊般,輕而易舉,便被撕成粉碎,席捲波及範圍,一直蔓延到界關處,令那無數防禦大陣同時亮起,爆發出衝天魔光。

半神交戰,其可怕之處,顯而易見!

白帝心頭震動,深深看了莫語一眼,一步邁出,便已將黑帝、若萱等人護在身後。

魔皇自是庇護一眾魔皇宮修士,那昏死魔王已被帶回,否則如今,只怕頃刻間就會被撕成碎片!

「噔」「噔」「噔」……七代魔皇接連退後,他面龐猛地漲紅,很快變得蒼白,然後才恢復如初,但此處眾人都看得清楚,此番交鋒他已經吃虧。

惡狠狠瞪向莫語,這老魔猛地低吼,「難怪膽敢插手我魔皇宮之事,原來竟有此實力!但即便如此,今日你也休想全身而退!」

他揚手,向頭頂虛無,一把狠狠抓落!

轟!

劇烈氣息波動中,七代魔皇降臨時出現的黑色門戶再度浮現,不過此番,體積比較之前更是暴漲了數倍!

白帝臉色一變,低喝道:「快走,七代魔皇在召喚其餘皇族一系強者!」

莫語搖頭,卻沒有多言,以他如今修為,即便面臨數名半神圍攻,想要退走也是不難!趁此機會,也好一舉看清魔皇宮的底蘊,是否能將其一鍋端掉!

骷髏架子日常 很快。

黑色門戶大開,強大氣息海嘯般般噴涌而出。

一道。

兩道。

三道。

整整三道半神階氣息,每一個都不在七代魔皇之下!緊隨其後,三名蒼老魔族從中邁出,強大的威壓令位面規則都在顫抖!

「七代,何事召喚我們?」

周身歲月氣息最為濃郁半神緩緩開口,每個音節,都似擁有萬鈞之力,重重砸在此處所有修士胸口,令其漸漸難以喘息。

七代魔皇拱手行禮,沉聲道:「二代、三代、五代,我按照長老院議定,前來處置魔龍族叛亂,卻遭他人阻攔,獨力無法完成,特召喚你們前來。」

「違抗長老院的議定,大膽!」

「是誰膽敢阻攔?」

「實在是找死!」

二代、三代、五代魔皇憤怒低吼,恐怖氣息,頓時自其體內爆發。

「就是他!」七代魔皇一指點向莫語,嘴角浮現猙獰,「此人半神階修為,實力確實極強,我不是他對手!」

三大魔皇目光同時看來,冰冷無比。

「只他一人,哪怕實力再強,難道還能抵擋我等聯手!」

「將其鎮壓,帶回長老院!」

「施展天魔秘術控制此人,到時我魔皇宮手中,又能多出一張底牌!」

轟!

轟!

轟!

轟!

轟!

包括現任魔皇在內,五道半神階氣息瘋狂爆發,滔天氣勢聯手之下,直奔莫語鎮落!

白帝心頭一陣苦澀,五名半神階,這便是魔皇宮的實力嗎……而魔龍族,在長老院中卻只有兩名半神階先祖,彼此間實力差距,實在太大!

難怪,長老院最終會站在魔皇宮背後!

五大半神,這股力量,在整個魔界中,絕對屬於最強!

即便曾目睹主人連殺三大半神,若萱心頭還是忍不住湧出憂慮,畢竟當日三名半神,本身便帶有傷勢。

想到有可能因為自己的舉動,最終令主人落入兇險,她心底便湧出無盡的愧疚。但事情發展到眼下,即便她甘願進入魔皇宮為妃,皇族一脈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主人,您可千萬不要出事!

七代魔皇面露掌控一切的自信,沉喝道:「束手就擒,日後甘願受我魔皇宮驅使,可以免除一死。否則明年今天,便是你的忌日!」

他沒有理由不自信!

五大半神聯手,所代表的力量,即便面對真神境,也未必沒有抵抗之力。針對一名同階半神,即便他實力再如何強悍,也難逃被鎮壓下場。

莫語沉默,五大半神,深淵魔族不愧是遠古時期,能夠與人、獸兩族同時開戰的超級族群,其底蘊之強,當真是恐怖!

而這,僅僅是魔皇一族的半神數量……在漫長歲月的積攢下,整個魔族半神的數量,至少要在十個以上!但即便如此,直至今日魔族都被壓制在深淵之中,難以動彈半點,可見人、獸兩族的實力,也絕非表面所見這般簡單。無盡歲月中誕生的超級強者,積累下來,只怕數量更加驚人!

