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都不能留,至於…這幫廢物?也不能留…除掉所有人,這樣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太棒了!還有…..召喚出自己的那個人….一定得死…曹.」骸骨大君已經敲定了死亡名單…還加上了剛學會的詞語…真是不錯的詞語,發明出來的人真是個天才,好像還有個TMD?嗯..很棒,下次試試,同時還在讚歎著語言的神奇….

『好像…忘了點什麼??」骸骨大君突然感覺,自己好像忘了點什麼…隨後左右看了看四周。

『我的副官?曹…我的副官呢?薇!你在哪?』同時連忙在心中默念自己副官的真名契約…

從契約里傳來了斷斷續續的回應….王….我….已經….回到..了…死界….

『是么….你失敗了……』骸骨大君得到回應后,不由得一陣沉默,作為自己的副官擁有的戰鬥力雖然不如自己(相差很大的好么),但是也比這群蠢貨強很多…

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被送回了老家….沒錯,恐懼騎士是不死的,被殺死也會在死界復活…..

而此時門后的黃巾軍已經沖了出來,只見領頭的將領,掏出背後的弓,搭上箭矢,「嗖」的一聲,利箭飛出,目標正是端坐在王座上的骸骨大君、而且看那弧度明顯會命中頭部。

「叮!」隨著射中目標,傳來悅耳清脆的的響聲,骸骨大君的頭部出現了個白點…骸骨大君下意識的摸了一下,毫髮無損…..這一箭打斷了思考著的骸骨大君…

而射箭的將領看到結果后,連忙大喊:「後退!後退!快退!」率先回頭想退回門裡….而大門早在這數千人出來后就關閉,漸漸消失…看著消失的大門,將領飛快的向著遠處正在衝來的友軍跑去。

此時骸骨大君感覺剛才的怒氣又上來了,這次更憤怒,因為疏忽被小蟲子摸了一下,真是恥辱!骸骨大君抄起了插於王座上的巨劍,對著面前的隊伍劈了一劍。

「嘭!」只見一道赤紅色肉眼可見的氣體自巨劍斬出..不過離開巨劍幾米,體積就已經瘋長到了十幾米高,幾米寬…..

這劍氣飛速的向著大軍斬過去,一瞬間便將隊伍分成兩半…這道赤紅色的氣體一瞬間就在大軍中間刮出了一片空白…

連一聲慘叫都沒有…被刮中的人皆是被攪成碎末,飛灑在空中….

不過一瞬間,就損失了數百人不止,而那個手握弓箭的將領跑的速度更是提升了不少….

「我曹!跑啊!」不知是誰一聲大喊,只見這隊黃巾軍一窩蜂的四散開來….而不遠處正在衝鋒的眾人…

「沖啊!殺!」「幫兄弟們報仇!」喊殺聲更甚,但是….眾人的腳步出賣的他們內心的恐懼….雖然喊殺聲震耳欲聾…但是奔跑衝鋒的速度比剛才慢了一半不止…

「殺!沖!為弟兄們……?」劉大腦袋跑了幾十步后..感受到身邊的寧靜后,喊得更歡…同時不進反退。

猶如太空步一半,明明身體前傾向前衝鋒,但就是不動地方…並且還在往後移動…

看到此時自己將軍的做法,一群黃巾軍心裡一陣鄙視,隨後一陣模仿….都開啟了太空步模式…

「這….這….」佐藤黑著臉看著這群人的行為,感覺是如此的不堪入目….

「咳…咳..我.受傷了..我..也..暈了..」咳著血的高倉依靠著樹根,看到骸骨大君一下就滅掉了數百人後….果斷閉上眼睛,靜靜的做個傷員…

而此時的伍德長老,嗯….早就扛著前田,跑到了克拉克身邊組織著村民,準備帶著眾人行逃跑計劃…雖然這群人數量很多,但是伍德長老深知,對於骸骨大君這種傳奇來說,人數….一點用沒有。

不過還好,著人數多,他也得殺一會兒,自己也可以逃跑….伍德長老此刻在心裡還為黃巾軍們加油:加油…爭取死的慢點,好讓我們逃走,我會一輩子記住你們的恩情!

