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獎,兩位仙子多年未見,更加美得不可方物了。」希正笑著說笑。

「跟你聊天真是沒趣,今日只是來看看你,先告辭了。」二公主覺得聊的尷尬無聊,也就告辭了。

「再會。」希正將她二人送出。

「我發現老大真是木頭人,一旦與美女聊天。他就無法找到話題。」九鳳裝作很認真地分析道。

「現在哥哥只屬於我一個的,不是挺好的,女人一多,不是更麻煩。我喜歡哥哥現在這個樣子,九哥,你就別教壞他了。」沉莎倒是反對道。

「那你要找個嫂子有些困難了。」九鳳噓噓。

「有焰燃姐姐就行,別人我都不喜歡。」沉莎倒是直接。這一說,又讓希正想起了焰燃,不知道她過得怎麼樣了。

「王少俠,我們公子有請。」二公主他們一走。希正的請柬就來了,也是神速異常。

「你們公子是誰?」希正問道。

「雷晶。」僕人回答道。

「雷晶大師兄?」

「正是,明日下午,不見不散。」僕人說完,飛離而去。

「老大,我也想去。」九鳳看到后說道。

「哥哥,別帶他去,他去准出事。」沉莎反對道。

「是的,莎莎身份敏感。留她一個人在這裡,我不放心,鳳兒,您就留下來保護莎莎吧。」希正下了決定。

雷晶的府邸在凌霄宮內一座名為「蘊雷山」的仙山之下。希正慢步到達時已將接近中午。遠遠地可以看到裡面的人正在相互論道。一片歡悅。

藍光一閃,一個藍衣男子出現在希正面前,此人皮膚奇白,甚至比女子還要高潔。非常的靈動,如空靈仙游而來,這人擁有超塵脫俗的氣質。一眼看去,可以感覺此人戰力非常,雷力十足,讓他忌憚。

「雷晶大師兄親自來迎,小弟實在受寵若驚。」希正已料到他就是雷晶。

「希正兄弟客氣了,請吧。」雷晶禮貌相迎。

如今,九天年輕一代人傑並起,可是強大如雷晶卻依然甘願隱於仙山,證明此人所圖深遠,深謀遠慮,最為讓人忌憚。

「歡迎希正兄弟來訪。」雷晶一臉溫和的笑容,親自同入相迎,如此大規格相待,希正還真有些不自然。

「久聞雷晶大師兄威名,今日一見,名至實歸,氣度更勝芳傳。」希正微笑道。

「我怎能與希正兄弟相比,如今你威勢遍北域,名動天下,誰人不知,何人不曉。」雷晶微笑著搖頭,無比的誠懇。

直入殿堂,裡面人不多,雷晶轉身面對家僕,輕聲道:「伺候王少俠入座。」

一名老僕應聲領著希正坐在中下的一個位置。

坐在希正邊上的,正是希正見過的青牛族才俊,名喚作尹豪傑,雷晶將希正兩人相互作了介紹。

「王兄氣概非常,想來昔日我們也有段淵源,我家小友精研、精通兄弟當日不知天高地厚,對您有所冒犯,還請海涵。」尹豪傑竟然直接拉客套了。

「那事已經不是什麼事了。」希正大方回應到。

「爽快,話說王兄修鍊速度之快,實在是我等的楷模。」尹豪傑恭維說。

「尹兄天縱之姿,古來奇才,他日必君臨天下,你才是我們的楷模。」希正寒暄說道。

「雷師兄,屠莫公子到了。」有人向雷晶稟告。

「兩位兄台請自便,我請來了幾位天驕人物,一會兒我們把酒言歡,談經論道,我現在先去迎接屠莫公子。」雷晶向希正兩人很客氣地說道,讓他們稍等片刻。

雷晶到底有多麼強大,如今很難說清,昔年傳聞與金翅大鵬王有過驚人一次大戰,打的難解難分。最終,金翅大鵬王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險勝一招,可見雷晶此人隱藏至深。

「他很強大嗎?」希正沒有見過屠莫,感覺此人也極為深沉可怖,看不清他的實力,有一種飄渺的朦朧感。於是不由地問道,他聽說過九天梟首雷晶,但卻從來沒有聽說過屠莫這個名字,所以此人更加神秘。

「聽說過東屠莫、南遵行、西釋沫、北魅靈、中雷晶。指的就是他們五個。」尹豪傑回答希正道。

能與雷晶同話能不強大嗎?希正真正感覺到強者如林。

在這看來,這些人都足可與金翅大鵬王一戰,雷晶當年不過惜敗金翅大鵬王一招而已,數年過去了,如今再與金翅大鵬王大戰,孰弱孰強,很難說清。若是自己對陣金翅大鵬王,希正也沒有絕對信心贏下他。

