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離仙驚叫了一聲,顯得十分焦急。

厄爾尼諾看到離仙出現了,一下子笑得十分燦爛:「我親愛的離仙,你可出來啦,我好擔心你哦!你沒事就好,不要管地上的這條廢柴了!對了,你扶著那個低等人種肺癆鬼幹什麼,會傳染的,快鬆手,乖!」

「夠了,厄爾尼諾你快給我住口!」離仙柳眉倒豎地怒斥道。

「別發脾氣嘛,生氣了就不好看啦!」厄爾尼諾嬉皮笑臉地說,腳下卻慢慢地朝離仙走去。

陳天朝地上吐了一口殘留的淤血,掙扎著對離仙說:「離仙,你帶著黑人首領先走,不要管我!快走啊!」

「我不會走,相反我會留下。」離仙忽然笑著回答陳天。

「離仙,這個時候就別和我鬥氣了!」陳天瞪著眼責怪離仙。

離仙搖了搖頭,一字一頓地說:「是黑人首領要我扶他出來,幫你打敗厄爾尼諾的!」 齊長老滿臉不可置信的盯著那嘴角挑起一絲狡黠的青年男子,隨後那張老臉徹底陰沉了起來。

「原來這是條龍魂,哼,區區堪比四道天府的實力亦敢口出狂言,只怕,你今兒個是無命將此物帶出此地了!」

陰森的話語尚且未曾落下,在齊長老識海中磅礴的精神力噴涌而出,極速在其手訣掐動下凝聚成印,一股可怕的精神力波動在山澗中擴散開來。

此地被煉塵宗修者的陣法封印,此老自是不擔心面前這青年能插翅而逃,不過,便是如此,此子敢虎口奪食,已然使得齊長老動了殺心,當下那摩天印就是再次凝聚而成。

嘭!

摩天印尚且未曾向著九炎天龍和韓宇鎮壓而下,一聲驚天巨響便是在山澗中響徹起來。

卻見得,在煉塵宗修者的全力攻擊下,那可怕的法劍刀芒幾乎是在頃刻間將那大地魔虎湮滅,凌厲的劍氣將其周身護身元氣屏障擊破,兇狠的斬在那黝黑如鐵的皮毛上。

鏗鏘!

法劍斬在大地魔虎的身軀上,頓時發出一陣金屬交擊般的撞擊聲,可怕的儘力尤其肌膚侵襲而入,使得那巨大虎軀身形極速下墜,在虛空中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

吼!

然而,就在那凌厲的法劍斬在大地魔虎身上時,此虎那略顯獃滯的眸光驟然凶光綻放,血盆巨口睜開呲牙咧嘴,一股極其兇悍的暴戾氣息由其身上迸發而出。

砰!

雄厚的氣勢迸發開來,大地魔虎虎軀一震腳掌揮舞,攪動起漫天的元氣海潮將自是護得風雨不透,將那些後續接連攻擊而來的法劍抵擋在外。

吼!

大地魔虎虎軀一震,氣勢洶洶,在那黝黑如鐵的身軀上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鮮血汩汩而流。

此獸雖然實力非同尋常,那妖獸的體質更是異常堅硬,不過,此番由於處於未曾防備下被偷襲,防禦力驟降,不然憑藉著這幾位神虛境的修者那等法劍根本難以將其肌膚防禦破除,留下傷痕!

饒是如此,此時這點傷顯然也是未傷及根本,汩汩而流的鮮血反而是使得其凶焰更甚,那眼瞳中凶光流轉時讓人不寒而慄。

「這妖獸竟然如此彪悍!」庄姓修者眸光一沉,然而待得齊將視線向著旁邊的齊長老瞧去時,臉色頓時陰沉了起來,「元脈之靈竟然不見了?」

「此物是何時隱匿在此?」

此時其他幾位修者也是發現了山澗中驟然出現的九炎天龍,頓時,眸光齊刷刷的向著那裡彙集而去。

吼!

不待得煉塵宗的修者做出反應,大地魔虎猛然發出一聲咆哮,身形攜帶著狂猛的氣勢,赫然踏空而來,腳掌震蕩天際,便是向著眾人狠狠拍來。

「該死的!」

煉塵宗的修者怒喝一聲,手訣一引,各自法劍盤旋,凌厲的攻擊好像星矢一般向著大地魔虎湮滅而去。

嗡!

