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敢出戰!」指著呂布,王匡喝問。

「我去!」 奶爸聖騎士 就見一員戰將騎馬從陣中衝出,王匡看去,乃是河內名將方悅。

見是此人,王匡有了許多信心,畢竟這可是自己麾下的大將。

就見方悅縱馬挺槍,吶喊著迎了上去,呂布見了一聲冷笑。「到是有些氣勢,可惜…」手中畫戟輕而易舉的就接下了方悅的長槍,甚至還不到五個回合,方悅的長槍已經被磕飛,原本握著長槍的手也無力的垂了下去。「你的實力太弱了…」

看著從馬背上跌落的方悅,王匡幾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麾下的大將在呂布面前居然如此的薄弱。

然而這時卻不是他該愣神的時候,大將被殺,王匡所部士氣大跌,這時呂布也率領麾下鐵騎衝殺上去。那王匡本來也不是什麼值得稱道的豪傑,哪裡會是呂布的對手,麾下兵馬也是一觸即潰。被呂布殺的大敗,麾下兵馬被追趕的四處奔走。

好在這個時候另外兩路諸侯及時趕來,總算是在呂布的手底下救下了王匡,這兩路諸侯就是袁遺跟喬瑁。

說到這裡,不得不說說袁隗…

根據陰謀論來說,實際上袁紹的出逃是一個極為龐大的布局,而這個布局正是出自袁隗之手。之所以會這麼說,首先要來看一下董卓傳中的記載。《董卓傳》:初,卓信任尚書周毖,城門校尉伍瓊等,用其所舉韓馥、劉岱、孔伷、張咨、張邈等出宰州郡。而馥等至官,皆合兵將以討卓。卓聞之,以為毖、瓊等通情賣己,皆斬之。

第一張大名單上的人是董卓進京后,袁紹出逃前,由周毖等人提名,董卓批准的第一批空降為地方大員的京官名單。

我們都很清楚,歷史上的討董聯軍其實根本就沒有十八路諸侯那麼多。在具體點講,其實一共也就只有十一路而已,也就是勃海太守袁紹、后將軍袁術、冀州牧韓馥、豫州刺史孔伷、兗州刺史劉岱、河內太守王匡、陳留太守張邈、廣陵太守張超、東郡太守橋瑁、山陽太守袁遺、濟北相鮑信。至於曹操等則是後面跟著過去的,只能算是后加入的,而且曹操還有可能要算在張邈的帳下。

這十一路裡面,袁氏三兄弟就佔了三個,剩下的韓馥、劉岱、孔伷、張咨、張邈,除了張咨因為非常意外的緣故被孫堅所殺,剩下的幾乎都是在這之前被安排空降到各地的大員…

只有一個張超、橋瑁還有鮑信、王匡算是真正的局外人。

這裡面就不得不讓人覺得耐人尋味了。

要知道,韓馥實際上也是袁氏的舊部,要是按照這個套路來看的話,在董卓佔據洛陽的情況下,袁紹跟袁術很有可能會一南一北,而根據袁氏的號召力,這兩者都將會成為當時最大的諸侯。

事實上早期也確實是這麼發展的,袁術憑著袁氏的力量,佔據了當時最富饒的地區。而袁紹也憑著袁氏的影響力,成功的從韓馥那裡奪取了冀州,最後稱霸了整個河北四州。

若不是官渡之戰出了差錯,最重要的是出了曹操這等的異數,最後統一天下的說不定還真的會是袁紹…

那樣的話,袁氏只怕也就不是如今的袁氏可比了…

不說清君側這等舉動,就算是換一個天下也不是沒可能的…

——————————分割線——————————

雖說成功的把王匡從呂布的手底下救了下來,但是三路諸侯的兵馬也是損失了不少。

另一方面,呂布固然是驍勇異常,可是諸侯的兵馬確實是比他的并州兵馬要多出許多。至少絕對要比他這三千騎兵多出許多來,繼續追殺下去,不說能不能徹底擊潰,自身的損失還是很大的。

這段時間以來他在西涼軍中也算是明白了一件事情,想要在西涼軍站穩腳跟,自身的能力固然重要,可是手裡的實力也一樣重要。董卓會如此的看重他,除了他的能力之外,他手裡的并州兵馬也一樣非常重要。