而除了修為方面,屠莫這人還隱藏的很深,希正來荒靈星域的時間也不短了,但是對屠莫這人在此之前竟然沒有聽說過,每當想到這些,他都很是忌憚。

時間不長,雷晶歸來,帶回來屠莫還有同行的一位婀娜動人的絕代佳麗,也是希正不曾有過印象的。

眾人看向同來的絕代佳人,皆起身相迎,尹豪傑也不例外,起身道:「程曦仙子,許久不見,貌美更勝往昔,似吐艷明珠,如清麗仙蓮。」

程曦現狀莞爾一笑,回應道:「尹兄風采依舊,只是聽聞你家英雄兄弟先行而去,我也深感意外,請節哀。」

「天海藍心?」希正眉頭一皺,這個程曦仙子身上就有天海藍心的味道。(未完待續……) ?第一百零九章衝突

「這位是?」程曦帶著動人的笑容看著希正疑問道。

「這位是希正兄。」雷晶大師兄介紹著。

「曾經大鬧天宮的第二位?」程曦接著問道。

「正是在下。」希正也不逃避,直接承認。不過自己在細緻觀察她的疑點,但是此時的她卻看不出異常,相反地,一副美妙身材和絕美樣貌絕對的魅力,一笑傾人城,眸子中似有醉人的光彩在流轉,讓希正一陣恍惚。

「魅瞳?」希正一時間反應過來,警惕地反應到。

「希正兄不要見怪,程曦妹子素來喜歡作弄人,但她非惡意。」雷晶輕描淡寫地圓場。

「果然實力非常,如此短時間能夠恢復理智,你是第一個。」程曦仙子讚賞地對希正說道。只是她不知道希正由於一直對她提防,才能夠在短時間內脫離她的魅瞳影響。

宴會廳在一處美妙的山澗溪旁,花草芬芳,靈泉叮咚。這裡有一大片桃花林,景色奇美,讓人誤以為是書中的桃花源。雷晶請來的都是一些天驕人物,亭台之中,斷斷續續,不斷有天縱之資的英豪人物被雷晶請入裡面,七公主中,只有二公主到場,另有有數位非凡人物。蘭亭之中,已有大約五十人上下,皆是難得的將才。

黃下野來自東海,乃是一位年輕的靈帝,他面色如同沙畫之幕,陰晴瞬變,可是走到希正身邊時,他噌的一聲靈力驅動,刀刃半開,殺氣瀰漫。

希正第一時間騰的一下子站起來,嘴角帶著一絲冷笑,相當的強勢地質問說道:「你想殺我?」

在場的人瞬間都很緊張。全都站了起來,一個是享譽東海的年輕帝王,一個是響徹北疆的年輕霸主,兩者第一次相見,竟然想要直接動手。

「兩位息怒」,雷晶大師兄趕忙上前,攔在了他們之間。

「我的身體對你生出了感應,方才乍見你,自然有些過激了。」黃下野簡單解釋,徑直走開。

所有人又都坐了下來。雷晶笑著介紹,除卻二公主和姬明浩之外,東屠莫、南遵行、西釋沫、北魅靈、中雷晶這幾個都是希正第一次見到的,還有魅瞳程曦、黃下野,還有兩位天驕人物來自西疆和東土,一位是西方教的聖子看起來白皙細緻、弱不經風,但是卻是在座中實力修為最高的。另一人是四大皇朝中大秦皇朝的一位公主,名為趙靜,溫婉爾雅。令人如沐春風,看起來很是舒服。此外,還有中疆的十幾名修士,不過除卻三五個修為稍高外。余者並不是多麼出名,實力也是靈帝初階。

「今日有幸請到諸位英豪再次歡聚,把酒言歡,盡情話仙。」雷晶歡暢舉杯同邀在座各位。

「四大皇朝的皇子今日來了兩位。也算是奇迹。」黃下野笑道。

「是明浩兄和趙靜仙子給我雷某人面子,感激不盡。」雷晶舉杯向姬明浩和趙靜敬酒。四大皇朝分別為大夏皇朝夏氏、大商皇朝玄氏、大周姬氏、大秦贏趙氏。沒想到姬明浩還有這麼一個身份,希正也微微吃驚。四大皇朝是敵對皇朝。所以能夠看到兩個皇朝的人坐在一起論道,確實是奇觀。