「老頭!要跑你跑!我也要去戰鬥!我也…砰.」不等克拉克說完,伍德一拳頭就把克拉克敲暈…還不忘對著莫琳教育。

「對於這種沒法勸說的蠢貨,敲暈他是最好的選擇,我先把你們送出去,然後….再去找你姐姐。」說到此處,伍德的心情也不由得低落到了谷底…

骸骨大君一揮手,只見那個王座長出了幾條腿,飛快的跑到了骸骨大君面前,「咔!咔!咔!」隨著一陣聲音,王座變成了一個台階…台階上面是一個骨頭組成的檯子,大概五六米高,檯子上還有個骨頭凹槽。

「啪!啪!啪!」骸骨大君走了上去,將巨劍插到了凹槽里…眼眶中赤紅色的火焰一陣晃動后。

「你們!成功的!惹怒了我!你們都要死!」骸骨大君對著眾人發出了怒吼,聲音是如此的尖銳而冰冷。

「我曹,頭..妖怪說話了!」一個黃巾軍大驚道。

「聽到了…..」

佐藤等人也是一臉的震驚,沒想到骨頭居然張口說話了….戰鬥了那麼久,怎麼不見那些骨頭髮出一點聲音..這個會說話的,肯定是最強大的….

骸骨大君握住劍柄,你以為他站在高台上只是裝?錯了…他需要藉助這個檯子來發揮出最強的戰鬥力….

在靈魂深處默念著咒語,想到咒語念完之後的場景,骸骨大君不由得心情一陣舒暢,當年自己靠著這個魔法,可是毀滅了數座大城市…哈哈!tmd、曹,真爽!骸骨大君已經熟練的應用上了剛學習的詞語…並且感覺良好。

「咚!咚!咚!咚!」被夜色籠罩的森林裡傳來一陣一陣巨大的響聲,這巨大的聲音就好似在巨人的腳步一般,伴隨著聲響的還有土地的顫抖….眾人能感覺到腳下的震動…

「二位大人來了!快!迎接二位大人!!」李大壯感受到震動后,立馬激動地大喊,隨後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雙膝跪地。

「!快!快!」眾黃巾皆是雙膝跪地扣頭,低下的面龐皆是激動和興奮。

伍德又是一臉懵逼看著這突如其來的畫面…完全搞不懂他們在幹什麼…而這震動,又讓伍德很是好奇…

『就快完成了!不管是誰!誰來都沒…』未等骸骨大君得意…便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甚至直接在腦子響起的巨吼!

「天有神將!其名黃巾!」伴隨著巨吼,幾顆數十米的巨樹紛紛向兩邊倒去,露出了巨吼的主人。

只見巨吼的主人、是兩名身高最少二十米以上的巨人,怒瞪的雙眼如同太陽一般耀眼,面頰如紅玉一般透亮、黑色的鬍鬚垂到腰間、無風自飄,一隻胳膊上系著黃色的巾綢。

其背後隱隱有一個金黃色的光環,衣著綉襖(印有花紋的短衣,短袖,不過沒袖子、類似背心)巨大的銀白鐵甲披掛在綉襖外層,肩上扛著足有三十多米長、七八米粗的巨柱,柱子上刻畫著精美的圖畫。 「我…曹…」此時骸骨大君即將完成的咒語,被打斷了,並且下巴又一次脫臼了,看著這比巨人族還要高出兩三倍不止的「巨人」…骸骨大君心裡不由得蹦出了這兩個剛學會的詞語,雖然不知道詞語的意思…但是,也只有這兩個詞語能表達自己心情….

「黃巾神將!所向披靡!」

「我等參見二位神將大人!xN」眾黃巾看到二位巨人後皆是齊聲高吼。

只見兩位巨人肩上的巨柱「砰!」的一聲,化為無數金黃色的光點,鑽進了二人後面的光環里。

「無需多禮!爾等主公在何處?」其中一位巨人一擺手,那巨大的頭顱掃視了一遍戰場,疑惑的沖著黃巾軍們問道。

那震耳欲聾、神聖而又威嚴的巨大聲音自空中傳來。

「我等不知…」眾黃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隨後一臉懵逼的的答道。

「爾等退去吧。」左側的神將對著黃巾軍們說道,隨後大手一揮,一陣氣浪揮出,眾人(包括佐藤伍德前田以及村民們)皆是被氣浪吹飛了小半米高后飛出了數百米之外…「砰!砰!砰!」落地聲響起,一個個都摔得鼻青臉腫,而前田高倉這種傷員又受到了二次傷害。

