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徐立川,心思不單純,如果不是因為他管理能力還可以,我就直接把他換掉了,你之前的經紀人安雯能力就不錯,我調查過,業內對於安雯的口碑評價不錯。」

「安雯還年輕,勝任總裁的位置還欠缺很多經驗。徐立川雖然看似有些虛浮,但是到底也是在動嵐傳媒多年,也沒有犯什麼錯。」

陸卿寒的手下最近查到了徐立川的手腳不幹凈,不過也沒有做什麼太出格的事情。陸卿寒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上午9點,溫惜請了一上午的假,她在幫着男人整理著行李箱,男人的行李箱裏面的衣物不多,在k市這些天,竟然只有一個行李箱。

陸綰之不捨得讓陸卿寒走,「哥哥,你就不能多留下幾天嗎?」

「我也想啊,但是公司裏面有事。你啊多給媽媽通電話,你在外面這麼長時間,她會想的你,還有爺爺,前不久還在家裏說怕你在外面受欺負。」

「誰會欺負我啊,只有我欺負別人的份兒。」

溫惜整理好行李箱,秦柯他們也來了,開着車送陸卿寒去機場,溫惜跟陸綰之都去了。

來到了機場,陸綰之抱着陸卿寒,「哥,我捨不得你走。」

「哥有時間就過來看你。」陸卿寒的嗓音難得溫和,他看了一眼站在身後的溫惜,目光帶着淡笑,「我走了。」

溫惜點着頭。

陸綰之識趣的走開了,「好吧,給你和四嫂二人世界。」

她就不在這裏當電燈泡了,還是三百瓦的那種。

溫惜來到了陸卿寒身邊,機場裏面都是來來往往候機登機的人,溫惜帶着帽子口罩,只見男人抬手挑了一下她的帽子,親了一下她額頭,「我要去登機了。」

「嗯。」

溫惜看着他,「再見。」

秦柯留在了溫惜身邊,他看着溫惜,「太太我叫秦柯,可能你沒有見過我,我是先生的保鏢,先生吩咐我跟在太太身邊,保護太太的安全。」 「這個星球的靈氣也太稀薄了吧……」

秦少宆,前世本是一代修仙大能,奈何仙劫難渡,被雷劫轟碎了身體,不得不藉助燃燒本源的秘法僥倖留得一命,不想,剛剛降臨到一顆藍色星球,寄生在一個青年男子的身上,赫然發現,這個世界的靈氣稀薄的甚至都不能維持正常修行,一時間,想死的心都有了。

「完了完了,我這輩子怕是毀了……」

正此時,有電話打入。

秦少穹看了眼來電顯示,竟是他那便宜老婆——柳嫣然打來的,連忙接通。

「喂,老公,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正準備往回趕呢,估計最多一小時就到家了……」

秦少穹本以為柳嫣然聽到這個會很快掛電話,哪知拉著他聊了好久,這才依依不捨的掛斷,就這,還是在秦少穹說公交來了的情況下,不然還能繼續聊下去。

秦少穹深刻認識到,他那便宜老婆對他很依賴,但他作為一個修仙者,自然不會放棄自己的夢想——飛升成仙,因此,這份『姻緣因果』早晚得斬斷!

「唉!這也是個麻煩事啊!」

秦少穹深深嘆了口氣,只覺頭疼無比。

秦少穹家在荊州南郊的旺角花園小區,是一棟獨立的別墅,當然,房子不是他的,而是他那便宜岳父的。

他岳父叫柳半城,是荊州有名企業京海集團的部門老總。

京海集團是柳半城父親一手創辦的,奈何柳半城能力有限,再加上沒有兒子,不被老爺子重視,所在部門根本沒有實權,沒少遭到同族成員的嘲諷。

更讓柳半城生氣的是,他女兒也跟他對著干,本來他都打算好了,給女兒找個權貴人家,打算以親家的背景來提升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不想,女兒死活不同意,還偷偷跟初戀男友領了證。

柳半城無奈,只得認命,只是對待這副身體原主人的態度極為冷淡,雖然對外宣稱秦少穹是他家的上門女婿,但從來沒真把秦少穹當過親人,動輒打罵,就沒哪天態度好過。

不過今天的秦少穹很幸運,回到家中並沒有碰到岳父岳母,只有保姆在客廳里忙碌著。

跟保姆打了聲招呼,秦少穹蹬蹬蹬上了樓,直接推開了卧室的屋門,「老婆,我回來了。」

結果下一刻,眼珠子瞪得溜圓。

卻見柳嫣然正坐在梳妝台前梳著略微顯濕的頭髮,顯然剛洗完澡沒多久。

她今年二十四,但長相要比實際年齡看起來更年輕,鵝蛋臉,柳葉眉,瓊鼻杏眼,朱唇一點紅,看起來就跟個高中生似的,極為清純。

然而,身材發育的極為傲然!

