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已逝,吾輩何如!」

「不要放棄,我們還有路,我們還有成為神靈的可能,失去的只是先人的道,而不是……」

「失敗了,終究是失敗了,神禁難破啊!」

「你還會回來么?我已經等了你千年,紅塵如夢,我還在等你。」

「誰曾說過歲月如流,盛世風景如流霞。你要帶我看的山和海,我已經看到了,你在哪?那些雲化的鳥兒,在風吹起的時候消散了。」

「我又要走了,但我還是來這裡等你的。」

那些話語,那些帶著悲憤、蒼涼的低語與悲嘆,在姬夜的腦海之中猶如魔咒,回蕩不息,識海之中翻起滔天巨浪,精神力化作的海水無休止的涌動著。

痛,頭痛。

頭痛欲裂。

姬夜只覺自己這部分精神立即將徹底崩潰,那些走馬觀花般的場景也越漸遙遠,那些聲音也在逐漸遠離。

精神力漸漸消散,即將耗盡。

這時,姬夜的「目光」透過迷霧,看到一幅令他感到極為震撼的場景。

那是灰色的天,雲霧遮住了陽光,一隊黑甲的士兵遠去,戰鼓聲猶如雷震響徹世界。荒寂的原野之上渺無生機,生靈不存,只有那一隊士兵向著遠方走去,死氣瀰漫大地,漸漸掩蓋了他們的身影。

精神力遺留最後一絲,看著黑甲士兵徹底消失,最終一絲不剩。

姬夜的意識回歸了本體。

「姬夜,姬夜?」

耳畔傳來邵月焦急的呼喊,姬夜只覺頭疼欲裂,遺失部分精神力使得姬夜此時格外虛弱,意識恍惚。

姬夜睜開雙眼,看到邵月正在一旁攙扶著自己,滿臉擔憂的望著自己。

姬夜扯了扯嘴角,壓下腦海中猶如撕裂般的疼痛,低聲安慰道:「我沒事。」

「沒事么,嚇死我了,之前你身前一直繚繞著極為濃郁的死氣,各系魔法元素也是閃爍不停,是那個玉片出了問題么?」邵月放開姬夜,撫著胸口,上氣不接下氣的問。

「沒事沒事,放心吧。」姬夜笑了笑,伸手將邵月額上的汗珠抹去。

忽然,姬夜發現手中的玉片不見了。

「邵月,玉片你拿去了么?」姬夜對邵月問。

「沒有啊,不是你一直拿著么?」邵月疑惑的說。

姬夜看了看地上,沒有絲毫玉片的痕迹,心中滿是疑惑,低聲說道:「難不成是消失了?」

這時,姬夜感受到自己身上似乎發生了極大的不同,便是將玉片的事暫且放下。

略一感受,姬夜不可置信的說道:「我破境了!」

「啊,突破了?法師等級沒有變化啊。」」邵月一臉迷茫的回答,接著又說,「是巫師登基突破了么?」

「恩,三境初期,大致是三階三級。」姬夜微微一笑,伸手捏了捏邵月的臉頰,「我可是達到三階了。」

「討厭,三階就三階,我都進入三階快三年了。」邵月後退一步,掙開姬夜的手,忿忿說道。

「知道知道,你最有天賦。」姬夜嬉笑著說道,閉目感受精神力的變化。

巫師破境之難,遠超其他職業。而此次破境,其實早應該到來,姬夜達到二境圓滿已經半年多了,卻一直沒有突破,這次厚積薄發的突破,使得姬夜修為拔高至三境初期圓滿,距離中期也是不遠。

精神力提升三級,達到三十四級,距離邵月的四十級雖然還有差距,但也不算太低了。

「再走一會,我們就回去。」姬夜輕聲說。

「恩。」

這時,草叢裡忽然響起密集的簌簌聲,姬夜轉身一看,數不清的藍色光點自草叢之中生氣,向著他們二人靠近,那是蛇潮!

