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我的!」

不一會,清舞的手裡便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奇珍異寶,有些是為她準備的,還有一些是為寶寶準備的,這還是她第一次體會到收禮收到手軟的感覺;抬頭望向那一張張關懷備至的面龐,清舞心底湧起了幸福的暖流。

碧玉空間中,難得有如此熱鬧的時候,眾人齊聚一堂,講起了輝夜城這段時間以來的種種故事。

聽著他們新奇而充滿挑戰的一次次歷練與探險,清舞彷彿身臨其境,蒼渺大陸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充滿了熱血的挑戰與激情,她的朋友們的經歷同樣豐富多彩,在磨礪之中,他們也收穫了屬於自己的人生。

「臨天,一直以來,謝謝你。」不知道是不是聽了大家的故事之後忽然有些傷感,清舞情不自禁地看向身邊的落臨天,輕聲道。

「跟我還說這些?」落臨天無奈地淡笑一聲,輕柔地摟上她的肩膀:「我如果無法做到與你並肩,那麼,就做你永遠的後盾。」

「可是這麼長時間以來,都是你在為我付出,我……」心底忽然湧起幾分不安:如果,他為了她反而束縛了真正的自己,那麼,她是不是太過自私了?

落臨天看出了她忐忑的心思,不由得露出一抹無可奈何的笑意:「你都在想些什麼呢?做這些事情,是為了你,卻也是為了我自己。」

看著那個優秀得有些難以企及的她,說他一點都不自卑是不可能的,他所能做的,就是盡自己的一切努力,追趕她的腳步,當她回頭看到他的時候,就能感受到,自己為她搭建而出的最堅實的後盾。

「臨天……」被他眼眸之中的濃濃情意所攝,清舞不由得濕了眼眶:她此生何幸,能夠擁有他們這麼多情深不悔的愛人!

輝夜城的眾人僅僅休息了一日,便再度奔忙起來;黎武的勢力可是一塊人人覬覦的肥肉,要想在最快的時間內把它整個吞下,需要付出許多努力。

幸好他們在收歸混沌平原勢力之時,已經學到了不少東西,如今對於收買人心或者是震懾不軌之徒的辦法,可謂是深諳其道。

一時之間,混沌平原的輝夜城成為了蒼渺大陸最快崛起的一大超級勢力,在紫麟與冰顏的暗中助推下,南宮齊、落臨天、孤鷹等人兵分幾路以雷霆手段迅速地收服了黎武尊主分散在其治轄之下的數個勢力據點,僅僅在幾個月之內,輝夜城之名,響徹蒼渺;而清舞,也順理成章地取代了黎武,成為蒼渺大陸七大尊主之一。

然而,最令世人震驚的還並不是這一點,就在輝夜城火速佔據了眾人的視線成為蒼渺大陸七大超級勢力之一以後,紫麟、冰顏兩大尊主竟然隱隱地有些交好之意。

東蒼渺五大勢力之中,以東方絕、莫洪兩大尊主的勢力為最強,二者為最強勢力之名而視對方為死敵;如今三方勢力關係如此,東蒼渺的整個格局也跟著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不過,這一切的一切,清舞都不甚關心,她現在最大的任務,就是要好好地呵護自己腹中的小小生命,感受著寶寶一天天的成長。

清舞難得安安靜靜地放鬆下來,每天只是稍加修鍊和研究至尊寶器的煉製要訣,再加上時不時地就有朋友們回來探望一番,日子倒也十分充實溫馨。

半年的時間幾乎是轉瞬即逝,這天,清舞愜意地眯著眼睛半靠在躺椅上,輕柔地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唉,也不知道寶寶什麼時候才肯出來,再這麼下去,我都要胖成個球了。」

「你覺得你一邊這麼說一邊狂吃東西有說服力嗎?」簫洛無語地白了她一眼,說話間又朝她嘴裡丟了一顆梅子。

「哼!還不是因為你們!」清舞不滿地哼哼著:每天被他們這群一驚一乍的男人供著養著,不變成小胖豬就怪了!

