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上我?放心吧,總有一輩子你一定能做到的。」夏祈輕輕拍了拍蘇昊肩膀。

蘇昊被他拍得一愣一愣的,冷漠起一張臉道:「你這樣會失去我這個帥氣的朋友的。」

這兩人一說起話來那股子二百五的氣質簡直不能再濃郁。

「咔嚓!」

突然,一聲清脆的破裂聲響在這個寂靜的夜裡響起,「呼」地一聲,所有人全部站了起來,只見前方的靈罩之上,終於碎開道道裂縫,後方的人開始向前涌去。

也就十息的時間,那些裂縫越來越大,最後終於爆裂開來,出現了一個丈許大小的結界漏洞。

這個漏洞剛一出現,所有人便瘋狂地衝去,有順利進入的,也有被擠到邊緣處觸碰到結界而灰飛煙滅的,但卻沒有人被那一幕震懾得後退,依舊飛蛾撲火般向那個漏洞擠去,簡直是悍不懼死。

幾百人進去三分之一時,結界的漏洞被自動修補上了,而旁邊另一處又緊隨之碎開了一個新的漏洞。

夏祈四人也開始準備,在第二個漏洞開始合上時,第三個漏洞已經有裂縫爬出,伏瑤喚出了那頭小棕鴨,幾人上了鴨背,在那第三個漏洞順利崩開之時,猛地沖了進去!

這個結界本身已經極其之不穩定,所以即使安全進入也會被空間亂流傳送到城中不同的地方上去,所以夏祈衝進古城后落地之時周圍卻只有他一個人。

四周感應不到夏曇三人的氣息,而已經有過傳送靈驗的他知道在進入古城之時周圍產生了一股錯亂的傳送之力,所以夏祈並沒有驚慌,開始打量起這座古城來。

這是一座很老很老的老城,那些建築物都被風雨陽光侵蝕出一股滄桑的味道,而且其中大部分還遭到了毀壞。

借著月光,他在城中走了很長的一段路,但卻沒有遇到半個人影,當然這些人影指的是那些進城來搜刮寶物的人,而不是這裡的原住民,那樣屬於見鬼。

「這裡好重的陰煞之氣。」

由於體內有著陰陽魚,所以夏祈對這方面的感知比較優越,這裡本就是一座死城,現在再加上這些陰煞之氣,真就是一座鬼城無異。

體內游墨顯得異常興奮,這讓夏祈有種進入了陰魂界的感覺,他走進一座古老的府邸之內,但奇怪的是這裡並沒有一種雜草叢生的現象,除了老舊之外到處都顯得異常乾淨,彷彿從它遭到毀滅的那一刻就被某種力量完好地塵封了起來。

夏祈推開那扇褪色的大門,夜色下從其內湧出來滾滾的光塵,而月光延伸進屋子之中,裸/露出來的,竟是十幾具白骨!

夏祈心中稍稍一驚,但他知道這裡曾經遭遇過屠城,所以也沒有太大的意外,只是那些白骨中最小的一具明顯只有六七歲的年齡,而且還是躲在桌子下被殺死的,那張桌子上還留有長刀刺破的痕迹。

他眉頭微微皺了皺,向那些白骨鞠了一躬,又將門給重新關上了。

「呼!」

突然一陣強風刮過,夏祈連忙抬頭望向了天空,只見一個巨大的陰影掠過了天際,看不出是何模樣,只是將雲層攪動得翻滾狂亂,唯有那條長長的尾巴偶爾露出雲外,夜色中只能看到一抹更深邃的黑暗,讓人不由得驚悸幾分。

黑影不知是一掠而過還是消失在雲層的更上方,但那輪圓月已經完全被黑雲蒙上,這座古城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 整片天地黑下來的時候,游墨從夏祈靈海中遊了出來,在他的頭頂上趴著,它將自己的五感直接傳給了夏祈。

