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只能說很抱歉了,讓您生氣了。」希正無所謂地回答道。

「你小子,你知不知道已經得罪了很恐怖的存在。還沒點提防之意,是想死嗎?」那矮瘦的身影說道。

「如果兩位是來殺我的,以兩位的實力。我根本毫無招架之力,又怎麼能夠逃避。」希正反駁道。

「行了,這脾氣。快帶我們進去吧。」偉岸的身影一閃而來。

近前,才發現這兩人也是一身白,白頭髮、白鬍須、一切都是白色的,但是氣韻看起來不像是老者,偉岸的就像是二十上下的年輕人,而那矮瘦的分明就是個小女孩,如果不聽聲音的話。不會認為是個男的。

「請。」既然成為了別人的奴僕,那就要盡職儘力,希正還是很有禮貌地將他們兩人請入茶園空間。

「老不死的,在幹嘛呢?」

「在窩覺呢?」

一進裡面。兩人就大喊大叫。

「說實話,我還真不待見你們兩人,一來我這,不是吵吵就是要我的東西。」茶園真人踏空而來。嘴裡雖然這樣不情願地說道,表情里卻已滿是『有朋自遠方來』的感覺。

「呦呵,這次還多找了幾個後生?」身材高大的那名一眼就發現九鳳等人。

「你不會是春心再次蕩漾。 背後的第三隻手 還想湊足第一千任吧。」小女孩般的白色男子如此粗狂說話,還真有些讓人起雞皮疙瘩。

「老不正經,我們活這麼大把年紀了,這些凡塵俗事已經難以再有興趣。不過你這小身材倒是挺好,可以考慮考慮。」茶園真人反倒是取笑小女孩般的那名老者。

「幾位,外面風大。走,進去聊。」希正干站著無聊,倒是主人般地示意三位老頑童進屋。

「額……對進去聊。」茶園真人道沒有責怪希正喧賓奪主,只是詫異片刻后,就示意他們進屋。

堯伯母給他們奉茶。

「這待遇比以前好多了,以前總是冷冷清清,我都不愛來了,現在好多了,有了些人氣。」偉岸男人說道。

「你猜猜這老不死的多少歲了?」茶園真人打趣道,指著偉岸身材的那人問向堯伯母。

「二十大幾吧。」堯伯母倒是直接觀察了一會之後,試探地回答道。

「哈哈哈……」三人頓時狂笑,笑得直彎腰哈淚。

「老不正經,你猜猜我這大哥多少歲?」那偉岸身材的男人接著指向小女孩般的男人問道。

「大哥?不可能吧,看他也就十來歲。」堯伯母看了看那白衣小女孩后鄭重地說道。

「哈哈哈……」三人頓時又是一陣狂笑,又笑得花枝亂顫。

「好了,去準備些吃的吧。」茶園真人笑完,對堯伯母吩咐道。

「你去採摘點仙茶吧。」茶園真人轉而對希正吩咐道。

「嗯。」希正火控技術一流,經過茶園真人的調教,對煉製茶葉,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

「老八,你這是做什麼呢,真的決定收留這幾個禍根?」希正等人走後,小女孩般的男子對茶園真人說道,口中不無那強烈的擔心之意。

「是啊,雖說到了我們這個實力階層,也有矛盾衝突,卻不至於如此明顯地挑釁『黃魔』。他若是發狂,這荒靈星域又將再次失衡。」身材偉岸的男人也說道。

「這孽徒野心不小,我就是看不慣他這作風。」茶園真人嘆了一口氣說道。

「荒靈星域五大疆域分而治之,都在規則神的規則之下生存,萬年輪番食貢。東疆主神向來管不住東疆,若是惹惱了黃魔,難保他會將你呈貢。」小女孩般的男子對茶園真人擔心說道。

