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呢,希望能快點…」

每個人都期望著,能快點返回長安城,早點能找一個地方舒服的休息一下。

只是…

就在幾乎所有人都以為,這次的事情可以輕鬆一些結束,至少很快函谷關那邊的其他弟兄們就可以把關內的那些傢伙們斬盡殺絕,順便把天子給帶回來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關內忽然傳來了一陣震動。

就彷彿地鳴,又彷彿是獸群奔來…

「怎麼回事?」轉過頭去,看向另一個方向,那個士兵的臉上寫著震驚。

就在函谷關東邊的方向,可以看到正有兩批兵馬,沿著狹小的古道朝著他們而來。儘管古道狹小無比,可是對於這些兵馬來講,卻似乎完全沒什麼問題。速度極快,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就快要來到他們的眼前。

而在他們的後面,似乎還有大批的兵馬正在趕來,隱隱的,似乎可以看到兩面旗幟,一面的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嚴字,另一面的上面則是寫著一個曹字…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兩伙兵馬的速度幾塊,甚至是在西涼軍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已經殺到了他們的面前。儘管關東兵馬來的非常突然,可是把守在這裡的西涼軍卻很有自信。畢竟這裡非常適合他們防禦,而且他們還有之前用屍體建造出來的城牆。

憑著這些東西,他們已經抵禦了關內兵馬的許多次進攻,這些關東兵馬雖說算是生力軍,可是也算不了什麼。更重要的是對關東兵馬,這些西涼軍的內心其實很是有那麼一點瞧不起,覺得這些都是些繡花枕頭而已,看著不錯,實際上根本就不能打仗。

其實,這個也是邊軍比較通用的一種心態,那就是覺得關內的兵馬不行。

如此一來,就算是關東兵馬來的真的很突然,他們其實也不是很放在心上。

只是…

很快就有一個將領厲聲喝道。「放箭!」

很快立於兩側高處兵馬,便拉弓指向下面的目標。一陣弓弦顫動的聲音,箭如雨下,射向了山下面的兵馬。然而就在負責防守的西涼軍以為很快對面的那些兵馬就要人仰馬翻的時候,卻吃驚的發現這一陣箭雨幾乎沒有對下面的兵馬造成多少損傷,面對著迎面而來的箭雨,許多士兵僅僅只是用手中的盾牌就抵擋住了。有那麼幾個甚至連盾牌也沒有,只是用手中的武器就將射向自己的箭矢掃飛。

偶爾有那麼幾個被箭矢射中的,也都是射在並不是要害的位置上,然而這些人卻沒有像尋常人那樣,痛苦哀嚎,有的是直接拔了出來,也有的則是用手裡的武器將箭桿砍斷,繼續作戰。

當然,這僅僅是青州軍方面的表現,不過另一邊的曹軍雖說表現差了那麼一點,差距也沒有大到非常大的地步。

很快,這些兵馬就頂著陣陣的箭雨,抵近到了近前的位置。

「沖!將這些叛逆給我斬盡殺絕!」

抽出腰間的長刀,一個領頭的將領厲聲道,順便還用刀鞘打開了一個射向自己的箭矢。

「哼,找死!」『山丘』之上,望著那些正在衝上來的人,一個西涼軍的將領冷笑了一聲。

然而望著這些衝上來的兵馬,他的心底卻也有些發涼。講道理,所謂的精銳他並不是沒有見識過,當年的西涼軍中就有飛熊軍,乃是董卓在西涼軍的精銳之中挑選出來的。能征善戰,董卓能夠在戰場上建立這麼多的功業跟飛熊軍的存在就有著很大的關係,而他就是當年飛熊軍出來的。

