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停了,追咱們的人能御使法器了。咱們只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如果一小時內不能安全躲起來,恐怕是必死無疑。先休息幾分鐘,趕緊喝水吃東西,然後準備好解毒的清元丹,等下要拚命逃了!」 見眾人都從儲物袋裡拿出烤好的熊肉、魚肉吃起來,趙明也拿出一條烤魚咬了一大口。

嗯,玄空珠的儲物空間確實不一般,好幾天了,這魚肉還是新鮮得很。

趙明把蛇膽放在一塊石頭上,使個清水訣沖洗了一下,然後用火燭術烘烤。

鍊氣三層的法力,控制著半個巴掌大小的火焰把蛇膽圍起來,只半分鐘,拇指大小的蛇膽就烤熟了,香味飄起來,又撒了點調料,香氣更加濃郁。

「石姐,聞到香味了吧?生蛇膽不好,裡面有寄生蟲,吃了容易讓人生病,但烤熟之後,就是人間美味。知道我為什麼能看那麼遠嗎?那因為以前吃過很多烤蛇膽。而且蛇膽的行氣效果會讓腦子裡的神經脈絡運行順暢,讓人的頭腦變得既清醒又靈活,還能增強領悟力……」

「啊?蛇膽還有這種作用?」

「當然。」

「去濕、祛毒、行氣,這我是知道的,但你說的作用我還真不知道。」

「咳,這麼香,快嘗嘗……」看到石冬梅猶豫著吃了兩小口,然後眼睛一亮把整個蛇膽放入口中吃掉,問道:「怎麼樣,味道不錯吧!」

「嗯,是挺好吃的!」

「那當然,如果有時間做蛇肉羹,那可比烤蛇膽更好吃呢,吃一碗還想再來一碗。一會兒咱們進毒蛇谷,那些成群的毒蛇就是最好的食材呀,你說是吧。」

「還真是呢,我現在有點兒想吃蛇肉羹了,但還是有一點點怕蛇……」

看到石冬梅對蛇類的害怕變成了對美味的渴望,趙明和楊玉都稍稍鬆了口氣。

石冬梅可是他們這一行六人當中修為戰力最高的人,她的修為和法術能否充分發揮出來,可是關乎到所有人的安危。

至於還有一點點害怕,只要不出大的紕漏,等一會兒群蛇圍攻打了起來,打著打著玩起了命,什麼怕都忘掉了。

趙明狼吞虎咽地吃掉了十來斤魚肉,喝了點水,見眾人都吃好了,也收拾好了各自吃剩的垃圾,就站起身,拿出了兩瓶清元丹。

「石姐,清元丹能提前吃嗎?谷中毒蛇遍布,前方這一小塊幾里地的沼澤就能有數萬條,再遠的小島、叢林、小山,每一處恐怕都會有數十萬條,咱們闖入其中,難免照應不到,甚至受了傷,中了毒都一時不能察覺,事後服用怕是來不及。」

「能提前服用。清元丹本身並沒有毒,不中毒的時候,清元丹還可以清理經脈和血肉當中的雜質。」

「那就提前服下吧。」趙明倒出六粒清元丹分給眾人,自己也服下一粒,「我這裡還有很多,黑熊洞給你們的那瓶留著備用。」

又拿出恢得法力的復元丹,一瓶里有三粒,每人分了兩瓶。現在所有人都有了法力,復元丹可以快速補充消耗的法力,還對法力使用過度造成的經脈損傷有修復作用。一會兒眾人都要拼著命全力前行,以近乎極限的速度御使風行術,沒有丹藥補充消耗,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時間不多了,一個小時之內,一定要找到藏身之處。我看得遠,在頭前帶路。遇到蛇群攻擊,不能糾纏,要迅速脫離。殺掉的毒蛇,要記得用攝引術隨手收到儲物袋,省得暴露我們的蹤跡。不過也不用過度擔心,就算是有漏掉的,只要數量不多,這些剛死掉的蛇也會被其它蛇蟲吞吃掉。」