假如丟了并州兵馬,或許董卓會更信賴他也說不定,可是他在西涼軍中就是真的沒什麼地位可言了…

但就在這時,卻有探馬來報,說是又有諸侯的兵馬趕來。

聽到這個消息,呂布目光一凝,引兵再次上前搦戰。

這時其他諸侯才剛剛抵達,聽到呂布來搦戰,也只得匆忙迎戰。等到呂布前來搦戰時,上黨太守部將穆順第一個沖了上去。

那穆順也聽說過呂布的勇武,更聽說了方悅的遭遇,不過作為張楊麾下大將的他,對此卻並不怎麼服氣,覺得自己未必就比呂布差了太多,何況這時正是可以揚名的時候,哪裡肯退讓。

卻不想他才剛剛沖了上去,那呂布只是隨手一戟,就將他從馬背上刺落,戰鬥力甚至比方悅還要不如許多。

眾諸侯看了大驚,這時又有幾個戰將沖了上去,卻全然不是呂布的對手,即便是最強的一個也只是堅持了三個回合,更顯得呂布武藝超凡…

看著呂布如此囂張,眾諸侯都是有些面色發白,曹操更是道。「呂布英勇無敵,可會十八路諸侯,共議良策。若擒了呂布,董卓易誅耳。」

只是說話間,他卻是忍不住看向旁邊的嚴紹。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嚴紹麾下究竟有多少勇將了。雖然還沒親眼看到趙雲的表現,可單單隻是之前太史慈斬殺華雄的段落,就已經足夠讓人側目。何況在洛陽時嚴紹的幾個家將表現的也是非常突出,若是一塊上的話,到未必就不是呂布的對手。

看著呂布如此耀武揚威,太史慈心中一怒,就想上前挑戰。

然而注意到了的嚴紹,卻是連忙攔住了他,不讓他輕易上前。「子義,不可輕舉妄動…」

他可是很清楚呂布的能耐,雖說太史慈也是驍勇善戰,可是跟這時正處於巔峰的呂布比起來,卻真的是差的有些遠了。

當然,要是讓自己麾下的戰將都衝上去,說不定還真有可能抵住呂布。別的不說,太史慈雖然次於關、張,但並不會太多,而趙雲卻是真的跟關張一個水平的超一流武將。

再加上麾下的管亥、周倉、武安國三人,每一個都算是一時勇將,若是在旁壓陣的話,至少不至於怕了那呂布。

但是…

若是這個時候就讓太史慈等人上去,如何能襯托的出呂布的驍勇,又如何能襯托的出自身的重要呢?

要知道,想要讓自己顯得厲害些,最要緊的還是讓自己的敵人顯得很厲害,只有如此才能襯托出自己的強大。

當然,曹操的目光他也是注意到了的,問題是曹操手下也同樣有猛將。不說夏侯淵跟夏侯惇兩兄弟,那于禁、李典、樂進等,哪個不是勇將名將?要是他們五個一塊上的話,打敗呂布到是沒什麼可能,至少堅持一陣還是沒問題的,憑什麼曹操不上非給他上?

——————————分割線——————————

太史慈雖然很想上去跟呂布較量一番,但是沒有嚴紹的命令,最後也值得作罷。

其實何止是曹操,就連袁紹那邊也在看著。只是他畢竟是盟主,要是每次都要讓下面的諸侯去動手解決,未免也太沒面子了一些。

就在這時,呂布又來上前搦戰,眾諸侯的臉色頓時一變。

見呂布居然如此囂張,一直在裡面坐著的公孫瓚卻是有些坐不住了。要知道他本來就是一個剛愎自用的人,如何能看得慣呂布在這裡耀武揚威,也不跟其他的諸侯招呼,立刻就帶著自己的兩頭鐵槍沖了上去。

那邊呂布正覺得有些無聊,不想就有個人沖了出來。

雖然呂布並不認得公孫瓚,可是公孫瓚好歹也是一時名將,無論是身上的鎧甲還是胯下的坐騎都是難得的好東西,就算呂布不認得公孫瓚好歹也給認得這些,自然清楚這次跑出來的恐怕是諸侯中的大人物。

他本來就因為清掃雜魚而有些無聊,如今總算是出來個有意思的了,心中頓時高興。「總算是來了個有些能耐的…」

要說公孫瓚也算是成名的武將,武藝也是相當不錯,對自己非常有自信,所以才會衝上去跟呂布較量。可是他才剛呂布動上手,就已經暗叫不妙。

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呂布居然如此的厲害,才剛剛交手就已經讓他落入下風。

他也是一個戰陣經驗非常豐富的武將,若是繼續堅持下去,以他的武藝堅持個二十來個回合估計還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那樣只怕卻是要連自己的性命也留下來了…

因此在堅持了幾個回合之後,公孫瓚到也是非常果斷,直接便調轉馬頭朝著諸侯軍陣的方向沖了回去。

「想逃…」呂布冷笑一聲,難得碰上了這樣的大魚,他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放過。立刻便追了上去。