「這孽徒若是真敢如此,我們也就來個魚死網破,雖然這麼多年潛藏於此,若是真的對碰。看看誰才是東海正神。」茶園真人登時吹鼻子瞪眼大聲說道。

「話說上一輪是北疆的食貢,這一輪又輪到中疆,不知道會是誰這麼背。」身材偉岸的男人說道。

「東南西北中,現在這輪是輪到中疆,中疆既然已經到來,東疆還會遠嗎,我們還是早打算為妙。」小女孩般的男子也不由地擔心到。

「所以,我才收留他們幾人。」茶園真人別有深意的說道。

「老八,你的意思是……」身材偉岸的男人接道。

「老八,你的意思是培養他們。作為我們的備胎?」小女孩般的男子插口直說。

「嗯,東疆向來都是我們東海出名額,東疆九主同氣連枝,到時,逼迫的是我們東海。而東海中,我那孽徒自然會讓在我們三人中擇一,所以如果我們培養起一個新皇,一來可以平衡我們盜派與他們劫派的實力,二來。如果實在無法抗衡,至少我們可以有備無患。」茶園真人說道。

「是啊,況且現在他的兒子也到了修鍊巔峰,若是大成。我們的力量變弱,更是成了待宰的羔羊。」小女孩般的男子同意道。

「說是這樣說,但是總有點異想天開的感覺,最主要的是皇台難尋。」身材偉岸的男人接道。

「是啊。皇台是最重要的,各大勢力都希望自己拿到皇台,都不希望別的勢力得到皇台。所以。多年來才會爭鬥不休。」小女孩般的男子同意著說道。

「兩位哥哥說得是,皇台難得,但是還是有方法的。」茶園真人意味深長地說道。

「一個是留著皇位還有兩個虛位,自然地還有兩塊皇台。」茶園真人淡淡地說道。

「每塊皇台都是獨一無二的,普通得就像石頭,如何去辨識都是個問題。」小女孩般的男子煩躁著說道。

「第二個獵殺搶奪,憑我們的實力,合力獵殺搶奪一個低階的應該問題不大。」茶園真人繼續淡淡地說道。

「南疆是不行的,他們實力強大不說,我們還摸不透。東疆九皇中內地里雖然關係一般,但是表面上還是一體,中疆和西疆更是一主出氣。唯有看北疆和我們自己東海劫派,也許會有機可乘。」小女孩般的男子分析著說道。

「所以,我們只有先走一步是一步了。」茶園真人說道。

「中疆主位發出了詔令,我們這次要不要參加。」身材偉岸的男人轉而問道。

「我們是東海之人,雖然隸屬於東疆,但是你我盜派三人迫於壓力,躲避在中疆已有悠長歲月,自當前往一聚。況且東西中三疆皆是同進退的共同體,我相信,這次東疆主位和西疆主位皆會前往一聚。」茶園真人說道。

「聽聞此次詔令是商量皇者不出事宜?」身材偉岸的男人問道。

「應該是商量食貢的事情為主,皇者不出為輔。況且皇者不出早已不單是五疆主位共同議定的事宜,更是規則神的限制,本次應該是專門警告黃魔的。」茶園真人分析道。

「如此甚好,本來我們這些老人就不應該參和在這世間。」身材偉岸的男人說道。

「老八,你的本尊什麼時候回天外天,儘管你有著悟道茶樹,可以為你消除規則的禁錮折煞,但是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況且,在凡地,由影尊就可以下達命令,沒有必要受禁錮和折煞。」小女孩般的男子說道。

「我知道該怎麼做,等等喝一杯悟道茶,你們就先回去吧。」茶園真人對他兩人說道。(未完待續。。) ?第一百二十二章茶樹移植

這是希正第一次獨自一人來採茶葉,以往,茶園真人雖然也帶著他們進過封印空間,但是每次都是在他本人的帶領之下進去的。

徑直進入後院走過一條狹長的小道,就到了栽種悟道茶樹的那個加持了封印的空間,希正用茶園真人給他的一張符貼在封印之上,進入了裡面。一大一小兩顆茶樹處於一片濃郁的靈氣之中。那濃郁的靈氣如同茫茫白霧。希正慢慢走過去,在大的茶樹樹枝末梢,採集了一些適合做茶葉的新葉。

就在這採集之間,希正右手的天成靈戒突然自行洞開,與此同時,這裡本來種植的那顆小的茶樹竟然連根拔起,頃刻鑽進希正的天成靈戒裡面的空間,紮根於裡面一處山脈之中。不過片刻,那山脈如遇甘霖,頓時植物瘋狂生長,形成一片繁茂的森林。此時,希正彷彿感覺那顆小茶樹露出歡快愉悅的心情,好像是自己有了專屬領地,已經長大成人,能夠**撐起一片天空。

