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多不好意思啊。」

趙信撓了撓頭咧嘴笑了一聲,就看着秦香挑眉。

「統帥,我怎麼出去啊。」

「從這走吧。」秦香抬手指了一下不遠處黑漆漆好似黑洞似的通道,趙信看到之後就皺了下眉,「不能空間亂流,給我整二次元世界去吧。」

「要是能去你就寫一本趙信奇遇歷險記吧。」

「得嘞。」

趙信也真不含糊,抬腿就邁到空間隧道中,臨走的時候還不忘拽著小靈兒的手,要是真出了事兒至少也能有個伴。

要不然如果他真烏鴉嘴說中,出現空間亂流。

去到二次元世界還好。

要是進到個孤島,他總不能找個星期五作伴吧,天天咿咿呀呀的。

「小伙,不錯。」待到趙信從監獄離去,甄靜還止不住的搖頭,「大姐呀,你瞧瞧人家,完璧歸趙,這話說的透徹!」

「呵,害……果然啊,胸大的女人腦子都不太好用。」秦香嘀咕。

「啊?」

「你再說一遍趙信剛才說的話。」

「完璧歸趙……趙……」

???

頓時,甄靜皺眉歪了下脖。

完璧歸趙?

趙信?!

「就你這腦子,一輩子吃不上四個菜。」秦香一臉嫌棄的搖頭,手臂一揮監獄中就又出現個嶄新的空間隧道邁了進去。

甄靜就歪著頭,張著櫻桃小口,快步鑽到隧道中大嚷。

「姐,那面具可跟了我七八年了,你得給我要回來啊,我能真把面具給他么?」

與此同時……

一處暗紅色調的卧室中,從房間中的燈光隱約中能夠看到你窗前的藤椅上坐着個正在吸煙的男子。

男子背對着房門,正面朝向窗口望着窗外。

「領導。」

「京城那面來的消息。」

房間的門被推開,藤椅上的男人聞言將香煙碾滅在煙灰缸中。

「說。」

「咱們留在池氏的暗線都折了。」門口前來彙報的人員束手半低着頭,「趙信到池氏鬧事,貌似是池家的人向統帥部檢舉,導致趙信勃然大怒,在審訊途中傷了統帥部大統帥,從統帥部出逃。而後到池氏大打出手,池氏族人傷亡慘重,咱們留在池家的那一批人都死了。」

「宋元呢?」

「也死了。」

「呼……」藤椅上的男人輕吐了口氣,呢喃道,「統帥部是怎麼知道的,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有查么?」

「領導,是趙信……」

「用腦子想一想,再說話。」藤椅上的男人低語,「怎麼可能有那麼湊巧的事情,算了……京城那裏咱們不管了,反正現在我也沒那麼多精力雙線操控戰局。京城那面就由地窟自行發揮,讓京城的人都撤出去吧。」

「是!」

「京城那還有什麼消息。」

「趙信現在被收押到了統帥部的大牢。」

「哦?」儼然這消息讓藤椅上的男人有些意外,他足足沉默了半分鐘的時間才開口,「洛城可以着手準備了。」

「領導,既然您覺得趙信是跟統帥部合作……」

「不管是不是合作,洛城這條線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深沉的低語從男人的口中傳出,「咱們必須要至少掌控一方,這樣才能在未來有立足之地。京城卧虎藏龍,本來我也沒想着以京城為根基,可洛城我們必須要拿下。」

「是!」

門前前來彙報的人領命而去,待到房門閉合,藤椅上的男人才抬了下眼眉,從懷中取出幾枚玉玦,在眼前來回搖晃臉上露出一縷笑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保護陛下!」

「保護陛下!」

一眾寒光皇朝的強者紛紛驚呼起來。隨即,數百道人影出現在秦楓面前,圍成了人牆,要保護寒光皇主。

其中一人身著朱袍,面色陰沉,喝道:「秦楓,你好大的膽子,敢在我寒光皇朝撒野,欺我皇朝無人?」

轟轟轟!

說話間,數百道光芒衝天而起,靈氣激蕩,掀起萬丈狂瀾。

秦楓眼瞼微動,冷冷道:「就憑你們,也敢在本王面前造次?」

殺!

寒光皇朝一方,道道光影激射而出,殺機凜然。

文龍身形一晃,出現在秦楓面前,信手揮舞雲氣。

倏爾,一聲清冽的龍吟聲響起,紫色巨龍橫空殺了出去。

砰砰!

巨龍一記擺尾,所過之處,慘叫聲不絕。

以地仙師的境界造詣,堪比六轉仙人境的實力,足以輕易吊打一眾寒光皇朝強者。

秦楓眼神微冷,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寒光皇主被他抓住。

「說,人在哪裡?」他冷冷開口,眼中閃過殺意。

「人?什麼人?」寒光皇主還在嘴硬。

啪!