看眾人都準備停當,趙明抬手一攝,須彌劍出現在了手上。這把百鍊雲紋鋼打造的重劍,握在手中輕飄飄的。兩百公斤的劍此刻在他一萬公斤的力量之下,已經由沉雄的重劍變成了輕靈的快劍。

挽了個劍花,趙明縱身掠而起,御起風行術,當先向毒蛇谷內衝去。

…………

前方出現一湖,湖中一島,這是一路過來最大的一座島了,有方圓十幾里,島上有一座數百米高的小山,山上叢林茂密。

趙明掠過沼澤,落在一個高坡上,須彌劍捲起一片劍光,數十條躥攻而來的毒蛇被都被他刺爛蛇頭而亡。他抬手一攝,把這些死蛇都收入一個專門的儲物袋中,再一個清水訣衝散地上的血跡。

他現在內心十分焦急,元神感知也一直在全方位籠罩著周邊十公里的範圍,還沒有發現其他修士的神識探查,這讓他多少鬆了口氣。

那個執法殿的修士是築基三層,神識探查距離有三十公里,如果象上次那樣,再度觸碰到那人的神識,就說明對方已經追到身後四十公里了。

之前逃離黑熊洞過河時,對方是在地面,神識被兩座山擋住,發現不了他。可現在雷雨停了,對方可以御器飛到空中,這裡的山都是幾十米、幾百米的小山,根本擋不住對方的神識,所以一旦他的元神與對方的神識相接,對方只要再前行十多公里,就能探查到他。

以對方的修為,御器飛行十公里,估計只需要一分半鐘。

所以一旦觸碰到對方的神識,自己等人就離死不遠了。

現在情況十分危急,快一個小時了,他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藏身地點。

這一路之上,他們已經越過許多沼澤、湖島、小山,他想找一處可以藏身的洞窟,但元神掃視之下,這些洞窟都太容易被發現了。

在相遇洞中,龍騰曾經說過,這種在山體表面出現的洞窟根本就逃不過他的神識探查,所以這種地方都被趙明放棄。

心中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他知道,對方一定是追來了。

時間不多了!

回頭看了看,眾人已是衣衫襤褸,臉上都露出極度疲憊的神色。

衣服已經被一路上不斷圍攻的蛇群咬爛了。王勁、楊玉、小胖、月兒,他們每個人都至少被毒蛇咬傷了幾十次,就連石冬梅也因為一開始遇到蛇群時有點害怕,慌亂之中護身法力出現破綻,也被毒蛇咬傷了幾處。

幸好大家都提前服用了清元丹,不然的話,此刻六個人當中,能活著的就只有趙明一人了。

趙明的衣服上至少有十幾處被咬破的地方,不過他並沒有受傷,也沒有中毒。他現在肌膚的堅韌程度已經超過百鍊花紋鋼,這些毒蛇的牙口還沒有鋒利到可以刺穿他皮膚的程度。

從黑熊洞出發到現在,兩天兩夜沒睡了,每個人身體的承受都已到極限,千里奔逃,此時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趙明的元神感知直接向湖島相連的水下探查過去。

這座小島,水上水下到處都是蛇窟,不過島上、山上的洞窟直接被趙明放棄,他的元神感知沿著小島沒入水中的部分彌散開來,瞬間就把水下的部分全都籠罩。

湖水有幾十米深,小島在水中的部分也是蛇窟密布,形形色色的水蛇、水蟒在洞窟之中進進出出,更有一場場捕食的殺戮正在進行。

「你們稍等一下,我下去看看。不用擔心,我有辦法!」趙明回頭對眾人說了一聲,縱身躍入湖中。

身體剛一入水,他立刻發動玄空珠越空位移到小島底部,消耗掉一小塊下品空冥石,瞬息之間就圍著這座方圓十幾里的小島繞行了一圈,在元神感知的探查之下,他在小島中部發現了一個符合他想法的洞窟。

