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軍隊實力弱成渣的國家,居然敢拒絕自己的外交請求?

「他們拒絕了?」

辛各有些不可思議。

作為印國外交國務部長,本來漁民被扣押這件「小事」並不會讓他這麼上心,但眼下的光景有些不同,印國的總理即將面臨換任。

雖然從法理上說,印國是個議會制國家,總理身為國家的實際掌權人,由名義上的領袖總統任免,但顯然,在這個換任的關鍵時期,要說輿論風波一點影響也沒有,那存粹是扯淡。

特別是印度近時期,遭遇的一系列波折,讓他們的國家、政府和人民急需一位強硬的領袖。

這時候,帕薩群島扣押印國漁民這件事,彷彿是瞌睡了送枕頭一般,送到了外交部長的心坎里,他本想著,等到圓滿將這件事情解決,再讓媒體大肆宣揚一番。

對現任總理的連任將會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

但誰能料想,該死的帕薩群島居然拒絕了他們的外交請求,他們怎麼會拒絕?怎麼敢拒絕? 翌日。

「是,長官,保證完成任務!」

一艘驅逐艦指揮室內,一個看樣子是驅逐艦艦長的海軍軍官,右手拿著衛星電話,立正回應道。

印國見帕薩群島扣押他們漁民一事,僅憑外交手段無法和平解決,果斷的選擇了武力脅迫,剛剛那通電話,就是外交國務部通過國防部簽發的一項軍事命令。

印國的海軍實力,就全世界而言,算不上一流,特別是艦隊的自建能力很差,整個海軍中,大部分的武器裝備都依賴於進口。

印國雖有龐大的人口基數,但基礎工業薄弱,因此自建的驅逐艦也一直為人所詬病。

眼前這艘德里級驅逐艦,就是印國自建的一種驅逐艦,該艦艦長173米,艦寬17米,吃水6.5米。

我真不當小白臉 其設計大幅改良自卡辛級驅逐艦,因此全艦設計充滿了蘇聯味,上層結構複雜,並配備許多俄式偵測、火控與武器裝備。

德里級驅逐艦的滿載排水量達到6700噸,遠程艦載武器有1×AK-100DP100mm70倍徑艦炮以及4×四聯裝SS-N-25反艦導彈發射器。

在近防上,有4×八聯裝閃電短程防空導彈垂直發射器和4×AK-63030mm六管防空機炮。

艦隻的總輸出功率為64000馬力,總體上來說,這是一款比較落後的驅逐艦。

但先進與落後,要看比較的對象,如果拿美軍的福特號航母來比較,這款驅逐艦無疑是個「破爛玩意兒」。但是,要跟帕薩群島這個連海軍艦艇都沒有的國家比。

德里級驅逐艦就是大國利器,是不可力敵的存在。

安魯島和帕薩島是兩個獨立的島嶼,而印國的驅逐艦,已經駛進了帕薩群島領海,朝著安魯島趕了過來。

……

安魯島,蜂巢物理實驗室中。

一個單導軌的武器呈現在眾人眼前,導軌長達6000mm,導軌的材料是由不知名的金屬鑄造,看上去,應該是地球上的金屬材料。

其實眾所周知的是,電磁軌道炮是雙導軌武器,利用磁場與電流的相互作用,產生的強大洛倫茲力推動彈丸,從而發射。

但眼前這個武器顯然有些與眾不同,它與地球上常見的雙導軌構造不同,只有一根6米長的彈道導軌,發射的彈丸是10kg的均質彈。

至於威力。

「這個東西的威力如何?」

方成轉過頭,看向楚軒,問了一句。

「從理論上來說,它的初始速度大約能達到1000馬赫,按照帕薩群島附近氣候環境,也就是初速度大約在340000ms,初始動能大約5780兆焦。」

方成頓時愣住了,半晌,他才回過神道:「你說什麼?1000馬赫,這個速度遠超第一宇宙速度了吧?」

「嗯,」楚軒點點頭,「應該說,已經超過第三宇宙速度了。」

「那,它不會飛出地球嗎?」方成顯然對物理並不是太懂。

「如果它能保持這個速度的話,別說飛出地球,飛出太陽系也只是時間問題。」楚軒頓了頓,「只是實際上卻不可能。

因為這只是它的初速度,等到均質彈發射出去后,空氣阻力等因素會讓它動能不斷損耗,更別說擊中其他目標后所產生的動能損失了。

不過,如果拿它朝天上射的話,的確可以很輕鬆的將衛星射下來。」

楚軒伸出手指,指了指天空道。

方成順著他手指抬頭看了看,卻發現是白色的天花板。

「換句話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擋住它的傷害,所有的東西,在它面前,都脆弱的彷彿一張紙片。」