然而此時,齊長老手訣引動那摩天印赫然已經向著九炎天龍轟擊而去,此印氣勢凶凶,精力波動擴散開來奧義無窮,強悍的氣勢竟然將九炎天龍身上擴散開來的那股灼熱氣息都是一舉震潰,根本無法觸及此法印分毫。

「嗷吼!」

九炎天龍難得露出一絲凝重,旋即,眼瞳凶光綻放,龍爪上龍炎涌動,便是向著那摩天印撕裂而去。

嘭!

龍爪探去,那摩天印僅僅是氣勢略減幾分,旋即一片精力波紋擴散開來,以絕對的氣勢將九炎天龍那龐大的龍軀一舉擊潰。

呼!

精力波動衝擊下來,九炎天龍的身軀仿若斷線的風箏被震飛兩百餘丈,落入那山澗的邊緣之處。

九炎天龍的本命龍炎雖然極其厲害,可是畢竟此時威力有限,在齊長老這神虛大成境的強者,全力一擊下根本難以發揮出那焚盡天下的氣勢。

「走!」

身形震飛於空,九炎天龍眼瞳中掠過一絲狡黠,向著那山澗邊緣的韓宇道了句,旋即,全身龍炎涌動,本命龍炎撲哧閃爍,赫然融合成一團烈焰。

滋滋!

隨著烈焰涌動,虛空中一股灼熱無比的氣息頓時向著山澗擴散開來,連虛空都在這股可怕的火炎灼燒下,扭曲了起來。

仔細瞧去,虛空巨龍驟然消散,依稀可以看見那滾滾烈焰中,有著一道龍影若隱若現。

嗖!

見到此幕,韓宇沒有一絲遲疑,當下身形一掠,便是沒入九炎那本命龍炎之中,龍炎灼熱無比,身處其中他倒是便沒有感到一絲不快,有九炎天龍控制這些火炎便如一股尋常的元氣繚繞於周身。

「好詭異的秘術?」齊長老略露驚詫,旋即,嘴角掀起一絲冷笑,「哼,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逃遁此地。」

嘭!

齊長老眸光陰森,那摩天印氣勢凶凶趁勢向著那團灼熱火炎轟擊而去,這道法印雖然適才在和九炎天龍交鋒時氣勢銳減,不過,這等氣勢依然足以將那四道天府的奧義修者一舉擊潰!

「老匹夫,龍爺去也!」

九炎天龍詭笑一聲,虛空中的火炎猛然凝聚成龍首狀態,在虛空一陣翻滾就是向著山澗那道光幕衝擊而去。

呼!

九炎天龍此時秘術催發,那本命龍炎凝聚成的法身快如閃電,不待齊長老那摩天印轟擊而來,龍炎便已經掠至虛空,向著那陣法凝聚成的光幕撕裂而去!

「哼,這陣法便是六道天府的奧義修者都無法撕裂,看你往哪跑!」齊長老冷哼一聲,眸光陰森的注視著虛空中那無比灼熱的火炎。

呼!

手訣引動,那摩天印竟然被齊長老如臂使指般牽引,向著虛空中的火炎緊追而去,大有不將其一舉擊潰誓不罷休的氣勢。

重回兒時拐男神 轟!

此時,山澗中煉塵宗的其他修者,正在和大地魔虎鬥得如火如荼,在此虎狂暴無比的轟擊下,竟然處於下風,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便是他們人多也是難以取得那絕對的優勢。

「那元脈之靈被此龍攝取了?」

在力戰大地魔虎時,庄姓男子等煉塵宗的修者都是不由將眸光落在虛空中那散發著讓人心寒膽戰的火炎上。

「這封印,想必不是這麼容易被破除的吧!」

幾位奧義修者不由抿了抿嘴唇,心頭有著一絲莫名的擔憂,不知為何那股灼熱的氣息竟然使得他們感到不安。

「嗡!」

在眾人眼角的餘光注視下,卻見得那灼熱的火炎上有著一道龍影浮現,銳利無比的巨爪,攜帶著焚盡天地的火炎向著那封印撕裂而去!

砰!

