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嵐校長說那個地方只有新生能進去,而且一年只能開啟一次。」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

聽到光默這樣說,校長只好放棄了他的想法,他原本還想讓二、三年級里天賦高的學生進去試試的,現在看來是沒希望了。 「既然你們都沒事那就散了吧!」

因為試煉的緣故,今天學校屬於放假期間,所以學校里只有老師們,一個學生都沒有。

光默他們也在校長的一聲令下全部回家去了。

十人走出校門,開始分道揚鑣。

「你們三個這是要去哪裡啊!」

光默看著準備一起去玩的憶夢夢、葉筱筠、羅莉,問道。

「我們去逛街,怎麼你也要去?」

憶夢夢看向光默問道。

「我才沒那個閒情逸緻。」

「切,本來還想你跟我們一起去的。」

「是叫我去買單的吧!」

「瞎說什麼實話。」

光默汗顏,一副無言以對的樣子。

「雪涵、語瑤我們走。」

「這是要去三批嗎?」

憶夢夢看著要帶白雪涵和唐語瑤一起離開的光默語不驚人死不休道。

光默被憶夢夢的霸氣閃到了腰,滿腦袋黑線倒垂,白雪涵和唐語瑤臉頰瞬間通紅起來。

三人不再搭理憶夢夢,快步前行,一刻都不想和憶夢夢呆在一起了,不然誰知道憶夢夢還會說出什麼驚人的話語。

「等等,我們也要走這條路,一起走吧!」

憶夢夢在後面叫了一句,沒等光默他們回應,她已經左手葉筱筠、右手羅莉,追了上去。

六人走了一段路,路上憶夢夢和羅莉嘰嘰喳喳個沒完。

此時他們要分道揚鑣了,光默他們的耳根子終於可以清靜清靜了。

就在憶夢夢三女要走的時候,光默手裡拿著初葉露鼎來到葉筱筠面前。

「這個葯鼎給你。」

「啊···為什麼要給我?」

葉筱筠面露驚訝。

「因為我們都沒用,你又沒有好葯鼎正好可以給你,雖然這個葯鼎也不高級,但是總比你現在的那個好。」

葉筱筠的確沒有好葯鼎,她現在使用的葯鼎還是她自己在星子街的路邊攤上用一千星幣買來的低級葯鼎。

因為家庭的因素,葉筱筠原本是無法購買葯鼎的,因為葯鼎都很貴,隨便一個都要上萬,葉筱筠可沒有那麼多星幣,她之所以能購買到現在的那個葯鼎,那是因為那個葯鼎只能煉製一、二級的星葯,等級稍微高一點的不是煉製失敗,就是直接炸鼎,所以一直都沒人要,老闆那天虧本大甩賣,那個葯鼎只要一千星幣,可還是沒人要,最後被葉筱筠買了下來。

葉筱筠心裡雖然想要這個葯鼎,可無功不受祿,她不好意思拿,也沒有等價的東西與光默交換,王獅火雖然可以,但王獅火本來就算光默給她的,她用王獅火換,那跟白拿有什麼區別。

知道葉筱筠小女兒家臉皮薄,不好意思白拿,光默想了一個辦法。

「這樣吧!我把這個葯鼎放你那裡,你幫我煉藥,煉製的星葯五五分,星草我提供。」

「怎麼樣?」

「你自己不是能煉藥嗎?」

「煉藥需要時間啊!我可沒那麼多時間。」

「如果煉製失敗了呢?」

「煉製失敗算我的。」

「這個······」

葉筱筠覺得這樣對光默很不公平,幾乎全部東西都是用光默的,她只是要花點時間去煉製而已。

「別猶豫了,就這樣決定了。」

光默直接把葯鼎放在葉筱筠的面前。

葉筱筠無奈,只能答應了下來。

「好吧!我答應了,不過星葯改成四六分,我四,你六。」

「說好五五就五五,我不能說話不算話,一切聽我的。」

「你太霸道了。」

「光默,你對筱筠這麼好,是不是對她圖謀不軌,想把她納入你的後宮中。」

這時,憶夢夢突然的一句話,令光默和葉筱筠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光默滿頭大汗,心裡狂叫。

「喂喂喂···別亂說啊!雪涵還在呢,這要是被雪涵誤會了,那可怎麼辦。」

另一邊,葉筱筠滿臉通紅,把螓首埋入雙峰之間,心裡波濤洶湧。

「嚶嚶嚶···夢夢真是的,亂說什麼啊!好丟臉,好想逃走,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光默了。」

