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放心,今天不會拿她涮的。」師傅道。

我看了眼鍾離,還是有些擔心,師傅突然拉住鍾離手臂,「她自己在家沒意思,走吧,小兔!」師傅喊道。

小兔從房間里跑了出來,直接跳到鍾離懷裡,我摸了摸那兔子,「好吧,師傅,這可是你說的,看你動手的,我饒不了你。」我道。

「放心吧!」

師傅我們走出家門,秋風吹的有些冷,我看著鍾離,「冷嗎?」

「不冷。」鍾離搖頭。

「小黑,今天你可以了嗎?」師傅冷笑。

「可以!」我堅信的回答。

「扯淡,你沒練,昨天還不行,今天就可以了?」師傅道。

「當然可以,一定行。」我自信心滿滿。

「開始……」

「嘭嘭嘭……」球全部朝我飛來,我的手握著球拍,看著飛過來的,鐵球,靈力在手心中纏繞,突然一股熱流,我的力量傳到手裡,感覺有許多使不出的力量,突然,我拿起了球拍,鍾離和師傅驚訝的看著我,我朝球打去,終於,球被我打了回去,師傅躲著鐵球。

「哼,成功。」師傅道。

師傅朝我走了過來,此時我,已經滿頭大漢了,鍾離撲到我懷裡,「黑主,成功了,哈哈,成功了。」鍾離道。

「那是,我是誰啊。」我摟著鍾離,聞著那發香,露出舒暢的表情。

「結束了,今天你已經成功了。」師傅道。

「是嗎?」我用一隻手突然托起了鍾離,「啊!」鍾離害怕的摟著我的脖子。

「呵呵,成功了,成功了。」我笑著。

「不要太得意,還有我呢?」師傅握著拳頭,準備朝我攻擊。

放下鍾離,我看著師傅,「幹什麼?不會要和我打吧!」

「哼,沒錯,準備,開始了……」師傅朝我攻擊過來,我摟住鍾離的腰,向後一躍,躲開師傅的,攻擊,落地的,那一刻,地面被我踩出了坑坑印記。

「哼,小子,不錯,接下來,要注意了。」

我放開鍾離,「離遠點。」

「嗯!小心。」鍾離離開我和師傅十米之遠,抱起小兔,看著我和師傅的戰鬥。

我心突然一下緊張了起來,和師傅打,我不是自不量力嗎,以師傅的速度,可以將我秒殺。< 「靠,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我朝師傅攻擊過去,迎接上了師傅的拳頭,拳風呼嘯而過,發出怒吼,我的拳頭貼上師傅的鐵拳的時,一股沉重的感覺突然朝我的拳頭上壓制過來,讓我感覺到一股壓迫感。

「哼,小子,你還是很差啊!」師傅不屑的道,露出可笑的神情,我哭在乎師傅的嘲笑,而是露出冷笑,躲開師傅的,攻擊,師傅的拳朝我耳邊劃去,拳風呼嘯而過,我看著那拳頭,感覺到了一股狂放之氣,師傅繼續朝我攻擊,手向我抓來,朝我胸口打去。

「好快。」我向旁邊一躍,靈巧躲開師傅攻擊,看著那師傅的拳頭,如果被大重,不死也得殘,雖然我沒事,但我也不能不冒險一試,免得師傅在次說我,鍾離也在,我在下不來台,師傅可是不管不顧的主,師傅一腳朝我踹來,我開始躲著師傅攻擊,盡量讓他碰不到我。

「怎麼,難道只能逃嗎?」師傅皺著眉頭,目光兇狠的看著我,彷彿我就是他的獵物一樣,「哼,跑什麼,我要你給我倒地。」我目光炯炯的看著師傅的眼睛,師傅冷笑,覺得那是不可能的,露出不屑的神情。

鍾離看著我,有些擔心,「黑主,加油!」我看向鍾離,對鍾離微笑,感覺我會將師傅打倒一樣,看著鍾離和師傅的模樣,我露出譏笑,「哼,師傅,我要還擊了,你告訴過我,不要輕敵,而你自己卻是輕敵了。」

我說完,師傅驚訝的看著我,「什麼……」沒等師傅說完,我立刻抓住師傅的腰帶,手朝師傅胸前打去,將師傅的向後退去,我的拳頭力量很是強大,師傅立刻吐出血來,我沒有停手,而是繼續攻擊,拽著師傅,將師傅重重的摔在地上。


「咳咳,小子,不錯……」師傅倒在地上,對我豎起了大拇指,鍾離驚訝的,看著我,因為我打倒了師傅,「師傅,怎麼,不錯吧,還覺得你徒弟我笨嗎,我可是一天就練會了。」我將倒在地上的師傅拉起。

