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月華神鏡在神元的加持下發揮出了令人瞠目結舌的效果,只聽到一聲轟的巨響,就跟在他王明身後的獵貓豹甚至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月華神鏡直接轟成了碎片!

「吼昂!」王明突然間選擇出手而不是繼續逃跑,著實讓嘯天狼以及大力猿嚇了一跳。事實上每個有智慧的生物都會有這種反應,就像是三頭猛虎追殺一頭羊羔,誰能想到這頭羊羔還能有膽量選擇反擊呢?

之前的獵物忽然間變成了獵人,月華神鏡一擊之下竟是生生轟殺了一頭已經成年的十一級獸王獵貓豹,甚至讓獵貓豹連防禦、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眼看著獵貓豹已經死的不能再死,同樣已經停下腳步的嘯天狼發出了暴怒的吼聲:「吼~吼~!」,

「不好!這畜生又來了!」王明還沒來得及從擊殺獵貓豹的喜悅當中回過神來耳邊就傳來了嘯天狼暴怒的嘶吼聲,聽到它那高亢之餘似乎又帶著一些節奏的嘶吼,王明全身的汗毛立刻就豎起來了。

來不及多想。收回月華神鏡防禦自身……

一陣如狂風大作般的聲響在這片十二級獸林的五環內響起,較之先前更加恐怖的無形火焰,從嘯天狼的口中噴涌而出。

王明無法用語言評價嘯天狼的攻擊強度,但他能夠清晰的看到。以嘯天狼那張血盆大口為,一路上凡是那無形火焰經過的區域,虛空之中便產生了層層漣漪,好似這火焰已經炙烤的空間壁壘也要崩潰了似地。

這絕對是一種駭人聽聞的攻擊方式。而王明也知道,他好像慘了……

「轟!」這一次,嘯天狼噴出的無形火焰不再是焚燒萬物。而實際上是如同炮彈一般落在了距離王明不足十米的位置,並直接發生了大爆炸。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傳到王明的耳中,緊接著一股無比巨大的衝擊波便已經席捲而至,在這股衝擊波的衝擊之下,在這大爆炸后產生的熱浪炙烤下,哪怕有月華神鏡護身的王明,也是被瞬間掀飛了。

整個人在衝擊波的帶動下直直的撲向前方,月華神鏡雖阻擋了絕大部分熱量,可透過銀色表面最終鑽入他體內的熱氣,卻依然讓王明難受非常。

「砰!」整個人被這陣大爆炸掀飛出去足有十多公里,最後才結結實實的撞在了十多公裡外的岩壁上,只聽到一聲巨響,整座山崖都被王明的身子撞擊的一陣劇烈搖晃。

而緊隨其後的大爆炸衝擊波也在頃刻間瓦解了這座山崖,根本沒有給王明多少還手的機會,山崖便已經全面崩塌,而王明自己也被山崖崩塌后的岩石壓在了下方。

「轟轟轟~」山崖倒塌,王明消失。

被無數巨石壓住的王明到沒有因此而感到什麼窒息的痛苦,反倒是在那大爆炸中受到的衝擊,讓他胸腔內隱隱的有些發悶,體內的氣血在不住的翻騰。

面對嘯天狼那恐怖的無形火焰,王明好似被打的毫無反手之力,只能是狼狽逃竄,而且逃也逃不掉,嘯天狼似乎就認準了死理,一定要把王明轟成渣渣才肯收手。

王明感覺到了,在山崖崩塌的同時,百步之外就出現了嘯天狼那狂躁炎熱的氣息,這畜生又來了……

心情極度鬱悶的王明下意識的伸手往下方一抓,一塊冰冰涼涼的獸核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是獸王獸核!」王明一愣,繼而想到了先前被自己用月華神鏡轟殺的那頭倒霉的獵貓豹,想不到這頭獵貓豹的獸核居然也跟著大爆炸的衝擊波出現在了他的身下。

「這也算是有付出就有收穫吧?」王明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直接把獵貓豹的獸核收進了空間當中。

這時,早已經出現在附近的嘯天狼再一次發出了一陣低沉的嘶吼聲:「吼昂!」

「該死!」聽到這陣嘶吼聲,王明不由被嚇了一跳,立刻衝天而起!

也就是在王明騰空逃離的下一秒鐘,嘯天狼的第三波無形火焰就已經出現在亂石堆中。

這一次沒有爆炸也沒有噗噗的輕響。那些巨石就像是被風化了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潰並化作滿地的沙土……

「這要落到我身上不死也得丟掉半條命啊!」看到這一幕,王明被驚得有些手腳發涼,之前的一連串遭遇總算是讓他明白了這些曾經能夠和神祗抗衡的異獸,究竟是一群怎樣變︶態、強橫的存在!

