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說有鬼,你不信,一群人一起說呢?結果可想而知,黃浦劍鳴雖然還是不太相信,卻收起了要殺孟重的心思。

揮揮手,將孟重等人趕走,黃浦劍鳴對大臣們說道:「戰艦被毀,要想重新建造,沒有被一兩年的時間怕是不行了。眾位愛卿,可有和良策?」

黃浦劍鳴的雄心壯志受到打擊之後,開始徵求大傢伙的意見。

大殿之上靜的可怕,誰也不敢先說話。

說什麼啊?數萬戰艦一夜之間化為飛灰,幾年的心血全完了,重要的是黃金海岸這塊建造戰艦的絕佳地點暴露了,不能再用,所以現在要選擇一個新的建造之地,成了重中之重!

不管黃浦劍鳴如何焦頭爛額,尷尬了。再說羽風放火燒了數萬戰艦之後,心情無比的爽快。沒有穿越,你就是有千軍萬馬,也是無用武之地!

心中的石頭一落地,心情就好了。羽風陪著黃浦劍鳴到處遊玩,一直到兩個月後,這才返回雷都。

黃浦劍鳴至今還是一臉的不痛快。見羽風回來了,就將羽風獨自召來密室。

「風三,戰艦被燒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吧?」

「知道了!」羽風同樣也是一臉的不痛快。

「你怎麼看?」黃浦劍鳴一雙鷹隼般的眸子盯著羽風的臉,生怕放過任何一絲的表情。

「鬼神作祟不一定是真的,有姦細才是可怕的!」羽風攥著拳頭聲音提高了幾分唄。

「我們要想重新找尋建造戰艦的地點,就必須先把這個姦細揪出來,才可以永絕後患!」


黃浦劍鳴拍了羽風的肩膀一下:「嗯,英雄所見略同,我也是這個意思!你說,這姦細怎麼會知道黃金海岸這個地方?」

羽風沉思了一下說道:「所為樹大招風,那麼多的戰艦擺在那裡,很容易被有心人發現。」


「現在姦細已經完成了他的任務,肯定會蟄伏下來,想要將他翻出來,雷霆大陸這麼大,怕是辦不到!」

黃浦劍鳴面無表情,揮揮手,那意思是我很煩,風三你可以走了。

羽風很識趣的走了。一邊走,一邊回憶著黃浦劍鳴的所有神色。

「這個小舅子怕是懷疑我了,不過那又如何?沒有證據,你就不能把我怎麼著!我可是駙馬爺啊?」羽風加快腳步很快就沒了影子。

羽風猜的不錯,黃浦劍鳴的確有些懷疑他。你前腳出去旅遊,後腳就著火了,把我的數萬戰艦燒成了灰,你風三又是目前我所知道的唯一一個望月大陸的人。就算不是你放的火,也有放火的嫌疑。

有利就有弊,從此黃浦劍鳴對羽風有了戒心!

羽風呢,完成了放火燒船的任務之後,每日里除了陪著黃浦飄雪聊天增進夫妻感情,就是去找金燦喝酒解悶。

金燦的為人很對羽風的胃口,而金燦對羽風也是讚賞有嘉,特別是對羽風的逍遙神掌更是讚不絕口!

一來二去,兩人還真的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金燦的心裡始終存在著塊心病,那就是木耳的死因!木耳是被人偷襲重傷之後,被摔死的,兇手殺人的手法無比的狠毒,一招斃命!

難道此人也是放火燒掉黃金海岸戰艦的兇手?

放火燒船的人可以瞬間變換不同人的樣貌,也就可以變作金燦的樣子,來騙取木耳的鬆懈,從而突襲得手,再一擊致命殺死木耳!

然後栽贓陷害金燦,使金燦失去和羽風爭奪黃浦飄雪的資格。

金燦乾淨利落的喝完杯中酒,三分醉意的對羽風說道:「風三兄弟,說實話,當初我被人陷害成殺人兇手,失去和你爭奪公主的資格。我可是懷疑過是你殺的木耳,因為也只有你的攻擊力和我相仿。」

坐在旁邊,滿臉醉意朦朧的羽風聞言頓時一驚,酒立刻就醒了大半。不過還是保持著原來的神色。

「哦?那為什麼現在又要跟我做朋友?」羽風給自己到了一杯酒,一飲而盡。

金燦搖頭一笑:「敵人是不會救我的……」

「哦,就是因為我出言進諫,陛下才不但不殺你,還官復原職?」羽風端著空酒杯,盯著金燦。

「不錯!如果你是那種人,如果你是放火燒掉數萬戰艦的姦細,肯定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殺掉我的機會,而你想出絕妙的借口,使我皇有了台階下,從而放了我。所以你不當我的朋友,誰還有資格做我的朋友?」

「來,為了朋友這兩個字,乾杯!」羽風和金燦你來我往,喝了很多酒,最後羽風才東倒西歪的回到駙馬府。

雷霆大陸西面的海岸線,曲折蜿蜒,一望無邊。現在正是狂暴之海安寧的時期,海面波瀾起伏,在夕陽下折射出美輪美奐的色澤。

夕陽落下,天空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在離著海岸線數十里處,一艘可以容納數百人艦船忽然出現,就像黑色的幕布忽然被從中切開,露出后免得景物一般,非常的離奇!

