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傳說中的天靈師!」

「……」

所有人驚訝的看向洛妖血,夜小王爺這一個長得比女人還好看,比妖精還要妖嬈的男寵,竟然有這麼彪悍的手下。

那……那他的實力,恐怕更恐怖!

洛妖血把那遮在琴傷的布給扯開,露出了一把血玉做成的古琴,血玉之中有著緋色的鳳凰,像是活過來了一般。

「這……」

「這是什麼琴?」

「……」

沒有人認識這是什麼琴,可是這把琴卻給人一種無比強大的感覺。

它不只是一把琴,恐怕還是有個級別不低的靈兵。

洛妖血道:「這一把琴給小夜兒用正好。」

凰無夜也沒有客氣,接過了這一把琴。

這一把琴之中有浩瀚的靈力在流轉,她感覺級別不比老爹給她留著的手鐲低。

這妖精,一出手都是寶貝,有點嚇人。

接下來,便完成這一場比試。

輕輕的試了一下音,在琴的音色之上,完全碾壓了洛清如和宣明美。

果然,她們兩個人看向凰無夜臉上露出了忌憚之色,同時也帶著嫉妒!

這麼完美的琴,她們覺得能夠摸一下,都死而無憾了,而凰無夜竟然有資格彈。

洛清如拳頭緊握,琴再好,彈琴的都不會彈,也無用!

一向溫柔的宣明麗卻在偷偷的看著那一抹紅色妖嬈的身影。

他的容貌,讓所有女人都自卑!

他擁有深不可測的實力還有無與倫比的財力,這樣的一個男人即使她知道他喜歡的是男人,卻依舊無法抗拒他的魅力。

跟他一比較,微瀾國的那一些皇子皇孫完全入不了她的眼了,要是能夠得到這樣的男子的喜愛,那麼……

凰無夜一個男人可以做到,她宣明美一定也能做到。

血玉鳳琴的音色讓凰無夜很滿意,接著一曲傾瀉而出,讓所有人都振奮了起來。

他們發現,他們聽的已經不是曲了,一副波瀾壯闊的畫卷在他們的眼前展開。

他們似乎見到了戰場上的金戈鐵馬,士兵們帶著高昂的戰意,所向披靡,橫掃千軍萬馬。

正在眾人聽得正入迷的時候,一抹紅色身影出現在那一個輕捻的琴弦,氣勢浩瀚如海的少年的身邊。 洛妖血在凰無夜的身旁坐下,雙手也靠近了琴弦。

眾人瞪大了眼睛,他……他這是要做什麼?

夜小王爺一人彈琴很完美,可是如果再加上一個人,沒有百分之百的默契,那麼可就毀掉了。

讓他們吃驚的是,兩雙完美精緻的手在琴弦上跳躍。

那一種默契渾然天成,讓這一首曲子更加顯得更加的其實渾厚。

凰無夜談完了這一首十面埋伏,這曲子她以前練過無數次,可是卻從來都沒有跟人在一把琴上合彈。

雖然是第一次,效果真的好。

她百分之百肯定洛妖血是第一次聽這首曲子,可是卻能跟上她的節奏。

她看著身旁這人道:「你到底是不是人?」

洛妖血無辜的看著凰無夜道:「小夜兒不是天天喊我妖精嗎?」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凰無夜問道。

洛妖血伸手把凰無夜給帶到了懷中妖嬈的笑道:「我啊!當然是想要告訴所有人,我跟小夜兒是最般配的。」

能夠完美的模仿出小夜兒的字,能夠跟上小夜兒的韻律,這一些,洛霖天那蠢貨,再修鍊一百年都做不到。

洛妖血的餘光瞥向了洛霖天所在的包廂,別以為他不知道上面有人一直在看著他家小夜兒。

白玉紅交織,在配上那血玉鳳琴,兩人坐在那裡,美的像是一幅畫卷一般,美的讓人窒息!

般配,即使是兩個男人,他們都覺得這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洛妖血道:「結果,我看不用評了。今日的比試結束,我就帶小夜兒回去了。」

洛妖血抱著凰無夜消失在眾人的面前,留下了一臉驚愕的眾人。

評委道:「這一場比試,魁首亦是兩人,我想大家都沒有任何異議吧!」

洛清如面紗下的臉變得猙獰了起來,她引以為傲的琴藝,竟然……竟然也敗給了凰無夜。

明明今日可以成為琴絕的魁首風光一把,結果又被凰無夜給毀了,該死的凰無夜。

宣明美有些失神的看著門口,洛妖血和凰無夜已經消失了,那麼美的男子,那麼有才華的人……

宣明麗看到自己姐姐這幅樣子被嚇到了,「姐姐……你……,你不會因為凰無夜彈琴彈的好就喜歡他了吧!你別忘了他可是一個斷袖,而且還是九公主的未婚夫!」

「他竟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沒羞沒躁的跟一個男人這麼親密,我看九公主現在估計已經在計劃著在弄死他了。」宣明麗惡毒的想著。

