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看過竹子沒有?』葉飛突然笑了起來,竹子被風吹動的時候,風越大,竹子彎曲的越厲害,然而只要風有一絲的減弱,竹子便會更爲強勁的反彈回去。剛剛葉飛實際上和這個是同樣的原理!就在此時,突然的『卡,卡』兩聲打斷了葉飛的笑容,他手上的單手劍斷裂了開來。

發現這個機遇的米高奮起餘力,顧不上撿回隱形單手劍,頭也不回到跑到了人羣之中。

『主人!……快……快回去……』艾佛森跑到護衛艦上,葉飛剛巧揀起米高的那柄單手劍,突然消失的葉飛將艾佛森嚇了一跳。不過很快,葉飛將單手劍插入了劍鞘,身形又重新的現在了艾佛森的面前,『發生什麼事情了?』發現艾佛森還有點發呆,葉飛的笑容更盛了。

『哦!對了。主人,快回去吧!我們趕緊離開這裏,「冒險者」基德過來了,黑壓壓一大片全是海盜船。』回過神來,艾佛森焦急萬分。

「冒險者」基德是同「芭芭羅莎」海雷丁,「海魔王」馬修斯齊名的三大海盜之一,他控制的是安徒海的海域。不過這個人和其他海盜不同,相對於打劫,他更喜歡探險,據說傭兵工會近幾年來新增加的一些海域的海圖都是出自他之手,故而落了個非常不像海盜的稱號『冒險者』。

不過喜歡冒險歸喜歡冒險,這並不代表他就不打劫,否則他也不會被尊稱爲三大海盜之一了。

『慌什麼?這邊快結束了!』葉飛對艾佛森這種緊張的舉動有點不滿,得到這柄能夠隱形的單手劍,葉飛覺得自己現在並不是沒有和基德一戰的能力,紅髮男爵那白金劍士的實力也不過如此。

另外一點就是,來這裏的最終目的,藏寶圖還沒有到手呢!

『主人!不能等了。』艾佛森見葉飛轉身要走,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主人,最起碼有上百艘船在朝我們這個方向駛來,全是海盜,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這麼多!』葉飛這回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如果單單是基德,葉飛自認爲還有一戰的可能,但如果有百十艘海盜船,那麼神龍號決無倖免的可能。想到這裏,葉飛狠狠的看了一眼已經被海盜們圍起來的米高,衝着正在奮力戰鬥的雷恩不甘心的叫道:『雷恩,撤!全部撤回神龍號。』話說完,葉飛第一個跳回了神龍號的前甲板。

發現大量的海盜前來,艾佛森已經做好了啓航的準備,只等葉飛收回神龍號上面的骨刺和雷恩帶領的衝鋒隊便離開這裏。葉飛不甘心的跑回上層甲板收起骨刺,猛然間發現赫德拉姆的戰鬥艦還跟在神龍號的背後,『艾佛森!』葉飛現在的心情有點煩躁,連帶着語氣也帶着一點火星,『他們是怎麼回事!你通知他們了嗎?』葉飛指着赫德拉姆的戰鬥艦。

『主人,我派人通知他們了。可他們說要和我們一起離開這裏。』艾佛森對赫德拉姆的固執也感覺到頭痛,同樣是依靠了望手觀察,神龍號能夠發現的敵情,赫德拉姆不可能不知道,更何況海上可是黑壓壓的一片,一點掩飾的意思都沒有。

『不管他們了!』葉飛沒好氣的朝椅子上一坐,因爲沒有放好佩劍,身子被剛剛得來的這柄單手劍胳了一下,『等一下!』葉飛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站了起來,『通知赫德拉姆提督,就說謝謝他的好意,我們並不準備離開這裏。』

『主人!』艾佛森被葉飛的話嚇了一跳,難道主人想以一抗百,有了這種想法的艾佛森自然是不會就這麼離去的了,『主人,我們還是先離開一下吧!』

『讓你去,你就去!別在這羅嗦!快一點。』葉飛說着將來自海盜米高的隱形單手劍拔了出來,艾佛森身前失去了葉飛的人影。人影一閃既顯,艾佛森只聽見「咚」的一聲,那柄單手劍已經被葉飛插在了甲板上。