「….力度稍微有點….嗯?沒掌握好。」左側的神將無視眾人的目光,略微尷尬的對著同伴解釋了一下。

此時骸骨大君眼眶中赤紅色的火焰一陣劇烈的波動后,決定先試探試探這兩個巨人的實力,沒準是個樣子貨,並且…做好準備,至於是什麼準備,骸骨大君不會告訴任何人。

骸骨大君高舉巨劍,只見那巨劍上閃爍著一股黑色的光芒,那光芒是如此的讓人厭惡,黑色的光芒中,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бойцитемио,комбинация,по-силен!」骸骨大君眼眶裡的火焰噴涌而出,在身前形成了一個又一個奇妙的文字亦或者是符號。

隨著最後一個文字的完成,只見那十二個恐懼騎士「砰!砰!砰….」一個接一個的爆炸成一團骨灰,十二團骨灰開始逐漸融合成一團。

這一大團骨灰慢慢的開始凝實,當徹底凝固后,出現在眾人面前的赫然是一個巨型的恐懼騎士(步兵無馬版)身高起碼在九米以上,巨型恐懼騎士手中握著一個巨型的騎士劍。

巨型恐懼騎士舉起了劍,指著對面那兩個巨人,一隻手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兩位神將低頭打量著不遠處的小矮子,神色中充滿了好奇和不屑,雖然重組的恐懼騎士很大,但是在兩位神將面前,就如同六七歲的孩子和成年人的對比一樣….

而骸骨大君,若是有人此刻站在他面前,就會發現,骸骨大君的眼眶裡,火焰不停地跳動著,跳動一次就出現一個符號….骸骨大君在默默地準備著未知的魔法。

兩位神將打量了幾秒后,相互對視后,不由得「噗….哈哈哈」大笑了出來。

笑聲震耳欲聾,好些黃巾軍不由得捂起了耳朵,甚至還有少量的黃巾耳朵都被震出了血跡…..

「你來?還是我來?要不我來吧?」左邊的神將微微眯著眼,向自己的同伴問道。

「呲……你?還是算了吧…我怕你…」右邊的神將不由得咧了咧嘴呲了呲牙道,隨後扭頭看了看四周如同螞蟻一般的眾黃巾們….

「…..反正這小骨頭片子也玩不了幾下…你來.你來!」左邊的神將一臉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道。

見此,右邊的神將不由得嘿嘿一笑。

只見他伸出右臂,張開手大喝道:「戟來!」

一瞬間,他身後的光圈爆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自那光圈裡飛出了一片金黃色的小點點,如同螢火蟲一般。

這些金黃色的小點點飛速的向著他右手凝聚,隨後「噌!」的一聲瞬間拉伸,在光芒散去后,一桿金色的方天畫戟出現在他手中,長度和他身高相等,方天戟上布滿了精緻的浮雕,若細看,會發現浮雕上的動物居然在動。

神將揚起了方天戟,「刷!」的一戟劈了下去,一道金色的氣浪向著恐懼騎士飛快的沖了過去。

一直處於戒備狀態的恐懼騎士連忙舉起了巨劍格擋,隨後就在在這片金黃色的氣浪中…化為一堆灰燼。

「我…..這?」神將尷尬的看了看手中的方天戟,隨後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同伴,而另一個神將則是一副早就知道了的表情,撇了撇嘴。

手持方天戟的神將扭過頭,將目光轉向了還在高舉巨劍的骸骨大君….看著空空的小山包….以及那個逃竄進門裡的身影,隨著那扇門消失之後,此時的神將、心裡想罵髒話…

早在看到二位神將后,骸骨大君就已經決定撤退了….不過是想看看神將的戰鬥力罷了,順便讓恐懼騎士爭取點時間….其實就是想讓手下擋刀自己好逃跑…..