巨爪撕裂在封印上,一股無形的波動就是在整個山澗中蕩漾開來,隱匿於四周的陣旗光芒燦燦,有著詭異的紋路迸發起來,頓時交織於空。

霎時,那籠罩于山澗上空的光幕符文流轉,仿若固若金湯,有著一股不容侵犯的氣勢擴散開來。

「嗷吼!」

一聲龍吟震蕩天際,使得那些煉塵宗的修者和大地魔虎身形都是忍不住顫慄,被那股源自王者身上的無上威嚴所攝!

猛然抬頭,眾人卻見九炎天龍攜帶著無上龍威直接將那股由光幕擴散開來的詭異波動震潰,旋即,在眾人那不可置信的眸光注視下,龍爪一舉將那光幕撕裂一道裂縫便是被生生撕裂開來。

九炎天龍這本命龍炎灼熱無比可焚盡萬物,此番對付這些沒有攻擊力的防禦類型的陣法自然不在話下。

「竟然被其撕裂了?」

幾位煉神者眸露驚詫,他們可是清楚此陣的威力啊!

雖然此陣未曾被他們主持,將其威力發揮到極限,此等防禦力亦非普通修者可輕易突破啊!

「撕裂了又如何?給老夫滾出來!」齊長老冷哼一聲,便在九炎天龍撕裂那封印時,摩天印就是攜帶著可怕的氣勢趁著火炎未曾掠出防禦光幕時,向著後者偷襲而去!

嘭!

摩天印攜帶著可怕的氣勢轟擊而下,可怕的精力波動震蕩開來,使得整個陣法光幕都是一顫,掀起一陣陣漣漪。

「呼!」

煉塵宗的修者都是不由舒了口氣,此時,有著齊長老及時出手諒那青年也是插翅難逃了。

九炎天龍還未曾掠出光幕,摩天印就是攜帶著一股讓人心寒膽戰的精力波動轟擊而來。

「煩躁的傢伙!」

九炎天龍冷冷道了句,頓時龍炎滾動一道由火炎凝聚而成的龍尾便是向著那法印狠狠甩去。

「不自量力!」

見到九炎天龍出手抵擋,齊長老冷冷一笑,這摩天印雖然氣勢有所減弱,卻依然不是普通修者可以抵擋。

「嘭!」

巨響傳來卻見摩天印一舉轟擊在那閃現出來的龍尾下,可怕的精力波動直接是將龍炎震得氣勢銳減,旋即,摩天印便欲趁勢一舉將九炎天龍擊潰。

齊長老嘴角挑起一絲冷笑,已然準備在將那龍魂擊傷后,掠出此封印誓要將那元脈之靈奪回。

九炎天龍的身形一顫,一股可怕的精力波動便是趁勢轟擊而來,使得其龍炎都是有著潰散的跡象,不難想象若是被此法印轟擊在本命龍炎上,定將給其帶來極大的打擊。

齊長老冷冷的瞧著虛空中,那已然觸及陣法光幕的法印,嘴角掀起一絲冷笑,那手訣引動時,有著磅礴的精神力在悄然凝聚,顯然是不想給予對方一絲喘息的機會欲將其一舉拿下。

瞧得此幕,那庄姓男子等煉塵宗修者都是露出滿臉期許,若是這齊長老在無法騰出手來,他們可是有些難以壓制住那大地魔虎的狂暴攻擊了啊!

逆轉天元!

然而,就在眾人滿心期許的等著那龍魂被一舉擊潰時,一道冷喝聲,便是由那火炎中飄蕩而出。 青年那清冷的厲喝聲,驟然傳來,旋即,煉塵宗的修者面色都是一沉,眸中有著一絲驚詫湧現而出,眸子禁盯著那摩天印所在,露出滿臉不可思議。

最熟悉的陌生人 呼!

卻見在摩天印趁勢轟擊而去時,在那龍炎中,依稀可以看見,一個青年手訣引動,身前一面氣勢攝人的寶鏡憑空顯現而出,散發著燦燦光芒,隨著磅礴的元氣注入鏡中,鏡緣符篆流轉,一股怪異的光幕便是由鏡身迸發而出。

嗡!