而夏祈的手中,此時已經默默握上了那柄渡鴉黑刀,這個氣氛太古怪了,而且空氣中的陰煞之氣,似乎隨著月亮被雲層遮擋,而漸漸濃郁了起來。

「咯咯!」

死寂一般的夜裡突然傳出一種詭異的聲音,一種類似擠壓骨骼的聲響,他突然瞳孔一縮,迅速從那門邊上退向了大院。

「咔嚓!」

在他的身體動作的那個瞬間,一截白骨的手臂從門內探了出來,將那腐朽的大門捅了一個窟窿,緊接著一排門窗都從內向外被爆碎而開,十幾具骷髏從其內拖著各式各樣的武器走出,為首的是那具最小的骷髏,但它卻拖著一件最大的武器,一柄數倍於它身體的巨大斧頭!

它們一出現便迅速將夏祈給圍住,並且展開攻擊!

「是陰魂!」

夏祈這次總算從它們的身上感應到了陰魂界那些惡鬼的氣息,所以月亮消失之後,這裡果真成了一座鬼城!

身形躲過從四面八方而來的攻擊,他長刀一抹,將一具骷髏給切成了兩半,但令得他意外的是,他的刀能夠收割生命以及陰魂,但對於這些白骨卻是無效,那具骷髏被切碎之後又在地上重新拼湊,接著完好如初,又拖著武器朝他奔來。

夏祈腳下一點,身體往後直退,他分明從那些白骨的身上感應到了陰魂的氣息,就是想不通為何黑刀會對它們無效。

腳下突然被什麼給抓住,來不及低頭去看,半隻腳已經被拽進了土裡,夏祈連忙用黑刀向下切去,將腳重新拔出來時,腳踝處抓著一截森白的手骨!

腳剛拔出,但這短短几息的阻礙已經讓夏祈再度被骷髏給圍上,那具小骷髏巨斧一掄,畫了一個大圓,夏祈迅速趴到地上,那巨斧將周圍的骷髏盡皆腰斬。

夏祈趴向地面時與藏在土裡的那具骷髏來了個親密的接觸,他的鼻尖抵在了那骷髏的鼻樑骨上,這一下給他嚇個不輕,手掌一按那骷髏頭就將之整個從土裡給拽了出來,而一接觸到那骷髏頭他突然眼睛一亮,他發現整具骷髏的陰煞之氣就數其眉心處最為濃郁!

他猛地一把將那骷髏頭給按碎了,其眉心處突然飄出來一縷黑氣,手中長刀一抹,將那黑氣盡皆吸食。

一見有效,夏祈的長刀便是迅速揮舞起來,這些骷髏拖著笨重的武器反應遲鈍,所以不出片刻便都被夏祈切開了頭顱,剩下那最小的一具骷髏比較聰明,懂得丟下了手中巨斧,幾下子就逃得無影無蹤了。

夏祈鬆了口氣,沒有窮追,而是迅速離開了這個地方。

而在他離開之後,那個小骷髏又悄悄跑了回來,拖起那柄巨大的斧頭,又向夏祈離開的方向跟了上去。

這個黑夜過得異常漫長,天空中的黑雲遲遲沒有散去,直到天亮之時,整個世界還都是灰濛濛的,陰煞之氣非但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濃。

夏祈這一晚上斬殺了不少的骷髏,但奇怪的是這個地方並沒有那些法寶秘籍之類的東西,每一間屋子之內都像是被人洗劫過一樣,除了屍骨,還是屍骨。

他掠上了這裡最高的一座建築物的頂端,發現這裡是這座古城最外圍的部分。

「前面的陰煞之氣更重,我還是第一次在陽間感應到這種陰魂界的氣息,這座城市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皺眉間眼角移向了一旁,那個小骷髏跟了他一晚上了,居然還沒有放棄。

