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什麼東西?」蕭易眼睛發亮。

「嘿嘿,小子,那可是好東西。」吞天虎的聲音,緊跟在後面響起。

「哦,什麼好東西?」蕭易順著它的語氣問道。

「冰焰金蓮!這東西可解世間所有劇毒!生長在天地元氣充足並且沒有日照的險要之地,陽光一旦照射便會立即凋零,實乃天地奇珍,絕世罕見。」


吞天虎得瑟道。


「這樣啊……」蕭易聞言,點了點頭。

目光依舊盯著那冰焰金蓮。腳底下放的山崖是一條陡坡,而冰焰金蓮則生長在陡坡的中間位置。山崖下方白色雲霧縹渺又濃厚,以蕭易的目力,也無法看清下面到底有什麼,距離崖底有多深。

「百毒不侵的靈藥,確實是天地奇珍!即便我用不上,姐姐也可以服用!」蕭易心中暗道,眼睛里閃過一抹精光,思索片刻,沉聲道,「烈焰,下到那片山崖邊上。」

「嗷!」

烈焰低吼一聲,撒開四肢,調轉方向,俯衝而下。

越接近山崖,那處濃霧越加濃郁,烈焰緩緩降落高度,貼著崖壁往下飛行。不多時,蕭易的目光可以平視到冰焰金蓮,打量著這朵生長在懸崖峭壁上的奇異花朵,迎風輕輕搖擺,金黃-色的嫩葉璀璨奪目。


不再遲疑,蕭易伸出手緩緩將它連根帶土拔了出來。

「好冰冷!果然帶勁!」蕭易只覺得手中一陣冰寒,周邊空氣的溫度也在瞬間彷佛下降了幾度,手臂上浮現一陣白霜。但很快,一陣熾熱通過手掌,傳遞進了手心。

冰焰金蓮,冰焰、冰焰,既有冰的一面,也有火的一面!

「這冰焰金蓮不能接觸陽光,而這處崖壁深處峽谷之中,常年濃霧迷漫,陽光無法照進來,孕育這等奇花,也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下才有可能誕生。」蕭易心中暗道。

隨即,小心地將冰焰金蓮放到空間戒指內收好,剛想叫烈焰回到空中,眼角餘光忽地瞥見,底下不遠處,忽地閃過一絲金光。不由低頭凝目一看,瞳孔豁然放大,居然又是一朵冰焰金蓮!

稍微猶豫一下,蕭易便催促烈焰繼續往下降去。慢慢地向那朵冰焰金蓮所生長的位置接近。峭壁越是向下深入,陡峭的坡度傾斜角度也越大,讓烈焰更加容易降落,不多時就來到了那朵冰焰金蓮的上方。

「果真是冰焰金蓮!」

蕭易暗暗心驚,下意識地低頭一看,不由失聲叫道,「竟有那麼多的冰焰金蓮?!」

視線往下,又有兩朵冰焰金蓮迎風搖擺。蕭易一怔,旋即不信邪地催動烈焰狂獅繼續往下深入。

果然,越往下,冰焰金蓮的朵數也就越多。相隔十米左右就有一朵。

「如此多的冰焰金蓮,生長在這個天不見日的崖底,簡直是浪費,還不如便宜我了。」心中無恥的想著,蕭易毫不客氣地一一挖取過來,投放入空間戒指。

深入百米后,冰焰金蓮的數目越發多,幾乎一大叢生長在一起。蕭易挖取過癮,也沒怎麼仔細打量周邊的景況,伸手就要挖取。

驀然,眼前忽地一陣黑影晃動,便見一頭黑色的巨大蠍子從旁邊的一個崖壁洞中探出頭來。凶煞的氣息,噴發而出,空氣也不由發出「嗤嗤」聲響。

「這是……黑甲毒蠍!」蕭易嚇了一跳的同時,腦海里迅速浮現相關信息。

「黑甲毒蠍,四級妖獸,性喜群居,它們的外殼堅硬堪比玄鐵,兩隻大鉗子宛如兩把大剪刀,六隻小腳鋒利好比鋼刃,高高彎起的尾刺猶如針尖般,散發出奪目的光芒,帶有恐怖的劇毒。」

眼前這頭黑甲毒蠍,身長約兩米,豎立起來等同於一個成年人的身高,全身黑甲如墨,幽光閃現。尤其是兩對大鉗子和針尖般的尾刺,無不讓人感到恐懼。紮上一點,就會致人死命。

蕭易這一愣神間,兩邊的崖壁上,紛紛爬出黑甲毒蠍,黑壓壓一片,它們如同浪潮那般洶湧地向著蕭易奔襲過來。

「該死,怎麼會有那麼多的黑甲毒蠍?」蕭易暗罵一聲,旋即,靈光一閃,驚道,「等等,這裡生長了那麼多的冰焰金蓮,現在湧出帶有劇毒的黑甲毒蠍,不正是迎合了生長定律嗎?」