這個洞窟在水下二十餘米處,隱藏在岩石當中,上方被幾塊巨大的礁石擋住,洞口是斜向下方的,如果在水面之上用神識掃視,根本就發現不了這個洞窟。

這個洞窟是成千上萬個蛇窟中最大的一個,直徑足有五、六米寬。

其它的蛇窟絕大多數直徑只有半米,少部分大一些的也只有一、二米,而且這些洞窟周圍都有大量的蛇蟒盤聚、遊動。

但這個洞窟卻不一樣,周邊數十米清靜得很,看不到其它蛇類。在趙明的元神感知中,周邊的一些蛇在捕捉游魚時,一旦靠近這個洞窟四、五十米範圍,要麼繞開,要麼立刻調頭,連追到嘴邊的獵物都放過了。

就是這裡了,進去看一下。

趙明隱在玄空珠中,意念一動,直接鑽進了這個蛇窟當中。

現在時間緊迫,每秒每分都十分珍貴,他不敢耽擱時間,意念發動,洞著蛇窟延伸的方向連續發動越空位移。

這個蛇窟只有一條主道,是向斜上方延伸的,沒有分支,曲彎也不多。趙明的元神感知沿著洞窟空間向前散發,一下子就探查出十公里。

從洞窟的入口開始,這條通道在水中向斜上方伸展,大約百餘米之後,不再有水,通道開始在小島的地底穿行,再過數里,通道開始變得更加開闊起來,由原來的五、六米高度漸漸擴大到十餘米,並且開始急速盤旋向上,這是伸向山腹之中了。

十幾里后,前方忽然變得空曠,出現一個三十餘米高,方圓數百米的溶洞。

趙明的身形在元神掃視到這個溶洞時就出現在了裡面。

嗯?

那是什麼?

洞內一片漆黑,但這只是雙眼的感覺,在元神感知的籠罩之下,洞內的一切都無比清晰。

一條大蛇盤踞在溶洞中間的一個大池當中。

這條大蛇盤成一堆,象一座小山一樣,疊起四、五米的高度,三角形的蛇頭正在緩緩吐著信子,蛇身足有一個成年人雙臂合抱的大樹般粗壯。

趙明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巨大的蛇,這條蛇如果伸展開來,估計得有幾十米長。

以他的所見所知,哪怕是體型最大的蛇類,比如成年的巨蟒、巨蚺,最長也只有十五、六米,最重也只有五、六百公斤,但這條大蛇卻比他所見所知的還要大上幾倍,這恐怕是毒蛇谷中的蛇王了。

巨大的蛇身在池水中慢慢地滑動纏繞,在趙明的元神感知之中,蛇身之上時不時地有一道道淡灰色的霧氣溢散出來。

這溢散的灰霧波動與人類修士散發出的法力極為相似,與他當初在分界溪見到的妖鱷、妖蟾類似。

這是妖氣波動!

這是一條從凡獸進化成了妖獸的大蛇! 這條妖蛇好象正在修鍊當中,趙明的元神可以探查到蛇吻上部的呼吸孔每縮張一次,蛇身上的法力波動就向外溢散一次。

這種法力波動顯然就是妖獸修鍊出來的妖氣了。

元神仔細感應過去,他發現這條妖蛇的法力凝實程度與他鍊氣一層的時候差不多,這讓他鬆了一口氣。看來,這條大蛇也是剛剛進化不久,只是一級一階的妖獸。這就讓自己有了戰勝它的可能。

在青龍山脈縛龍峽以南的地界,幾乎沒有妖獸,沒想到在這毒蛇谷竟然有凡獸產生了蛻變。不知道這個溶洞里還有沒有其它更強大的妖蛇,如果沒有,就可以選擇這裡做為躲藏的地點了。

趙明還有些不放心,元神再四下掃視,在溶洞的另一側發現了出口,出口跟來時的洞窟一樣,彎曲延伸,只有一條,並沒有分支叉道,這又讓他放心了不少,看來這個溶洞被這條大蛇獨佔,並沒有其它的妖蛇。

