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恭喜宿主,飛牌術等級提升至圓滿。可同時擲出八張紙牌,殺傷敵人,命中率百分之百。基礎殺傷力:四十。命中要害,傷害翻倍。】

見這三樣技能達到【圓滿】級別後的效果,秦奮感到很是滿意。

尤其【飛牌術】令他非常驚艷,基礎殺傷力四十,已經足以和火器媲美了。

就在這時,阿星發出一聲呻吟,幽幽醒轉過來。

「阿星,你現在感覺如何?」秦奮聽到聲音,連忙關心的問道。

「奮哥放心,我沒有大礙。」他欽佩的道,「只是沒想到你的【特異功能】如此之強,我估計,大概只有我姐能夠跟你媲美。」

「阿星,你沒大礙就好了。」秦奮微微一笑道,「對了,你姐姐就是當初在世界賭王大賽上,幫你用【特異功能】換走我牌的那個人?」

「不錯,就是她。」阿星點點頭道。

「那她後來去哪裡了,怎麼沒跟你在一起?」秦奮又好奇地問道。

據他所知,阿星的姐姐丫頭,【特異功能】比阿星還要強,而且花樣還更多。

不僅能夠搓牌、透視、驅物,而且還能夠感知危險,將麻將牌塞進人肚子里,將花盆粘在別人身上……

「其實我姐姐不喜歡我用【特異功能】賭錢,只是耐不住我的懇求才答應幫我一次。在大賽結束之後,她就回大陸去了。」周星星解釋道,「姐姐還警告我說,【特異功能】是上天賜給我們,讓我們去幫助其他人的,不是用來為自己謀私利的。

所以用【特異功能】贏來的錢,只能夠用來做善事。如果亂用的話,第一次就會倒霉,第二次就會撲街,第三次直接就喪命了。

像我們第一次在賭場贏了錢,出門就中了人家的埋伏,差點喪命,就是這個原因。所以,奮哥,你以後也不要亂用【特異功能】了。」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的提醒。」秦奮點點頭道。

「我也準備以後不再用【特異功能】賭錢了,跟夢蘿踏踏實實的過我們的小日子。」阿星又真誠地說道。

秦奮見他這麼說,卻是搖了搖頭。

憑他對夢蘿的認識,知道這個女人雖然算是好人,但實話說,並不是一個甘於清貧的人。

電影【賭俠】中,雖然她剛開始面對海珊的騒擾,厲聲拒絕,但最後卻還是上賭船陪他去了。

她之所以肯跟阿星在一起,也是看中阿星懂【特異功能】,能夠給她帶來榮華富貴。如果阿星不用【特異功能】賭錢,那憑他的資質是賺不到錢的。

電影《賭俠2之上海灘賭聖》中,阿星跟賭神學了一年的賭術,最後只學到了【腳底按摩】而已,對付法國賭神皮爾·卡丹時,依舊還是用對付洪光的舊伎倆,拿到牌就梭哈,一點都沒有看出賭技來。

而他賺不到錢的話,像夢蘿這樣的女人,又怎麼會甘心跟他吃苦?!不幾天就會離他而去了。所以阿星想跟夢蘿踏實過日子,根本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阿星,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不貪錢財,但你也要為夢蘿考慮。你們將來要在香港生活,總還是要有一些錢的。不然的話,怎麼可能生活的下去。」秦奮提醒他道。