王明的眼界豁然開朗,他終於明白自己以前的目光實在是太短淺了,在這個千奇百怪的世界當中,他的實力只能算是墊底的那種!

「但是,就算老子只是墊底的神祗,也由不得你這頭畜生肆意羞辱吧?」王明隨便動一動的速度都能超過光速百倍、千倍。在這種力量的輔助下,他倒是不怕再被嘯天狼的攻擊威脅到了。

看著下方地面上還在咆哮連連的嘯天狼再看看那頭蹲在嘯天狼身旁如小狗崽一般的大力猿,王明咬了咬牙、狠了狠心……

「算了,就當我沒見到過這頭嘯天狼吧!」王明想到了來次神界之前,太乙對他的交待。

盡量不要動用從宇宙帶過來的各種武器,但如果到了逼不得已一定要動用的時候就務必做到一擊必殺,決不能留下任何活口把這一消息傳遞到那幾頭凶獸的耳中。

要知道,現在一頭半神異獸就能壓的王明幾乎喘不過氣來,一旦引來那幾頭凶獸對他下手的話。王明根本連半點活命的希望都沒有。

「咳咳咳……」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在空中響起之前受到的衝擊傷害使得王明心窩處有種不是很明顯的壓迫感。

將月華神鏡拿在手中,王明又是一聲輕輕的嘆息:「唉。」

完全激發的月華神鏡無疑是最恐怖的攻擊手段,但它那毀滅一切的特性,卻讓王明不是那麼願意用它來對付異獸。尤其是高等級的異獸。

被完全激發的月華神鏡擊中的任何物體都會被扯入到黑洞當中碾成粉末,也就是說如果王明利用月華神鏡對敵的話,敵人的任何東西都不會留給他哪怕一星半點,就如同眼前這頭嘯天狼一般。

「十二級獸皇啊!」王明有些不舍的看了看嘯天狼又摸了摸手中的月華神鏡。在考慮到小命的重要性后他還是咬牙選擇放棄了那枚無比誘人的獸皇獸核……

「獸皇獸核雖好,可也得有命去享受吧?」

他集感覺到,無數飛行異獸已經騰空而起。再不動手的話,就來不及了!

看到他使用法寶的生物越多,泄露他真實來歷的可能性就越大,不得已,王明只能咬牙選擇悍然的發動攻擊!

王明速度已經快到了極致,雖比不上瞬息移動,可瞬息移動每每需要的停頓時間卻是致命傷,更何況王明根本不可以在次神界當中使用任何空間穿棱的法術。

這是一片被禁錮的土地,在這裡,任何穿棱空間的行為都是找死的前奏。

利用在空中如閃電般前沖後退,一番讓嘯天狼眼花繚亂的表演之後,王明明顯注意到了嘯天狼那一雙血紅大眼中流露出的局促神色。

他知道,自己的速度已經引起了嘯天狼的警惕,在捕捉不到自己身影的情況下,嘯天狼不敢再胡亂出手了。

「就是現在!」如小丑般活蹦亂跳迷惑了嘯天狼之後,王明當機立斷,在心中低喝一聲的同時,手中的月華神鏡已經被甩飛了出去,迎風暴漲瞬間化作一面巨大的銀色鏡子,並朝著嘯天狼發射出了一道灰色的流光……

「轟!」月華神鏡所發射的灰色流光就已經結結實實的轟擊在了嘯天狼的身上,沒有那種無聲無息將其扯入黑洞的詭異感,反而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大爆炸讓王明有些發懵。

一道巨大的蘑菇雲升騰而起,王明隱約間把握到了事情的關鍵。

「是了,次神界已經被神界聯手禁錮,在這裡空間類的法術根本無從談起,月華神鏡利用黑洞進行毀滅的方式在這裡也無法使用。」

「所以,激活月華神鏡之後。月華神鏡就發生了改變,不再是射出黑光而是灰色的光柱,就是不知道這灰色光柱……威力如何?」

念頭轉動到這裡,王明便屏住呼吸,一雙眼眸緊緊的盯住了嘯天狼和大力猿先前站立的位置,透過漫天的灰塵隱約看到了兩個龐大的影子。

嘯天狼沒有再動,大力猿似乎也被定格了一般一動不動王明迅速收起了月華神鏡,並慢慢的降落回了地面。

這時,籠罩全場的灰塵慢慢的散去,嘯天狼、大力猿的龐大身軀清晰的呈現在了王明的面前。只不過這兩頭異獸誰也沒動,就那麼呆呆傻傻的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外表上看不出任何傷勢,甚至嘯天狼周身繚繞的金光也在繼續閃爍,看上去像是活著一般,但實際上……