似乎是為了附和自家娘親的話一般,清舞忽然覺得自己的肚子微微一痛,不由得皺了皺眉。

「舞姐姐你怎麼了?」坐在她身邊的卓希立刻發現了清舞的異常,緊張地問道。

「沒什麼,可能是寶寶又踢了我一腳……唔!」清舞突然臉色大變,痛苦地捂住了肚子,額角募地冒出了大滴大滴的冷汗。

「我好像……要生了!」


------題外話------

親們,文文已經進入收尾階段,大約在一個月以內完結,如果親愛滴們有想看的關於哪個人物的番外可以留言告訴秋秋哦,秋秋會根據大家的要求來構思番外,么么噠~ 為了脫出「金屬風暴」構築的火力牢籠,風宇採取了一個簡單粗暴的方法——脈衝激勵。

是的,就這麼簡單,就這麼粗暴。

以高機動型專屬定製機型的速度優勢硬吃對方,這本來就是高機動型王牌機師欺負遠程型的慣用做法,之前如果不是右腦任性犯渾,這一場也不至於打得如此膠著。

這一刻,「金屬風暴」眼睜睜地看著那架水藍色機動戰士驟然加速,蠻不講理地從已經被破開了一個口子的火力牢籠中脫出,然後身形在自己的主控屏上不斷變大。他右手高斯機槍的轉動速度甚至趕不上對方的移動,連稍微阻截一下對方都沒機會。

而他的同名座駕「金屬風暴」的最高速度比起對方要慢一些,引擎的提速能力也不如對方,即便發動脈衝激勵也無濟於事。不是說遠程型王牌不知道速度的重要性,只是他們的專屬定製機型設計的偏重在於強大的火控系統,留給引擎的安裝空間有限。而引擎的輸出功率與規格尺寸是成正比的,「金屬風暴」的腹部空間只夠裝一台每秒200公里的原型機級別引擎,和當初風宇駕駛的升級版MW原型機機動能力差不多。

更重要的一點,身為遠程型王牌,小範圍的靈活機動從來就不是「金屬風暴」的強項。在太空城內部相比於太空略顯狹小的空間,沒有絕佳的機體控制技巧,盲目提速的話,只會撞上建築物。「金屬風暴」自認這是他的短板,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信心和對手比速度。


一秒多鍾,機動戰士WS已經來到「金屬風暴」近前,而這時候這位遠程王牌也終於拿出了最後的手段,同樣是脈衝激勵。只是他的使用方式與風宇不同,不是用來提速,不是用來輔助射擊,而是一種專屬於遠程型專屬定製機型的用法——火力過載。

火力過載的原理和風宇慣常使用的機動過載是一個道理,都是使相應的機構超負荷運轉。最直觀的就是所有武器的裝填或者充能速度提高,射擊頻率提高30%左右,連帶著出膛速度也提高了一成。

對於機動戰士的機體而言,每一次過載都是對硬體的傷害。機動過載會導致引擎和傳動機構的加速磨損,火力過載則會傷害那些槍械零部件的精密度,導致射擊精度下降。

雖說機動過載對機體造成的傷害要大於火力過載,但是這是一種累積的慢性損害,短期之內不會顯現出弊端,只要戰後做好機體維護和零件更換,就能消除。

反過來,火力過載對機體的傷害較小,但是短期效應卻是射擊精度下降。雖然戰後也能通過更換槍械零件來消除,只是在當下的戰鬥中卻已經顯現出弊端。這對於以遠程為主要攻擊手段的機師而言卻是影響不小,遠程型王牌機師不到萬不得已並不喜歡使用。

「金屬風暴」選擇在這個時候發動脈衝激勵進行火力過載,也算是個迫不得已的壓箱底手段。只要風宇沒有意識到對方的120mm高斯炮會提前射擊,他就有一擊斃命的機會。

是的,只要一擊。所以哪怕之後射擊精度下降,也不是什麼問題。反正這裡是「金屬風暴」的主場,隨時可以更換槍械。而且這一擊若是命中,120mm高斯炮的高爆彈足以將機動戰士WS的胸腹撕碎,根本就不存在後面射擊精度下降的問題。

問題是風宇豈會沒有戒備。

一年有大半時間是在太空航行中度過的他,平日里最大的娛樂就是在模擬器上的訓練。各種王牌單挑每天至少要打個三五次,幾年下來,他已經在模擬器里累積了近萬次王牌單挑經驗。

近萬次的王牌單挑,風宇不可能只選擇高機動型對手,多多少少也會找個遠程型練練手。

有一件對於「金屬風暴」來說很不巧的事,那就是他作為退役的UAC王牌,上戰場的次數足夠多,已經被新亞洲軍方收入模擬器中。換句話說,風宇已經不止一次與人工智慧模擬的他交過手。雖說人工智慧不如真人靈活機變,但是「金屬風暴」會的招數,模擬器都會忠實地還原出來,包括之前的「籠式」射擊和現在的火力過載。