「真的會這樣嗎?」宣明美激動的抓住了宣明麗。

如果凰無夜死了,那實在是太好了,他怎麼能夠配得上那樣完美的男子。

「當然,姐姐,你……你不會真的……」玄明美抓的她很痛,宣明麗以為她是緊張的凰無夜。

玄明美鬆手道:「不會!我宣王府跟凰王府勢不兩立,我怎麼會喜歡凰無夜。」

宣明麗道:「那就好!」

回到了凰王府,洛妖血道:「小夜兒,我想你彈琴給我聽,只給我一個人聽,好不好?」 「小爺我沒興趣!」凰無語懶洋洋的道。

「那麼,我談給小夜兒聽好了。」

洛妖血輕輕的波動著琴弦,彈奏出最纏綿悱惻的樂曲,簡直讓人酥麻到了心尖。

他的琴音,似乎有魔力一般。

暗中保護凰無夜的暗影在暗中嘀咕著,「老大!這琴音不對勁?」

「一旦他對小王爺有不軌的行為,我們立刻出手。」

「……」

這纏纏綿綿的琴曲,能夠勾出人的慾念。

凰無夜嘴角一抽,真的不該讓這傢伙談。

她走到了凰無夜的面前掐住了他的脖子道:「死妖精,用你的臉勾人就算了,還彈琴勾人,你想小爺我擰斷你的脖子嗎?」

這廝是故意的!

洛妖血笑道:「我想跟小夜兒談情,可是小夜兒一顆心像是石頭做的一樣,所以本宮調劑一下,看小夜兒的心能不能變軟。」

「小夜兒現在,是不是對我有非分之想呢?」完全不顧凰無夜的威脅,他笑的很歡。

洛妖血抓住了他的手,「嗡……」琴弦顫動!

她道:「別彈琴了,給我乖乖的去床上躺著,小爺要修鍊。」

暗影他們錯了,原來先動手的是他們家小王爺!

接下來,非禮勿視!

「嘭!」凰無夜把洛妖血推到了床上,抱著那冰涼的身體總算是冷靜了下來。

運轉逆天陰陽訣,修鍊!

洛妖血對他這該死的體質痛恨到了極點,如果不是他的身體冷到了極點,小夜兒絕對不可能聽了那琴音后,這麼快的就冷靜下來。

等凰無夜再醒來的時候,洛妖血靠近了凰無夜的耳邊吹著熱氣道:「小夜兒,還沒有突破,要不要我們加深一下接觸,讓你更快突破。」

「還是小夜兒想我們雙修,我想以我們兩人的體質特殊性,小夜兒努力的雙修的話,突破天靈師乃是更高都有可能哦!」

洛妖血天生就有一種魅惑人心的能力,普通人根本無法抵抗。

凰無夜一個翻身把這不安分的傢伙給壓在身下道:「怎麼了?九公主殿下想雙修,就是不知道你這小身板在下面能不能承受得住。」

對於上還是下的問題,洛妖血豈能妥協。

他的身體一動,翻身把凰無夜禁錮在下。

他的臉在凰無夜的面前放大,注視著凰無夜道:「小夜兒,賣力的活,我怎麼忍心交給小夜兒呢!自然是我來。」

「給我滾!」

「我們一起滾!」

「死妖精,離我遠一點!」

「小夜兒需要我,自然近一點更好!」

鬧了一早上,總算是把這傢伙給踹飛了。

洛妖血有點戚戚然,誰上誰下的問題無法妥協,小夜兒要怎麼才能接受他呢?

第二天抽籤的結果是琴絕,破一個上古棋譜殘卷。

所有人絞盡腦汁都沒有想出辦法,正當要改變這一次比試規則挑選出棋絕魁首的時候,在床上跟妖精大戰了幾百回合的夜小王爺姍姍來遲。

「夜小王爺來了!」有人驚喜的道。

掌柜子問道:「夜小王爺,棋絕比試,你打算參加嗎?」

「自然,說規則!」凰無夜道。 聽完規則,凰無夜掃過了那期盼,只落下了一子。

所有人瞪大眼睛,破了!

「原來,放的那個位置就能破!」

「我怎麼就沒有想到!」

「……」

他們驚訝的看向凰無夜,夜小王爺這是連續拿到了三大魁首了。

十年,十絕大會已經有十年沒有人同時得到三大魁首了。

這太讓人吃驚!

可是讓他們吃驚的還在後頭,洛妖血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凰無夜的身邊。

手指一動,沒有挨到棋盤,棋盤上的棋子動了,擺回了原來的位置。

接著,洛妖血又動了一顆棋子。

「又破了!」

「竟然還有兩種走法?」

「這兩種我們都沒有想想到,這腦袋到底怎麼長的啊?」

凰無夜道:「掌柜子,我餓了,派人準備好吃的。」

「是!」

眾人嘴角抽搐了起來,他們怎麼感覺比起拿到魁首,夜小王爺對食物更感興趣啊?

要知道凰無夜可真是為了吃的,才準備拿下十絕魁首的。

棋絕之後,比拼的是畫絕。

所有參加比試的人,任意作畫。

洛妖血道:「小夜兒,畫我如何?」

凰無夜打量著他道:「你倒是一個不錯的模特。」

十絕大會考核的眾多,凰無夜其實也不敢保證能夠拿到十絕魁首,不過順其自然。

別人都準備好了筆墨紙硯,而凰無夜卻從在桌子上拿了一隻筷子。

然後,放火,燒了!

眾人看向凰無夜,夜小王爺這是在做什麼?

等到把筷子燒成了木炭之後,凰無夜道:「血妖孽,還不快點鋪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