因為天氣太熱,她身上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睡裙,因為坐在椅子上,顯得略微有些短,將一雙纖細、修長、筆直的腿完美的露出來,格外勾人!

她身上的睡裙乃是輕紗材質,似透非透,燈光照射,似掩非掩,猶如半遮琵琶半掩面,卻道出了一種驚心動魄的誘人美感,不禁讓秦少穹食指大動,內心躁動不已!

秦少穹根據記憶早就知道了自己的便宜老婆很漂亮,但如今真實的展現在眼前,仍不禁驚為天人,雖然他前世碰到的那些仙子都很漂亮,但絕對沒有這麼生動,一句話來形容:簡直了!

一時間,都看的呆了。

「咦!老公,你這麼快就回來啦,」

柳嫣然眼見秦少穹歸來,頓時喜上眉梢,「今天跟你同學聚會,都有誰啊,吃飽了嗎?」

秦少穹徑直走到她的身後,雙手放在她那柔若無骨的秀肩上,輕輕按捏,眼睛則透過梳妝鏡望著鏡面里的可人,笑容玩味道:「沒吃飽。」

在前世,他就不是那種守清規的仙家君子,妻妾上雙,如今看著眼前的可人,心裡的躁動越發強烈,眼神越發炙熱。

「啊?咋沒吃飽呢,光顧著聊天了啊。我去讓陳姨給你做點……」

柳嫣然一聽,立馬急了,就要起身下樓。

可還不等她說完,秦少穹就一把將她抱了起來,朝旁邊的大床走了過去,「不用了,我吃你就夠了。」

柳嫣然這才明白過來,他那句沒吃飽是啥意思,麵皮當即一熱,心頭有些發慌,這才幾點啊,哪有現在就辦這種事的,也太荒唐了……

她面子有些抹不開,忙道:「別鬧,現在時間太早,會被爸媽罵的,乖,等晚上休息的時候再給你……」

可此時的秦少穹,大腦已經完全被慾望佔據,根本不聽勸,直接將她丟上了床,而後如同一匹餓了好幾天的餓狼,撲了上去。

「哎呀!我的睡衣,別撕別撕……唔……」

。 肖恩聽到季柚這句話,覺得自己一定是聽錯了,然後,他轉頭,看向一旁的柳扶風,柳扶風漆黑的眸子里,露出一抹困惑。

接著。

懸浮電梯門關上。

肖恩皺眉,道:「皇子殿下,剛才那位,好像不是季柚。」

柳扶風想了想,道:「應該是我認錯了。」

肖恩道:「她現在一定還在治療室。」

柳扶風道:「應該是的。」

說完。

柳扶風忽然開始咳嗽,整個人咳得一陣晃動,眼看著就要摔倒,肖恩伸出手,想要去扶住他,下一秒,柳扶風靠在了牆壁上。

肖恩的手,就僵在半空中,他是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一時間,有點尷尬。

然後。

肖恩準備收回手之際,忽然,靠在牆壁上一直故作堅強的柳扶風,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

「咳咳~」

「咳咳~」

「咳咳~」

這聲音,越來越強,簡直就是撕心裂肺的咳。

肖恩看到這一幕,覺得自己真的不予理會的,顯得太過冷漠了,於是,肖恩乾脆狠一狠心,朝柳扶風伸出手,頗為禮貌的笑著道:「皇子殿下,您是否需要幫助,如果需要,我現在就扶您回到獨立宿舍。」

肖恩說出來之後,他以為可能會得到柳扶風的拒絕,畢竟這位皇子殿下似乎十分不想與陌生人接觸的樣子,不想,柳扶風忽然道:「好,可這會不會太麻煩你?」

肖恩搖頭,道:「不麻煩,一點都不麻煩,實際上,能為你服務,是我的榮幸。」

柳扶風臉上露出感激的笑容,甚至還有點羞赧,說:「肖恩,那太感謝你了。」

肖恩抬手,撓撓腦袋,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說:「一點都不麻煩,您太客氣了。」原來皇子殿下看著冷,但實際上卻是害羞啊。

