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道具的確是可以根據消耗的魔力量擴大影響的範圍,這裏的大小的話···尼根安格,你來試試吧。」

飛飛將凈水之石交到尼根安格手上。

「白色的蜥蜴人,這個應該怎麼使用?」尼根安格問道。

「對着它使用凈水術或者解毒術即可,不過要注意自身的魔力量,若是損耗過大就要立刻停止。」

「嗯,不算太複雜。」

尼根安格將飛飛這個行為理解為在蜥蜴人面前展示遠超於他們的實力,這可是很重要的一步。

魔力解放

使用了一個可以臨時增加魔法值的魔法,尼根安格身後出現了一個圓圈,白色的光芒綻放,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凈化術

將凈水之石舉過頭頂,白色的光芒流入凈水之石中,而後通過凈水之石的擴大效果向外擴散。

緊接着震驚所有蜥蜴人和青蛙人的場景出現了。

白色的凈化光芒瞬間籠罩了整個綠爪部落,地面上沒過膝蓋的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淡,最後呈現純凈的狀態。

「這!這是何等的魔力啊!」蔻兒修所帶領的祭司們此時驚訝的無以復加。

他們可是進行聯合施法並且幾乎把所有的魔力都消耗才凈化了一個水潭,而尼根安格僅憑自己一人,就將整個綠爪部落的水全部凈化,其中差距一目了然。

或許援軍並不知道這代表着什麼,但是蜥蜴人和青蛙人卻很清楚,這是足以影響整個戰局的魔力。

「沒想到人類竟然能如此輕易的擁有高階位的魔法。」大祭司長感嘆道。

「啊,這是因為我得到了歐西里斯神的眷顧,在此之前我也僅僅能使用第三階的魔法罷了。」

「僅僅···三···三階!」

援軍的隊伍終於全部到達了這裏,最後方的運輸部隊也安全抵達。

「飛飛先生,這些馬車是什麼?」安莉問道。

「我在羽紗口中得知了這些亞人類極度缺乏武器,這是四大家族提供的,質量很不錯。」

「武器嗎!」薩斯留驚道,畢竟他們真的太缺乏武器了。

「由於時間倉促,也沒有時間為你們量身定做鎧甲。」

考慮到蜥蜴人龐大的體型,武器也是一些人類用雙手才能揮動的大型簡易武器。

「不不不,飛飛先生,有了這些武器,我們獲勝的幾率將會大大提升。」

就算這些武器是在耶蘭提爾的低級貨,但是比起石棒這一類武器可要優秀的多。

「這些武器的握柄相對於你們的體型來說太過脆弱,可以用一些藤蔓或者布料加固。」飛飛說道。

「多謝提醒,我這就將武器分發下去。」薩斯留快步離開,而後召集了幾個蜥蜴人的前族長。

僅僅是幾句話,這些族長們也是身體一震,而後驚訝的看着遠處那些蓋着篷布的馬車,難掩激動的情感。

(如果能成功收編這些蜥蜴人或者青蛙人的話,或許應該尋找擅長鍛造的種族了,畢竟達克他們可忙不過來啊。)

想到此處,飛飛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擅長鍛造和採礦的人類種族——矮人。

矮人從根本上來說屬於大地種族,他們的力量和體質成長都很優秀,可以讓戰士、武僧等坦克職業的強力程度獲得提升。

除此之外他們還擅長挖掘與加工大地中的所有物質,而其中最優秀的就是他們在鍛造上的天賦,在YYG中優秀的鍛造師幾乎都是矮人這個種族,因為只有這個種族可以在成功鍛造的同時發現新的鍛造配方。

當然,矮人是否真的存在還有待考量,但至少現在將尋找矮人作為次要任務並沒有什麼不妥。

卡恩村目前的鐵匠實在太少,雖然在離開卡恩村之後,拉斐爾也的確發現了一些擁有成為鐵匠的人,但相對於卡恩村的人口基數來說依舊是杯水車薪,況且今後還要吸收蜥蜴人和青蛙人,若是沒有新的血液流入,恐怕要進入真空期。