天地萬物相生相剋,總是相反生長著。就好比水與火、陰和陽之間的關係。凡是生長有奇花異草的地方,必有和其相伴生的妖獸在旁鑽巢而居。

冰焰金蓮能解世間所有劇毒,相同的,在它生長的地方,出現大群黑甲毒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想通這一點,蕭易頓時冷靜下來。冒出的黑甲毒蠍這般多,殺死它們必花費一番功夫,自己已挖取的冰焰金蓮足夠了!見好就收,方才是硬道理。

念及此,蕭易不再猶豫,催促烈焰騰空而起。

剛一離開,幾根毒刺橫空射來,在空中相撞擊在一起,強烈的毒性攪動形成一陣黑霧,冉冉上升。

「快走。」

蕭易大駭,猛地一夾烈焰,帶動身體極速上升,破空而去。崖壁上,黑甲毒蠍舉著大鉗子,對準蕭易發出不甘的怒吼聲。

「好險,我雖然凝練了不死金身,但若被那麼多的毒刺刺中,也要花費不少時間才能清除完畢。」蕭易一臉駭然,心有餘悸。

隨後想到冰焰金蓮,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不過挖取了那麼多的冰焰金蓮,值得冒這次險!除去給姐姐的,龍兒、小紫,也可以分到!」

念及此,蕭易心中滿意無比。這次不用催促,烈焰狂獅便自己繼續飛行。

半個小時后。

蕭易隨著烈焰狂獅,看見了一座巍峨壯闊、高聳入雲的火山,出現在了視野里。

這火山山體極高,筆直向上插入雲霄。目光所及處,依稀可見縷縷炙熱的火光,從那山頂部插入雲霄的火山口一閃一現,不斷冒出來。將周邊的天空渲染地紅彤彤,從底部往上看去,彷彿整個天空都被燒透了。

尚未接近火山,滾滾熱浪便撲面而來,使人彷彿置身在一個巨大的熔爐中,壓迫的喘氣也困難無比。炙熱的高溫,似乎要把人燒熟。

烈焰雖是火系妖獸,但面對這等萬年火山所散發出的萬古熱能,也不由心顫。越接近火山,速度就越是緩慢。

這些萬年火山,每一座都擁有著炙熱無比的高溫,產生的熱能不僅可以融化玄鐵。內部蘊含的岩漿,足以融化萬物。灼熱的熱流使得火山周圍寸草不生,無論是人還是獸,都不敢輕易靠近。

「烈焰,你來這裡幹什麼?」

蕭易一邊抵抗著周圍的熱氣,一邊頭頂冒著陣陣白煙,問道,「難道你有什麼東西,留在這裡?」

「嗷!!」

烈焰狂獅低吼。

蕭易先是一愣,繼而笑道,「哈哈,那行,你去取吧,我在空中等你。」

說著,從烈焰的背上騰空而起,漂浮在了虛空中。

「嗷!」

烈焰狂獅見狀,吼了一聲,然後,撒開四肢,快速沖向火山。並在蕭易錯愕的目光注視下,一頭扎進了火山口。

「這是自投羅網?」蕭易看的有些傻眼。

不過,沒等半分鐘——

「嗷~!!!」

驀然,空中傳來憤怒的咆哮,整個天穹也在這聲怒吼聲中顫抖。

蕭易豁然驚醒,一臉駭然,抬眼看去。就見不遠處地火山,忽地抖動了幾下。儘管蕭易身在空中,但他還是感覺到了地面的震蕩。

「這是怎麼回事?」

蕭易暗暗心驚,「難道是火山裡面有其它妖獸,烈焰觸怒它了?」

正思索間,火山口閃現烈焰狂獅的身影,它疾速破空而來,還未近身,就急忙吼道,「嗷!」

「怎麼了?」蕭易看它那麼急,好奇問道。

話音落下——

「嗷!!!!!!!」

嘹亮的咆哮,再次響起。

緊接著,一條龐然大物驟然顯現在了蕭易的眼帘之中。

龐大地蜿蜒身軀,那好似大水缸般粗的身軀,那身體長度……乍一看之下,竟超過了百米!密集金黃-色鱗片覆蓋全身每一處,它地額頭上竟然長著兩根分叉的龍角,臉上還有幾根晶白色鬍鬚垂掛著,肉眼都能看到,那龐大身軀下還有著幾隻龍爪。

兩根分叉龍角?龍鬚?龍爪?該死的,竟然是一頭成年的黃金龍!