在看到被一劍滅掉的巨型恐懼騎士….骸骨大君的內心早就已經在咆哮了,『曹,這玩意我想殺都得用個幾分鐘…你TM一下就殺了?殺了?』好在此時咒語已經念完,隨著眼眶內的字元停止跳動。

骸骨大君連忙巨劍對著一旁劈了下去,只見隨著巨劍劃過,一道灰色的鑲滿了骷顱頭的大門出現在骸骨大君眼前。

骸骨大君連忙抓著自己的王座「嗖!」的一下鑽了進去,穿過門后,骸骨大君頭一次感覺,『自己真是機智多謀!以後…這個地方不能隨便的來了,太恐怖了…』骸骨大君同時決定,以後若無必要,還是在家裡呆著比較好,隨後大門消失在空氣中….

而此時的前田,從昏迷中醒了過來,睜開眼后,就看到了遠處那兩尊金光閃閃的巨人….前田一臉的懵逼:自己暈過之後?發生了什麼?感受著自己眼睛和臉蛋有些疼痛腫脹,前田很想知道自己昏迷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

「曹,中魚抱球了…..」劉大腦袋遠遠地看著鼻青臉腫的前田,內心極為的舒暢,剛才被神將大人送出很遠后,正好旁邊就是那個小白臉….還在昏迷,那不是正好報仇?爽…..自己掉了幾顆牙,揍你個皮青臉腫也算輕的,反正你也不知道誰揍的….

高倉和佐藤等人還在處於混混僵僵的狀態……

此時的伍德長老也是懵逼狀態,在伍德看來就是,打著打著,突然冒出來一群小黃人….然後打著打著,又跑來兩個能輕易秒掉巨型恐懼騎士的巨人……然後骸骨大君就這麼跑了???如果不算是被摔了個鼻青臉腫….那真是極好的。

沒錯,伍德長老的戰鬥狀態早就過了,恢復到了小老頭狀態,再加上為了不讓自己的孫女受傷….怎麼可能不摔得皮青臉腫呢?

至於自己的愚蠢的孫子….誒?孫子呢??伍德終於想起了被自己敲暈后,遺忘的孫子…. 此時馬大財四下看了看、瞧一瞧戰場,頓時不由得胃裡一陣翻滾,看到了遠處那一被鮮血染紅的土地。

那遠處經歷過血洗的戰場,雖然基本都是野獸的屍體…但是架不住數目眾多,鮮血都將大地染成了紅色,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讓人發嘔的問道。

同時馬大財也看到了人群中的前田,以及那那群村民們,畢竟在所有黃巾都下跪的時候,他們那些站著的人是那麼的顯眼…

「你們幾個人,去吧手下的人組織一下,這亂糟糟的看著多鬧心..還有,那些死掉的野獸啊,你們收集起來,這是重要的物資。」馬大財指了指遠處那一坨又一坨的屍體,沖著面前的幾個黃金將領說道,這麼萬號人…吃食也是巨大,正好現成的屍體就別浪費了,浪費可恥…..

「是!謹遵主公號令!」幾人連忙四散開來,大聲的吆喝著手下的士兵們,去收集屍體。

伍德長老看到眾人向著馬大財下跪高吼的時候,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同時也在思考馬大財究竟是什麼人….反正不是一般人,隨後扭過頭看了看兩位佇立著的巨人…

這片森林是不能住下去了,剛才還在發愁以後要去哪的伍德,此刻看著馬大財….腦子裡突然想到了個絕妙的主意….跟著他走….有這麼強大的手下…那還怕什麼?伍德長老內心開始謀划起來如何抱大腿….

而眾武士看到馬大財出現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向著馬大財身邊彙集…

「噗….」馬大財看到了鼻青臉腫的前田,不由得鼓起了嘴…那被戰場衝擊的心情好了不少…

只見前田的兩隻眼眶發青,眼睛高高的腫起來,臉頰也是通紅通紅的腫脹著,眼睛都睜不開,頭上還頂著一個大包..至於頭盔…早就不知道丟哪去了….

這樣子活像一個人形的青蛙….而且還一瘸一拐的…..

高倉等人見此,哪怕整天板著臉異常低調的木村…都憋得臉色通紅….