不得不承認,「金屬風暴」的「籠式」射擊還是非常實用的。在過去的模擬器演練中,風宇在太空中對上他,就依靠巨大的速度優勢強行突破。若是在大氣圈內作戰,速度受限的機動戰士WS就沒法再用這招硬吃,只能嘗試打破火力牢籠。但是在未覺醒的狀態下,風宇根本抓不住那些火箭彈的彈道,戰績竟是負多勝少。

至於火力過載這最後的手段,風宇倒是碰上過幾次,除了最初兩次經驗不足吃了虧,後面都有所提防,再也沒有栽過跟頭。

而此時此刻,風宇便一直在等著對手亮出最後的獠牙,左腦和右腦兩個意識同時盯緊了120mm高斯炮的炮管。

就在「金屬風暴」的高斯炮提前充能完畢,調整炮口角度扣下扳機的瞬間,風宇發動了今天第三次脈衝激勵,機體瞬間晃開對方的射擊包線,成功破解火力過載這個最後的威脅。

看到自己最後的手段被避開,而這架水藍色高機動型專屬定製機型又已經近在咫尺,「金屬風暴」絕望地嘆了口氣,雙手從控制台上放下,放鬆了身體靠在座椅上,閉上雙眼。

下一個瞬間,合金軍刀斬入「金屬風暴」胸膛。

這是風宇繼顛倒者之後擊墜的第二位王牌。

同時這也是又一位王牌機師的人生謝幕之戰。

這是戰爭年代軍人的宿命,這也是戰士最好的歸宿。

每一位王牌機師都曾經輝煌過,都曾經無敵過。

在他們的戎馬生涯當中,有數以百計的機動戰士爆炸的煙花在太空中為他們綻放,有數以百計對手的鮮血為他們鋪就一條不斷前進的紅毯。

若是讓他們做一個選擇——老死在床上或者戰死在星空的懷抱,也許絕大部分王牌都會有那麼一瞬間的猶豫。能安享晚年老死在床上或許是一種幸福,但對於這些曾經在戰場第一線輝煌過的人們而言,並不符合他們的人生美學。


寧願在轟轟烈烈中奏響人生絕唱,也不在平平凡凡里坐等老死!

王牌無敵! 清舞痛苦地蹙起了眉,這疼痛來得異常突然而劇烈,根據她現在的狀況,大概是開始陣痛了。

「什麼?要生了?」簫洛與卓希異口同聲地驚叫一聲,頓時手忙腳亂起來:他們又沒有什麼經驗,現在應該怎麼辦?

「清舞!」

「小舞子!」


幾道迅疾無比的身影瞬間出現在清舞的身邊,自然是通過契約察覺到清舞異狀的凌夕、傾煌與鳳軒幾個;半年以來,傾煌與鳳軒已經各自完成了晉階回到了她的身邊。

緊接著,輝夜城的眾人也接二連三地趕了過來;方才他們正在商討接下來的打算,就見凌夕幾人忽然臉色大變瞬移離開,眾人心知清舞有恙,紛紛心急如焚地疾奔而來。

一見清舞緊捂著肚子疼得直冒冷汗的模樣,眾人頓時慌了神,凌夕一把將清舞打橫抱起,高聲喊道:「快去把劉嬸叫來!」

劉嬸是之前白楚為清舞找來的值得信任的接生婆,半個月前便搬來了城主府做準備。

這時盧奇也回過神來,急忙安排眾人忙活起來,準備房間的準備房間,找接生婆的找接生婆,霎時間,急慌慌地忙成了一團。

「凌夕,好難受,快放我下來!」清舞緊緊地抓住了凌夕的手臂,臉色也越來越差,她覺得自己現在稍微動彈一下都疼得難以忍受。

凌夕不禁低咒一聲,他情急之下竟然都忘了瞬移了!一個閃身將清舞抱入之前備好的房間,小心翼翼地將她放在床上:「再忍忍,劉嬸馬上就來了!」

清舞緊咬著唇瓣,疼得臉色煞白,她緊緊地拉住凌夕的手不住地發抖;漸漸地,兩手交握間,似乎有一股股暖流湧入了清舞的體內,為她緩解了劇烈的疼痛。

這時候,劉嬸也被孤鷹扛著急吼吼地奔進了房內,好在她這段時間經常見識到這些大人物的能力,也沒怎麼受到驚嚇,當下冷靜地開口道:「我只需要兩位夫人留在這裡幫助我,其他的各位大人還請到外面等候。」