而外面那棵大茶樹也彷彿鬆了一口氣,就像慈祥的母親彷彿幫子女找到了完美的歸屬地。

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希正還來不及阻止,一切就已經完成,天成靈戒重新回到希正的手指,隱入希正皮膚,如同手指紋身。

「糟糕」希正暗自叫苦,那茶園真人脾氣古怪,而且視這悟道茶樹如命,若是被他發現他那比生命還珍貴的神樹少了一棵,而且是被希正誘拐了去,定然會大發雷霆,將希正碾碎了做花肥也說不定。

希正一直思索該如何挽回,但是一向乖巧的天成靈戒這次倒是不聽希正的命令,不肯放那小神樹離開。加上小神樹自己也不願意出來,所以,就算希正如何努力也無濟於事。

百思不得其法,希正只能走一步是一步,只得先將茶葉烘焙好,送往大殿茶園真人那。

茶園真人倒是沒說什麼,應該還沒有發現,只是接過茶葉,親自為他的兩位兄弟泡茶、奉茶,並示意希正先行離開。

希正感覺他暫時應該沒有發現什麼。不過心裡終究有些忐忑,並不是說自己貪生怕死,只是害怕連累了這些摯友親人。

中午,已到了吃飯的時候,一向守時的茶園真人第一次遲到。希正又是一陣心慌,只能猜測他是不是發覺了什麼。

「您的兩位朋友呢?」堯伯母看到姍姍來遲的茶園真人問道。

「他們先行離開了。」茶園真人淡淡地說道。

「怎麼不留他們吃飯呢?」堯伯母客氣地說道。

「不用去管他們,吃完飯,我也要離開一段時間。」茶園真人繼續淡淡地說道。心裡卻在思考,自己怎麼還會貪戀這個世界的一碗飯一口茶。

「你要離開?」九鳳有幾分幸災樂禍地問道。

「是的。怎麼?」

「沒什麼。」

「你們別想著逃離我這裡,你知道我的手段。」茶園真人鄭重警告,同時狠狠地示意希正。

「怎麼會,你這裡有吃有住。還靈氣十足,我們怎麼會逃離,捨不得都還來不及,只怕沒有好好珍惜。」九鳳邪笑著回答。這裡的靈氣確實很不錯,跟九天有得一拼,九鳳、沉莎、夏瑜在這裡日子都有所突破。只有希正沒有突破。