礦產方面已經有哥布林們充當臨時的礦工,卻沒有與其相匹配的冶鍊鍛造工藝,這着實有些窘迫了。

【此時某位依舊在打鐵的泰坦苦不堪言。】

嶄新的武器落入蜥蜴人和青蛙人的手之後,飛飛彷彿聽到了『讚美卡恩村』這樣的感謝語。

主持分配武器的是薩斯留等蜥蜴人族長以及青蛙人族長以及一些戰鬥力較強的青蛙人,根據兩個種族使用武器的不同特性,蜥蜴人大多都分到了雙手斧或者雙手錘等重型武器,而青蛙人則選擇的是具有突刺特性的長矛或者長槍。

「看來青蛙人比較喜歡突進型的進攻方式啊。」飛飛說道。

「是的,根據那位大人的情報來分析,青蛙人擁有強橫的腿部力量和彈跳能力,這一點很值得培養。」

「嗯,前提是要和人類能夠和睦共存,否則沒有意義。」

「相信很快我們就能看到結果了。」

話音剛落,飛飛眼中似乎看到了一個黑點:

「嗯,他們回來了。」

。 怎麼可以說給就給?布萊克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

還有,為什麼要那麼的聽簡向緋的話,彷彿簡向緋是這一撞城堡的主人,隨時隨地指揮著人。

就因為瑾夫人的喜歡,布萊克也跟著喜歡么?

但是這真的太離譜了。

簡向緋可不知道布萊克口中的酒到底貴還不是不貴,點頭道謝,「麻煩管家了。」

接著,布萊克就去忙了。

裴嘉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簡向緋,簡向緋笑意斐然,「怎麼了?」

「你……是不是給他們下蠱了?」裴嘉忽然有想要放棄的想法了,簡向緋的進攻實在是太猛了,連布萊克管家都能攻略。

不過只要簡向緋不會喜歡夫人,那他的賭還是會贏的。

簡向緋砸了裴嘉的頭幾下,不過沒什麼力道,「我都說了,是我的魅力。」

說完,身邊有端著酒杯的傭人走過,簡向緋隨手端上,嘴角噙著一抹笑意,邁著步子,就湧進了人群里,接著開始周旋。

裴嘉遠遠看著人群中的簡向緋,Y國的人,相比較都會更大的高挑,但簡向緋在其中,一點也沒有被壓制,遊刃有餘,就像是步入魚塘的魚兒,毫不怯場。

剛剛這傢伙怎麼說來著,他一個小小的明星,跟權貴大佬有壁壘,現在呢?

哪裡有半點生疏的樣子?

這人嘴巴裡面有一句真話么?

裴嘉鬱悶地看著混亂的場合,然後去找瑾夫人了。

電話打過去,裴嘉才發現,夫人居然不知道,「啊?夫人,我以為是你同意的,所以管家才會這麼的縱容。」

葉瑾看了看裴嘉發來的現場圖片,看著這混亂的場面,一時間啞口無言。

「夫人,管家是不是故意的!!!」裴嘉覺得自己終於找到親人了,媽的,還以為大家都瘋了,沒一個正常人,看看夫人不就是正常的么?

葉瑾:「……倒不至於。」

他倒是看出來了,管家對她的兒子的喜歡。

裴嘉鬱悶:「那為什麼要這麼亂來啊!!」

還能為什麼,不就是猜出來簡向緋是她的兒子么?

葉瑾對簡向緋這般亂來意外之餘,又感覺這不就是搗亂的兒子,會幹出來的事情么?

女兒就是小棉襖,很可愛,跟自己一個戰線。

兒子就會各種亂來。

葉瑾沒好氣地反問:「為什麼,你說呢?」

「是他太賤了!」裴嘉有必要讓夫人認識一下真實的簡向緋,然後好感一點一點敗光,這樣就不會喜歡了。

葉瑾聽到這個形容詞,愣了一下,然後忍不住笑了起來,「這總結得很到位。」

「嘿嘿。」裴嘉高興了,「那夫人,我現在就讓人撤了?」

裴嘉已經有把握了,等轟人走,簡向緋還能浪起來么,別想了!