師傅拍了拍我的肩膀,「不錯小子,有進步,下次繼續努力。」

「哼,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的徒弟,師傅,我練成這樣了,是不是能和阿凱一訣高下,將他打的屁滾尿流。」師傅聽我這麼一說,立刻露出驚訝的表情。

「怎麼,你還想和阿凱在比一場嗎?打的不分你我,或是一死一傷,打可以,不過要等抓住史威再說。」師傅看向我,我沒理師傅,而是朝鐘離走去,「親愛的媳婦,你老公我成功了,有沒有什麼獎勵啊!」我拉住鍾離的手。

鍾離撲到我懷裡,露出笑容,「今晚隨你。」

鍾離這麼一說,我驚訝的看著她,「呦,第一次這麼說咦,一都不主動。」

「咳咳……」師傅走了過來,我和鍾離坐在長椅上,鍾離看我滿頭汗水,給我擦了擦汗。

「回家洗洗澡,看你這滿身大汗的。」

「嗯。」我點了點頭,師傅電話突然響了。

「叮叮叮……」師傅接起電話,「喂,哪位。」

「李先生,我丈夫最近總是發脾氣,會不會出什麼事情。」劉女士的聲音傳出,周先生的妻子。

「嗯,沒什麼大事,只要不去刺激他就行,七天,給我七天時間,我必將周先生的魂魄弄到手。」師傅道。

電話掛斷,師傅看著我,「這次的委託沒有信心啊!」

我和鍾離微微一愣,聽師傅這麼說,我們的小心臟都要提到嗓子眼了,「怎麼回事?師傅,你可要給個准啊!我們可都仰仗您的,您說沒準,我的小命可就玩完了。」


「放心,不是沒準,而是沒把握而已。」師傅朝家的方向走去,我和鍾離追上去。

「那不還是沒準嗎,兩個有什麼區別。」這次委託和以往有很大的差別,我們要對付好幾千年的厲鬼,還要把自己的小命搭進去,這次委託,真是為師傅捏了一把汗。

我們回到家,來到門口,突然聽到裡面傳出噼里啪啦的聲音,我們一愣,「師傅,會不會進小偷了。」

「不知道。」師傅道。

「不好,如果是小偷,那我的軒轅劍就有危險了。」我擔心我的劍道。

師傅將鑰匙口插入鎖芯中,咔的一聲,門被打開,我們走了進去,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我看向終極「鍾離,小兔呢?」

鍾離一愣,「哎呀,在球場時不知跑哪去了,黑主,快和我去找。」鍾離焦急道。

「靠,讓我去找,做夢啊,丟就丟了吧,再說,沒事,它是一隻妖,有道行,想要回來自己就回來了,不要擔心,如果它不想回來,那就不會回來。」

鍾離有些擔心的看著我,我和師傅看著四周,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撲通的聲音從鍾離的房間中傳出,我們朝鐘離房間走去,門已經壞了,是被師傅踹的,還沒換門,我們走了進去,突然一個男的站在我們面前,正在穿著衣服,男子見到我們也是一愣,鍾離見男子立刻臉紅,我捂住鍾離的眼睛,「靠,居然在我家不穿衣服,還偷我們的衣服穿。」

我說完,男子穿上衣服,我立刻吼道:「光穿衣服幹啥,你褲子呢,居然如此齷齪。」我吼道。

男子在櫃里拿出了一條女士內褲要穿,我立刻捂住臉,「拜託,大哥,你沒穿過衣服嗎,居然如此變態,穿鍾離的內褲。」

鍾離一聽,立刻捂住臉,臉通紅通紅的,「黑主,不要讓他穿拉。」

「喂聽到沒有,不要穿。」我吼道。

師傅一副安然無事的坐在一旁,有趣的看著我們,男子又拿出了男士內褲穿上,還穿上了褲子,褲子明顯有些短,男子個頭在一米七八的個頭,年齡在十六七的年齡,長的還蠻端正的,看上去是個美男子。

這個陌生的男人是誰,怎麼在我家,我無語的看著男子,露出無奈的表情,男子毫無顧忌的繼續翻著衣服,還把鍾離的胸罩放在他胸前比劃,我指著門,看他什麼也沒拿的份上,衣服不要了,我指著門,「出去……」

男子搖頭,「不要,我要和主人在一起。」說完,男子速度很快,立刻撲到鍾離懷裡,我立刻傻眼,鍾離一愣,師傅憋著笑意,男子將鍾離撲倒在床,鍾離倒在床上,男子壓在她身上。