一股寒氣升騰,瀰漫四周。

姬夜面色一變,伸手一拍白虎,與邵月急忙向著叢林深處奔去。

身後蛇群猶如流水,瘋狂湧來,姬夜揮劍甩出幾道劍氣,擊殺數十隻長蛇,然而只是杯水車薪,洶湧如水的蛇潮絕對超過一萬隻,便是姬夜踏入四階,凝聚戰魂,也難能幾招消滅掉所有的蛇類。

二人快步離去,姬夜念起咒語,將在遙遠山洞口守著的夢獸收回寵物空間,再接著念起咒語將夢獸召喚出來。被姬夜召喚的夢獸格外興奮,但是姬夜沒有與夢獸嬉鬧的時間,翻身坐上,驅使夢獸急速離去。

夢獸剛看到身後的蛇群時也是一滯,但隨即反應過來,帶著姬夜跟在白虎後面加速逃離。

蛇群用來,姬夜二人邊走邊戰,邵月一直在不停念動咒語,施展各種魔法。姬夜也是一邊施法,一邊揮出幾道劍氣阻礙蛇群縮小距離。

雙方的距離大致在三丈左右,但是蛇群的速度竟然比兩獸還要快,不斷縮短著間距。

一時之間,森林裡火球、冰刃、雷球、光焰等低級魔法紛紛湧現,二人絲毫不吝惜精神力,揮手釋放出數十個低級魔法,不斷屠戮著蛇群。

白虎也不是噴出雷霆,將一條條蛇劈碎,倒是夢獸沒有出手,只是不是咴咴叫兩聲,警示著姬夜二人。

「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那隻蠻月蛇是蛇王么?」姬夜想著那隻蠻月蛇的模樣,實力不強,也不像有奇異血脈的樣子。

或者是因為玉片?姬夜心裡斟酌著,有些摸不著頭腦。

他並沒有看到,在之前蠻月蛇死去的地方有著一雙雙幽色的冷眸,正冷冽看向蠻月蛇死後留下的破碎晶核,其內有一顆妖異的花種,極其渺小,如同一隻銜著尾巴的月光蛇,而在那花種一閃一閃之間,殘破晶核也在不斷減小。

風過如泣,蟲鳴也是隱去,一隻蠻月蛇從蛇群之中爬出,將花種吞下。 二人乘著魔寵在林間穿行,姬夜在後面不時施法,阻礙追來的群蛇。身後草叢裡窸窣之聲不斷,群蛇追擊,元素隱現,光輝、雷光、火焰不時閃現,而後消失。

「姬夜,你保護我,我施展召喚術。」邵月回身言道,隨即閉目專心念起咒語。

姬夜單手握劍,目光掃過四周,分外警惕。

蛇群如流水一般緩緩匯聚,包圍,但卻並沒有急著進攻,大部分的蛇獸默默的跟在二人後方,豎瞳冷漠的盯著二人。

寒風呼嘯,遙遠的地方傳來低沉的狼嘯,在月夜之下擴散,月光灑落,穿過林葉之間的縫隙投在地上,猶如汞點,帶著一股清冷。

一隻白灰相間長約三尺的灰線蛇驟然發難,猶如閃電,倏忽而至。

姬夜側身躲過毒液,驅動靈力,信手揮劍,靈力流轉在騰龍劍上,劍刃低鳴。長劍挺起,斜刺里一斬而過,將灰線蛇斬斷。約有成人手臂粗細的灰線蛇被攔腰斬斷,鮮血噴薄而出,屍體落地。

夢獸繼續前行,身後群蛇仍舊追擊著,卻是忽然加速,將距離急速縮短著。兩獸也是分別加速,沿著山谷繼續向里,身畔樹影斑駁,細草隨風而動,急速向後遠去。

姬夜謹慎的注視著後方,隨時準備揮劍禦敵。

忽然之間,草叢之中的蛇群之內發出了語調難明的嗡嗡聲。一瞬間,十數條蛇獸紛紛脫離蛇群,向姬夜攻來。三條黑色蛇獸驟然加速沿著地面向著夢獸急速靠近,夢獸見狀,不時回身張口噴出幾道黑色光焰,然而那些蛇獸分外敏捷,在地面上接連換道,避過光焰。四條灰線蛇從不同方向襲來,接連躍起,撲向姬夜,毒液在空中交織,向姬夜飛來。