可是說實在的,即便是當年的飛熊軍,恐怕也沒有這麼恐怖。

能征善戰,這個絕對沒問題,畢竟飛熊軍本來就是精銳中抽調出來的,可問題是…

當年的飛熊軍,也沒有這個能耐啊…

看著那些關東的兵馬翻過了屍山,直接爬了上來,揮舞著手裡的兵器同他們交戰,而且還很有那麼一點勢如破竹的意思,那個將領也有些心驚。

唯一讓他慶幸的就是,他們正站在高處的位置,居高臨下…

「有這麼一個優勢在,即便是他們再厲害也沒有用!」

好吧,其實他還真沒有多少信心,不過關鍵的問題是現在函谷關那邊的戰事就要結束了。換句話說,他們只需要再堅持一些時間,就可以得到來自函谷關那邊的支持了,到那個時候就算眼前的這些兵馬再精銳,難不成他們還有能力攻破函谷關?

講道理,這個他還真是一點也不擔心啊…

遙望著遠處已經站成一團的戰場,一個看上去像是軍官的壯漢對著旁邊的一個將領恭敬的道。

「將軍放心,我們的人已經衝上去了,那些西涼軍不可能會是他們的對手的…」

然而聽到他的話,那個將領卻是搖了搖頭。

「函谷關那邊的情況已經有些危險了,我們一定要在函谷關被攻破之前搶先解決掉這些敵軍,尤其是要在曹軍之前…」這麼說著,趙雲看向了自己右側的方向,在那裡正有一個身材高達魁梧的將領,一臉挑釁的看向這邊。

那副將也看了過去,微微點了下頭。

「將軍放心,無論如何,西涼軍跟曹軍都不可能會是我們的對手的…」

趙雲聞言點了點頭,但在沉吟了一陣子之後,卻是從一旁的親兵手中取過了自己的銀槍。

「將軍?」看到趙雲似乎打算親自動手,那副將有些驚訝。

「無論如何,天子的安危都是最重要的…」這麼說著,趙雲的目光中閃過了銳利的目光。

看到趙雲親自登場,許多將士都有些興奮了起來。

青州四將,每一個在青州都是一個傳奇一樣的存在,因為這是青州最強的四個將領,也是最傳奇的四個,這四個人每個都有自己最獨到的地方。比如說黃忠的射術,還有太史慈的英勇善戰,甘寧的彪悍,以及趙雲的武藝…

沒錯,儘管嚴紹還有許多人都清楚,黃忠才是武藝最強悍的一個,可是在外面的許多人看來,曾經同呂布交手過的趙雲,其實才是最強悍的那一個。

尤其是趙雲的賣相很好,而且待人處事都很得體,不要說是在青州軍裡面了,即便是對於尋常世家來說,趙雲也是一個值得結交的對象。

不錯,儘管那些世家一個個的都很有那麼一點傲慢,尤其是看不起那些出身低賤的人,按理來說,趙雲正是這麼一個最鮮明的例子。因為他固然是勇武,而且很得到重用,身居高位,可實際上他卻是平民出身,原本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而已,假如不是有嚴紹提拔,現在恐怕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卒,就那麼一直在袁紹的軍中,很有可能直到現在也還默默無聞一一一一一一這並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雖說趙雲很是勇武,甚至可以跟文丑還有顏良這樣的猛將比肩,但是他的出身實在是太低了,而袁紹恰恰是一個很看重出身的人。

假如他是那種已經跟隨了袁紹很久的人,那還沒什麼問題,因為至少早期還沒有發家的袁紹還是很禮賢下士的,而且袁紹這個人實際上很念舊情,這也就意味著假如你追隨他的時間足夠早,那麼他就有可能會因為看在舊情的面子上,好好的對待你。

可假如你的出身不行的話,那麼只要看看袁紹麾下的許多有才能的人,因為出身問題而得不到重用就知道了。

要知道,最初的時候郭嘉可是也曾經去過袁紹那裡的…

可是有什麼辦法,誰讓郭嘉是寒門出身呢?