「這樣吧,你不說,陳松的郵輪上有他的家產么,我們明天就乘船出海找這艘船。到時候,陳松的家產你我各分一半,如何?!」

阿星一聽,欣然答應。

雖然他聽從姐姐的警告,不敢再用特異功能賺錢。但如果那是不義之財,唾手可得,他也不介意據為己有。

「那就這麼定了。」秦奮笑著說道。

……

晚上時候,秦奮赴龍九的約會。

「秦先生,我欠你的恩情實在是太多了,今天總算能回報你一下了。」龍九笑著說道。

「龍小姐不必客氣,我都說了,那都是舉手之勞,本不求回報的。」秦奮擺擺手笑道。

「秦先生真是好人。」聽他這麼說,龍九感嘆道,「來,我敬你一杯。」

「好,乾杯!」秦奮舉杯同她碰了一下道。

「為了答謝你治好我的臉,我再敬你一杯!」龍九隨後又倒一杯酒道。

「好,乾杯!」秦奮一愣,隨後又跟她滿飲了一杯。

「為了答謝你從廢墟中將我們兄妹救出來,我再敬你一杯!」龍九再度說道。

「好,乾杯!」秦奮眨了眨眼睛,又同龍九幹了一杯。

「為了答謝你治好我哥哥的斷手,我再敬你一杯!」龍九繼續說道。

「龍小姐,酒可不能這麼喝,喝得這麼急,一會兒可就醉了。」秦奮見狀,連忙勸道。

就這一會兒的功夫,龍九已經幹了三杯了。

雖說紅酒度數要比白酒低,但三杯紅酒也不是鬧玩的。

「沒關係的,秦先生,乾杯!」龍九微微一笑道。

秦奮見她堅持,也只好陪她又幹了一杯。

「這一杯酒,謝你在賭船上救了我哥哥的命。」龍九又舉杯說道。

秦奮點點頭,繼續幹了一杯。

「這杯酒,謝你看在我的面子上饒過陳松一命。」龍九再度舉杯說道。

秦奮笑了笑,同她又飲了一杯。

「這杯酒,謝你幫我捉住了劫匪,制止了劫案,圓滿的完成了任務。」龍九又道。

她這次奉命上船保護賭客們的安全,結果卻險些被陳松、陳金城等人得手。如果不是秦奮出手,就算她能逃過一命,任務失敗,她也要背上極大地責任。

「那這杯酒也恭喜你順利完成任務,祝你早日升職加薪!」秦奮笑道。

龍九笑著點了點頭。

她這次不僅成功保護了眾遊客,還活捉了陳金城這個大老千,可以說是立下大功,將來升職加薪真的是少不了的。

「秦先生,你知道么,在我毀容的那段日子,人人看到我都厭惡,只有你沒有歧視我,厭惡我,我真是太感動了!」幾杯酒下肚之後,龍九臉色酡紅,醉態酩酊,偎在秦奮身上,喃喃的說道。

「我當初毀容的時候,沒有男人願意接近我。現在看我恢復容顏,那些男人又都會來追我。呸!我絕對不會喜歡他們的,都是大騙子!只有你,才是真正的好人,對我最好!

秦先生,我要把我獻給你!」 面對龍九的投懷送抱,秦奮沒有絲毫猶豫,就直接笑納了。

龍九不只臉蛋漂亮,身材正點,而且身份高貴,氣質冷艷。像這樣的女人,堪稱絕世尤物。

所謂天與不取,反受其咎。

雖然秦奮不屑於對女人用強迫手段,但是對於主動送上門來的,也絕沒有再推出去的道理。

一夜鳳流之後,秦奮在龍九體內,也植入了一隻【痴心蠱】。

從此之後,這位大美女就徹頭徹尾是他的人了。

「凱倫,你能不能幫我安排一艘船?」秦奮一邊撫摸著龍九性澸誘人的胴體,一邊向她問道。

「哈尼,你想要艘什麼樣的船?」龍九一聽,連忙問道。

「能到公海的船就行。」秦奮解釋道。

他今天要和阿星去公海找陳松的郵輪。

「好的。」龍九點了點頭,「那你什麼時候要呢?」

「儘快吧,最好是今天上午就能起航。」秦奮隨即說道。

「好,沒有問題。」龍九乾脆的答道。

身為警隊鉦治部督察,她在香港也認識不少三教九流的人,幫秦奮安排一艘船不要太容易。

「那就好。趁現在還有點時間,我們再來一次吧。」秦奮說著,將龍九再度壓在了身下。

「嗯,官人我要!」龍九識趣的嬌聲道。

錦被翻紅浪,交頸效鴛鴦!

重生之一品庶女 ……

早起之後,龍九便通過自己的渠道,幫秦奮準備了一艘遊艇。

秦奮隨即帶綺夢、阿星一起,前往公海搜尋陳松的那艘郵輪。

「哈尼,你一定要小心呢。」龍九將秦奮送上遊艇,向他依依惜別道。

「放心吧,我們走了。」秦奮點點頭,隨後吩咐綺夢開船。

阿星見秦奮不僅拿下綺夢,更拿下了龍九,而且兩人之間還不鬧矛盾。這份本事,比他的賭技還要厲害。

「奮哥,你是怎麼做到的,教教小弟唄。」他腆著臉,訕笑著問道。

「你學這個做什麼,難道還想背著夢蘿,找第二個女人不成?」秦奮看了他一眼道。

「當然不是,我此生能得到夢蘿一人,已經是心滿意足,無欲無求了。」阿星一聽,立刻表忠心道,「我只是想學一些哄女孩子的方法,回頭萬一夢蘿生我的氣,那我也有辦法哄她開心。」