一時間,肖恩略有些感慨。

然後。

肖恩伸出手。

柳扶風一開始打算自己試試,於是他先是搖搖頭,自己嘗試著站直身體,但經過一陣努力,還是晃了晃,重新歪倒在牆壁上,肖恩適時伸出手,攙扶住他。

柳扶風這次沒有拒絕,任由肖恩扶住。

接著。

一個攙扶,一個努力邁出一步。

……

待回到宿舍,時間花費了10分鐘,短短不到100米的距離,硬生生走出了10分鐘,才順利抵達宿舍。

肖恩將柳扶風攙扶到沙發上,給他倒了一杯開水,得到柳扶風一句禮貌的謝謝之後,肖恩不好再久留,提出告辭。

柳扶風沒有挽留。

肖恩抬腳離開,直到門關上之後,肖恩才略鬆一口氣。

下一秒。

柳扶風那漂亮臉上的靦腆、羞赧,瞬間一掃而空,他一直盯著肖恩離開的背影,直至門徹底合上后,才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表情。

……

另一邊。

肖恩退出柳扶風住的這間房的門,走了幾米,來到另外一個房門,才停下,這是他的宿舍,只與柳扶風相隔了不到10米,肖恩之所以會跟柳扶風撞見,正因為他們的宿舍離著很近,兩人在電梯口遇見了,才一起乘坐的電梯。

看似很巧。

沒錯!

一切也都正正巧。並非是肖恩故意想要去接近柳扶風,他是真的巧合的碰見了這位大名鼎鼎的廢太子。

當時,肖恩剛剛泡完葯浴,從葯浴房裡面走出來,這個葯浴,是他的導師,也是一軍的曲校長特意給他調製的,能起到強身健體的作用,不僅如此,這還是神葯般的存在,只要泡一泡它,渾身的肌肉酸痛,會一掃而空,連精神上的疲憊與傷痛,都可以清除乾淨。

精神上的疲憊與傷痛,可不是那麼容易就消去的,以前必須要用很長的時間才能恢復,現在只需要泡一泡葯浴,就可以消除了。

但!

這個葯浴,也有副作用,它容易產生依賴性,且,如果用量過大的話,對身體與精神世界會有損傷,因此,必須要剋制著用量。

本來,肖恩嚮導師申請泡葯浴,被拒絕了,後來,肖恩又接連申請了幾次,導師才同意。

比賽過程,很糟心。

意識到自己不夠強,才會被季柚這樣的騙子給忽悠,肖恩想要儘快提升自己,便又申請了葯浴。

泡完葯浴,通身舒坦。

當時,肖恩推開門,就撞見了柳扶風。

柳扶風的一張臉,是原裝的,並沒有調整過,但凡對國際事務關注的人,或多或少,都認識他這張臉。

因此,肖恩認出他銀河帝國皇子的身份,一點也不奇怪。

且,柳扶風是誰啊?

他還不是一個普通的皇子,這可是銀河帝國的前太子,曾經的帝國第一順位繼承人,現在呢?

現在他還是大名鼎鼎的廢太子。

這件事,前一陣鬧得轟轟烈烈的,各種八卦層出不窮,

且,坐在懸浮電梯裡面時,柳扶風的身體,就顯得非常糟糕,一副隨時都要栽倒,或者倒地不起的架勢,肖恩本來想當做沒看到,但實在受不過良心的譴責,於是,便提出護送柳扶風回去。

柳扶風拒絕了。

肖恩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跟在後面。

後來。

後來就是懸浮電梯口,誤以為撞見了季柚了。

肖恩猛地握緊拳頭,如果真的碰見季柚,自己一定要給他一拳!

相隔幾米遠的宿舍。

陷入思考的柳扶風,靜靜盯著門口的方向,幾秒后,他抬起手,湊到鼻子邊,輕輕聞了聞。

這裡,還殘留著肖恩手指的氣息。

略聞了一下。

柳扶風移開手,接著,他站起來,走向浴室,他的身形十分瘦弱,與他的名字很貼切,弱柳扶風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