「喂喂,你幹嘛,趕緊給我下來。」我拉著男子,一把將他甩在師傅旁邊,男子露出委屈的模樣,又朝鐘離撲了過去,還摟著鍾離不放手,男子一頭粉色短髮,師傅道:「他們還不知道你變成人形,不要嚇你主人了,你看,男主都吃醋了。」師傅看著一臉怒氣的我。

男子看著師傅,又看了眼身下的鐘離,漸漸的,男子越變越小,衣服落在了鍾離身上,鍾離一驚,「什麼,小兔?」鍾離抱起兔子,我立刻驚訝的奪過兔子,看著這傢伙。

「不行,我得把它閹了我才放心。」我拿出刀,師傅攔住我,鍾離一把搶過兔子。

「不許你傷它。」鍾離摟著兔子,兔子又變成了人的模樣,鍾離摟著他的脖子,小兔沒穿衣服,變成人形依偎在鍾離懷裡,感覺有些怪怪的。

「媽蛋,我他媽閹了他才放心。」我推著師傅。

「一個妖而已,再說他倆又不可能。」師傅道。


鍾離見是小兔立刻面紅耳赤的,因為小兔見鍾離換過衣服,「主人,我知道你的想法,沒啥,那時我是兔子,只是您的一隻小妖,你現在也看到我了,我們扯平了」小兔穿著衣服道。

「喂,你他媽找死。」我真想衝上將它跺了。

「喂喂,行了,閹我有什麼用,我是喜歡主人,但她喜歡的是你,我會祝福你們,我只要當她的一隻小妖就行。」小兔看著鍾離。

鍾離摟住了小兔的脖子,我眼睛瞪的很大,「鍾離,你居然摟他脖子你。」我氣呼呼道。

「怎麼了,他是一隻妖啊,我的小兔,你有藍莘,我有小兔。」鍾離環著他的脖子,我氣的坐在床上,沒在理鍾離。

小兔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居家男神,給人一種外表天真,內心成熟的感覺,但我覺得他的話是真的,因為他給了我一種信任感。

「哼,你們玩吧!」我走出房間,打開了電視,拿出一罐啤酒,自顧自的喝了起來,師傅也拿出啤酒,坐到了我的身旁。

「這醋勁可真大啊!」師傅白了我一眼。

「哼,不就兔子嗎,我還能變蠱呢。」我喝了一大口啤酒。

「可人家兔子是美男,你……就是一土蛋。」師傅道。

「我是土,一個農村二愣子對吧,但我也不醜啊,說錢吧,接委託就能賺點,沒委託就餓著,還比什麼,妖,雖然我不是妖但我也是個混血不,怎麼就那麼得意那隻兔子。」我氣不過道。

「呵呵,醋意大發拉。」師傅看向我背後,一隻手環住了我的脖子。

「我是你的小妖!」鍾離的聲音傳來。< 「靠!」鍾離環著我的脖子,小兔環著鍾離的脖子,我的額頭多了幾條黑線。


「靠,能不能行了,怎麼這麼煩人。」我吼道。

「行了行了。」師傅皺著眉頭道。

師傅接起電話,之後一通點頭,「小黑,你去通靈坊集,給我找個過陰之人,我們要走私過陰。」師傅冷笑著。

「過陰之人?」我一愣,「過陰?」

「是陽間的陰司,是人,不是鬼,快去吧,記住,還要一頭千年厲鬼,要和史威較量。」師傅說完抬起屁股朝朝門外走去。

「師傅,你幹啥去。」

「我要去趟天行閣,阿凱他們挖了個古墓,靠,挖出鬼了,陪葬之人眾多,所以我要去幫忙。」

「不用我嗎?」我道。

「不用,你和阿凱有仇,你覺得我會讓你去嗎?」

「哼……」我冷哼一聲,師傅走出家門,我收拾著裝備,「黑主,我也和你去。」鍾離道。

「你別去了,那不適合你去,陰氣重地,你會感覺不舒服的,而且師傅不在,我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所以小兔和我去吧!」我看著那兔子。

「什麼,我去,不要,我要陪著女主。」小兔摟住鍾離。

「我就是怕你和鍾離待在一起,給我走。」我拉著小兔,走出了家門。

我們來到十字路口,此時是黃昏,路上車很多,「喂,這麼多車,怎麼去啊!」

「等到沒有車再說。」我們坐在路邊,看著那些車輛,疾馳而過,我有些焦急,「靠,怎麼還不沒車。」

「你師傅就教過你這個。」小兔一說,我立刻看向他,「什麼意思,你有辦法?」

「當然了。」我立刻一驚。

「我有辦法去通靈坊集。」小兔看著我。

「額,什麼辦法。」我立刻看向小兔。

「哼哼,想去。」小兔一臉笑意。

「嗯!」我點了點頭,「師傅吩咐的,我當然要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