這個出口的通道一直盤旋向上,只幾百米就有光亮透出。

趙明的元神毫無阻礙地散發了出去,發現出去的洞口也象入口一樣,隱匿在幾塊巨大的岩石下方,表面看起來就是幾塊巨石中間的一道狹縫而已。一道瀑布從岩石上方垂落,湍急的水流把這幾塊岩石和隱藏在下方的洞口都密密地遮擋了起來。

無論是湖底的入口,還是這瀑布下的出口,如果在外面探查,元神都會被湖水、山岩、瀑布擋住。不愧是蛇王選擇的巢穴,也怪不得它能安全地進級成妖獸,這個洞窟的選擇實在是太隱蔽了。

元神繼續向上探查,這個洞窟的出口離上方的斷崖只有幾米,已經算是在小山的頂部。

這座數百米高的小山,山頂的中部有幾個較大的泉眼,泉水匯聚涌流,形成了一條幾十米長,十數米寬的溪流。溪水經斷崖落下,正好擋住蛇窟的出口。

如果從這個出口逆流而上,只需幾米,就可上得斷崖,進入溪流當中,再幾十米,就到達泉眼。這段溪流,泉水清澈,最深處只有數米,溪中奇石密布,美不勝收。

不愧是蛇王的巢穴啊,選在這等風景如畫的地方,修鍊之餘,如果暢遊在這溪泉之中,長身俯視,整座小島、叢林、湖泊都盡入眼底,真有一種島中一切盡在掌握的感覺。

看來這凶獸進化成妖獸,似乎也有了靈智呢,修鍊之餘,登高望遠,真有點怡然自得的意思。

這個地方非常合適,就是這裡了!

趙明知道現在情況緊急,要趕緊把這條妖蛇幹掉,只要在那個築基三層修士發現他們之前躲進這裡,拖個幾天時間,對方死了心,這一次的危機差不多就能避免了。

他剛要再仔細觀察一下這條妖蛇,看看它有什麼特殊的天賦能力,以便動起手來更把握一些,可就在這時,他的心臟狠狠地跳了起來。

「砰,砰砰——」

他耳中響起心臟跳動的轟鳴,心血突然如海水漲潮般巨烈震蕩起來。

外面出狀況了!

冷靜!

想到自己以玄空珠的越空位移進入這裡,從入水開始連續發動玄空珠,到觀察溶洞、大蛇、出口、瀑布、山頂,所用的時間最多也不過幾十秒鐘,而且進來之前,元神感知已經向周邊十公里進行過探查,並沒有發現任何情況,也沒有觸碰到那個築基三層修士的神識。

那會是什麼狀況?!

趙明立刻意識到,追蹤的人可能正向這邊御器飛來,而且距這裡只有四十公里了,這是自己在外面剛剛估算的最後逃命時間。

現在,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自己等人只有一分半鐘的逃命時間了!

沒時間再仔細觀察這條妖蛇了,必須馬上幹掉它!

趙明意念一動,越空位移,出現在妖蛇的腦後,隱顯之間,鍊氣三層的鷹形法力鼓盪,堪比先天二層武者的一萬公斤力量暴發。

鷹撲式!

「鏘!」

劍光一閃,趙明感到手腕巨震,臂膀發麻,須彌劍差點脫手而飛!

沒斬斷!

須彌劍切開了蛇鱗、蛇皮、蛇肉,但沒切斷蛇骨!