『主人!』艾佛森大吃一驚。

他沒有上過那艘護衛艦,對於這柄單手劍的一些用法也沒有見過,葉飛依葫蘆畫瓢的將劍插在甲板上後,隨即他便發現,有不少準備從護衛艦上退下來的衝鋒隊員站在護衛艦上不敢跳了。

『成了!』葉飛大笑着將劍又拔了出來,艾佛森看見又消失了蹤影的葉飛,這個時候也也明白到他到底想要幹些什麼了。

重新現出船體的神龍號很快的便在衝鋒隊退回來的那一刻再次啓動了起來,得到艾佛森的再三通知,赫德拉姆也快速的啓航撤離了下去。不明所以就撤退下來的雷恩怒氣衝衝的跑上了上層甲板,『老闆,爲什麼要退下來。』不過怎麼說,雷恩都不能衝葉飛發火,但是語氣卻也好不到哪去。

葉飛沒有去理會雷恩的發問,實際上他的心中此時也滿是怒火,不過他已經發現不遠處的海天交接的地方已經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小黑點,隨着黑點越來越多,越來越近,當看見領頭的一艘在陽光下閃着七彩光芒的時候,葉飛還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你自己看吧!』葉飛看了還在哪瞪眼睛的雷恩一眼,顯然他還沒有將注意力從剛剛的戰鬥中轉移到其他方面去。『什麼?』雷恩等了半響,卻得來了葉飛莫名其妙的一句,扭過頭去的他也愣住了,海面上密密麻麻行駛來百艘以上的海盜船,其中最差的一艘都是護衛艦級別的戰艦,如此的實力,完全可以媲美一個國家的海軍,不過看到領頭的那艘晶瑩剔透的七彩戰艦的時候,雷恩還是失聲的叫了出來:『卡西亞的破冰艦!』

『不錯!就是卡西亞號稱堅不可破的破冰艦。』葉飛也認出了這艘據稱是用來自卡西亞極北之地的萬載玄冰所造的破冰戰艦,當初戰艦造成之時位於四面被冰面包圍的冰山中,然而這樣的情況下,破冰艦硬是用衝撞從厚厚的冰面上砸出了一條航道。

『通知下去,誰都不許喧譁。違令者殺!』葉飛知道自己的神龍號雖然可以隱形,卻沒有辦法隱藏音波。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這個時候「黑貓海賊團」的護衛艦似乎也發現了這支龐大的艦羣!

匆忙之中,他們快速的轉向,對於他們如此快捷的反應速度葉飛不得不給予了高度的評價,果然他們在逃跑方面很有一套。可惜在絕對力量的面前,他們的技巧顯得是那麼的蒼白。三十幾艘海盜船迅速的從兩翼高速的插入,攔截了黑貓海賊團所有的後路。

『老闆,藏寶圖還在那艘船上呢!』雷恩低聲向葉飛問道:『我們要不要衝上去?』

『不要說話。』葉飛瞪了他一眼,自己也非常着急。

一艘艘的海盜船將「黑貓海賊團」的護衛艦圍在了中間,忽然一側的海盜船紛紛避讓退出了一條航道出來,「黑貓海賊團」看準機會猛然啓動,衝向那個空隙處,『轟……』一擊魔晶炮警告似的打在了他前面的海面上讓‘黑貓海賊團’不得不重新停下來。

“來了!”葉飛低聲的說。

隨着葉飛的話音剛落,從空隙處,那艘晶瑩剔透的破冰艦緩緩的行駛到黑貓海賊團的面前,那龐大的如君臨天下的氣勢壓的黑貓海賊團抖抖唆嗦,即便隔了很遠,葉飛皆感覺到了這股海盜的王者所散發出來的威嚴,同樣的感覺,葉飛在「海魔王」馬修斯的身上也見過。

『交出藏寶圖,饒你們不死!』冷酷而又低沉的話在整個海面上響起。

葉飛遙遙的看見在破冰艦的船頭站立着一個赤膊着上身的壯漢,肩膀上扛着一柄巨大的透明雙手劍。

他就是「冒險者」基德?