眾人之中有過生孩子經驗的就只有卓心靈與冰顏,她們倆自然是義不容辭地留在了房中。

凌夕依舊不太放心,滿眼擔憂地望著清舞不願離開她的身邊;清舞虛弱地沖著他笑了笑:「放心吧,我沒事。」

凌夕這才慢慢地鬆開了手,一步三回頭地出了房間,一向淡然從容的他,第一次徹徹底底地失了方寸。

劉嬸緩了口氣,對著卓心靈與冰顏道:「麻煩兩位夫人準備一些熱水還有毛巾,越多越好。」

說完,她便熟練地挽起了衣袖,開始為清舞接生。

清舞只覺得自己從來都沒有這麼痛過,恨不得直接疼昏過去才好;可是劉嬸的喊聲卻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她,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使出自己所有的力量讓寶寶平安出生。


「深呼吸!用力!」

「唔……疼死我了……」

「使勁!再用力!」

「嗚嗚……娘親,我不生了……」

「小舞兒再堅持一下,你一定可以的!」

「快!再用力!我看到寶寶的頭了!」

「……」

房外,眾人聽著劉嬸的打氣聲與清舞痛苦的低喊,只覺得心中揪痛不已,可是他們卻又對此無能為力,只能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在這裡焦灼地等待。

凌夕的心情最是複雜,聽著清舞難受的喊叫聲簡直心如刀絞;這份痛苦是為他而受的,可是他偏偏又無法幫助她減輕這份疼痛,只能在這裡無助地緊握著拳頭,為她和腹中的寶寶祈求平安。

就在他覺得自己瀕臨崩潰、想要馬上沖入房中的那一刻,一聲清脆嘹亮的啼哭聲,從房內突兀地傳出。

「生了!生了!」與此同時,房內三人異口同聲的歡叫聲也瞬間震得眾人回過神來。

「哇!哇……」嬰兒響亮的啼哭聲中氣十足,一聽就知道是個十分健康的孩子。

門外,凌夕渾身猛地一顫,一雙碧色眼眸之中募地迸發出激動狂喜的光芒:出生了!他和清舞的孩子,終於出生了!

顧不得許多,他一把推開房門沖了進去,飛奔到清舞的床前,去看她,去看他們的孩子。

「恭喜大人,是個女孩!」劉嬸欣喜萬分地將嬰兒送到清舞與凌夕的跟前。

凌夕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幾乎是顫抖著雙手從劉嬸手中接過這個脆弱的小生命,將她小心翼翼地捧到清舞的面前,彷彿他手上的,是全世界最珍貴的寶貝。

清舞此時早已虛弱得昏昏欲睡,強撐著自己的精神急切地看向了她懷胎十月好不容易生下的寶寶。

剛出生的寶寶渾身上下都是粉嫩粉嫩的,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因為方才的啼哭而有些水汪汪的,格外惹人憐愛;那紅撲撲的小臉蛋,精緻小巧的瓊鼻,還有那微微嘟起的粉唇,無一不在昭示著這個可愛的娃娃以後一定會是個傾倒眾生的美人兒。

凌夕的雙眼一眨不眨地望著懷裡精緻的可人兒,只覺得怎麼看都看不夠似的,那漂亮的五官之中依稀透露出清舞的影子,令他心裡募地一柔。

「清舞,辛苦你了。」他深情不已地看向自己此生摯愛的女子,微微低下頭去,在她汗濕的額頭上輕輕一吻。

看到被凌夕抱在懷裡的女兒正好奇地眨巴著大眼睛看著她,清舞只覺得再多的痛苦都已經值得了,這是她與凌夕愛情的結晶,是屬於他們兩個的寶貝。

這樣想著,徹底放鬆下來的清舞終於忍受不住源源不斷的疲累感,沖著凌夕微微一笑,便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擔心清舞在這裡睡不踏實,凌夕只得先不舍地將寶寶交給了自家岳母大人,隨即趕忙帶著清舞沒入了召喚空間之中。

