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

無我神徒有點猶豫不決,陰煞珠可是天材地寶,可以煉製丹藥,非常寶貴。

她並沒有出什麼力,蕭凌一下子就將這些陰煞珠給她,這讓她心情好複雜。

「你似乎要用陰煞珠煉製丹藥?」蕭凌問道。

「我有一個丹方,名為陰玄丹,需要陰煞珠作為主要材料煉製丹藥。只不過,陰煞珠太難見了,我無從尋得,只好沒有煉製陰玄丹。」無我神徒說道。

「那你就拿去用吧。」

蕭凌笑了笑,道:「這裡遍地都是陰煞珠,我還可以得到。」

「謝謝蕭大師……」

無我神徒紅著臉,也不再拒絕,默默將這些陰煞珠收起來。

「嘖嘖,蕭凌,你還是不是我兄弟?我也要!」龍碧君笑嘻嘻道。

「你要自己去打。」

蕭凌白了一眼龍碧君,無我神徒是為了幫他撿陰煞珠才差點陷入危機,這些陰煞珠算是他對無我神徒的精神補償。

「切,重色輕友!」龍碧君撇了撇嘴巴。

蕭凌根本不去理會龍碧君,這傢伙太喜歡啰里啰嗦,扯一些沒用的事情。

「喂,那個叫無我的美人,可是你情敵哦。」龍碧君靠近梅鏡月身旁,碰了碰梅鏡月的肩膀,擠眉弄眼小聲說道。

「你!」

梅鏡月杏目瞪了一眼龍碧君,又看了一眼滿臉幸福的無我神徒,她咬著貝齒,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就是莫名的不爽,也講不出來什麼味道。

「你想多了。」梅鏡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淡然說道。

情籤豪門 「真的嗎?」

龍碧君打量著梅鏡月,笑道:「反正我覺得你臉色挺難看。」

全能少女是大佬 梅鏡月不再說話,只是白了一眼龍碧君,她也明白龍碧君喜歡胡言亂語。

轟隆隆!

就在這時,埋骨之地深處劇烈的顫動聲,引得蕭凌眾人目光一凝。

「埋骨之地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出世了?」蕭凌道。

「我們去看看吧。」古魔神說道。

蕭凌點了點頭,埋骨之地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出世一樣,畢竟在路上,他們並沒有碰到日月教的人馬。

「武帝傳承出世了!」

在蕭凌等人趕往的路途當中,有武修高聲說道,言語之間,非常激動。

不少武修聞言,眼睛炙熱起來,加快了速度,朝著埋骨之地深處趕去。 「難不成真的有武帝傳承?」古魔神微微一愣,問道。

「武帝傳承估計是假的。」

蕭凌沉吟片刻,道:「不過,我可以確定日月教眾人一定在埋骨之地深處……」

蕭凌隱約覺得武帝傳承出世的動靜,是孤獨卿他們弄出來的,為得就是吸引眾多武修前往埋骨之地深處。

「不論日月教要幹什麼,我們只要到埋骨之地深處就知道了。」蕭凌說道。

古魔神等人點了點頭,蕭凌說得不錯,非常有道理。

「我們動身吧,馬上也要到達埋骨之地深處了。」

蕭凌也不願意多說,身形一動,朝著前方掠去,眼中有著一絲凝重之色,他心中有著不安的情緒,似乎在埋骨之地有什麼恐怖的存在。

古魔神也默不作聲,身形一動,跟上蕭凌的腳步。

接下來的路程當中,那些討厭的煞鬼卻出奇地少,就算有煞鬼出現,皆被蕭凌迅速解決。

莫約半刻時間,眾人終於進入到埋骨之地最深處。

這裡是一處陰冷的地區,似乎是一片森林,只不過,森林當中的樹木形狀非常古怪詭異,沒有樹枝樹葉。

這些詭異樹木呈現扁平狀,高聳林立,像是一柄柄長槍直逼雲霄。

蕭凌等人仔細打量著這些詭異樹木,緊接著,感覺脊梁骨一陣發冷。

這些所謂的詭異樹木,竟然是一塊塊墓碑!