自位界歸來,培育出兩大分身,莫語自信亦隨之暴漲,心神深處,不知覺間便滋生出睥睨天下之勢。不過此事,卻讓他生出了驚醒,莫要小瞧天下英豪!

但即便如此,以莫語如今實力,也不必太過自我菲薄。謹慎一些,不說打遍天下無敵手,縱橫無忌,卻還是可以做到。

便如眼下,誠然五大半神聯手,他根本無法力敵,但一心要脫身離開,卻有十足把握。不過今日,他是要幫魔龍族立足,自然不可能就此退走。

況且,面對的,又是魔族半神。

要戰,便看魔皇一族,敢不敢!

轟!

毫無預兆間,極其可怕的氣息,自莫語體內瘋狂爆發,與此同時,萬魔之初分身的氣息,在此刻緩緩散發!萬魔之初,為魔道始源,所有魔系血脈生靈之鼻祖,是為萬魔之魔!

它的氣息,天生便對所有魔系血脈生靈,擁有著絕對的震懾與壓制。除非踏入永生序列,與萬魔之初達到同等生命層次,否則便難以抵禦,無法反抗!

魔皇一族五大半神,臉色同時大變,感受著那份靈魂深處湧出的恐懼與臣服,眼眸中那份驚怒根本難以遮掩!

莫語目光,在他們身上緩緩掃過,低沉道:「鎮壓本座?誰,給了你們這樣的膽量!」

因為這一刻,他便是萬魔之初。

####

【500章,這是一個里程碑的時刻,值得紀念!另外,雙倍最後一天,求月票啦……】 二代魔皇深深吸氣,沉聲道:「閣下究竟是誰?」這一問,當代魔皇曾經說過,第二次開口,便可知莫語實力,對他們造成了何等強烈的震撼。

「本座為魔界使者,這點毋庸再言。」莫語神色冷酷,森然道:「五大半神聯手,魔皇宮當真好大的氣勢,但要留下本座,只怕你們還沒有這般資格。不過待本座脫身離去,卻可輕易斬殺你們中任何一人,除非你們五人永遠呆在一起,否則終將被我一一斬落!」

「若不信,大可一試!」

魔皇一族五大半神,臉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眼露震怒,卻不敢妄動半點。因為他們清楚,莫語所言不錯,事情的發展,再度超出了掌控!

五大半神盡出,卻被生生壓制威脅,偏生髮作不得。

憋屈!

實在是憋屈!

整片空間,此刻死寂無聲。

突然間。

初愛成殤 轟!

頭頂雲霄,又有強大氣息爆發,黑色門戶再度浮現,兩名威嚴老者邁步而出,氣息之強橫赫然位列半神階!

白帝臉上露出激動,拱手道:「參見老祖!」

此刻到來二人,正是魔龍族在長老院中修行先輩。

「白帝,無需多禮。」開口魔龍族先輩面露歉然,遍布皺紋的眉宇卻透出喜意,他轉身向莫語拱手,「魔龍族三代族長多羅,多謝閣下出手相助。」

另一魔龍族先輩道:「七代族長那森,謝過閣下。」

語態間,兩人禮數十足。

無論任何族群,何等秩序狀態,強者都能得到應有的尊敬。

對魔龍族先輩,莫語表現頗為溫和,拱手還禮,「兩位道友不必多禮,此事莫某理應出手。」

多羅、那森心中頓時一喜,族群遭難,身為老祖無力干涉,兩人心中自然不會痛快,但不想事情峰迴路轉,族群竟能結交到這般魔道強者,憑藉一己之力逼迫魔皇宮五大半神進退不得!且眼下看來,此人當真有心助魔龍族一臂之力。如此來,事情大有可為。

一念及此,兩頭老龍臉上更顯親近。

魔皇一族五大半神,臉上則是鐵青一片,多羅、那森兩個老不死降臨,魔龍族一方便有了四大半神,況且其中,還有莫語這名實力恐怖的存在,超級強者對比,魔皇一族優勢不在,甚至還要被壓制在下風。