趙雲也是如此,好歹郭嘉也有一個好的名聲,更重要的是寒門出身總還是有些身價的那種,可是趙雲可就是一個真正的草根出身了,好吧,雖說憑著趙雲的各種本領還有賣相,無論是誰都不會小瞧他的,可是,要知道袁紹本身也是高富帥啊,而且很有可能會是三國時期賣相方面最好的一個君主了。

當初袁紹能夠讓他的叔父另眼相看,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袁紹不僅是有能力,而且更重要的還是賣相相當不錯了。

萬幸的是,趙雲是在嚴紹的麾下。

而他的名聲也因為自身的緣故,越傳越遠,如今更是成了青州軍中的一個傳奇…

如今看到了趙雲也要上戰場了,頓時所有的人全都興奮了起來。

而趙雲也的確沒有辜負他們的眾望,僅僅只是持著一桿銀槍,就這麼昂然的塔向了戰場的方向,偶爾有箭矢射來,他甚至都不需要躲避,只是用槍桿輕輕的敲開… 西涼軍已經算是相當悍勇的了,然而此時此刻,他們所面對的卻是比他們更加悍勇異常的軍隊。不僅人人悍不畏死,更重要的是有著極強的武藝,幾乎每一個人都有著西涼軍中曲長一級的實力。

假如這樣的士兵只是是個人或是一百個人還沒什麼,至少他們還有能力去應對,可問題是現在他們所面對的卻是兩千餘人。尤其是那些青州來的,更是強的有些驚人。

他們所擁有的地理優勢,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似乎毫無用處。不,卻不能說是沒有用處,只是問題是這些所造成的問題,似乎並沒有能夠讓他們擁有可以平等的對抗這些關東兵馬的能力。

原本他們在佔據地理的情況下,可以仗著這個優勢同數量更多的敵人,在佔盡優勢的情況下作戰。可是現在這些傢伙卻很有那麼一點南方蠻族兵馬那種翻山越嶺的能力,所謂的屍體堆積出來的城牆在他們的面前彷彿就像是平地一樣,而他們往常自詡的武藝,在他們面前也變得非常的可笑。這樣的情況他們過去還從來都沒有經歷過。

「見鬼,這都是從哪冒出來的怪物…」望著那些悍不畏死的士兵,西涼軍的將領忍不住有些膽寒的道。

他往日里也自詡勇武,可是卻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精銳的軍隊,尤其是其中屬於青州軍的那些士兵,更是人人都擁有讓人畏懼的實力。他甚至有些吃驚的發現,那裡哪怕只是一個最尋常的小兵,也擁有著幾乎可以跟他媲美的驚人實力。

這樣的人,一個兩個並不罕見,甚至是十個百個也不是如何的罕見,可是一下子出現了這麼多…

說實在的,即便是在西涼軍中恐怕也挑不出如此多的精銳來,即便是當年名震天下,被董卓視為心腹的飛熊軍,論起悍勇來恐怕也要遜色上許多吧…

他當然不知道,現在他投入的正是青州軍中最精銳的敢先軍,這個由青州軍最精華部分組成的刀尖,至少在關東地區可是相當有名了,號稱沒有無法攻破的敵人。

而陪著敢先軍一塊上的曹軍,也同樣是曹軍中最精銳的部分,虎豹騎。

負責率領這支兵馬的,也是曹操最信任的大將夏侯惇。

原本的歷史上虎豹騎是不應該這麼快就出現的,可是沒辦法,誰讓曹操被嚴紹給狠狠的刺激了一下呢…

看著嚴紹的敢先軍,在沙場上表現的如此出眾,曹操也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自然不可能會願意落人於後,也跟著從兗州的兵馬之中抽調了最精銳的一批軍士,組成了所謂的虎豹騎。