這些墓碑有大有小,密密麻麻地遍布在這片地域,高的足有十幾丈高,小的不足一尺。一塊塊的墓碑聳立在周圍,使得在場所有人毛骨悚然!

經歷了無盡的歲月,這些墓碑上的字跡非常模糊,根本看不清楚。

不過,讓眾人覺得更加詭異的是,這些墓碑周圍並沒有小土堆,似乎這裡根本沒有埋葬人一樣,這無疑讓眾人覺得極為恐怖。

「這是由墓碑組建而成的森林!」龍碧君凝重說道。

坦白來說,就算他見多了風雨,也沒有見到過如此怪異的墓碑森林。

「大家小心點。」

蕭凌提醒一聲,目光微微眯起,他能夠感受到這裡非常古怪,有一種他說不出的感覺。

就算蕭凌不說,古魔神等人也很自覺靠近在一起。

無論是誰,看到這連綿不絕的墓碑森林,都無法保持淡定。

「不過,這裡來了好多人啊……」

蕭凌目光掃視著周圍,便看到了漫山遍野的人影,不僅如此,還有無數道人影猶如蝗蟲一樣朝著這裡掠來。

「我們先選一處地方,暫時不要輕舉妄動。」蕭凌說道。

接下來,蕭凌等人找到了一個不起眼的地方蟄伏起來,隨著時間的流逝,來到這片地域的強者與勢力也越來越多,那喧嘩吵鬧聲,倒是將這裡的陰森氣息衝散了很多。

咻!

蕭凌等人待在這裡,突然間,他雙眼微微眯起,看著南方,在那裡有著一大片破風聲響起,一股股強悍的元力波動席捲開來。

隨後,眾人便見得三波數百人馬暴掠而來,來到墓碑森林附近。

這些人馬,蕭凌並不陌生,正是狂野幫,逐鹿盟,凶狼派的三個頭目,野烽,盧登,徐盪。

「這地方真邪門,這麼多墓碑……」野烽咂了砸嘴巴,道。

「這地方,真有武帝傳承出世嗎?」盧登忍不住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這裡來了很多人,等等看吧。」

徐盪搖了搖頭,他們得知消息的時候,也沒有確認消息真假,立馬風風火火趕來。

武帝傳承的誘惑力,無法讓人保持冷靜!

「野烽,盧登,徐盪他們三個人來了,這次他們帶來的人馬很多,似乎傾巢出動了……」龍碧君說道。

「帶這麼多人馬過來,顯然是不理智的行為。」

蕭凌搖了搖頭,武帝傳承的消息還沒有完全確定是否準確,就這樣風風火火將全部人馬帶來,非常不理智。

咻!

就在蕭凌等人談話間,在不遠處,再度響徹出幾道破風聲,可見來的人很少,不過,眾人還是將目光去,只見數十道身穿血紋長袍的人影出現在這裡,氣勢滔天。

「武帝的傳承,就在這裡嗎?」

寵婚撩人:傅少,你老婆回來了 為首的血紋長袍男子,背負一把鮮血長刀,一雙猩紅的眸子從在斗篷當中閃爍不停,極為妖異,勾人心魄。

其他血紋長袍人影圍繞這個男子周圍,以這個男子為首!

「血社社長!百里浮屠!」

在這裡的武修們看到百里浮屠后,皆是驚呼一聲,眼中有著震驚之色。

血社,匯聚著征途古戰場最強悍的武修,他們組成一個組織,人數雖然不多,但每一個都是在征途古戰場跺一跺腳,大地都要抖一抖的人物。

現在看血社的陣容,似乎已經全體出動了!

「血社!」

蕭凌目光看向那個方向,看到了林中火,狼月使,方煙,他最後將目光看向最中間的那個猩紅雙眼男子,雙眼微微眯起來,他知道這個人必定就是百里浮屠了。

百里浮屠給他的感覺非常恐怖!就算是黑煞都沒有給他如此恐怖的感覺!

這個血社社長,不簡單!