「我離開的這些日子,你們可不要偷懶,否則後果你們是知道的。」茶園真人不客氣地說道。

「行吧,吃飯,吃完飯繼續幹活。晚上就不用準備我的晚飯了。」茶園真人見眾人沒有搭話,緩和著說完,自顧地吃飯。

「嗯……」眾人答應著,各自吃完離開。

之後,一連幾天,眾人都沒有看到茶園真人。希正才基本確認他確實是離開了。於是,立馬將眾人召集開會。

「怎麼了,這麼迫切地召集我們開會。」九鳳第一個到,第一個問。

「是啊,哥哥,發生什麼事情了。」沉莎也關心問道。

「是發生了突發情況,我的天成靈戒自行地將茶園真人最為珍貴的悟道茶樹吸收進入他的空間了,不再出來了。」希正沒有辦法,只能和盤托出,聽聽他們的意見。

「老大,你夠貪心的啊,那神樹可是寶貝,那老頭的命根子,你竟然直接取走。話說不是有兩棵嗎,不如把小的那棵樹給我算了。」九鳳很感興趣地打趣道。

「只是取了小的那棵,大的還在裡面,你要自己去取。」希正無語。

「老大,取了就取了,這有什麼的。」九鳳繼續說道。

「九哥,你還是少說風涼話,以那老伯的性格,不將我們做花肥是輕的了,現在想想辦法才是。」沉莎數落道。

「看看能不能取出來,還給他。」夏瑜問道。

「嫂子,我已經試過很多次了,都以失敗而告終。」希正回答道。

「按我說,取了就取了,我們遠走高飛,荒靈星域龐大奇妙,看他是否能夠按他說的,找到我們。」九鳳不屑地說道。

「你是可以,大不了躲回北疆宗族去。」沉莎白了一眼。

「我看九爺的這個說法也不是不行,大不了一死。」堯伯母倒是同意九鳳的方法。

「伯母,你不用這麼客氣叫他『九爺』,叫小九就可以了。」沉莎插口道。

「習慣了。」堯伯母倒是應答,自從第一次叫九鳳『九爺』,九鳳很受用之後,堯伯母倒是開始叫他九爺。

「就是,我覺得還是走為上策,再說這地方已經待膩了,若還要我住著上千年,不瘋了才怪。」九鳳反應著說道。

「我是無所謂,就怕是連累了伯母和嫂子。」希正說道。

「阿正,老婆子的命都是你救回來的,還談什麼連累不連累的。」堯伯母接茬回答說道。

「我估計這茶園真人是皇境強者,就算是要遠走高飛,我們還是要選好地方。」希正分析道。

「皇者???」九鳳頓時愕然。

「嗯。」希正肯定道。

「皇者?」沉莎也不敢相信,因為,這世界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級別的人物存在。

「是的,所以我們生的希望很渺茫。」 奪取基因 希正說道。

「如果是皇者的話,就算是回到中疆柏青家,就算是四大家族合力,也未必能夠兜得住。」沉莎分析道。

「雪域也是不行,北疆的大人物向來不管雪域的事情,而且雪域的實力不強。」九鳳也分析的。

「唯有去東疆,你丈母娘家是東疆的親信,還有那風情是您的紅顏知己,而她的師父就是傳說中的媧皇,儘管還無法確定媧皇是否還在,但是至少能夠和皇者扯上一丁點關係,我們就還能夠擁有一丁點的生存的希望。」九鳳接著分析道。

「九哥這次分析,我完全贊同。」沉莎也沉思后肯定著說道。

「那大家收拾一下,出發吧。」希正對幾人說道。

「我是沒什麼東西整理的,說走就可以走。」沉莎倒是直接。

「那行,我就在這等著你們。」希正說道。

不過片刻,堯伯母幾人已經準備停當,怕他們一路勞頓,希正還是如前次一般,將她們引入天成靈戒,這樣自己走的也輕鬆,時間也短。不過九鳳倒是不願意待在裡面,說是裡面三個都是女性,就自己一個男的,沒有話題、很無趣,所以也跟著希正趕路。

到達東疆,已是一個月之後。

東疆的普通凡地已經入不了九鳳的法眼,當然東疆也有「九天」中的三天,就是絳霄天,黅霄天,紫宵天三天。絳霄天由碧游宮一脈主持,黅霄天由媧皇宮一脈,紫宵天則由紫微宮掌控。

希正沒有直接去這東疆的三天,而是去了凡地一個叫曦城的地方,因為,希正從風情口中得知雲間藍就是死於曦城。

起義軍四首領中,雲間藍是希正最為敬重之人。也是四個人中唯一一個隸屬於媧皇宮的。

曦城隸屬於紫微宮,曦城的主人就是四大首領,所以希正更是也無法相信,她會在自己的領地死於自己的成名絕技之下,而且還沒有留下任何線索。所以於情於理,希正這次回來,都要先去拜祭一下雲姨。

「老大這麼急著就往曦城跑,是想念葉靈嫂子了吧?」九鳳很無聊,不由地打趣道。因為葉靈兄妹倆早先已經來到東疆尋找葉正天夫婦認親來了,也許還留在東疆。

希正沒有回答,雖然這也是希正內心的目的之一。

由於害怕暴露身份,被茶園真人找來,所以,希正和九鳳都改換了行裝和容貌。(未完待續。。) ?第一百二十三章為伊消得人憔悴

由於希正還留有雲姨給自己的身份牌,所以要進入曦城的城堡很容易,儘管守城的士兵看到這個身份牌有了些許詫異和遲疑。

片刻已經到了殿外,經過通報,一個老練的軍官將希正和九鳳帶進了大殿之內。

大殿之上,冷冷清清,只有一個滿頭白髮憔悴的華麗老者坐在主位之上。正是希正曾經見過的大首領陳烈忠,也就是雲姨的丈夫。不過現在看來,陳烈忠老了很多,變得乾瘦,可見雲間藍的死對他的影響極大。

「大師父。」希正恭敬地叫了一聲。

「你是?」陳烈忠朦朧軟榻地看了希正一眼,回應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