可它跟著自己做什麼?昨晚他與別的骷髏打鬥時也沒有趁機來一斧子,感覺不像是來報仇的。

夏祈沒有搭理它,繼續在向古城之內掠去。

小骷髏拖著巨斧踩著「咯咯咯」的腳步迅速跟上,但還沒跑出這條街,突然從幾條暗巷中狂奔出幾頭丈許高的屍獸,這些屍獸有的身上還殘留有腐爛的肉與內臟,在它們出現的那一刻,一股恐怖的惡臭便是瀰漫了整條街道。

幾頭屍獸發出了嘶啞的低吼,竟開始對那具小骷髏展開了攻擊,白骨的獸爪一抓就能在地面留下幾道深深的痕迹,巨大的口中還能凝聚出一種黑色的火球,被火球擊中的房屋會瞬間化為粉末,並留下一個數丈深的恐怖坑洞。

小骷髏明顯也不是一個好惹的主,遭到攻擊之後便是立刻反擊,它的巨斧呈現了一種詭異的暗紅色,雙腳一蹦,整個身體躍上幾丈之高,巨斧一掄,便旋轉著向下方屍獸切去。

那些屍獸雖然高大,但其實也就剩一副骨架而已,這麼一記重斧砸下來瞬間便碎了一地,小骷髏又將斧頭橫向,像拍蒼蠅一樣瘋狂將那些白骨拍成了粉末,正巧另一頭屍獸又向它噴過去一顆黑色的火球,它身形一閃,滿地白骨被炸成了灰燼。

躲在某處偷看的夏祈不由得一笑,這小骷髏的智商似乎比那些屍獸高出了不止一點點,這讓他不禁有些懷疑,這小骷髏,是否存在著靈智?

消滅了一頭屍獸,小骷髏巨斧一掄,又將另一頭朝它撕咬過來的屍獸拍成了粉碎,但這一頭屍獸的體內還殘留著腐爛的內臟,從那些內臟中鑽出一條條灰白色的屍蛆,將那柄巨斧死死黏住,小骷髏拼盡全力也沒能將之拔出來,而小片刻后那頭被粉碎的屍獸又恢復了原樣,獸爪探出,瞬間將小骷髏捏在了手中。

小骷髏拚命掙扎,但卻無濟於事,那獸爪猛力一握,便是將它給捏成了粉碎,剩下那顆骷髏頭被屍獸吃進它那漏風的嘴中,剛要吃食小骷髏寄存在眉心處的陰魂,突然從上空掠下來一道身影,手中黑白兩色的火焰纏繞,而拳頭之上白火明艷!

「陽拳,陰陽游!」

「轟!」

這一拳轟碎了那屍獸的頭骨,夏祈一把抓住其眉心處的陰魂猛地扯出,黑刀在手心處露出一截將那陰魂吸食,接著整具獸骨便是失去了支撐,轟然坍塌! 小骷髏的骷髏頭掉落下地面,接著滾到了自己的那堆碎骨之上,很快又重新拼湊完整,站起來將那柄巨斧猛地拔出,一溜煙跑到了十丈之外,躲在小巷裡探出頭來看著夏祈。

夏祈無語,怎麼救了你反而你還跑了,所以這剩下的這頭屍獸是要他自己對付了嗎?

一顆黑色火球射來,近距離感受那黑火有些類似於游墨的陰火,當然兩者之間沒有一絲的可以性,就猶如霸王與小兵。

夏祈剛要撤退,卻不想游墨游出了他的體外,小黑魚興緻盎然,魚嘴一張,就將那迎面而來得有臉盆大小的火球給吞進了肚裡,它的魚肚鼓得彷彿下一息就要爆開一樣,接著就見它重新將那火球吐出,那火球的大小被壓縮了一半,但力量卻更加狂暴與恐怖,如隕石般向那頭屍獸激射而去,只聽「轟」的一聲,整頭屍獸被炸成了粉碎。