加持了鷹眼術的葉飛雖然聽不見「黑貓海賊團」的回答,卻能看到和自己交手的那名海盜米高堅定的搖了搖頭,就在葉飛準備放棄的時候,忽然從「黑貓海賊團」上折射了一道亮光出來。

『魔晶炮!』葉飛低呼。

『轟……』的一聲,從「黑貓海賊團」的前甲板處隱藏的那門魔晶炮開火了,發射的目標竟然就是「冒險者」基德。

沒有多想,葉飛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回「冒險者」基德栽了!

正當神龍號上所有的船員都這麼認爲的時候,葉飛只見基德不慌不忙的舉起了手中的玄冰大劍,從破冰艦上升起了一陣霜霧,魔法光束衝進濃霧中就聽見一陣噼裏啪啦的聲音響徹海面,魔法光束竟再也沒有了反應。

『冰霜護甲!』霜霧散去,一塊塊菱形的冰片密集的漂浮在破冰艦的周圍。

『看來你們是不想交出藏寶圖了!』依然是那個冷酷的聲音。

黑貓海賊團」以繼續的炮擊作爲了迴應,只可惜全部被破冰艦上的冰霜護甲攔了下來。

『斬!無!不……』突然平靜的海面上響起了一段不大的聲響,葉飛遙遙的看「冒險者」基德伴隨着緩緩的聲音將雙手舉過了頭頂,白色的鬥氣從四面八方聚集到玄冰劍的劍上。

『斷!!!』

基德唸完最後一個字的同時,人也從破冰艦上跳了下去,明朗的天空中隨着他的揮舞閃現出一道變幻不定的七彩劍氣斬向「黑貓海賊團」最後的那艘護衛艦,一道人影迎了上去,赫然就是落敗於葉飛之手的海盜頭子米高。

『轟……咔嚓……』


靜,此時只有基德那七彩劍氣斬斷甲板聲,亦有那呼呼的風聲,米高竟連基德的一招都沒能抗住,直接被斬爲了兩段,

『老闆!』雷恩那禍害竟然兩眼放光的盯着半空中的基德,戰意飆升。

葉飛震驚的看着遠處的海面,基德的這一劍竟然一舉斬斷了黃金劍士米高和護衛艦的甲板,並且在船的兩側分別開了兩個窟窿,滾滾的海水倒灌進來,護衛艦不堪重負之下斷爲了兩截,海盜頭子米高慘叫一聲,‘冒險者’基德反手抽劍刷在米高的上半身,‘蓬’的一聲化爲了一片血霧,陽光下一個亮光,一塊帝維水晶飛到空中。

不經意間,葉飛發現壯漢在抽劍時候的眼神在自己這邊做了片刻的停留。

『你們還想藏到什麼時候?』基德一翻身抓住了空中的帝維水晶,順勢回到了破冰艦上,一名海盜趕忙將一件大衣給基德披上,基德一伸手攔了下來,轉身衝着葉飛他們藏身的海面叫了起來。

『老闆!』雷恩等人同時一驚。

『等一下,他沒理由能發現我們的。』葉飛也有點把握不準,吩咐艾佛森等人稍安勿躁,想了想,還是補充道:『通知下去隨時準備戰鬥,一旦打起來就立即啓動船首像,向西南方向突圍。』

『是,主人。』艾佛森跑下去安排了,船上的其他人全都雲集在船舷旁註視着基德的艦隊。

非你莫屬:愛再相遇後 !』基德的聲音再次傳來。

神龍號上的水手全部望着葉飛,等待着他的決定。突然,艾佛森叫道:『主人,他們的船動了,從左右兩翼運動過來,我們要是再不行動的話就會被他們包圍了!』

『該死!』葉飛攀上桅杆眺望,基德的艦隊竟然一分爲二,分別從東西兩側望自己這個方向包抄了過來,唯獨留下了正前往的一艘破冰艦在那裏不動,『看來真的被他發現了!』事到如今,葉飛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隱身非常的失敗。

『全速向東北方向突圍!』

神龍號推開波浪,調轉船頭。向反方向航去。基德欲逼自己去的那個方向,定然有致命的埋伏在那裏等待着神龍號。

『轉舵!全速拉開距離。』神龍號距離破冰艦越來越近,葉飛飛快的下了個命令:『全體人員一級準備,所有魔晶炮炮全部預熱,隨時候命。』

破冰艦靜靜的停在海上顯得詭異般安靜,「冒險者」立於船頭嘴角上翹,嘀咕道:『看來還有點勇氣。』神龍號越駛越近,基德的海盜艦隊已經徹底的包抄了葉飛他們的後路,對於這樣的勞師動衆,葉飛的心裏不安的感覺更盛,忽然心頭一顫抖『來了!』