只不過…

跟敢先軍相比,虎豹騎畢竟只是剛剛組建的一支兵馬,雖說是作戰同樣驍勇,可是卻還是顯得稚嫩了許多。所以在過程之中的表現,明顯是被敢先軍給壓制著的。

而與此同時,遠在後方的其他青州軍將領望著戰場,卻是有些不屑。

「早就聽說西涼軍善戰,沒沒想到卻是聞名不如見面啊…」

「不錯,聽說當年十八路諸侯會盟,討伐董卓的時候,除了主公,還有江東的孫堅之外,其他的諸侯幾乎都是一路敗仗,就連跟我們一塊過來的那個曹操曹孟德,似乎也差點死在了西涼軍的手裡。本來還以為這西涼軍會如何的勇武呢,看來也不過如此嗎…」

兩個普通的將領,在那裡你一言我一語的,似乎完全不把西涼軍放在眼裡的樣子。

然而聽到他們的話,一直站在旁邊的孫觀卻是皺了下眉。

「你們,不要小瞧了這些西涼的兵馬。西涼邊軍本就是常年在邊境同胡人作戰,驍勇彪悍是很正常的,尤其是西涼軍多戰馬,野戰非常厲害,這樣的戰鬥其實並不是他們最擅長的,何況董卓死了以後,西涼軍分崩離析了好多年,操練等方面難免會鬆懈,我等又投入的是敢先軍這樣的精銳,自然是勢如破竹,可要是以為能輕易的解決這些傢伙,那就是你們像的太多了。」

和這些人不一樣,孫觀卻是一點也不敢小瞧了西涼軍的威脅。畢竟當年十八路諸侯會盟,他們也是曾經同西涼軍交過手的,很清楚這些傢伙究竟有多厲害。也許攻防戰方面要差了那麼一點,可要是論野戰的話,即便是孫觀也不敢確定自家的青州軍會是對方的對手。

所以他這個先鋒才會在同趙雲商量了一下之後,直接投入了敢先軍這樣的精銳。當然這也是因為天子的安危要緊,這次他們來關中並不是為了剿滅李傕跟郭汜這兩個逆臣賊子,而是為了解救天子。如果無法完成這個目標,即便是將李傕跟郭汜這兩個亂臣賊子千刀萬剮,也是一樣算是失敗的。

對此夏侯惇也有著相同的看法,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自己一行是絕對不能失去天子的,於是也跟著投入了虎豹騎。只是讓他懊惱的是,虎豹騎的表現明顯不如敢先軍,這讓本來就非常好面子的夏侯惇十分的氣惱。

要不是旁邊還跟著曹純還有李典兩人,恐怕已經是沖了上去。

就在這時,有個副將對著孫觀驚呼道。

「將軍,趙將軍衝上去了!」

孫觀順著聲音看了過去,就見一個白袍銀甲的將領手持銀槍,直奔著對面而去。

沒辦法,實在是趙雲的這個形象過於拉風了一些,就算是在這麼一個環境之下,也是異常的顯眼啊…

「子龍看來是有些心急了…」望著趙雲的身影,孫觀淡淡的道。

雖說趙雲是青州四將之一,地位算是青州軍中除了嚴紹之外最高的武將了。可是孫觀跟管亥一樣,都是最初跟隨嚴紹的班底,是黃巾起義之時就開始跟隨的,而嚴紹也恰恰是一個顧念舊情的人,兩人在嚴紹的面前自然是有著很重的分量。而四人也不敢因為身份上的差距,而輕慢了兩人。

就算是桀驁如甘寧,在對待兩人的時候也是相當的熱情,顯然很清楚兩人在嚴紹面前的分量,更不用說趙雲了,趙雲同兩人的關係可說是相當不錯了,當然,這也跟趙雲的人格魅力有很大的關係,別說是女人了,即便是男人也一樣會中招。

「既然趙將軍上了,相比很快就可以攻破這個關卡了…」

「是啊,子龍一上,必然再無懸念,而且你看曹軍的那個將領,似乎也早就按耐不住了,如今子龍親自登場,也算是給了他一個借口吧…」這麼說著,孫觀已經看向了一旁。

果然,在看到趙雲親自登場后,夏侯惇也跟著躁動了起來。

跟其他的人不同,夏侯惇乃是曹操的親族,是他最信任的一個將領了,而且絕對是沒有之一的那種,假如不是為人魯莽了一些,憑著這份信任,夏侯惇絕對是曹軍陣營之中二號人物的不二人選,其實現在也差不多是如此了。