公孫瓚所乘坐的坐騎,雖然也算是難得的良駒了,可是比起赤兔來卻還是要差了許多。甚至還沒逃出去多遠的距離,公孫瓚已經快要被呂布給追趕上。

眼見公孫瓚就要慘遭毒手,旁邊一將圓睜環眼,倒豎虎鬚,挺丈八蛇矛,飛馬大叫:「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張飛在此!」

那呂布就算是親手殺了丁原,背地裡有許多人瞧不起,卻也從來都沒有人敢當著他的面這麼罵,這叫他如何能不惱火,直接就棄了公孫瓚,朝著張飛殺了過去。

只是才剛剛交手,呂布心中就是一驚。「這匹夫好蠻力…」

不過幾番較勁,他也就安下心來。

張飛的力氣雖然大,但是跟他也就是不相伯仲,可能還要稍微遜色一些,至於武藝上面更是有著不小的差距。假若再給張飛一些時間,必定能給呂布帶來更大的威脅,可是現在嗎…

一聲冷笑,呂布卻是道。「匹夫,給我把命留下來吧!」

如今呂布正是人生最巔峰的時候,而張飛無論是經驗又或者是武藝都要遜色呂布許多,只是堅持了三十多個回合,已經漸漸有些堅持不住。

一直在旁邊觀戰的劉備看了,心中著急,對著關羽急切道。「雲長!」

關羽哪裡能不明白劉備的意思,他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張飛命喪呂布之後,歷喝一聲。「看刀!」把馬一拍,舞八十二斤青龍偃月刀,來夾攻呂布。三匹馬丁字兒廝殺,然而再戰了三十多個回合,雖然穩定了局勢,卻始終沒有辦法戰倒呂布…

三人如此勇武,自然是讓旁邊眾人看的眼花繚亂,劉備見了,也連忙揮舞著雙劍沖了上去。這卻是讓關羽暗暗叫苦,呂布豈是容易對付的,值得分出些精力來照顧劉備,好在劉備的武藝也算不錯,這三個圍住呂布,轉燈兒般廝殺,到是讓旁邊的人目瞪口呆的。

這時呂布已經在陣前斬殺了多員戰將,幾乎無可匹敵,難得被人阻擋住了,雖然是以多欺寡,眾諸侯還是士氣大振。尤其是袁紹等人更是親自策馬向前,就連嚴紹也是如此,想要親眼目睹一下『三英戰呂布』的整個過程…

聯軍這邊士氣振奮,呂布心中卻有些焦急…

這三人武藝固然不凡,可想要戰倒他卻不容易,只是這麼僵持下去,他這番可就白來了。最近一段時間他在董卓那裡頗受猜忌,若是不立些功勛回去,只怕日子並不好過…

想到這裡,呂布心生一計…

先前對決時他已經發現,旁邊的那個紅臉大鬍子一直都在照顧著使雙劍的那人,生怕他受傷,心知此人乃是三人的核心,立刻虛晃一下,挺戟向劉備刺去。

關羽見了,心中大驚。想要上前保護劉備,卻不想呂布的真正目標卻是他,等到他反應過來時,已經被呂布一戟從馬背上掃落下去。

沒了關羽的保護,劉備沒堅持幾個回合也跟著從馬背上跌落下去。張飛大驚之下,就想跟呂布拚命,卻不想呂布根本就沒有理他。不說關羽跟劉備正吃力的從地上爬起來,就在張飛拚命追趕時,卻見呂布回身一箭,第一箭被張飛用蛇矛格擋開,不想第二箭正中張飛胯下馬頭。等到張飛也從馬背上被掀翻下去,呂布卻是直奔眾諸侯的位置而去…

若是能趁亂擊殺其中一人,豈不是大功一件?!

而他衝過來的方向,恰好是嚴紹所在的位置! 一切都是發生在一眨眼之間的,所謂三英戰呂布,是以劉備、關羽、張飛兄弟三人與猛將呂布的殊死戰鬥為描述對象,描繪了一場酣暢淋漓的沙場血拚,算是整個三國前期最為經典的地方之一…

也正是憑藉著這場廝殺,使得還只是些菜鳥的劉關張三兄弟得以名揚天下。至少在初期的時候人們談到這三兄弟,首先想起的都是虎牢關前大戰呂布的劉關張三兄弟,而不是劉備那漢室宗親的名頭。