卓心靈與冰顏歡喜地抱著孩子,急忙走出房間給眾人去看清舞的寶寶。

房門外,眾人雖好不容易安下心來,卻又對孩子的情況好奇不已,此時終於見到卓心靈懷抱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走了出來,紛紛迫不及待地迎上前去。

「快,快讓我抱抱!」南宮齊激動不已地從妻子的手中接過孩子,寶貝萬分地抱在懷裡,興奮得眉開眼笑;眾人也跟著圍了過來,欣喜地看著清舞的孩子。

「你們看,小寶寶長得多漂亮,長大了肯定是個大美人!」清溪高興不已地讚美道。

「哈哈,長得這麼像清舞,自然是個大美人了!」紫麟也湊過腦袋仔細地看著。

傾煌愣愣地看著寶寶那酷似清舞的五官,忍不住伸手摸上了小寶寶的臉頰,輕柔地摩挲了幾下;似乎是很喜歡這樣的撫摸,小寶寶忽然眨巴著眼睛看向了傾煌,小嘴一咧,沖著他咯咯地笑了起來。

傾煌整個人猛地一震,忽覺一顆心就這麼柔和下來,就在那一瞬間,他徹底地放下了心中小小的彆扭。

當他從雪幻天狐一族回到她的身邊之時,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看到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她;一直以來,他都告訴自己,她的優秀足以匹配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名男子,可是,當他發現她所懷上的第一個寶寶並不是自己的骨肉之時,心中那份隱隱的痛楚依舊有些難以忍受。

那段時間,他甚至有些嫉妒凌夕,嫉妒他能夠擁有清舞的第一個孩子;他不知道自己該以怎樣的態度來對待這個新生命,那是清舞的孩子,卻不是自己的,這樣的事實,讓他有些受傷。

然而,就在他看到那個孩子的那一刻,忽然之間,一股奇妙的感覺涌遍了全身;明明是與他並無血脈關聯的孩子,可卻讓他如此著迷,內心深處自然而然地湧起了無限的保護欲,想要把這個孩子好好地呵護起來。

這是清舞的孩子!

是啊,既然是這樣,他又有什麼可彆扭的呢?

被這麼多陌生的面孔圍觀,小寶寶卻絲毫沒有露出害怕的意思,咯咯的笑聲不斷,開心不已地揮舞著蓮藕般的粉臂,那可愛無比的模樣瞬間融化了在場所有人的心。

清舞昏睡了大半日之後終於悠悠轉醒,這一覺她睡得十分踏實,身體的能量也恢復了大半,剛一睜眼,就看到了守候在床邊溫柔地看著她的凌夕。

「清舞,你感覺好些了嗎?」凌夕見她醒來,僅剩的擔憂也總算煙消雲散。

清舞點了點頭,急忙四下張望起來:「寶寶呢?」

一旁的卓心靈趕緊將懷裡的寶寶遞到她的眼前:「剛才大家一直在看小寶寶,這會她大概是累了,就睡著了。」

清舞小心地從娘親的手中接過孩子,深深地凝望著那張沉睡中的小臉,只覺得喉嚨有些哽咽:這就是她的孩子呢!

「凌夕,給孩子取個名字吧。」她輕輕低頭,將臉頰緊貼著孩子的臉蛋,心中歡喜不已。

凌夕手臂一揚,將清舞連同寶寶一起摟進懷中,深情地凝視著這個世界上他最珍視的兩個寶貝,低語道:「我已經想好了,她叫凌語歆,希望她永遠開心、快樂。」

「嗯,這個名字真好!」清舞莞爾一笑,沉浸在這份美好的幸福之中。 失去了首席試飛員、遠程型王牌機師「金屬風暴」,哪怕外面的太空中還有五艘戰艦,此刻的NO軍工基地在風宇眼中就是一座不設防的城市。如果這裡不是NO的軍工基地,而是一座UAC的准軍事基地,他很有可能會下不了手。

不過現在沒有如果,因為這裡是NO的地盤,他不介意來一場大屠殺。當然,風宇不是嗜殺的人,他只是準備搶走MS-102樣機之後順手斬了這座太空城。

NO基地指揮官十分鬱悶,他山高皇帝遠地躲在距離地球103光年的「世界邊緣」,平日里別說是外來人了,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今天不明不白地就冒出個來路不明的王牌機師,不但把整個太空城攪得一團糟,還把他手下的得力幹將給擊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