原本曹純跟李典還能稍微控制一下他,如今卻是再也控制不住了。畢竟夏侯惇乃是曹軍之中最為重要也是曹操最信任的人了,當然,這其中除了私交的緣故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也是夏侯家的頭面人物。曹操原本也應該是夏侯家的,只是後來才處了問題,變成了曹家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曹操能夠得到夏侯家支持的一個最重要的原因,而下或鈍作為夏侯家的頭面人物,也是曹操最大的支持者。

當然,最關鍵的一個原因還在於,夏侯惇的性格…

夏侯惇的性格一向粗暴魯莽,過去還不知道闖出過多少的禍來,對於這樣的一個人曹操是真的不覺得有什麼需要防備的。

而且跟其他人不一樣,要知道曹操跟夏侯惇也算是幼年就已經認識了。所以絲毫不需要擔心夏侯惇如今的樣子是裝出來的,因為就算夏侯惇再怎麼妖孽或者是逆天,也不可能在還是個孩子的情況下就這樣吧。

這次也是,正是因為對夏侯惇的信任,曹操才會將自己麾下最精銳的虎豹騎交給了他,讓他去做營救天子的先鋒,就如嚴紹將這個任務交給了孫觀跟趙雲一樣。

現在看到趙雲那小子也上了,夏侯惇如何能按捺的主?

他可是一向都對青州軍所謂的猛將如雲的傳聞不服的,即便是呂布,在他看來也不過是就那樣而已…

「你們都給我讓開!」將四周的人推到了一旁,夏侯惇拎起了自己的武器也跟著上去了。

看著夏侯惇的背影,無論是李典還是曹純都忍不住嘆氣起來。

或許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所以曹操才會讓他摁來輔助夏侯惇吧,可惜的是夏侯惇的性格根本就不是什麼人能控制的聊的,即便是曹軍之中也只有一個曹操能讓夏侯惇聽話。

現在他做了先鋒大將,如何有可能會聽別人的,自然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了。

而趙雲跟夏侯惇的投入也使得戰場再次發生了變化,本來敢先軍跟虎豹騎的投入就已經讓西涼軍有些快要崩潰了,這兩個人的投入更是讓局勢瞬間變得崩潰了起來。

「怪,怪物…」

假如說之前敢先軍跟虎豹騎的人,已經讓他們覺得這是在面對怪物了,那麼趙雲跟夏侯惇,就算是徹底讓他們見識到了什麼是真正的怪物。

那些射向趙雲的箭矢,還沒等靠近他,已經被趙雲手中的長槍給磕飛,等到上面的將領反應過來,讓大部分弓箭手都將箭矢對準了他的時候,趙雲更是甩出了漫天的槍影,使得水滴不進的地步。

至於夏侯惇,到是沒有趙雲這樣精妙高深的槍法。可是他也不需要,因為如果說趙雲就像是一個騎士,那麼夏侯惇更像是一個戰車,橫衝直撞的那種。他的手裡舉著一個幾乎可以遮蓋住他全部身體的巨大盾牌,那些箭矢根本就無法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天生神力,不然換一個人過來別說是舉著盾牌快步一動了,即便是想要走動兩步都是一個很困難的事情。

「將軍,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眼見局勢越發的崩潰,很快自己等人就要被這些關東兵馬給趕下城牆了,一個副將有些焦急的問答。。

說實在的,那個將領也很像知道現在究竟應該幹些什麼,可惜他不知道,因為他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局勢,尤其是下面的那兩個將領。有了他們兩個吸引火力,又沒有了頭上箭矢的洗禮,那些原本就跟怪物沒什麼區別的關東兵馬,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就爆發出了比剛剛更強的戰鬥力,如果說剛才的時候,他們還因為頭頂上的那些箭矢被分散了許多注意力的話,那現在他們就可以投入全部的戰鬥力了。