當然,更要緊的是他們在這場對決中沒有敗。雖說以眾欺寡,無論怎麼看都不是什麼值得稱讚的事。但是誰讓呂布實在是過於強大?原本沒有嚴紹出場時,就曾經擊敗了方悅、穆順、武安國乃至公孫瓚等多員武將。

如今雖然少了一個武安國,可是中間卻又穿插了好幾個不知名的武將。或許在虎牢關前只能算是些小角色,但是在各自諸侯的帳下卻都是些成名的戰將,如此戰將連續被斬殺了六七個,更有公孫瓚這等武將被幾合就擊敗,如何能不彰顯呂布的勇武。

而劉備等人,都只是些不知名的小將而已,甚至連小將都不如,只能算作是小卒,劉備也只是個縣令而已。如此無名之輩,就算是三個人對付一個,能擋得住呂布也算是非常難得的了。

只是嚴紹正看的精彩,心裡想著那呂布果然武藝不凡,就算是對著劉關張三兄弟也是不落下風時,卻沒想到形勢瞬間發生了逆轉。

眨眼的功夫,本來是跟呂布戰的不相上下的三兄弟,既然瞬間崩潰掉。那關羽跟劉備,全都被呂布掃落馬背,好不容易才從地上爬了起來。追的最猛的張飛更是被掀落馬背,半天都沒爬起來…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呂布那廝居然奔著他們來了…

嚴紹跟袁紹站的還是挺近的,所以呂布沖了過來,很快就有許多兵卒沖了上去,想要將呂布攔住。

然而所謂的超一流武將,不僅是要有超出常人的武藝,更重要的還是要有一身的好騎術。圍上來的兵卒雖然多,但是憑著呂布的騎術在加上武藝,一桿畫戟居然硬是收割了十幾條人命,甚至還藉機衝破了兵卒們的防禦。

「納命來!」一指眾諸侯的位置,呂布厲聲道。

步步驚婚:強娶億萬萌妻 見呂布居然擺脫了劉關張三兄弟,衝到了近前來,眾人幾乎都慌亂了起來。也難怪剛才眾人跟嚴紹一樣,都是看對決看的正入迷,不自覺的就稍微的離開了保護一些,本來也沒什麼,畢竟在眾人料想就算呂布的武藝再怎麼強,想要擊敗三人也需要些時間,那個時候眾人早就退回陣中了,卻沒想一切居然只發生在一眨眼的功夫中…

一時之間,諸侯們幾乎是人仰馬翻,就算是曹操、袁紹這等人物也為之色變…

就在這時,卻聽一聲厲喝。「休傷吾主!」

卻是一直陪在旁邊的太史慈見呂布沖了過來,縱馬挺槍,攔住了呂布。

看到太史慈出手了,袁紹、曹操等人大喜,不得不說先前斬殺華雄的事情,實在是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震撼。甚至要比劉關張三兄弟擋住呂布還要來的震撼一些,畢竟劉關張是三個打一個,而太史慈嗎…

雖然眾人不太清楚華雄跟呂布的差距有多大,好歹太史慈是一打一獲勝的,而且之前挑戰的將領幾乎都失手被殺。又沒有關羽先斬華雄,而後兄弟三人齊出來顯呂布的勇武。太史慈也是成名已久的戰將,乃是青州名將,眾人自是更信賴他一些。

只是跟其他人卻不一樣,看到太史慈出馬,嚴紹卻是臉色一變。

「子義小心!」別人不清楚,他又怎麼可能不清楚太史慈跟呂布之間的差別。

見是太史慈沖了出來,呂布也是臉色一變。「子義!」

看著英武一如既往的太史慈,呂布不由想起了洛陽城外,二人把酒言歡,太史慈甚至還替自己打抱不平的場景。對他來說,這是他第一個認可的人,同時也是第一個當作好友的人。

「子義,你且讓開,某不願傷你!」盪開了太史慈的鐵槍,呂布大聲叫道。

雖說承認了太史慈的勇武,可是呂布同樣清楚對方並不是自己的對手,再加上兩人之間曾經關係很是友好,呂布甚至將他當成是自己的朋友,心中自然不願傷了他。

誰想到聽了呂布的話,太史慈反而怒道。

「呂奉先,休要喚我名字,你助紂為虐,害了丁大人的性命,今又口出狂言,我當殺你,以慰丁大人在天之靈!」只要想起洛陽城外的經過,他自責不已。當初他還曾經把呂布當成是世間難得的豪傑,甚至還打算將其引薦給嚴紹,卻沒想到沒隔多久呂布就做出了弒主這樣的事情來,雖然嚴紹從沒有責怪過他,可是他的心底還是忍不住自責起來。