「其實男人哄女人很簡單,最關鍵的一點,就是自己要有大本事。」秦奮微微一笑道,「所謂鳳凰不落無寶之地,越漂亮的女人要求越高。只要你的本事夠高,她自然就離不開你。」

「啊,有道理!」阿星一聽,恍然大悟。

「好了,不說這些。」秦奮擺擺手道,「陳松的郵輪在哪個區域,你有沒有大致的概念?!」

公海茫茫,不要說一艘郵輪,就算是航母編隊,也不過是滄海一粟。如果沒有大致的方位,怕是找一年也找不到。

「其實陳松乘船逃到公海之後,並沒有一直待在船上,而是將船隻靠在了黃茅島。黃茅島距離萬山鎮很近,陳松每隔半個月派人去採購食品、飲料等等。」阿星解釋道,「如果陳松被捕的消息還沒有泄露,那麼那艘郵輪應該還停在那裡。」

秦奮一聽,點了點頭,馬上吩咐綺夢駕船趕往黃茅島。

……

黃茅島距離香港四十海里,屬於中國大陸珠海市管,但因為距離大陸較遠,又不適合人類居住,所以一向人跡罕至,只有漁民偶爾在此落腳。

陳松雖然坐郵輪逃亡,郵輪生活也很舒適。但人總飄在海上,也是會生病的。更何況,公海之上常有大風大浪,遠不如陸地上那麼安全。所以陳松便在黃茅島落了腳,儼然成了島主。

秦奮等人一路趕到黃茅島,卻見黃茅島早已人去島空,只剩幾棟彩鋼搭建的簡易房。

而從房內散亂的傢具、家電等來看,顯然這些人走得比較慌亂,連行李都沒來得及好好收拾。

「他們現在能去哪兒呢?」秦奮見狀,眉頭一皺道。

如今被他們逃到海上,那可就非常難找了。

「奮哥,別著急,讓我用天眼通看看,能否查到叔叔的下落。」阿星提議道。

秦奮點點頭。

運用【天眼通】,能夠不受時空限制,看到遠近、過去、未來一切景象。

阿星在陳松的郵輪上待過,知道那艘船長得什麼樣子。現在運用【天眼通】,沒準能夠看到郵輪所用的海圖,自然也就能弄清這艘船的位置了。

片刻之後,阿星收功,一臉驚慌。

「如何?!」秦奮連忙問道。

「那艘船現在的位置是……」阿星報了一個方位,「我叔叔現在有危險,她們正在追殺他!她們手中有武器,我叔叔怕撐不了多久。」

「那我們馬上去救他!」秦奮一聽,立刻命令道。

綺夢隨即發動遊艇,向那艘郵輪追了過去。

……

三個小時之後,那艘郵輪出現在了秦奮等人的視野中。

它此刻在朝著非律賓方向開去。

非律賓在九零年代經濟落後,社會動蕩,基本相當於是不法之地。

港台兩地的黑社會跑路,通常都會去菲律賓。

不僅不用擔心被警察抓,而且幾萬港幣就能瀟洒的過上好幾年。

陳松的家人在意識到他可能出事之後,駕著郵輪前往非律賓,估計也是打著跑路的念頭。

有著陳松的積蓄,足夠她們在非律賓過得風風光光。

「綺夢,讓遊艇慢慢靠近郵輪。」秦奮吩咐道,「阿星,你跟我上船。」

「好。」阿星點了點頭。

綺夢小心翼翼的開著遊艇靠近了那艘郵輪。

跟那艘巨大的,宛如海上皇宮一般的郵輪相比,秦奮等人所乘坐的遊艇,簡直就像是家貓和老虎的區別。

秦奮甩了甩繩鉤,啪得一下甩到了油輪的甲板上,用力一拉,鉤子掛住了欄杆。秦奮隨即拽著繩子爬上郵輪。

阿星同樣身手了得,緊隨其後,登上了郵輪。

登上郵輪之後,秦奮先去駕駛艙,準備先讓郵輪停下來。

在阿星的指點之下,兩人直奔駕駛艙。

因為船上本不剩幾個人,也沒人預想到會有人登船。

因此兩人一路上暢通無阻,非常輕鬆的就來到了駕駛艙。 來到駕駛艙,就見一位中年女人正在駕駛著船。

「不許動,馬上給我停下!」阿星一見,立刻喊道。

那位婦女正在專心致志開船,突然聽到他的聲音,頓時被嚇了一大跳。

她轉回頭一看,見到阿星,不禁一愣,隨後訝異的問道,「阿星,居然是你?!我老公呢?!」

「你老公已經被香港警方逮捕了,罪名是公海搶劫,估計最起碼也要判十年八年!」阿星冷笑道。

「那你怎麼會沒事?!你現在打算幹嘛?!」那女人又喝問道。

「閉嘴!現在不是你教訓的時候!」阿星呵斥她道,「你馬上給我把船停下,再把三叔帶來見我!」

「我不聽你的又怎麼樣,你有本事直接打死我!」那女人冷笑道,看起來氣勢絲毫不弱。

「我再次警告你,給我馬上停船!」阿星被她一將,頓時有點尷尬,再次跺腳威脅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