『果然是一艘好船,這麼大的魔導艦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們看了半天戲,難道就想這麼走嗎?』基德大笑了起來,聲音響徹海面。

『你想怎麼樣?』葉飛不甘示弱。

『恩?』兩艘戰艦越靠越近,基德望向葉飛這邊愣了一下,隨後不以爲意的大笑道:『沒想到你小小年級竟然已經突破成爲了白金劍士,不簡單!今天只要你交出這艘魔導艦,我就破例一次,讓你們自由離去。』

『交船!呵呵~那我豈不是要游回塞維利亞!』葉飛冷笑,神龍號卻一刻都沒有停留。

『只要交出魔導艦,我可以送你們一艘戰鬥艦讓你們安全離開!』基德不以爲意的笑了笑,看着葉飛的神龍號就快到了自己的跟前,他右手一揮,朝着神龍號前進的海域一指,破冰艦上『呼呼』幾聲,三四枚白色的冰球被拋了出來。

『主人小心!』艾佛森這個忠僕一個健步擋在了葉飛的身前。

『不要大驚小怪的,他們射偏了!』葉飛推開艾佛森,不過他卻不相信基德會犯這種低級錯誤,這個時候站在葉飛前面的艾佛森先喊了起來:『主人,你快看海面,剛纔被擊中的地方都結冰了!』

『什麼!』葉飛趕忙望去,在神龍號的前方竟然出現了幾塊並不算大的浮冰,不過如果照神龍號現在的速度開過去,卻肯定會撞一個底朝天,『快!減速,把帆降下來~通知保羅,開炮將那幾塊浮冰擊碎掉。』

『哈哈……小子,怎麼樣,我的冰魄彈可是能夠凝結一切海水成冰的小玩意,現在是不是該考慮一下我剛纔的話了!』

『不可能!』葉飛換了一柄單手劍拔了出來,『船在人在,船亡人亡!』

『船在人在,船亡人亡!』雷恩等人跟着也喊了起來,很快神龍號上便喊成了片。

“開炮!”葉飛一聲令下,神龍號上裝備的魔晶炮同時向破冰艦開火。

一道道色澤各異的魔法光束飛射而出,破冰艦上猛地再次升起了片片冰晶,冰霜護甲的冰片在與魔法光束的碰撞下紛紛爆裂成渣,卻也抵消掉了魔法光束的攻擊。

“主人,怎麼辦?”艾佛森問道。

葉飛皺了皺眉,突然‘碰’的一聲,神龍號發出了劇烈的晃動,葉飛一個不穩,忙抓住了船上的一根纜繩,“怎麼回事?”

“老闆,海面上全是浮冰,剛纔我們的船於一塊大型浮冰發生了碰撞。”雷恩跑了過來。


“該死,怎麼會這樣!”因爲破冰艦一直就沒有停止冰魄彈的發射,神龍號的前方水路已經遍佈大大小小各式的浮冰,神龍號如若繼續前進難保沒有觸浮冰而沉沒的可能。

『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這在這個時候,基恩突然大笑着從破冰艦上跳了下來。“你們繼續前進!”一直關注着他的葉飛隨即也跳了出去。見葉飛迎上了自己,基德一舞手中的玄冰巨劍『讓我來看看你的白金劍士到底有多大的水平!』

玄冰劍揮舞中帶起漫天的寒氣,基德所過之處空中竟飛起了片片白雪冰晶。

『試試你便知道了!』葉飛一點不敢輕敵的揮劍便砍,一道極速的銀白光芒直刺而去,呼嘯的風聲疾馳而過,海水竟也紛紛退向了兩旁。

半空中,刀光劍影,漫天揚起。但白光的速度極快,已經斬到那片冰晶上,轟然大響夾雜著細密的「叮叮」聲,一片片雪花冰晶被攪得粉碎。“好手段!”基德到底進入白金劍士的境界已久,手中玄冰巨劍如鵝毛般上下翻飛,一聲豪爽的大叫緩緩飄在空中的雪花冰晶,開始急速旋轉合併,發出輕輕的「噼裏啪啦」聲。隨著基德的全力催動,周圍的寒氣不禁更冷上了幾分,雪花冰晶聚合起來成爲一塊塊拳頭大小的冰雹,旋轉得更加快速。隨著速度的加快聲音也變了,震耳欲聾的破空聲響徹天地不多時便將葉飛壓制住了。