「可光默好像對我真的很好,難道他真的······」

「不可能,不可能,光默已經有雪涵了,不可能再對我有非分之想。」

「可語瑤好像也和他很親密的樣子,難道他腳踏兩條船?現在想腳踏三條船?」

······

越想葉筱筠越把光默往壞人的位置上推,她現在已經有些後悔那麼輕率的答應光默幫他煉藥了。

「怎麼辦,我要不要反悔呢?」

「筱筠、筱筠······」

憶夢夢的聲音把葉筱筠從胡思亂想中拉了出來。

「怎麼了?」

憶夢夢迷茫的看向憶夢夢問道。

「你怎麼了,叫了你半天你都沒反應。」

「沒,沒什麼。」

葉筱筠眼睛有些閃躲,好像害怕憶夢夢看穿自己的胡思亂想。

「咦···光默他們呢?」

葉筱筠突然發現光默和白雪涵、唐語瑤已經不見了。

「他們早就走啦!你不知道?」

憶夢夢奇怪的看著葉筱筠。

剛剛光默走的時候還跟他們說拜拜了呢,聲音那麼大葉筱筠怎麼會不知道呢?

「我,我知道。」

葉筱筠俏臉微微一紅,心虛道。

「那你還問。」

「走吧!逛街去。」

「嗯嗯。」

葉筱筠點了點螓首,莫名鬆了口氣。

「那這葯鼎怎麼辦。」

「你拿去唄。」

「我拿?」

「哦···我忘了,你還沒有空間星器。」

葉筱筠沒有空間星器,她的東西都放在隨身攜帶的包包里。

「剛剛光默不是給了一個空間戒了嗎?」

羅莉在旁邊提醒道。

憶夢夢一排額頭,醒悟道:

「對啊!光默剛剛把星草都給我們了,星草全部裝在空間戒里。」

「正好,這個空間戒就給你了。」

憶夢夢把手裡的空間戒遞給葉筱筠。

光默的這個空間戒是那時去白星商會拿星草的時候裝星草用的,那時光默直接把空間戒給扔進了自己的空間盒裡,剛剛要把星草給葉筱筠,為了方便,他直接把空間戒遞了過去。

看著憶夢夢遞過來的空間戒葉筱筠猶豫了起來。

「別猶豫了,難道你要抱著這個葯鼎回家嗎?」

聽了憶夢夢的話,葉筱筠明白了,看來自己是不得不收下這個空間戒了。

「難道這就是光默的陰謀,要讓自己欠他人情,然後再攜恩相要。」

葉筱筠越想越有可能。

至此,光默就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內被葉筱筠定位在了壞人的位置。 光默還不知道他的好心不止被當成了驢肝肺,還被插上了壞人的標籤。

如果知道,光默肯定會欲哭無淚。

可他終究還是不知道,現在他還高高興興的陪著白雪涵和唐語瑤回到家裡。

光默家別墅客廳

光默三人剛剛回到家中,兩女已經馬不停蹄的沖向了不同的浴室。

白雪涵進入一樓浴室,唐語瑤進入二樓的浴室。

兩女在屬性聖域里呆了一個月,一個月的時間都沒有洗澡,儘管可以用星塵去除污垢,可兩女還是感覺渾身不舒服,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去沐浴了。

別墅的浴室只有兩間,兩間都被兩女霸佔了,光默本來還想跟著白雪涵進去,來個鴛鴦戲水的,可他還沒走進浴室就被白雪涵一腳丫子踹了出去。

「砰···」

「咔···」

隨著一聲聲響,浴室門被關上,緊接著反鎖的聲音傳來。

「雪涵怎麼可以這麼暴力呢?」

望著被反鎖上的浴室門光默這樣說道。

「哼···」

浴室里傳來白雪涵的哼聲。

一會兒之後,嘩啦啦的水聲傳來,白雪涵已經開始給浴缸里注入溫水了。

「雪涵把門開下。」

光默不肯死心,繼續對著浴室里的白雪涵叫道。

「······」

白雪涵沒有回應。

「雪涵。」

光默繼續。

「······」

又是無人回應。

「難道雪涵暈倒在裡面了,我得破門進去救她。」

光默用很大聲的聲音自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