這是誰的船隻,選擇了沒有月亮的深夜來到此處?

從船頭的方向可以得知,這艘船不是從雷霆大陸駛出來的。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它是從其它的大陸經過長途跋涉來到這裡的。

船上的人很小心,任何的一絲亮光也不敢有,只聽船上一個女子的聲音低低的響起:「大寶,王力多,船只能到這裡了,再往前走就容易暴露目標了。你倆從這裡下去,泅水游過去,能夠辦到嗎?」

「沒問題,請您放心水閣主!」兩個男子的聲音,伴隨著海濤聲,很快消逝不見。

來人竟然水芙蓉還有張大寶和王力多等人。

借著夜色的掩護,張大寶和王力多身穿防水皮靠,慢慢向遠處游去。


看著二人游不見了蹤,水芙蓉喃喃自語道:「風三真乃神人也!也幸虧有他的傳信,我才可以來到這裡,但願大寶他倆可以順利的聯絡上他!」

沉吟了一會兒,水芙蓉終於命令返航!

羽風在駙馬府中昏沉沉的睡到天亮才悠悠醒轉,用手一摸,身邊空蕩蕩的,黃浦飄雪破天荒的比羽風早早起床了。

房間裡面飄蕩著陣陣飯菜的清香,羽風頓時覺得肚子咕嚕嚕亂叫起來。最晚在金燦那裡喝了一肚子酒,才沒吃多少,現在一聞到飯菜的香味兒,徑直抗議起羽風這個主人來。

「三郎,你醒了?正好飯菜做好了,快來品嘗一下,看看我這一次做的怎麼樣?」黃浦飄雪充滿驚喜的聲音飄進了羽風的耳朵。

「這次應該要好吃一些吧……」羽風回憶起第十次還是第九次,黃浦飄雪做的飯菜都是聞著挺香,吃起來不是像鹹菜,就是淡的像白蠟。真是奇了怪了,黃浦飄雪這個女人也許天生就是做公主的命,做飯難道與她絕緣?要不這麼多次了,她就是做不出來一道好吃的菜?

羽風洗了一把臉,做到飯桌上面,這離著近了一聞:「今天的飯菜比昨天果然有點兒不一樣,就是不知道吃起來好不好吃?」 羽風捏起筷子,在桌面敲了幾下,猶豫著吃還是不吃。

黃浦飄雪將最後一道「美味佳肴」端上來,笑嘻嘻的對羽風說:「三郎,別光看不吃啊?」

羽風使勁兒的咽了口唾沫,最後還是說:「雪兒,還是你先嘗嘗吧……」

「我不!」一聽愛郎讓自己先嘗,黃浦飄雪嘴裡面就泛起一股子乖乖的酸味兒,這是昨天她經過改進后的做菜方法,結果一嘗,酸死了,醋放多了!

因此,黃浦飄雪今天再也不敢先嘗了。

努了努紅潤的小嘴兒,示意還是由羽風來做這個試菜急先鋒。

「呃?」羽風皺了一下眉頭,在黃浦飄雪鳳目監視之下,只好伸出筷子夾起一丁點兒菜肴,慢吞吞的送入口中,閉上眼睛,用力的嚼了幾下。

「好吃嗎?」浦飄雪見愛郎里連續咀嚼了幾下,並沒有吐出來,還以為成功做出一道好吃的菜,剛要歡呼雀躍,卻見羽風大嘴一咧,起身快速跑了出去,將嘴裡的菜肴全數吐在花壇裡面。

「嘔……唾啊!雪兒,為夫實在是沒辦在裝下去了,這道黃花魚做的實在是苦啊!」

羽風接連喝了三口水,這把口中的苦味減淡了不少。

「雪兒,你是怎麼做的黃花魚啊!」羽風擦了一下嘴,難受的問黃浦飄雪。

「你是不是把魚膽一塊給燉了?」

黃浦飄雪奇怪的說道:「對啊,魚膽也是魚身上的一塊肉啊,扔了乖可惜的……」

羽風無語……

最後還是由府中的大廚,給做好了早飯。

「不好意思,有沒能讓你吃上我做的飯菜……」


看著狼吞虎咽的羽風,黃浦飄雪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事,沒事!酸甜苦辣咸,這才叫生活……」羽風抬起頭,摸著黃浦飄雪的小屁股,笑著。