姬夜伸出左手在空中一按,口中咒語急速念完,左手在空中一抓,一道由黑色死氣組成的帷幕形成,姬夜隨即向前一推,黑色帷幕向前擴張,與接連而來的毒液相撞。

毒液落到帷幕之上發出滋滋的聲音,帷幕被毒液腐蝕著,但也將毒液不斷消耗,最終雙雙化為烏有。四條灰線蛇自身後不同方位襲來,姬夜平心靜氣,雙手握劍,一劍斬出。

劍氣呼嘯而出,將正中的兩條灰線蛇斬落,姬夜隨即左右各斬出一道劍氣,將另外兩條灰線蛇斬殺。

灰線蛇接連死去,屍體落在地上,鮮血流出滲入地下。

灰線蛇,高級魔獸,實力多不超過三階,防禦較弱。

那三條黑色蛇獸乃是碧水蛇,體長五尺,粗細約有一尺,毒性較低,然力大無比。

這時,三條碧水蛇接連追上夢獸,紛紛躍起,當先一隻張口咬向夢獸尾巴。姬夜揮劍而落,將其震落一旁,加持有靈力的騰龍劍僅是在碧水蛇身上留下了一道白印,發出一聲金石之音,竟是沒能將其斬斷,這令姬夜一驚。

另外兩條碧水蛇亦是張口咬向夢獸,被姬夜接連驅走。三條碧水蛇跟在後方,不時躍起,姬夜凝聚靈力,連連揮劍,斬落幾道劍氣,耗費了不少劍氣,方才將那三條碧水蛇斬殺。

此間事說來話長,卻是眨眼之間便是結束。

其餘自蛇群之中襲來的蛇獸此時卻是出現了。那是五條竹葉青,在樹間遊走奔騰,淡青色的眼眸在黑暗之中散發著微光,死死盯著姬夜二人。

竹葉青紛紛自樹上落下,姬夜揮劍斬出,將其中兩條斬落,但卻有三條躲過姬夜攻擊,落在姬夜身上一條,邵月身上一條,夢獸身上一條。

姬夜目光一變,一條竹葉青落在姬夜後背,張口便是要咬下去。姬夜揮劍自腦後劃過,將其獠牙斬斷,劍氣透體而出將其震斷,落在地上。

那條落在姬夜身前的竹葉青此時已經向著姬夜撲來,姬夜伸出左手,將其捉住,握住七寸。

但是毒液已是被其噴出,直撲姬夜臉上。姬夜面色不變,精神力流動,激發巫師長袍上的法陣,一層淡銀色的保護罩在姬夜周身出現,蛇毒落上之後瞬間被化解為水汽蒸發。

姬夜用力一捏,將其殺死,轉動手腕扔向後方。

邵月正在閉目念動咒語,那條竹葉青落到她的肩上,張口便是要咬下去。但是邵月口中咒語響徹,那條竹葉青冰冷的目光卻是漸漸變得柔和,收起了獠牙,合口之後,躍入草叢之中,轉眼便不見蹤影。

邵月念畢咒語,轉身向姬夜點頭一笑。

林間一道傳送門顯現,三隻高約三尺,毛髮銀白的寒冰雪狼自空間門之中緩緩走出,為首的雪狼比其餘兩隻更為壯碩,眉間有淡淡的藍色印記。為首的雪狼向前走出,低頭低嘯一聲向邵月表示臣服。

邵月伸出右手撫在雪狼首領的額頭,達成了臨時契約。

淡淡的金光閃過,在雪狼首領眉間留下一道金色月牙般的印記。

「姬夜,我們走。」邵月回身望向姬夜,輕聲開口。

姬夜點了點頭,催動夢獸加速前行,自停在原地的雪狼之間穿過,向著峽谷深處奔去。

三隻雪狼靜靜地站在群蛇前方,望著急速襲來的群蛇。

為首的雪狼忽然長嘯一聲,嘯聲隨著寒風向遠方傳去,引起林間此起彼伏的群狼嘯聲,也將雪狼首領的威嚴傳開。

那是高階魔獸對低階魔獸與生俱來的壓制,這股壓制使得大部分蛇獸停滯不前。

另外兩隻雪狼驟然奔出,身上散發著凜冽寒氣。隨著雪狼首領的嘯聲不斷迴響,這股寒氣越漸濃郁,竟是在兩隻雪狼走過的地方留下了點點寒冰。

寒氣在林間瀰漫,這股寒氣對於實力較低的蛇獸來說不亞於是毒藥。在寒氣侵襲以及雪狼高階魔獸威壓的壓制下,那些蛇群前方的蛇獸紛紛變得疲憊不堪,意志消沉,更有甚者竟是直接陷入了漫長的冬眠。