這蛇骨至少與打造須彌重劍的百鍊雲紋鋼一樣堅韌。

須彌劍被崩開的一剎那,趙明感到不妙,動念隱入玄空珠。

「嗤——」

玄空珠中,趙明的元神向外感知著正在漫天飛灑的毒雨,感知著被腐蝕得掉了厚厚一層溶洞牆壁,抬手看了看手中還在冒著青煙的須彌重劍。

好險,如果不是一感到不妙就立刻隱入玄空珠,此刻的他已經被毒雨淋成篩子了,皮膚、血肉、內臟肯定全部被融化,就連骨頭也要象這被毀掉的須彌劍一樣了。

手中的須彌劍已經廢了。他念頭髮動的時候,身體在動念之間就隱入了玄空珠,但手上的須彌劍因為被蛇椎骨卡了一下,結果拖在後面的劍身被妖蛇噴出的毒液淋到,劍身的前半部已全是密密麻麻的坑洞,劍尖已經被毒液腐蝕掉了。

這把百鍊雲紋鋼打造的須彌重劍,削鐵如泥,就連百鍊精鋼、百鍊花紋鋼打造的寶兵刃也可以輕易斬斷,是凡俗武者手中的絕世神兵。但就是這樣一把兵刃,在一級一階妖蛇的毒液面前,什麼也不是,直接就被融毀了。

果然是蛇類的天賦能力,這毒液,太強悍,太兇猛了。

妖蛇受了傷,被切開的傷口血流如注,它噴出一蓬毒液后絲絲地吐著舌信,感應著敵人的位置,但趙明此刻正隱藏在玄空珠中,溶洞里什麼也沒有。

妖蛇感應不到傷了自己的敵人,狂暴之下,不斷擺動蛇尾,身下的岩石、池水被拍得四下飛濺。

趙明一擊未能建功,不敢耽擱,把須彌劍收起來,兩手一攝,各持一把一尺半長的鱷魚劍,再次發動了越空位移。

又一次來到妖蛇腦後,藉助越空位移的極速衝力,趙明意念一動,一個鶴形穿雲式從玄空珠中飛掠出來,雙手揮動鱷魚劍,迅如疾風。

飛羽式!

兩把鱷魚劍如同張開的鶴翅,旋轉著自蛇頸的側面由後向前劈過,「嚓嚓」兩聲,不待妖蛇反應過來,頸骨就被斬斷。

「噗——」

隨著巨大的蛇頭飛起,一道血泉自蛇頸之中噴出。

好一把鱷魚劍,果然不愧是一級圓滿妖鱷的牙齒。

趙明身在空中,不待落下,再次動念隱入玄空珠當中。

…………

石冬梅等人正在湖岸邊的高坡上,焦急地等待趙明的消息。

不斷有毒蛇涌過來,大家一邊斬殺,一邊把蛇屍順手收進儲物袋。石冬梅還時不時地打出清水訣清除地面的血跡。

剛才趙明只打了個招呼就躍進了湖裡,湖裡到處都是毒蛇,但對於他的安危,幾個人現在倒是沒有了擔心,因為這一路之上,就連石冬梅這位修為最高的人都受了傷,可趙明卻沒事。

他的衣服雖然也被毒蛇咬破了多處,但身上連個破皮的地方都沒有,這皮膚筋肉的堅韌程度真是令人驚嘆。誰也想不到,他正式開始修鍊總共也沒幾天,竟然能進步到這種程度。以他現在的煉體修為,就是站在那裡讓毒蛇咬,這種沒有進化成妖獸的毒蛇,蛇毒再猛烈,奈何毒牙咬不進皮膚,所以根本不能讓他中毒。

他們焦急的是趙明能不能找到合適的藏身地點,必竟後面有築基修士追捕,按趙明的說法,現在幾乎沒有繼續逃跑的時間了,也不能再向前逃跑了,必須要躲起來了。

等待的時間真是度日如年,不到一分鐘時間,眾人卻感覺象是有一天那麼長。

…………

「嘩」地一聲水響,趙明從湖水中騰掠出來。

剛一出水面,他的元神感知就象潮水一樣向四面八方散開,在快要達到極限距離時,他探查到了修士散發出來的神識波動。

他的元神感知融入到這種神識波動之中,順著對方的神識,瞬間就延伸出近乎三十公里的距離。

看清了,是那個百鍊宗執法殿的築基三層修士,此人正御使著一輪巨大的半月刀向毒蛇谷方向飛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