聽了楚軒最後一句話,方成心中一震。

方成剛想說點什麼,雲夢的聲音出現在他腦海。

「方成,印國的一艘驅逐艦出現在帕薩群島海域內,目前正朝著安魯島趕了過來。」

聽了這話,方成眉頭皺了起來,他有些意外,他沒想到印國居然這麼囂張,不過是漁民鬧事產生的民事糾紛,居然出動了海軍部隊。

事實上倒不是印國囂張,而是印國欺負帕薩群島弱小。這要是換成美國,你讓他試試,估計連個屁都不敢放,更別說派遣驅逐艦了。

「去,讓1號阿帕奇警告它離開帕薩群島海域。」

方成皺了皺眉,儘管內心不願過早的產生衝突,但印國咄咄逼人的樣子,還是讓他心中不爽。他倒不是害怕印國,而是不想惹世界上的一些大國注意罷了。

印國也許陸軍憑藉人數優勢有兩下子,但是海軍卻只是個繡花枕頭,別看他擁有航母,但自己卻根本沒有製造航母的能力,海軍的戰爭潛力太差。

……

距離安魯島不到一百里的海域上,德里級驅逐艦正停在平靜的海面上,驅逐艦上的四聯裝火箭發射器中,導彈已是箭在弦上,瞄準著安魯島。

只要一聲令下,安魯島將會成為近程反艦導彈的靶子。

噠噠噠–!

這時,克隆人戰士駕駛著阿帕奇直升機趕了過來。

「右舷30度,判斷一架帕薩群島直升機接近!」

驅逐艦指揮室內,一個坐著的雷達偵察兵大聲彙報道。

「警告他遠離我艦,否則我們將採取攻擊手段。」

驅逐艦的艦長面色冷酷下令道。

「是,」偵察兵回應一聲,立即通過通用無線電信號,警告起駕駛著阿帕奇直升機的克隆人戰士,「警告!請遠離我艦,否則將會遭受我艦攻擊!警告!請遠離我艦,否則將會遭受我艦攻擊!」

隨著偵察兵的警告聲,驅逐艦上的防空導彈和防空機炮全都調轉過來,通過相控雷達,鎖定著正在靠近的阿帕奇武裝直升機。

駕駛著直升機的克隆人戰士彷彿沒有聽到警告聲一般,我行我素的繼續靠近過來,同時回應道:「此處是我國領海,我奉命警告你艦立即離開!再次警告!此處是我國領海,我奉命警告你艦立即離開!」

雙方都是用英語交流的,不存在聽不懂的情況。

驅逐艦的偵察兵轉過頭,向著艦長彙報完,艦長臉上露出一抹殘忍的冷笑:「一群猴子還這麼囂張,給我擊落它。」 囂張到了極點。

面對這個彈丸國家,不僅印國不放在眼中,就連他們區區一艘驅逐艦的艦長都不放在眼裡。的確,根據情報顯示,這個國家,軍隊不過一千,沒有海軍。

更關鍵的是,這個國家因為資源貧瘠,連罩著他們的「爸爸」都沒有,如此一來,這個艦長怎麼會顧忌。

他甚至覺得,僅僅憑藉自己這艘驅逐艦,就能征服這個國家,其實,這句話要是放在威廉執政時期,的確沒毛病,恐怕正如他所想,一艘驅逐艦就能征服。

但現在……

「報告,目標已鎖定。」

驅逐艦指揮室內,一個身穿白色海軍制服的年輕士兵敬了一個軍禮,面色嚴肅道。

「開火!」

隨著一聲令下。

嗖–!!!

四聯裝近程防空導彈屁股冒著火光,噴射而出,導彈速度極快,如迅雷閃電一般,朝著克隆人戰士駕駛的阿帕奇直升機激射而去。

阿帕奇直升機內,雷達掃描到一枚導彈飛了過來,響起劇烈警報聲。

克隆人戰士面色不變,直接一發反坦克導彈發射出去,想要攔截這枚防空導彈。

嗖–!