「撤吧,撤吧…」那個將領很清楚,假如他們再不撤離的話,恐怕他們也就沒有機會在離開了…

其他人顯然也清楚,不過讓他們比較放心的就是,就在不久之前,剛剛被他們派過去查看函谷關情況的人告訴他們,那邊的情況似乎已經搞定了,至少是李傕跟郭汜他們的兵馬已經攻入了函谷關,換句話說勝局就算是沒有徹底的奠定下來,起碼也是穩定了一半以上。】

換句話說,他們的任務已經算是完成了,接下來只需要退到函谷關去,就可以了…

有了主將的命令,剩下的人自然不會再耽擱寫什麼,尤其是在對抗這些怪物的時候,一個個的更是已經快要心理崩潰了,因為他們還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強悍的軍隊,過去的飛熊軍已經是讓他們仰望的存在了,卻沒想到現在居然還有一批更加強悍的存在。

萬幸的是,儘管這些人已經快要崩潰了,可是好歹他們還是維持著最基本的建制的,並沒有徹底崩潰掉,在撤退的時候還是維持著最基本的完整性,不然的話…

這些人只怕還沒有退到函谷關,已經要被趕盡殺絕了。

其實就算沒有如此也差不多了,本來有著那些屍體堆積的城牆在那裡還好,可是現在他們主動放棄了,那就…

幾乎是轉眼的功夫,那些還沒撤下去的西涼軍已經被殺了個一乾二淨…

至於剩下的,也是亡命逃奔… 曾經的天下雄關,如今已經變成了徹底的戰場。城牆上面,負責抵抗的守軍已經被殺了個一乾二淨。從雲梯上面登上城牆的西涼叛軍檢查著城牆上面是否還有沒發現的活口,若是發現了,便用繩索捆綁起來,等候破關之後李傕他們的發落。

要是發現了那種受傷卻不致命,只是在裝死的,卻是毫不留情,直接在對方的要害上再補一下…

甚至還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城牆上已經再也沒有什麼活口了。

到也不奇怪,那些傷勢不嚴重的,俘虜之後多少還有些價值,可是那些傷勢嚴重的,就算是留下了也只能算是一種累贅。眼下的西涼軍可不是董卓時期的西涼軍,還沒有富裕到能養著一群什麼也做不了的人的地步。

到不如直接解決掉,也省得麻煩。

至少在入關之前,李傕等人就已經吩咐過,除了天子以外沒有不可以殺的人,換句話說只要是礙事了。別說是這些守城的人了,即便是三公又或者是皇后也可以殺。

也不奇怪,畢竟這些人又不怎麼重要,即便是死了也不會引起多大的轟動,嗯,至少還不至於讓李傕跟郭汜落到一個群起而攻的地步。畢竟除了天子之外,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可以含糊對付過去的。甚至完全可以說是楊奉跟徐晃等人挾持了劉協離開長安,他們是為了保護劉協才追了出去的,只是在過程當中楊奉等人喪心病狂,居然謀害了皇後跟其他的大臣,只留下了天子被他們搶救了出來。

好吧,其實這也就是李傕他們在憤怒之下所說的,實際上的命令當然不會如此。畢竟長安城裡的這些個王公大臣們基本上都是很有影響力的人,許多人所處的世家都是各個地方上的豪門,偶爾弄死那麼幾個還好,畢竟長安現在也算是偏安一隅,並不會受到多少威脅,即便是真的弄死了一個,難道他們還會為了這區區一個人勞師動眾的跑到長安城來?

要知道,即便是那些真的忠君愛國的人,可也沒這麼干過,無論是馬騰還是曹操,不都是以忠臣自居?可是在獻帝在長安期間他們並非是不了解長安的情況,卻都是無動於衷。

因為一個很現實的因素,那就是長安真的是太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