「我……」

黃浦飄雪只說了一個我字,忽然聽到院中傳來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

「誰這麼大膽,大白天的就敢往駙馬府中亂扔東西?」

羽風丟下筷子就來到院中,虎目四下一掃,就看到北牆根下面躺著一個胖乎乎的人,顯然是昏了過去。雖然只是一個背影,卻給了羽風一個極其熟悉的感覺。

羽風心裡一動,急忙過去將這人翻轉過來。

當看清這人的臉龐時,羽風險些叫出聲來。

「大……」

羽風急忙捂住自己的嘴。

這時黃浦飄雪也從屋裡走了出來,見到躺在地上的人,就奇怪的問道:「三郎,這人是誰啊?為何進入咱們的府宅?」

羽風呆了幾個瞬間,很快就回過神來:「雪兒,你看這人衣衫破爛,滿臉黑泥,一看就是個要飯的。估計是餓壞了,這才爬入咱們的府邸,想要討口飯吃,不想太餓,沒有體力,爬上了牆頭就滾落進來,昏了過去。」

「嗯,的確是個乞丐!怪可憐的,既然來到咱們這兒,就不能讓他餓死了。不然傳出去,豈不是讓人戳咱倆的脊梁骨,說我們太沒人性了?」

乞丐身上很久沒有洗澡了,一股子酸臭味兒熏的黃浦飄雪忙拿衣袖捂住了口鼻。

羽風急忙道:「雪兒此話正和我意。來人,將他抬到廂房,好生療養!」

立刻就有幾個家奴跑了過來,七手八腳的將這個胖乞丐抬進了一間偏房。

「雪兒,這個乞丐身上太過骯髒,我過去看看,你就回去歇著吧?」羽風徵求黃浦飄雪的意見。

「嗯,去吧!」黃浦飄雪撲在羽風的懷裡,在愛郎的臉上吻了一下,這才笑嘻嘻的回屋。

見黃浦飄雪回去了,羽風平靜的心臟忽然劇烈的跳動起來,整個胸部起伏不定。

羽風進入偏房,只見幾個家奴正給乞丐嘴裡喂著薑糖水驅寒!

一碗薑糖水灌了下去,胖乞丐終於有了動靜,眼皮抖動幾下,似乎就要睜開眼睛。羽風這個時候就將家奴趕了出去,自己一人來到胖乞丐身邊,等候著他的醒來。

「啊……」胖乞丐深深的喘了幾口氣,終於睜開了眼睛。

「大寶,是我!」羽風見胖乞丐睜開的眼睛愣愣的看著自己,瞳孔中全是震驚不可置信的表情,就首先開口道。

「風、風大……」胖乞丐終於看清、並確認出,眼前的這個男子就是羽風之後,終於大嘴一咧,就要大叫,被羽風一下捂住嘴巴。

「大寶,我現在是這裡的駙馬,你要假裝和我不認識,我會找個借口將你留在這裡,懂嗎?」

胖乞丐就是張大寶,他和王力多在海中花了六個時辰的時間,才勉強游到岸邊,這時天色即將大亮,二人顧不得休息,趁著天還黑,托著疲憊的身子潛入雷霆大陸內部。由於人生地不熟,上哪裡去找風大隊長?

雷霆大陸比望月大陸還要大數倍,地域廣闊,睜眼瞎的兩人很快就將身上帶的銀兩花了個乾淨,最後只好淪為乞丐,靠著乞討謀生。

就是這樣,兩人也沒有滅掉心中的執著——找尋風三的下落。

羽風既然是由雷霆大陸的使者帶走,就一定會面見雷霆大陸的高層人物,所以張大寶和王力多判斷風大隊長應該是在雷都。目標既定,二人一邊乞討,一邊打聽雷都的方位,風餐露宿的趕往雷都。

一路上二人吃盡了苦頭,這一日終於來到雷都外圍。被雷都的壯觀景象徹底的震驚了。

好半天兩人才緩過來。可是下一步怎麼進入雷都成了麻煩事。

張大寶和王力多最後還是鑽入一輛拉著貨物的大馬車,奇迹般的混入雷都。

雷都治安森嚴,張大寶和王力多身上沒有良民證,很快就被查夜的官兵發現,一場廝殺自然是免不了的。二人為了擺脫追兵,只好分頭逃走。

大寶幾天都沒有吃飯了,餓得頭暈眼花,眼看就要被追兵追上,前面忽然出現一座豪華的宅院。大寶想都沒想就奮力爬上牆頭,在牆頭的琉璃瓦上面趴了下來。一群追兵見這裡是駙馬府,追過來的時候沒有干大聲吵吵,這也是羽風沒有聽到有人的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當然是酒喝得太多了,睡到跟死豬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