「嗷嗚~!」

龍吟震天,響徹寰宇。

驀然飛騰而出的龐然大物,不止身軀龐大,它的速度卻也快的驚人。只是瞬息間,黃金龍便從數千米之外的火山口飛騰至蕭易的頭頂上空,百米長的身軀蜿蜒在一起,遮天蔽日。

龍眼斗大宛如一口大泉,飄舞在鱷魚般大嘴邊的龍鬚好似白色的飄帶,看似柔軟無骨,實則比鋼鐵還要堅硬。普一出現,也沒有多餘的話語,龍嘴頓時猛地一張,一股熱炎瞬即噴射而出。

「嘩啦啦~!」

滔天的熱炎彷彿自九天落下,帶著恐怖的熱量,以一股無可匹敵的氣勢,震動空間,直衝向蕭易的頭頂。大有一口氣就有毀滅蕭易的衝勁。

這是龍炎!

所有龍族特有的天賦神通,據傳龍炎有著焚燒一切的力量,蕭易對此一直頗有懷疑。可真正面對的時候,他才感覺到龍炎的恐怖。

眼前這頭莫名衝出的黃金龍,是真正的龍族!不是蛟龍等一些亞龍,龍之力精純無比,遠不是那些亞龍所能相比擬。其噴出的龍炎神韻十足。滔天的熱炎,可怕的高溫,似乎有把這片天燒個窟窿的趨勢。

蕭易《不死金身訣》疾速運轉開,可即便如此,依舊是汗如雨下。

身旁的烈焰,也如臨大敵。守候在蕭易的四周,想要離去,卻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禁錮。龐大的身軀動彈不得。

「吼~!」

一聲怒吼,黃金龍在空中轉了彎,龐大的身軀扭成幾段,碩大的腦袋不住彎轉,狠狠的盯著烈焰。

龍目一睜,煞那間,一道好似實質性的紅芒自神龍的雙目中射出。就好比晴天霹靂,轟然乍現,虛空出現的閃電,驟然迸發一道亮光,疾奔向烈焰。

「刷!!!」

神芒頓現,以一條匹練穿透層層虛空,震碎時空的同時,透射而過狠狠地衝擊過來。眼看就要正中烈焰的軀體。

「啊!!!」

烈焰憤怒咆哮,一個衝刺,躲過了襲擊。

然而,黃金龍並不就此放過的意思,張嘴大吼同時,龐大的身軀轉動間,一股無上的威壓轟然落下,彷彿空間也被壓抑地發出「嘣嘣」脆響,彷彿下一刻就要崩裂開。

「這……這他娘的到底怎麼回事?」

黃金龍和烈焰狂獅,斗的正歡,蕭易卻看的一頭霧水。

「呼!呼!」

出乎意料,黃金龍發怒歸發怒,卻沒有再次發起攻擊,只是瞪著銅陵般大的龍目,死死地盯著烈焰狂獅。半響,它吸了口氣,沉聲開口道,「把東西交出來,本龍就放了你,要不然……咦!」

黃金龍突然一頓,眼睛直勾勾的看向蕭易。

呃,準備的說,它是直到現在才看見蕭易,之前根本沒發現蕭易的存在。

同樣的,蕭易也無語的看著它。不過,對比起來,蕭易更好奇這頭黃金龍,居然會人族語言?

一人一龍,互相對視中。


黃金龍豁然雙眸放光,瞪眼吼道,「這……這……你……你一個人族,怎麼會有龍族血脈?不可能,一個人族身上怎會有雙重血脈?絕對不可能!!!」

黃金龍咆哮著衝天而起,強大的力量撕裂空氣,攪動空氣變得渾濁,可怕的威壓散發開來傳遍四方。火山邊緣萬里範圍內,所有妖獸全都趴在地上,瑟瑟發抖,動彈不得。

「雙重血脈?蕭族?龍族!這絕對不可能!」黃金龍嘶吼吶喊,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無形間產生的能量波動,壓迫空氣寸寸崩裂炸響,引起火山瞬間爆發,無窮無盡地岩漿衝天而起,黑霧剎那間籠罩整個天穹。

隆隆作響聲中,山體震動,滾滾熱流自山頂出口處傾斜而下。大塊巨石,拋落當空,恍如流星墜地,轟然降落在地面上,發出震天的爆破聲,響徹天空地面,久久回蕩不息。

「發……發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