「死了都死了。」王明長長的吁了口氣,整個人頓時間放鬆了下來……

他能感覺到,嘯天狼和大力猿身上的氣息正在飛速減弱,它們的生命已經在這一刻走到了盡頭。不知道為什麼,王明忽然有種逃出生天的喜悅。

毫無疑問這是他有史以來最危險的一次戰鬥,也是第一次面對獸王、獸皇級別的異獸,並最終將其成功斬殺。

如果不是最後動用了法寶。單靠王明自己的手段想要殺死這三頭異獸的難度,不亞於讓現在的王明去擊殺一名貨真價實的半神。

但不管過程如何這獸王、獸皇終於是斃命了,而王明則活下來了。

「還好手頭還有法寶這張王牌,否則的話。今天必然是以我生死命運為結局。」王明有些后怕的看了看面目猙獰的嘯天狼,心裡頭長長的鬆了口氣,臉上忽然間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王明一邊若有所思的想著。一邊抬腿朝嘯天狼和大力猿的屍體走去。

不知道為什麼在王明出現在嘯天狼面前不足兩米的位置,正打算伸手去將依然站立的嘯天狼推倒的時候他的心裡猛地騰起了一股危機過……,

……

「嗖嗖嗖~!」無比密集的,如黃豆大小的血紅色光點突然從嘯天狼的眼眸當中噴洒了出來,緊接著……

「轟隆隆!」震耳欲聾的大爆炸就在王明面前發生,沒有任何防護準備的王明幾乎就在一瞬間,被那猛烈的爆炸掀飛了出去!

「噗~!」半空之中,王明噴出了一口殷紅的血液,體內的五臟似乎都在這一剎那發生了偏移,那種極度扭曲的刺痛感,令他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悶哼。

吃大虧了。

嘯天狼臨死之前埋下的最後一絲意念最終還是引爆了它的一雙眼眸,誰也不知道,嘯天狼的那一雙巨大血色眼眸當中,儲藏著無比兇悍的力量!

黑道帝王的腹黑妻 嘯天狼以異獸精血為食,而異獸體內的精血所蘊含的龐大能量,全都被它存放到血色眼眸當中,咆哮發出的無形火焰只是嘯天狼諸多攻擊手段當中的一種,真正恐怖的攻擊方式,其實就隱藏在它的眼眸之中。

但它顯然沒想到王明居然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保命手段,更沒想到王明手中的月華神鏡居然會恐怖若斯…………措不及防之下被王明偷襲成功,可畢竟是一頭獸皇級的異獸,嘯天狼臨死之前,還給王明埋下了這麼大的隱患,或者說是……陷阱?

眼眸發生的大爆炸直接掀飛了王明,並將王明擊成了重傷,同時嘯天狼那顆碩大的腦袋,也在爆炸當中化作漫天血霧,徹底消失在了空氣當中。(未完待續。。)

… 「砰!砰!砰~!」王明落地的同時,嘯天狼和大力猿的屍體也隨即倒下,落在數公里開外的王明忍不住又咳了幾聲哇的一下吐出了幾口鮮血。

「這畜生還真狠啊!」想到先前就在眼跟前發生的大爆炸,王明只能抬手揉著自己的胸口一陣苦笑,今天的接連遭遇幾次三番都差點將他逼上絕路,沒想到最後已經擊殺了那頭嘯天狼完了還會遭到它的暗算!

「不過,它至少是死掉了。」一個人坐在鬆軟的草地上恢復了片刻胸口雖然還有些隱隱作疼,但為了避免屍體被其他異獸吞掉導致賠了夫人又折兵,他卻不得不咬牙站起來,並迅速回到了嘯天狼和大力猿死亡的現場。

這個時候,已經有數量相當多的七八級異獸圍聚了過來,但可能是被嘯天狼和大力猿的慘死嚇到了,沒有哪怕一頭異獸膽敢靠上前去。

結果就便宜了匆忙趕回的王明,遠遠看了一眼那些圍聚過來的異獸,王明暫時放棄了獵殺的想法,以最快的速度收好嘯天狼以及大力猿的屍體然後咬牙調動起體內的神力,以目前最快的速度朝著獸林外圍狂奔而去。

事實證明王明的選擇是無比正確的,因為就在他帶上嘯天狼的屍體迅速逃離之後沒過多久,一頭身高七十米以上、體長超過一百八十米的龐然大物便已經在密林當中連連跳躍,瞬間出現在了嘯天狼死亡的地點。