光幕攜帶著一股可怕的氣息迸發而出,好像一張巨網向著摩天印傾覆而下,其中一股詭異的紋路,竟然開始封鎖侵蝕摩天印擴散開來的氣勢。

波!

光幕徒然一陣,旋即在眾人那不可置信的眸光下,直接是將摩天印反彈而出,此印氣勢不減,只是那攻擊的方向卻是變成了那齊長老。

「逆轉天元?這是何等寶物,竟然有此神通?」庄姓男子眉頭緊緊一皺,滿臉不可思議的盯著那火炎中,若隱若現的青年,「此子,怎麼會有此寶物?」

「這小子竟然有至尊靈寶,老夫倒是小瞧他了。」

齊長老眸光陰森,旋即,法訣引動,一道精力巨印便是向著那道摩天印轟擊而去。

嗖!

在齊長老法印催發時,虛空中一道破空聲驟然響起,旋即,卻見那龍炎火炎涌動,只是在虛空中留下一片灼熱的氣流,就是以極快的速度消失於此。

嘭!

一掌拂去,摩天印被一舉擊潰,齊長老眼皮一跳,眸光注視著虛空時,滿臉陰森,「小子,無論你走到哪裡,老夫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重生民國:戰少,我有喜了 陰森的話語落下,齊長老身形精力涌動,便是騰空而去,手訣掐動,就是將那防禦光罩撕裂開一道裂縫,儼然是打算趁此追擊而去。

「嗷吼!」

一聲巨響驟然響起,卻見山澗中大地魔虎氣勢洶湧,一道黑芒由其口中噴吐而出,直接將那些湮滅在齊周身的攻擊擊潰,旋即,身形暴掠於空,一掌就是向著那齊長老偷襲而去。

「孽畜敢爾!」齊長老冷哼一聲磅礴的精神力急速凝聚,一掌猛然向著大地魔虎轟擊而去。

「嘭!」

一掌轟擊在大地魔虎身上,強悍的能量波動震蕩開來,齊長老身形一顫,體內氣息逆涌,周身極速凝聚的精力防禦罩,竟然有著要潰散的跡象,在大地魔虎這全力一擊下,倉促應敵的他根本無法佔據一絲優勢。

呼!

一道破空聲響起,卻見大地魔虎身形也是一顫,不會那氣勢依在,顯然是沒有受到什麼傷勢,旋即,腳掌元氣涌動攜帶著滔天氣勢就是向著齊長老轟擊而去。

適才,韓宇在攝去那元脈之靈時,此獸處於神智獃滯之刻,現在元脈之靈驟然消散,它自然就是認為此物被齊長老攝取了豈會任由其就此離去,畢竟,那時可是此老在施法攝取元脈之靈啊!

咻!

見到大地魔虎這般不依不饒,齊長老略顯惱怒不過,他也是經歷了風浪的人物,便沒有驚慌失措,當下腳下光芒掠過,身形就是向著旁邊極速遁飛,手掌一番,一柄劍氣逼人的法劍就是憑空出現在其身前。

刷刷!

齊長老的法劍方一催發而出,煉塵宗的修者法訣引導,數十道凌厲的劍芒便是向著大地魔虎斬下,以給予前者拖延得催發法劍的時間。

吼!

大地魔虎眼瞳中凶光燦燦視線在眾人身上流轉一遍,旋即那掌風徒然一轉,便是向著虛空轟擊而去。

嗡!

大地魔虎仿若那旱地拔蔥一般,暴掠而起,一掌擊潰那些湮滅而下的攻擊,旋即血盆巨口張吐,一道凌厲無比的氣柱,就是向著山澗上空的防禦封印衝擊而去!

嘭!

防禦光幕猛然一陣迸發出絢麗的光芒,然而,在大地魔虎那全力一擊下,那光芒僅僅是持續了稍許就暗淡了下來,隨後光幕一陣扭曲,嗡的一聲,就是崩裂出來了丈許大小的口子。

「吼!」

大地魔虎仰天咆哮,仿若鋼鐵澆鑄的身形直接由那崩碎開來的光幕,暴掠而出,那震天巨吼震蕩天際,滾滾音波好像雷鳴驟響使得,獸嵐山方圓千里都是清晰可聞。

「齊師兄,這妖獸逃脫了,可否要追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