夏祈瞄準了那射出的一截頭骨,長刀出現一切,將藏於其內的陰魂吸食。

三頭屍獸,就這麼被這一人一魚一骷髏給幹掉了。

夏祈轉過頭,對那依舊露出半張臉的骷髏招了招手,但沒有得到任何的反應,一接近它的話小骷髏就會立刻後退,但自己走出一段路它又會連忙跟上,頗為莫名其妙。

夏祈無奈,只好不搭理它,各走各的。

而隨著越深入這座古城,夏祈開始遇到進城來尋寶的人類,這些傢伙似乎都已經殺紅了眼,在看到夏祈之後便是遠遠避開,而等到確定夏祈身上並沒有藏著什麼寶物之後,才真正的離開。

還有不少修為較低的已經被各種白骨屍獸撕成了粉碎,滿地殘骸慘不忍睹。

他們的屍體會在幾個時辰之後長出一種灰褐色的屍斑,接著長出屍蛆,接著再過不久便能重新『活』過來,自動尋找自己的殘肢殘骸拼合而上,開始攻擊人類或者與其他屍骸繼續相互吞食。

夏祈有一次便見過那樣的畫面,只能說,真的巨噁心。

可在進入這座古城之前,他並沒有聽說過什麼屍骸之類的事情,進城的人因為貪婪相互廝殺倒是有不少,莫非這些屍骸,真的是在夏祈進來的那個晚上,因為天空掠過的龐然大物才『活』過來的?

可這些事情他就算好奇也得不到答案,唯一能給他提供一些信息的那個小骷髏卻膽小得要命,拖著那大斧頭跟了自己幾天了,就是死活不讓他接近,夏祈若是刻意去追的話,小骷髏就會丟下那柄巨斧,速度瞬間就上升幾個檔次,在這古城中拐那麼幾條暗巷,很快就沒了蹤影。

夏祈漸漸也來了火氣,眼尖突然掃到了被小骷髏丟棄在地上的那柄巨斧,這只是一柄再平常不過的兵器,其上沒有半分靈力流動,可這樣一件累贅的東西,為何那小骷髏每次回來都還是會將它帶上呢?

夏祈打算在這巨斧上面做做文章,他一把抓住了斧柄,猛地將巨斧扛到了肩上,還別說,這東西至少得四五百斤重,而那『瘦骨伶仃』的小骷髏居然能將之舞得那般得心應手,這力氣不可謂不大啊!

夏祈掃了眼遠處在小巷中露出來的半張臉,扛著巨斧向前走去。

小骷髏默默從小巷裡出來,「咯咯咯」跑了起來,跑到了它丟棄巨斧的地方,用腳將地上被巨斧留下的印子蹭乾淨,又迅速向夏祈追去。

而夏祈扛著巨斧在古城中狂跑了起來,他很快就想到了一個不錯的方法,像小骷髏躲他那般躲進了那些巷子之中,這期間他又找到了一條結實的麻繩,之後他躲在了暗處,將巨斧隨便扔在了地上。

小骷髏能一直找到他並跟上的原因夏祈認為是因為游墨的那股極陰氣息,所以這次他讓游墨離他很遠,防止他被小骷髏抓住氣息。

而這一招也果真有用,小骷髏想也沒想就跑向了那柄巨斧,左右找了找鎖定了前方游墨的氣息,就要拖起那柄巨斧追去。

不料突然套來了一根繩子,將小骷髏給捆了個結實,夏祈的身影也是迅速出現,哈哈笑道:「看你這次還跑!」

小骷髏使勁掙扎,卻被夏祈捆得更緊,最後不得不老實下來。

「說,你為什麼一直跟著我?」夏祈故作兇惡逼問道。

小骷髏將下巴翹得老高,一副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的剛烈模樣。

「哎呦!小東西還挺有骨氣啊!」

能沒有嗎?全身上下就只剩骨了。

「我可先告訴你,我這人很兇殘的,動輒剝皮抽筋挫骨揚灰,你落到我的手裡死相一定會很難看,當然,如果你願意臣服於我的話,我倒是不介意收你當個僕從。」夏祈又出聲威脅道。