這頭龐然大物形似狼、身上覆蓋有赤紅色的鱗片,渾身火光繚繞十分嚇人若是王明此時還在這裡,絕對能一眼看出來,這頭龐然大物就是嘯天狼,但是比那頭被他殺死的嘯天狼,似乎強大了無數倍……

體型龐大的嘯天狼出現在之前那頭嘯天狼死亡的位置它用它結實的鋒利爪子重重的在地上挖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繼而仰天咆哮:「吼~昂!!!」

驚天動地的咆哮響徹了大半個獸林。凡是聽到這頭嘯天狼這一聲咆哮的異獸,無論十級異獸還是十一級獸王,都在瞬間匍匐在了地上,齊齊露出了一副驚恐交加的模樣。

這些異獸望向咆哮聲傳來的方向有些智商極高的異獸更是好奇的想到,究竟是誰,招惹了這頭老祖宗?!

異獸們不知道王明也不知道。

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殺了小的出來了一頭老的,他只是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了這片十二級獸林直到出現在獸林外圍后,他才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經破破爛爛,據說成本價都要八十億次神幣的超級作戰服。

接著,後背涼颼颼的感覺和火辣辣的痛楚。似是在提醒著他,你已經受傷了,趕緊回去療傷吧!

王明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之前站立的岩石上,朝著傭兵協會總部的中央大樓所在方向狂奔而去。

「你一一一一你怎麼成這副模樣了?」當王明衣著襤褸的回到傭兵協會總部的中央大樓最頂層,當托里瓦耶夫看到王明嘴角噙著的那絲鮮血時,不由被嚇了一大跳,繼而緊張的問道:「嘯天狼?」

「嗯,運氣不好,第一次進入獸林就遇到了這畜生。」感受著胸前隱隱傳來的氣悶。王明勉強點了點頭,笑道:「不止嘯天狼,還有大力猿和獵貓豹,這三頭畜生組合到一起。還真的恐怖!」

事實上在場的幾個神王全都明白,能夠在嘯天狼、大力猿和獵貓豹的追殺下成功逃脫,這本就證明了王明究竟在獸林當中遭遇了怎樣危險的情況。

在那種九死一生的危機下安然逃生,縱使回到了傭兵協會總部中央大樓這樣的安全區域。也總是會心有餘悸的感到后怕,這是人之常情。

看著王明那身破破爛爛的超級作戰服,幾位神王都對王明投以同情的目光。唯獨剛剛從包廂里出來的切諾基桑笑了。

「哈……哈哈哈……原來,原來你也不行啊!」,臉色還有些發白的切諾基桑,此時卻是無比暢快的大笑道:「你的技巧呢?你的手段呢?怎麼不殺掉幾頭帶回來讓我們瞧瞧呢?!」言辭之間滿是幸災樂禍的味道,切諾基桑沒有去注意托里瓦耶夫漸漸陰沉下來的臉色,而是自顧自的說道:「你也不過如此,技巧能對付人類武者,但面對體型龐大的異獸,你說你那些技巧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人類武者的存在不是為了自相殘殺,而是為了斬殺異獸保護人類種族的生存,依我看吶,你那些技巧也就是一堆雞肋,還不如……」

「別說了!」不等切諾基桑把話說完,托里瓦耶夫的臉色已經冷到了極致,他低聲喝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在這裡起內訌?!」

「起內訌?開什麼玩笑?」切諾基桑有些輕蔑的瞥了王明一眼,說道:「我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省的有些人被什麼卑鄙手段給矇騙了還不知道。」

「你好像對我很不爽的樣子。」王明微微皺眉看了一眼切諾基桑,對於眼前這個不知進退的神王也確實生出了一陣怒意。

但王明沒有跟他針鋒相對的扯皮對罵,而是心思一轉,朝切諾基桑說道:「要不我們打個賭好不好?」

「打什麼賭?」有了神王冊事件的教訓,切諾基桑明顯對王明充滿了警惕,他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著好似受了重傷的王明,接著問道:「賭注是什麼?」

「唔,請在場的各位神王幫忙做個見證,也請大廳內開啟自動錄音和攝像系統,留存證據當做保證。」王明看了一眼有些警惕的切諾基桑,卻沒有立刻和他說明賭注和賭法,而是朝在場的幾位神王拱子拱手,笑著說道。

「當然,我們會為你們作證的。」幾位神王也早已獲知了消息,知道王明馬上就會成為傭兵協會的重要成員,到時候也是門生遍天下的大人物,在這種小事上若能出力一二的話,他們自然不會拒絕。