秦楓毫不客氣地給了他一耳光,血水飛濺,連牙齒都扇飛了好幾顆。

「跟本王嘴硬,沒有好下場的!」

一抹殺機顯現。

寒光皇主也有幾分氣急敗壞,厲聲喝道:「秦楓,你敢在我寒光皇朝胡來,衛庄公和四帝子殿下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又是衛庄公和四帝子!

秦楓眼中殺機更甚,恐怖的氣勢籠罩過去,登時讓寒光皇主感覺如墜冰窖。

「你在逼本王見血?」

他聲音清冷,不帶丁點情感。

寒光皇主狠狠地咽了口口水,艱難道:「朕……朕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們把人送到哪裡去了!」

砰!

秦楓一拳轟在他臉上,打得他眼冒金光。

而後,一頓如影老拳落下,如疾風驟雨般砸在寒光皇主身上,打得他抱頭鼠竄,慘叫連連,哪還有半點皇主的威儀。

一眾百姓見狀,縱然有心援手,但也不敢上前。

「放肆!」

這時,又一聲浩蕩天音炸響,整座寒光皇城似乎都在顫抖。

七轉仙人境修士!

秦楓挑了挑眉頭。

只聽寒光皇主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慘叫道:「皇祖救命,皇祖救命啊!」

白光乍現,秦楓面前驟然浮現出一道空間裂痕。

一隻修長的手臂伸了過來,抓向寒光皇主,想要將他從秦楓手下救走。

「想走?」

秦楓冷冷一笑,凌空一抓,握緊鳴鴻天刀,狠狠地朝著那隻手臂砍去。激蕩的血焱湧起百丈高。

轟!

更多空間裂痕顯現。

那隻手臂上也浮現出無數道繁複的符文,透出玄妙的紫意,與血焱相抗。

很顯然,此人不願意放棄救寒光皇主。

秦楓笑意更甚:「想要逞強?呵呵,如你所願!」

說話間,宙級仙術——時道焱滅,殺!

轟!

血焱蒸騰而起,瞬間化為無形,卻讓空間隨之扭曲,硬生生轟爆了那隻手臂上的符文。

來人悶哼一聲,比秦楓想象中要頭鐵。他硬是扛著時道焱滅的壓迫,將寒光皇主救走,但應該也受了不輕的傷!

「皇祖,您來了,太好了。」

寒光皇主委屈不已,直接癱坐在來人面前。

嗯?

秦楓看清那人後,不禁露出驚愕神色:這寒光皇朝的皇祖居然是個女人,駐顏有術,恰是風華正茂的年紀。

纖細的手臂上還有一道血痕,顯然是被鳴鴻天刀所傷。

不過,現在可不是憐香惜玉的時候,他凜然喝道:「你能救了他一時,能救他一世嗎?」

雲花皇祖笑了,登時讓天地之間都變得明艷起來。

「梁皇殿下,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吶。所以,做人、做事都不要太過分了!」

那雙滿是柔情的丹鳳眼中閃過凜然的殺機。

「天外有天?」

秦楓笑了,目光直逼雲花皇祖,反唇相譏道:「既然你們知道這個道理,為什麼還敢來招惹本王?」

說話間,時道焱滅的力量再次爆發,血焱光芒逾越時間的鴻溝,驟然出現在寒光皇主和雲花皇祖頭頂上空。

熾熱的力量讓寒光皇主慘叫不斷,痛苦不已。

雲花皇祖見狀,只能頂著壓力而上,攔在他面前。腳下浮現出一朵巨大的牡丹花,花瓣中孕育的力量赫然是一道玄黃之氣!

什麼?

秦楓臉色微變。

血焱光芒被玄黃之氣消融。

雲花皇祖眼神微冷,喝道:「秦楓,離開吧。本宮不想插手你們之間的恩怨,但也絕對不會允許別人在寒光皇朝胡來!」

「退去?」

秦楓笑了。

他拒絕了帝主的任命,已經冒了天下之大不韙,現在怎麼可能無功而返?

「本王想要做的事情,沒人能阻擋!」他抬起頭,目光直逼雲花皇祖。那一刻,他周身流溢的黑氣化作一尊巨大的蠻皇。

暗金色的光芒肆意激蕩。

皇級神魔術——地獄蠻皇,殺!

轟轟轟!

霸道的力量撼動整片空間,讓地面浮現出無數道裂痕。寒光皇城中無數樓宇隨即坍塌,倉皇逃命的百姓不計其數。

寒光皇主臉色大變,嘴唇不住地哆嗦著。

他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得罪了一個怎麼樣的變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