而沖向蛇群的兩隻雪狼揮動利爪,將那些無力反抗的蛇獸紛紛屠戮。蛇群之間響起了陣陣驚恐的尖叫,終於,大部分蛇獸紛紛後退。

這三隻雪狼的實力都在三階之上,為首的雪狼是三階後期,另外兩隻雪狼的實力是三階中期。

而蛇群的蛇獸大多在二階左右,三階之上的蛇獸甚至不超過二十隻,僅有幾隻蛇獸的實力在三階中期。

面對氣勢洶洶的雪狼,蛇獸之間有一隻體長一丈,周體青色,粗細約有一尺的蛇獸自蛇群深處遊走而出。

這隻蛇獸不斷發出嘶嘶的聲音,驅使著蛇群停止後退,將那些意志消沉的蛇獸喚醒,緩緩來到蛇群前方。

蛇王。

這是一隻三階後期的蛇王,也是一隻碧水蛇,身上鱗甲細密,反射著淡淡微光。

蛇王一出,兩隻雪狼紛紛後退,唯恐避之不及。

蛇群如流水一般散開,蛇王上身立起,俯視著三隻雪狼,豎瞳之中滿是冷漠,蛇舌不時吐出,發出嘶嘶的響聲。

雪狼首領停止長嘯,信步走到蛇王前方不遠處,仰首望著蛇王。

三階的魔獸靈智與人類幼童相差不多,兩隻高階魔獸互相盯著對方,不時發出一聲嘶吼。

這時,林間亮起一些星星點點的綠色光點,光點不斷靠近,竟是一隻又一隻獠狼。

轉眼之間,超過三十隻獠狼走來,聚集在雪狼身後,狼群面對著蛇群,雙方帶著敵意對峙,戰爭似乎一觸即發。

這時,蛇群之間響起一聲嘆息,一名身著黑袍的人影在林間長嘆。

雪狼首領忽然一驚,向後接連退去,發出幾聲低吼,望著那個黑影。

「回去吧。」那個黑影淡淡開口,向著狼群揮了揮手,語氣不容否定。

雪狼首領卻是如釋負重,回身低吼了幾聲,身邊的獠狼低頭接連吼了幾聲之後,緩緩散去。雪狼首領望著蛇王,尖嘯一聲,旋即回身,帶著兩隻雪狼向著邵月二人離去的方向奔去。

那個黑影搖了搖頭,對著蛇群說:「你們也散了吧。」

他在蛇群之間穿行,走過的地方,群蛇紛紛復甦,俯首輕嘯。隨著他話語落下,群蛇紛紛退去,如溪水入海一般匯入林間消失不見,只剩下蛇王俯首在黑影前方。

蛇王立著時比黑影要高出不少,所以為了能夠貼近黑影不得不匍匐在地,蛇王對著黑影輕聲叫著,猶如寵物對著主人撒嬌。

「好了,種子已經找回來了,你也回去吧。那兩個孩子是我要找的人,不用擔心,你的任務完成的很好,他們已經接近祭壇了,剩下的事就不用你參與了。」黑影伸出手撫摸著蛇王的額頭,輕聲說著。

蛇王輕輕叫了幾聲,似乎是不捨得離開。

「行了,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過幾天我會幫助你踏入四階的,快回去吧,回秘境之外守著。」黑影見蛇王不願離去,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開口。

蛇王似乎是有些羞赧,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黑影的手掌,然後匯入了林間的黑暗之中。

林深之地。

姬夜二走到了叢林之間樹木稀疏的地方,眼前出現了一座古舊的祭壇,只有五尺高。

祭壇是用黑色的石塊壘成,透著淡淡的滄桑。其上有一座木鼎,略有簡陋,邊角還長有些許嫩芽,帶著一點青翠。

姬夜二人緩緩靠近祭壇,發現木鼎上放著幾枚淡青色的靈石,靈石上微光流傳,似乎是在源源不斷的向著某樣東西輸送能量。

「這是一個傳送門。」姬夜皺了皺眉,輕聲開口。

「古人遺迹么?」邵月偏了偏頭問道。

「或許是吧,我能夠感到一股隱約的召喚,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在那個空間內吸引著我。」姬夜頓了頓,有些疑惑的開口。

「有么?我僅僅是感到那一邊似乎有著極為濃郁的靈力,似乎是有一個蘊含靈力極多的靈藥或者是靈石在那一邊。」邵月搖了搖頭,低聲開口說出自己的感受,語氣裡帶著想要穿過傳送門的祈求。

「我們進去看看吧,姬夜。」邵月輕聲開口。

「恩。」姬夜輕輕點了點頭,同意邵月的想法。

這時,三隻雪狼追上二人,為首的雪狼首領向著邵月輕輕吼了幾聲,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告知邵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