小骷髏將頭仰得更高,依舊沒有服軟。

夏祈哭笑不得,突然想到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又繼續問道:「你會不會說話?」

沒想到話音剛落,就見那小骷髏「呸」的一聲,不樂意地說道:「我當然會說話了,你真以為我是鬼啊!」

這一下可將夏祈嚇一機靈,那小骷髏見他的反應,頓時哈哈大笑起來:「這麼大的人膽子居然這麼小,還兇殘呢!睜眼說瞎話,真是臭不要臉!」

這聲音是一個稚嫩的女孩子的聲音,夏祈不得不翻了個白眼,被人取笑當真不是什麼好滋味。

「既然能說話,那麼你說說,為什麼一直跟著我?」夏祈皺著眉頭問道。

「這城是你的嗎?我在這城裡走關你什麼事?憑什麼說我是跟著你,我還說是你跟著我呢!臭流氓!」

夭壽哦,看這小嘴巴硬的,居然還有走前面的人跟著走後面的人,這強詞奪理可奪得有些過頭了啊!

「你再這個態度的話我可就找東西將你綁死在這裡然後自己走掉了啊!」夏祈說出這句他覺得最具威脅的話。

果然那小骷髏一聽這話頓時就有些慌了,但到底還是嘴硬:「你你你……你有本事就走,你走去吧!你問心無愧去吧!」 夏祈覺得這小骷髏多少也有點二百五,既然她硬的不吃,那隻好給她來點軟的了。

「這樣吧,我們也別誰臣服誰了,就平等,當好朋友,這樣總可以了吧?」

「臭流氓,誰知道你有沒有藏什麼壞心思!」

夭壽哦,什麼叫藏壞心思,難不成還能將你這把骨頭給強推了不成!

夏祈強行將這口氣給吞下肚去,語氣盡量放得柔和一些,道:「那就不做朋友了,你跟著我一定是因為我能替你做些什麼,這樣吧,你想讓我做什麼,我幫你,不過,我若是有需要你幫忙的,你也得幫我。」

「你不騙人?」這小骷髏的語氣總算鬆了幾分。

「不騙人。」夏祈堅定道。

「騙人死全家!」

「呼」的一巴掌拍在她後腦勺上。

「哎呦!」小骷髏慘叫一聲,「臭流氓,剛談妥你就反悔了嗎!你個反覆無常的臭流氓!」

「你怎麼滿嘴亂七八糟的話,誰教的你?」夏祈皺眉道。

「要你管!老娘我……哎呦!」



解開了小骷髏身上的麻繩,夏祈出聲道:「說吧,你究竟為了什麼跟著我,如果我可以幫你做到的話,一定會幫你。」

小骷髏此時氣得牙咬咬,「你剛剛打了我兩下後腦勺,先讓我打回來!」

夏祈一愣,剛剛他也就輕輕拍了兩下,沒想到她居然這麼記仇,這傢伙可有點二百五,要是沒輕沒重用上了甩斧子的力氣,豈不是整顆腦袋都得被拍飛了去!

「額……我覺得我們還是先談談正事比較好。」

「不行!你不讓我打兩下,我死活不跟你這種人為伍!」

怎地這傢伙如此難對付,夏祈沒辦法只好將屁股給翹了出來,「你要打的話,就打這裡!」

太不要臉了,小骷髏默默將那柄斧頭給撿了起來。

「你要死啊!用手!用手你懂不懂!」夏祈一把將那斧頭奪過,猛力給甩得遠遠的。

小骷髏無奈,狠狠一巴掌甩在他屁股上。

「啪!」

響聲清脆,多少還是有點痛的,但既然答應了別人,夏祈只好咬牙忍著。

「還有一下,快打!」他提醒道。

可這麼打小骷髏還是覺得不解氣,眼角突然掃見了小巷邊上一根沒用的擀麵棍,她的嘴上裂開一抹邪惡的笑容,撿起擀麵棍對準了中心位置一把捅去!

整個世界都明亮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