而托里瓦耶夫則是思考了片刻。才抬起左臂,在左手手腕上虛點了幾下,只聽到大廳內滴的一聲,一個電子合成的女人聲音便在眾人的耳邊響起:「自動錄音系統確認開啟、自動攝像系統確認開啟……」,

一切準備妥當,王明這才笑眯眯的望向了切諾基桑,說道:「賭法很簡單,賭注也不重,咱們玩玩就行。」

「你說吧。」切諾基桑明顯學乖了,沒有立刻答應下來。

「賭法么。你不是說要我殺掉幾頭異獸帶回來給你們瞧瞧嗎?」王明笑著說道:「我可以滿足你,一天之內,我就去殺幾頭異獸給你瞧瞧!」

「等等!」切諾基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大聲喝止了王明的話語后,他才心中一動,笑了,笑的很輕蔑:「原來你也就會這些不入流的手段而已,殺幾頭異獸?試問在場的哪位神王辦不到?!」

「十二級獸皇。」王明也笑了,笑的很古怪:「有本事你去殺一頭給我瞧瞧?也不用你一天之內。我給你十天時間!」

「你……」切諾基桑頓時語塞,但緊接著他就反應過來了,那一雙眼珠子有些放光的盯住了王明,一字一句的說道:「你是說。你要在一天之內殺幾頭異獸給我們瞧瞧,其中可是有十二級獸皇?!」

「十二級獸皇?!」這一下,在場的幾位神王都有些驚呆了,他們驚疑不定的望向王明。猜測著他是不是被嚇傻了……

自次神大陸有歷史資料記載以來,就從未出現過任何十二級獸皇被斬殺的成功案例,甚至於當初十幾位神皇圍攻一頭十二級獸皇。最後也只是將其打成重傷而已,並沒能將其斬殺。

由此可見,一頭十二級獸皇究竟是多麼強橫的存在,或者說是……,

等同於無敵的存在!一個神王就想斬殺一頭十二級獸皇?

他們覺得,這是他們這輩子以來聽到過的最好笑的笑話,因為那根本就不可能!一頭獸王就能逼的一位萬紀神王以命相搏,更何況是一頭獸皇?

正如神王冊事件最終塵埃落定之前那樣,沒有人會相信王明能夠打敗十二級獸皇,連打敗都無法完成,更何況斬殺?

一大串的問號浮現在眾人心頭,但誰也沒有在這個時候開口吱聲。

看到切諾基桑有些得意的笑容,王明卻沒有半點被他坑害的覺悟,反倒是理所當然的點頭說道:「自然是十二級獸皇,而且還得是成年的那種!」

「嘶……」包括托里瓦耶夫在內,幾位神王都是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涼氣,這王明神王的語氣,也未免太大了一些吧?!

切諾基桑認認真真的盯著王明看了好半晌,才露出乎笑容說道:「王明神王實力超凡,斬殺一頭十二級獸皇自然不在話下,那麼,王明神王既然說的是幾頭異獸,那麼,就不應該只有一頭十二級獸皇吧?」,

「當然。」王明無所謂的點點頭,說道:「除了一頭成年的十二級獸皇之外,再加上一頭成年的十一級獸王怎麼樣?另外,再加一頭六七級的異獸當今彩頭、添個數量,你說怎樣?」

「當然好啊!」切諾基桑明顯有些興奮了,他忍不住追問道:「一天之內斬殺成年的獸皇、獸王各一頭,那六七級的異獸就算了,殺不殺都無所謂…………就是不知道王明神王想怎麼玩?」

「玩嗎,重要是玩的開心,玩的自在。」王明笑眯了眼,毫不在意的暴露出自己的心情,朝切諾基桑說道:「以一天為限,若是我不能斬殺一頭成年獸皇、一頭成年獸王再加一頭成年的六七級異獸,那麼就算我輸,反之則是我贏,這樣沒意見吧?」

「當然沒意見!」切諾基桑神王心潮澎湃,當真以為是王明被那十二級獸皇嚇傻了,連這樣近乎自殺的賭法都能提出來!

至於王明臉上那笑眯眯的神情,原本是自信滿滿的笑容,到了先入為主的切諾基桑神王眼中,卻成了標準的傻笑。

見切諾基桑神王點頭答應下了自己的賭法,王明不動聲色的朝托里瓦耶夫遞去一個眼神,制止了他的舉動后,接著朝切諾基桑神王說道:「至於賭注,其實咱們也就是簡單的玩玩而已。所以也用不著太大,畢竟我知道切諾基桑神王你好像最近手頭有些緊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