五大魔皇能夠想到之事,魔龍族自然清楚。

多羅轉首看來,淡淡道:「元正魔皇,長老院議定之事,或許需要重新商議了。」他開口對象,正是二代魔皇,亦是魔皇一族五大魔皇中的最強者。

二代魔皇吸了口氣,臉色已恢復平靜,「魔族之內實力至上,魔龍族既有此實力,自然就有統領深淵的資格,長老院議定作廢便是,具體如何處置,待你我歸返長老院后再做議定。」

他轉身深深看了莫語一眼,沉聲道:「告辭!」

語落拂袖一揮,召出黑色門戶,五大魔神帶起魔皇宮等人,直接飛入其中。

多羅心頭微松,略一停頓,轉身道:「我深淵魔族一脈早有祖訓,無論何等局勢半神階都不得生死搏殺,以免折損族群巔峰戰力。」

他此言,已有了解釋的意思,以免莫語心生不滿。實話說,此事能夠爭取到這般結果,對魔龍族而言,已經是最好的結果,畢竟……

猶豫一下,他又道:「初代魔皇閉關超過十萬年,傳聞他已殞落,但我族初代老祖與初代魔皇簽訂有平等契約,契約之力雖不能通過血脈傳承,但我仍舊隱約能夠感受到,屬於初代魔皇的氣息。」

那森補充道:「初代魔皇雄才大略,修鍊天賦更是驚人,當年閉關時便已有半神階修為,如今實力之恐怖怕是難以想象。」其臉上,一片凝重。

魔族祖訓不許半神階廝殺,況且魔皇一族還有真正的超級強者沒有露面,事情見好就收才是最好,繼續鬧下去沒有好處。

這就是兩頭老龍所要表達的意思。

莫語聽得清楚,點點頭沒有多言,心中卻輕輕嘆了口氣,掌控族群,以他如今實力,卻是還太弱了一些。

或許,只有真神境的恐怖存在,才能鎮壓一些,真正執掌一族吧。

……

界關前一戰沒有真正爆發,但消息卻不脛而走,畢竟九大半神對峙,氣息之強震動整個深淵,事情根本難以遮掩。

魔龍族非但沒有遭遇鎮壓,反而就此徹底翻身,得到魔皇一族認可,擁有了統領魔族的地位。

如此,九層深淵統治之權,自然要進行一系列的分割調整。

一場大戰消弭於無形,魔族中有人輕輕鬆了口氣,也有人暗嘆錯失良機。

但這些,對莫語而言,卻都不如何重要,深淵魔族之事告一段落,他也是時候離開了。

淡淡腳步聲在恢宏殿宇中輕輕迴響,若萱停下身影緩緩拜下,「參見主人。」

語態間流露出發自內心的恭謹與感激。

經歷此番波折,與最初受萬魔之初力量禁錮比較,對於莫語,她自然親近許多。

「起來吧。」莫語略一擺手。

若萱依言起身,「事情都已布置妥當,主人若想離開深淵,隨時都可動身。」

她停頓一下,似要說些什麼,但最終卻未開口。

莫語看來,臉色平靜,對其心中所想極為清楚,他沒有多言,意念微動,紫袍萬魔之祖分身頓時出現。

「本座雖要離開,萬魔分身卻會留在深淵修行,日後若有危難,本座自會即刻趕來。」

若萱心頭一松,這本是白帝交代她詢問的事情,如今得到保證,手上微閃取出一塊烏黑魔玉,「主人,此物中封印有一座傳送之陣,日後若有不妥,您只需捏碎此物,便可直接傳送歸來。」

這也是應有之意,莫語點頭收下,況且魔皇一族必定不會甘心,對那初代魔皇,他心底同樣存有忌憚。有此物在,也能讓萬魔之祖分身的安全,更多幾分保障。

「走吧。」

他起身,大步向外走去。

若萱跟隨在後。

萬魔之祖分身微微一笑,身影一閃,便已落座主位。

地面傳送陣已然開啟,通過此陣,莫語會被直接傳送進入第八層深淵界關內,然後進入第七層深淵,依次往上最終回到地面。

此事看似複雜,但有魔龍族安排,想必定會極其順利。

白帝站在陣外,拱手道:「莫兄大恩,魔龍族上下自當銘記,日後若有需要處,莫兄盡可開口。」

有關魔界使者身份,若萱解釋含糊不清,莫語如今又要進入地面,以白帝城府有所猜測自是難免,但這些卻不會訴諸於口,裝作糊塗就是。

畢竟,莫語身上那份純正的,甚至是可怕的高等魔族氣息,不會有錯。

黑帝站在一旁,此刻拱手深深行禮,「莫語大人,之前若有冒犯處,還請勿怪。」

莫語擺手,對白帝點點頭,轉身踏入傳送陣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