電光火石間,反坦克導彈幾乎擦著防空導彈射了出去。

寄予希望的反坦克導彈並沒有攔截成功,此刻,克隆人戰士面色終於變了。

「跳機!!!」

駕駛員朝著身邊的副駕駛大吼。

兩人用力踹開直升機大門,超過九噸的超人力量瞬間爆發,阿帕奇兩側大門直接被暴力踹開。

轟–!!!

防空導彈幾乎在兩人跳機的瞬間,擊中了直升機。

阿帕奇被這枚防空導彈炸成一枚高空火球,墜入海里。

兩名克隆人戰士,被破碎的彈片衝擊到,身上劃開一道道血口,泡在海水裡,格外疼痛。

A174從海里遊了上來,疼的咬牙切齒。

這還是憑藉著他們超人的身體素質,才沒有在那麼近的距離被衝擊波殺死,換成是普通人,早就沒命了。

「沙沙沙–!」

A174隨身攜帶的無線對講設備響起了電波的忙音。

千億雙寶:總裁爹地狠會撩 「這裡是總部!這裡是總部!A174,能聽到嗎?」

「A174能聽到,重複,A174能聽到。」A174強忍著渾身的劇痛,舉著無線對講設備道。

「你那邊情況如何?」

「他們開火了,1號被擊毀了。」

對講機對面,方成聽了這話,面色一緊,在場的趙安全等人面色也十分難看。

半晌。

「正好,測試下我們電磁軌道炮的威力吧。」

方成在一旁淡淡的開口道,聽了這話,楚軒看了方成一眼,他是清楚電磁軌道炮的威力的,不出意外,別說是一艘驅逐艦,就算是一艘福特級航母,也不可能扛得住它的傷害。

只要被命中,就是擊沉的下場,沒有第二種可能,而且作為電磁動能武器,電磁軌道炮幾乎不可能被攔截,因為均質彈的速度太快了。

「好。」楚軒點點頭,下去準備了。

……

半個小時后。

印國驅逐艦傳來了通話請求,趙安全接通了通訊。

「你們現在是戰爭行為。」趙安全語氣冰冷。

「那要看你們怎麼認為了,我們只是做出符合保障自身安全的選擇而已。」

通訊對面,傳來印國艦長滿不在意的聲音。

「包括進入他國領海並攻擊他國軍隊嗎?你這是在侵略!」

「不,我們只是為了保障我們國民的利益,將扣押的我國公民交出來並道歉,我們可以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

印國艦長語氣極其囂張,當然,他有囂張的本錢,一艘驅逐艦,就鎮壓的整個帕薩群島毫無反抗之力。

這種感覺讓人沉醉,他不禁在想,當初美國欺負伊拉克,是不是就是這種感覺。

「啪!」

趙安全直接掛斷了通訊。

方成在一旁倒是神色沒什麼變換,因為他知道,跟一群死人浪費口舌,無疑是十分愚蠢的事情。

蜂巢物理實驗室的一片露天場地,已經完成的電磁軌道炮隨著機械升降台慢慢升向高空。

嗡–!

5米,10米,15米……

「固定升降台!」

「升降台固定完畢!」

「目標坐標,經度……」

「校準完畢,目標已鎖定,請求發射!」

「發射!!!」

電磁軌道炮的膛口,突然亮起一陣藍幽幽的亮光,似乎積蓄著巨大的能量一般。

嗡–!!!!!!

一枚10KG的均質彈破膛而出,電磁軌道炮的炮口,空氣被震成一片水霧,緩緩地蕩漾開來,空間似乎變得褶皺起來,像是泛著波紋的水面,一圈一圈的波動著。

超過1000馬赫的初速度!超過5780兆焦的動能!

黑色的均質彈劃過海面,如同一道烏光,平靜的海面直接被均質彈劃開的氣流切割成兩半,整個海面被犁出一道數米深的豁口。

轟–!!!!!!

整個世界安靜了。

又瞬間爆發了!

眼前的一切,像是一幅靜止的水墨畫,被扯成了碎片,散落在空中。 豪門奪子:非常關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