葉飛劍法也自不弱,只是劍光雖衆,卻給人數量不夠之感,好在他手中寶劍時不時的隨着舞動來幾下風刃魔法偷襲,一時倒也未呈敗相。

一來一往,二人皆無着力之處,打鬥之中雙雙從空中落入落向海面。

葉飛的領域力量是融合了流水奧義,雙足踏與海面之上如履平地,只有鞋底處微微陷入海中;擡頭望向基德,驚訝之下,葉飛發現基德所處之海面竟然全部凝結成冰,「冒險者」基德此時正立於冰面之上。

『哈哈~小子可是剛剛晉級白金之境,老子看你領域之力運用尚欠純熟,不忍毀了一個大好的人才,恰好剛剛得了張藏寶圖,心情高興,今日之戰只要你還能接住我的三招,我便放你們離去。』

第七章 三招之約

『如果我接不住呢?』葉飛冷冷的盯着基德,剛剛一番交手已經讓他發現了兩人之間巨大的差距,同樣是白金劍士,實力也有強弱。

『接不住就留下你的命和船吧!』基德仰天大笑,當即雙腳一踏腳下的浮冰,身影向前,衝向葉飛而來,『呼』的一聲雙手舉玄冰巨劍過頂,大喝道:『小子,且吃我第一劍!』

再看基德高舉玄冰巨劍,因寒氣而凝結而成的冰晶紛紛向玄冰劍聚集,在玄冰劍的寒冰劍氣之下每塊冰晶之間相互融合,霎時一柄長達十數米的冰鑄巨劍。

葉飛見他認真對待這場對決,也不敢怠慢,當即持劍凝神對敵。

兩人之間原本一半是冰一半是水,隨着基德的快步前行,原本各佔一半的局面頓時被打破,冰層迅速朝着葉飛這邊凝結了過來,葉飛皺起眉毛,身上銀光一閃,尚未凝結成冰的海水隨即旋轉的流動了起來,不斷凝結的冰面爲止一頓,隱隱間海水還有反侵蝕冰面的跡象。

『來的好!』基德跑到冰面的盡頭,騰空而起,一劍便當頭劈了過去。

“起!”葉飛大喝一聲,手中的單手劍由下至上挑起海面,兩道風刃飛向基德,緊隨起後一柄長約七八米的水形長劍迎了上去。『當天下只有你會魔法嗎?』基德大笑,手中玄冰劍在空中橫掃,竟然十幾枚冰彈朝着葉飛砸了過來。

冰彈和風刃相逢了,劇烈的爆炸聲響徹海面,冰彈破碎成渣四散而下,晶瑩剔透的在空中狂舞飛散,漸漸的風刃越來越少,冰彈卻越發的多了起來。

『沒想到這老小子也魔武雙修?』葉飛心中一驚,他雖然能瞬發風刃,但終究做不到一次十幾枚的地步,雙腳反作用水面,葉飛向後飛退,臨了還不忘再次發射了幾道風刃,就在這個時候基德已經來到了葉飛的頭頂上,『冰封千里!』玄冰劍夾雜着逼人的寒氣劈了下來。

巨大的玄冰劍兜頭而來,帶起狂風一片。葉飛使盡平生力氣,將水劍向上擋去,重重地撞在那沉重的巨劍之上,同時發出一聲震天撼地的轟響,水劍不堪而散,冰劍重重的砸到了海面上。


『啪嗒』一聲,葉飛斜斜的飛向海面,狼狽的摔倒在了已經凝結成冰的海面上,發出鏘鏘兩聲響亮的聲音。

『起來!這一招要不了你的命!』

狂風掠過冰面,吹動着基德的頭髮,在風中飄起。神龍號上所有水手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威武無比的大漢,沒有人敢發出半點聲音,神龍號四周,寂靜一片,只有呼嘯的風聲,在人們的耳邊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