「主公…還好您無礙,若是您有半點差池,我等都沒有臉面再苟活下去….」前田看著毫髮無損的馬大財,臉上露出了喜悅、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道。

因為臉上的傷勢,一陣齜牙咧嘴…..

聽到這句話的馬大財,臉上的笑容變成了慚愧,自己的手下如此擔心自己,自己還取笑他…..想到此處,不由得心裡一陣慚愧。

但是一看前田的那張臉…馬大財又憋得臉通紅,想笑….

「辛苦你們了….」馬大財拍了怕前田的肩膀、略微疲憊的嘆道。

「以後我等更應該跟隨主公身旁,寸步不離!」木村眼神堅定地說道。

「嗯!」木村的說法,得到了眾人的一致同意。隨後眾人死死地盯著小野,木村呵斥道:「若是這次你讓主公出現半點閃失!我一定斬了你!」

「若不是主公叫來支援…你還能在這和我說話?」滿頭大汗的小野翻了個白眼說道。

「好了,你們慢慢聊,我去看看那幾個大傢伙!」馬大財指了指兩個巨人道,隨後便向著巨人的方向走去。

正在走著的馬大財,感覺到背後多了一個腳步聲,馬大財以為是前田他們中的一個,不理會。

過了幾秒,腳步聲就變成了一片….馬大財不由得一回頭….額。

「那個…你們跟我來幹啥?」看著身後那一臉興奮的列奧尼達斯,以及他身後的那一群如同好奇寶寶一般的斯巴達戰士們….馬大財以及知道他們想幹嘛了,不用他們回答,肯定是好奇那兩個巨人。

「嘿嘿、想看看,兩位巨人?」馬大財嘿嘿一笑說道。

「嗯!」列奧尼達斯和斯巴達們齊刷刷的點了點頭….神同步。

「只許看,不許說話,萬一惹怒了他們…我可管不了啊….」馬大財覺得自己可能真的管不了這兩個巨人,因為兵牌欄上雖然有這個兵牌,但是無法選中,整個牌面都是灰色的,只有個?可以查看信息……

馬大財警告一下后,轉過身接著向巨人方向走去,隨著距離越來越近,眾人的表情也是越來越誇張……畢竟體型差距擺著呢….馬大財估計自己在巨人面前…也就能夠有半個手掌那麼大…

不等馬大財走到跟前,震耳欲聾的說話音在眾人耳邊響起。

「你!可是馬姓天子?」只見一金色鬍子的巨人雙眼微微泛著金光,大聲向著馬大財問道。(李神將)

「額…..正是。」馬大財一瞬間有點懵逼,這啥稱呼啊?啥馬姓天子啊?自己是要在這裡統一世界…這天子,姑且也沒錯…隨後就應了聲。

「你可知我等二人是何身份?」另一銀白色鬍子的神將大聲問道。(唐神將)

「…黃巾神將?」馬大財又是一臉懵逼,隨後想起了兵牌欄的介紹,略帶著疑問的回答道。

「既知我等是神將!為何見我等而不拜?」一開始說話的金鬍子神將瞪大了雙眼,大聲呵斥道…

「…凡人馬大財,恭迎二位神將!」馬大財接連被一通大吼,吼的有點懵逼了,聲音忒大,為了不讓兩個巨人生氣,馬大財學著電視劇里的樣子,雙手搭在一起,彎腰鞠了一躬,神色恭敬的說道。

「好,你可知我等二人為何來此?」二位神將臉色緩和下來,銀色鬍子神將和顏悅色的問道。

「額..我猜二位神將前來,是助我一統天下?」馬大財思考了一下后,不由得說出了自己覺得比較符合的想法。

「哈哈哈,哈哈、你倒是想的挺美。」金鬍子神將聽此不由得大笑著搖頭說道。

「我等二人是以護城神將,庇護你的城池不受危難。」銀鬍子神將隨後解釋道。

馬大財有點茅塞頓開….這果然啊,剛才還在幻想著大殺四方,原來就是兩個守城的啊?額…..類似於lol兩個門牙塔的存在…這麼一想,倒是也對….馬大財想著想著不由得噗嗤一笑….

「嗯?為何發笑?」二位神將不解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