「雷晶大師兄的盛會,如何不來,再說能夠結識各位英豪,也是幸事一件。」趙靜鶯語般溫軟的回答,讓整個大廳都舒適。

眾人把酒論道,氣氛很融洽,期間趙靜彈奏了一曲,二公主主動幫其伴舞,琴音彷彿來自九天之上,讓周圍的許多花蕾提前綻放,舞姿嫻雅,更是引來許多靈鳥降落,跟隨起舞。

不論趙靜的琴藝或是二公主的舞藝均是早已入了道境,讓每一個人都驚嘆不已,心中生起波瀾,若是對敵,她們於琴音、舞姿之間恐怕可以殺人於無形中。希正也暗自捏了一把汗,當年大鬧天庭時,二公主恐怕只是出來玩玩而已,並不是全力對付當年的自己。

雷晶召集的這次聚會確實算是談經論道的聚會,在場的人都說出了一些修鍊感悟,交流心得。

那名叫做黃下野也說了一些,他來自東海,為人自傲,此人輕視東海之外的一切修士。希正很是驚訝,他今天也能坐在這裡談經論道,說明這雷晶大師兄的號召力非同一般。

「下野兄,我聽聞你與堯有靈大戰,最終被神秘人物阻擊,不知發生了什麼,而且那一站之後,堯有靈又哪兒去了?」最後希正身旁的尹豪傑忍不住問道。

此話一出,其他人也都望來,現場一陣肅靜,在場的人都聽到了這則傳聞,那一戰之後,黃下野因此而消失了很長時間,而堯有靈卻一直消失不見了,至今未回。

「堯有靈應該未死,儘管當日偷襲我們的人很強大,可能是個老輩人物,但是堯有靈自有他的保命之術。」黃下野咬牙,不肯再多說什麼。

「不過那一戰之後,我僥倖得到了忍隱秘術,並且得了一把寶刀,也算有失有得。」黃下野接著道,岔開了話題。

「不如,我就耍一套刀法,給大家助助興,也算給各位見識一下我的寶刀。」黃下野倒是突然來了興緻。

「好啊。」眾人附和著。

「不過一個人耍刀太過單調無趣,不知希正兄弟是否有雅興來共舞一場。」這人倒是直接將希正點進去了。

「是啊。」眾人又附和了。

「既然大家有此雅興,那我理當奉陪,只是請黃兄多加承讓。」希正謙遜答應。

寒光一閃,黃下野手中陡然多了一件兵器,殺氣十足。

「好刀,的確是好刀。」眾人看到那柄刀,皆評論道。

「確實不錯,那就由我的這柄劍來試試。」希正也看出這刀有來歷,這是頂級的皇器,及少見的存在,就算是頂級皇器中,也能排上前列。寒光閃閃。威勢十足。希正將九龍雙鐧的黑鐧化為一把寶劍,九龍雙鐧經過不斷進化,已經有了皇器的威勢,而且還在不斷進階蛻變當中。

「來了。」黃下野話音未落,身影一閃,已經到了希正近前,以一個極其嫻熟的精妙手法斬向希正,希正應聲用黑鐧抵擋。

只聽見「嗤」的一聲,黑鐧的劍刃竟然被其斬出口子,而對方的寶刀竟然毫無損傷。還彷彿發出如同嗜血的歡暢。心隨意動,希正瞬間將黑鐧由劍變為勾,巧妙地避過他的連續攻擊。

這一碰撞,希正顯然輸了,希正與九龍雙鐧心意相通,明顯可以感覺到雙鐧他們的不甘,想要將對方飲血的憤怒。

「小黑,不要被憤怒蒙蔽了,蠻力不是制勝之道。巧勝智勝才是王道。」希正對九龍雙鐧的黑鐧安慰道。經過安撫,黑鐧平靜下來,化回鐧體,在鐧體身上可以明顯覺察出一道細微的裂痕。

「有點意思。我帶著這寶刀行走世間,被我擊碎的武器不計其數,還從未看見過能夠化形的兵器,看來今日我這寶刀有口福了。」黃下野邪笑著說完。一連串凌厲的攻勢再度襲向希正。

「精妙的刀法,配上絕頂寶刀,絕對的實力體現。可以用恐怖了形容。」觀眾中有人議論道。

「能夠變形的兵器全所未見,只是可惜了,畢竟斷碎於今日。」還有人可惜說道。

面對如此寶刀,希正不再將雙鐧化形,只是巧妙地應對寶刀的攻擊,使黑鐧一直緊貼在寶刀的刀面上,不去觸碰對方的刀刃。如此已過半餉,黃下野也一直討不到好處,發狠猛攻,刀法一變,身法也變得飄渺,突然消失不見。