「不用了。」

裴嘉:「…………」

裴嘉臉上的笑僵了,然後陷入了長達幾秒鐘的沉默,「嗯?」

「隨便吧。」

裴嘉:「???」

簡向緋應付著晚會,什麼貴族的禮儀啊,統統都沒有,今晚上百無禁忌。

簡向緋覺得,自己這樣鬧了,葉瑾回來會氣死的。

簡向緋想著葉瑾生氣的樣子,他就已經開始高興了,惡作劇的心思極其明顯。

不過沒有等到葉瑾先回來,錦溫塵先到了。

簡向緋離開鬨鬧的人群,一個人出門去接錦溫塵。

葉瑾的城堡很大,出了大門口,還走了幾步,遠遠地看見一輛計程車,簡向緋愣了半響,才確定確實只有這一輛車。

汽車門開了,錦溫塵從後車廂下車,也沒有提行李,空手而來。

簡單的西裝襯衣,昏黃地路燈打下來,給他渡了一層柔和的光,比平時更加的溫潤俊朗。

簡向緋悠閑懶散地走過去,瞥著錦溫塵,問:「你微服出巡了,連人都沒有安排一個?」

平時,錦溫塵會提前安排屬下接送的。

「我給自己休假,剛好你不正常,我第一站就來看看你。」錦溫塵目光在簡向緋身上停留半刻,又看著他身後,在夜晚巍峨的城堡,微微揚眉:「今夜,這麼的熱鬧?」

。 《鬼怪》的女二毫無疑問正是劉仁娜,至於男三嘛…朱子仁是為宋仲基準備的。

為什麼?

要說為什麼的話那就得聊聊朱子仁制定的「宋仲基清除計劃」了。

在復原《RunningMan》中的經典企劃時,朱子仁再一次體會到了多一個意外因素究竟是多麼麻煩的事情,所以朱子仁決定在自己接手《RunningMan》之前清除掉這個人。

按腦海中的「經驗」來說,既然宋仲基最後是因為個人事業發展離開的《RunningMan》,那隻要讓他目前的個人事業發展的更好他就應該會提前離開這裡。

這樣一來,朱子仁手中唯一握著的一張牌就派上用場了。

《秘密花園》這部現象級電視劇正在熱播的時候應該不會有人懷疑金恩淑這三個字的含金量,所以只要朱子仁稍微引薦一下,宋仲基跟他的經紀公司一定會心動。

接下來的事情應該就不用多說了,本就有心讓宋仲基退出的經紀公司必然跟朱子仁一拍即合,兩方多重算計之下料想宋仲基插翅也難逃。

不出意外的話,離開這裡的宋仲基會在接下來幾年內直接起飛,畢竟金恩淑手裡還有一部《太陽的後裔》等著宋仲基呢,朱子仁這邊落一個知遇之恩也不為過。

而《RunningMan》失去宋仲基后,也會在朱子仁手裡逐漸成長。

這完全是屬於雙贏,不,三贏的局面!

「現在就等著《RunningMan》開始拍攝了呀,只要我接觸到宋仲基,那我必然要把他送走!」

……

「大家下午好。」

朱子仁穿著大衣風風火火地闖進會議室,張口就是一句自我介紹:「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我是朱子仁,是下次拍攝的嘉賓及現場PD兼作家,希望我們能合作愉快。」

「……」

呆愣半秒,原本正在講話的趙孝鎮點了點頭:「咳,沒錯,下期節目確實是由朱子仁先生全權負責的,甚至下下次拍攝也是這樣。」

「正好你也到了,我剛剛沒說多少,你就從頭把要注意的事情全部再說一遍吧。」趙孝鎮讓開了位置,給這位即將上任的總導演留出足夠的尊重。

「好的,感謝趙PD。」

點點頭,朱子仁在主座上坐了下來,隨後拿出了一份文件。

「各位,回神了!」

看著這群以後的老油子現在的年輕人正好似還沒明白髮生什麼事情那樣張嘴發獃,朱子仁哭笑不得地敲了下桌子。

「奧奧奧,你好你好你好~」

「你好,我是劉在錫,初次見面…」

「你你你!就是那位…」

「……」

一瞬間整個會議室彷彿亂成了菜市場,大家各說各話毫無默契,但都想插上一嘴,這讓朱子仁不免有些皺眉頭。

「打招呼這件事情等我們好好完成節目之後再做吧。」朱子仁擺著手溫和地笑著,「拍攝結束后我為大家準備了慶功宴,雖然地方檔次不高但大家肯定都會開心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