何況今番呂布又口出狂言輕視於他,這叫他如何不怒,手中的長槍更是毫不留情。

看著太史慈狂怒的樣子,呂布心中一苦,手中畫戟卻是絲毫不敢怠慢。

既然把太史慈視之為友,也就等於是他承認了太史慈的實力,就算太史慈的實力要稍微弱於他一些,若是一個不慎,只怕也會讓他付出許多代價…

只是想到洛陽城外,二人一見如故時的畫面,呂布卻不由有些心軟。一時之間,二人居然殺的難分難解,到是讓一眾人等看的目瞪口呆,沒有想到太史慈居然能跟呂布殺成這個地步。

只有嚴紹身邊的趙雲,還有剛剛從地上爬起來,正在周圍小將的招呼下騎上馬背的關張等人看出了其中的玄機…

「怎麼回事,難道是那太史子義跟呂布那廝有什麼齷齪,不然怎的總是手下留情…」撓著後腦勺,張飛忍不住疑問道。

畢竟他可是看的很清楚,跟剛才同自己斗的時候不一樣,呂布現在不但手上的力道小了一些,就連速度也慢了許多。再加上先前兩人的聲音也不算小,難免叫人有些懷疑。

一旁的劉備聽了,嚇得連忙道。「三弟,不可胡說…」

聯軍中嚴紹的勢力絕不算少,若是讓對方知道了,只怕他們三兄弟都要有麻煩了。

與此同時,一陣猶豫之後,呂布卻是漸漸堅定起來。跟歷史上不同,呂布如今在董卓帳下其實是受到一些猜疑的,而其中的根由就是他跟嚴紹之間的關係。

雖然呂布自己很清楚,他跟嚴紹之間並無半天糾葛,但是其他人卻並不這麼想。尤其是在前一段時間李肅曾經向董卓透露,說自己與嚴紹麾下大將太史慈交情深厚,甚至有過要投奔嚴紹念頭的想法,董卓對呂布更是猜忌起來…

這也是為何一人獨斗劉關張時,呂布沒有像原來那樣退去,而是冒著一定的風險來殺散三人。因為在受到董卓猜忌的情況下,他實在是不能失敗,也不可以失敗…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在董卓的帳下,若是失去了信任會是什麼後果…

重新堅定了下來,呂布的目光凌厲,畫戟上的力道也變得沉重許多。這時二人之間武藝上的差別就顯現出來。太史慈雖然是成名已久的戰將,也算是超一流武將中的一員,但是如何能跟呂布相比,等到戰到第五十個回合的時候,已經開始漸漸落入下風。

眼見太史慈已經開始有些險象環生,嚴紹也是心中大急,連忙對旁邊的趙雲開口道。「子龍,快去助子義一臂之力!」

雖然不願意以多欺少,但是趙雲也清楚如今太史慈的情況危急。再者呂布如此悍勇,可說是當世一等一的猛將,甚至可以說是最強的存在,作為武人要是沒有同他交過手,未免也太遺憾了些。

因此毫不猶豫的,趙雲抱拳道。「諾!」

——————————分割線——————————

那邊太史慈正有些險象環生,就見一陣馬蹄聲傳來,緊接著一個清朗的聲音喝道。「呂奉先,看槍!」

卻是不願意偷襲,所以提前喝了出來,以示提醒。

作為超一流的武將,基本上耳聰目明是非常必要的,也可以說是最基本的。趙雲還沒有衝到近前的時候,其實呂布就已經聽到了趙雲的聲音,不過趙雲的這番舉動還是讓他心生好感。

而後趙雲的槍法,也是讓他眼前一亮。

「好俊的槍法!」

如果說太史慈的槍勢只是勢大力沉,憑著並不是很高深的槍法,用自身的勇力來發揮。那麼趙雲就是在天賦異丙的同時,又習得了極為高深的槍法。雖說因為年紀跟經驗等關係,還無法如其他的超一流武將一般,可是這等高深的槍法跟難以想象的極快槍速,還是讓呂布有些見獵信心…

「來將通名!」

不像之前張飛一句三姓家奴直接把呂布惹惱了,這次呂布卻是有些見獵心喜,在同二人分開之後,用畫戟指著趙雲道。

「我乃常山趙子龍也!」

雖然清楚呂布之勇卻非自己可比,趙雲卻是怡然不懼。

無論是太史慈還是趙雲,此時都是絲毫不遜於關張的勇將,一時之間三人居然也是殺的難分難解,尤其是太史慈、趙雲及呂布,用的不是長槍就是畫戟,每一種都需要極其精妙的武藝,卻是廝殺的極為精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