「忍術,你是東瀛人。」忍術巧妙至極,希正催動靈力護體,但卻無法發現對方的身影。

影風拂過,希正應身而變,對方的神刀刀刃尖端淺淺地劃過希正的臂膀,劃出淺淺的傷痕。希正一個迴旋,猛然朝著飄過的身影打出一個重拳。黃下野的身影閃現,遠遠地跌入旁邊的一個席位之上。只見他半空中身影飄閃,瞬間扭身,以一個絕美的姿勢坐在席位之上。

「精彩,兩位的較量精彩。」平靜之後,全場鼓掌喝彩。

「感謝各位賞眼一看。」黃下野拱手應答。

「噗。」希正轉身回座位之上時,突然一個蹌踉,差點跌坐在地上。

「王兄,你沒事吧。」一旁的趙靜飛身將希正扶住。

「怎麼了?」雷晶大師兄也發現不妙,起身來看。

「刀身有毒。」趙靜發現希正傷口已然變黑。

「刀身有毒?」希正的身體可以說經過沙漠城一遇之後,已經百毒不侵了,怎麼還會中毒。

「此言差矣,這寶刀應是深海妖獸所造,刀中自然留有深海獨有的瘴氣,這瘴氣只是亂人血脈而已,不會死的。」黃下野簡單解釋。

「有沒有解藥,快拿出來。」趙靜微怒地質問。

「這這顆葯吃下去便沒事了。」黃下野看眾人皆有憤慨之意,扔來一顆藥丸。

「沒事,先留著吧。」希正一般不吃對手給的東西,自顧地調息了一下,用暗系靈力將侵入體內的瘴毒吞噬煉化了。

「還是吃下吧。」二公主也勸道。

「已經沒事了,剛剛是我太大意了。」希正拒接了。

「雷晶師兄,我看我就先行告辭了,為免影響各位雅興。」希正想要先行告辭。

「好吧。既然如此,今日就到此為止吧,各位英豪,咋們以後再聚。」雷晶宣布結束晚宴。

希正回到住處,四大族長已經回來了,希正獨自去見了金龍族族長,道:「請前輩幫我一個忙。」

「什麼事?」看希正如此急切,他不由地問道。

「幫我攔擊一個恐怖人物。」希正說道。

「發生了什麼?」金龍族族長不解。

「今日我參加了雷晶的聚會,歸途中見有個枯瘦老人一直跟著我,我料他是要殺我,所以請您跟在我的身後幾日,幫我阻住他,若是還有其他年輕一代的人對我動手,我自己會除掉。」希正說道。

「你料定他是要殺你?」族長眸子如水一樣平靜。

「是的,我料定此人要出手。」希正非常肯定地回答說道。

「你既然已經得知,為何不避退,還要與他遭遇呢?」族長問道。

「如果他一心想要殺我,我又能如何避退。」希正反問道。(未完待續……) ?第一百一十章至高帝者

三日後,希正離開了住地,接二公主的邀請,朝著天宮行去,他走的很慢,並沒有急於趕路,密切注意身邊的一切。

「嗡」一道絢爛的光芒從天而降,向他拍來,這是一隻紫色的大手,鋪天蓋地,震出的波動如汪洋一樣恐怖。

「砰」金龍族族長出現,單手擎天,探出金黃色的大手,擋了上去。

「轟隆」一聲,旁邊一座山巒的峰巔被掀飛了出去,可想而知這種力量有多麼的可怕。

「好狠,居然可比天庭掌教大天尊了。」希正心頭一陣狂跳,這是一位至高帝者,已經朝皇者境地踏出了半步,缺失的只是一個晉陞皇者的機遇。同時,也很為金龍族族長擔心。

「砰」族長很從容,本體為最為強悍的血脈——金龍一族,自然大道領悟非凡,實力深淺,希正還未知。同時他的周身金色龍影一閃,瞬間以他和希正為中央,顯現出一個神秘領域,裡面山川萬物皆有,金龍翱翔其空,在這片山林中他像是一尊神明。這才是真正的神龍領域,希正自己修鍊的金龍虛影遠遠達不到這種水平。

古木參天,巨藤如龍,爬滿高天,到處都是草木,他們生長在虛空中,流動出可怕的力量,裡面每一株草,每一根藤,每一棵木都在虛空中汲取力量,可以看到他們的根莖裂開了空間,徹底覆蓋了此地。金龍自由的翱翔其中,吐納神秘力量。

在這空間,一個枯瘦的老人被生生逼了出來,他被這種自然領域困在這片天地中,難以衝出去。

這是一個比一方尊主都弱不了幾分的強大存在。法力滔天,舉手抬足就能將一座山峰都給打碎了。但依然無法衝出金龍族長的神龍領域。

「啵」一株古藤在虛空中開花,汲取虛空之力,像是一條真龍一樣衝出。向那個老人纏繞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