當蕭凌目光看著百里浮屠的時候,百里浮屠似乎察覺了,他猩紅的眸子朝著蕭凌的方向看去,立馬看到了古魔神,司空鏡月兩個老熟人,只不過,他目光盯著蕭凌。

雙目對視后,百里浮屠血紋斗篷當中的猩紅雙眼閃爍著妖異光芒,忽明忽暗,雙眼之中有著一片詭異天地。

「百里浮屠,他不簡單!」

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收回目光,眼中無比凝重。

「一個有趣的少年。」百里浮屠喃喃自語道。

「社長,那就是我和你說的蕭凌。」林中火發現了蕭凌,不過他現在也不好過去打招呼,只好對著百里浮屠說道。

「怪不得你在控火手段上面敗在他手上,你輸的不冤。」百里浮屠沉聲道。

「社長,何以見得,你又沒有見到過我與蕭凌切磋……」林中火忍不住抱怨道。

林中火在青陽古城當中敗給蕭凌的消息,已經傳到血社當中,為此,在來這裡的路途上,他充當著笑料的角色。

「他和你不是一路人。」

百里浮屠毫不客氣道:「若是要比較起來,他便是天,你便是地。至於為什麼,你自己好好悟悟。」

林中火不語,百里浮屠的性子他明白,百里浮屠不會胡說八道就是。

「蕭凌……」

林中火目光看向蕭凌,想到蕭凌深邃的漆黑眸子,他似乎懂了一點,不過說不出感覺。

隨後,在場的全部人安靜下來,等待著武帝傳承出世。

只不過,這一等,月色冷清,這片墓碑森林,根本沒有絲毫動靜,這不由讓眾人心中疑惑起來,難不成武帝傳承的消息是假的?

「該死,不會是假消息吧!」

不一會兒,有著一片咒罵聲響徹開來,不少勢力都是興師動眾來到這裡,如今武帝傳承的消息是假的,讓人非常惱怒。

蕭凌目光平靜看著這片地域,猛然間,他抬起頭來,看著天空當中的月亮,目光猛然一凝。

天空當中的圓月,漸漸變得彎曲,最後消失不見。

當月亮消失后,這片墓碑森林終於有了動靜。

在最中央處,有著淡淡的霧氣瀰漫,緊接著,大地崩裂,一道巨大的墓碑長了出來,直插雲霄。

「有動靜了,莫非是武帝傳承出世?」

眾人一喜,目光看了過去。

「死亡墓碑!」

蕭凌目光一凝,這塊墓碑上面字跡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咻!

在那塊死亡墓碑上面,陡然出現一道黑袍人影。

黑袍人影渾身散發著黑氣,站立在死亡墓碑上面,緩緩張開雙手,怪笑道:「桀桀,來了這麼多人,還有一群頂尖強者,簡直是完美!」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蕭凌瞳孔也是在此刻猛地一縮,那黑袍人正是黑煞! 墓碑森林,死亡墓碑之上,黑煞站立在那裡。

黑煞怪異的聲音,立馬吸引了在場所有武修的目光。

「你是誰?」有人喝道。

黑煞站在死亡墓碑上面,實在是太顯眼了。

「我是誰?」

黑煞桀桀笑道:「我就是放出武帝傳承消息的人!」

「武帝傳承的消息,是真是假?」終於有人忍不住說道。

等了這麼長時間,只將黑煞等了出來,眾人已經非常急躁了。

「武帝傳承的消息,當然是……假的!」

黑煞的聲音拉得很長,似乎在嘲笑這群武修。

「一群蠢貨,豬玀!只聽到一點風聲,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屁顛屁顛來到這裡,簡直是太好騙了!」黑煞譏諷道。

當眾人聽到黑煞的話后,全部詭異得安靜下來。

這簡直就是一個重磅炸彈!

他們全部都被耍了!

無數道目光都是在此刻變得通紅起來,他們興師動眾來到這裡,最後這個黑煞告訴他們,這個武帝傳承的消息是他放出來的,同時也告訴他們,這個武帝傳承消息是假的,這如何不讓人震怒!

不僅如此,黑煞還毫無顧慮嘲諷在場全部武修,這已經徹底激怒了來到此地的武修們。

「等了半天,竟然是假消息,老子劈了你!」

其中,一個脾氣火爆的武宗強者暴跳如雷,身形一動,朝著黑煞一拳轟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