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大人以後就是我崇拜的偶像!」

看到蕭凌破鏡而出,不少蕭凌的崇拜者滿臉通紅,滿是亢奮的情緒,就連那些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諸多強者,看向蕭凌的目光也是露出了敬畏和狂熱。

這是奇迹!

蕭凌再度創造了奇迹!

原本是必死之局,蕭凌卻化腐朽為神奇,破鏡而出!

古往今來,還從來沒有人能夠活著離開九玄霸魔鏡,哪怕是武帝和獸帝!

眼下,蕭凌憑藉著九星武聖的實力,活著離開九玄霸魔鏡,這等消息若是傳出去,必定要轟動神武大陸。

噗嗤!

當蕭凌破鏡而出后,孤門主等人皆是吐出一口鮮血,氣息萎靡不振起來,眼中露出濃濃的驚駭。

「這不可能!」孤門主失聲道。

九玄霸魔鏡的強悍之處,他比誰都明白。

他怎麼也不敢相信,蕭凌在短短時間內,立馬找到了九玄霸魔鏡的破綻。

並且,蕭凌還一擊轟中九玄霸魔鏡的破綻,根本沒有給他阻止的時間。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

快到讓人目瞪口呆!

快到讓人無法接受這種奇迹!

「此子太過妖孽,絕非池中之物……」

血煞劍老眼中瀰漫的殺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忌憚之色。

「擇天樓與此子為敵,實在是錯誤的選擇!」

血煞劍老心中一嘆,他奉命前來抹殺蕭凌,如今看到蕭凌破鏡而出,使得九大門主受到反噬,實力無疑是撼人心魄。

以他自己的實力,很難戰勝九大門主的任意一位門主。

九位門主一同出手,卻栽在蕭凌手中,換做是他的話,出手就是找死。

擇天樓站在蕭凌的對立面,無疑是錯誤的選擇,若是蕭凌成長起來,必定是擇天樓的噩夢!

血煞劍老心中是這本認為。

「沒想到蕭凌這麼恐怖,比我聽到的傳聞還要恐怖啊!」

辰山下意識咽了咽唾沫,他是一個商人,能夠達到武帝境界,完全是諸多丹藥堆積上去的,以他的實力,不過普通武帝而已。

想到天下商盟與蕭凌為敵,其中包括福滿樓,對蕭凌的態度並不是特別友好,因此辰山心裡就開始打鼓了。

「蕭凌現在的話,雖說並未徹底成長起來,但背後有紅蓮武帝撐腰,又展現出這等妖孽實力……」

辰山心中一定,暗道:「等我回帝域后,定要將這些消息彙報給高層。像蕭凌這樣的妖孽天才,只能與其交好!更何況,蕭凌對抗天魔宗,像這樣富有正義感的少年,已經不多了……」

而其他圍觀群眾,看向蕭凌的目光已經發亮,心馳神往,恨不得也有蕭凌那樣強悍如斯的實力!

至於夜羅等人,則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目光獃滯看著蕭凌的身影。

「這就是千古第一人真正的實力嗎?」

明馳眼中滿是炙熱之色,道:「我與他比較起來,簡直就是螢火之光對比皓月一樣!」

古薰等人也是鬆了一口氣。

「蕭凌這小子幹得漂亮!」

端木骨等人也是如釋負重,蕭凌破鏡而出,使得九大門主受到反噬,這等戰績,足夠令帝域超級強者重視了。

「蕭凌,倒是我們小瞧你了!」

孤門主咬牙切齒,抬手一招,九玄霸魔鏡落在他手心當中。

九玄霸魔鏡有自我修復的功能,蕭凌擊中了破綻,無非是打破了九玄霸魔鏡的結界而已,只要有足夠的時間,這一切還能夠修復如初。

「我說過,我會將你們擊敗!」

伴隨著蕭凌語音落下,帝皇劍,荒天塔,四帝印齊出,攜帶著恐怖的力量,朝著九大門主狠狠地轟去。

三大九階玄器齊出,哪怕蕭凌不過九星武聖,此刻也激發出了九階玄器絕大部分的力量!

在這等恐怖力量的席捲下,尋常武帝根本無法抵擋,哪怕是坐擁九階玄器,抵擋也十分困難!

「這是要一決勝負了嗎?」

眾人看到蕭凌祭出三大九階玄器,忍不住大吃一驚。

難道名揚神武大陸的九大門主,就要被蕭凌徹底擊敗嗎?

一時之間,全場的目光再度聚集在天空戰場上。

浮華與你共朽 無論是端木骨,絕刀女帝,還是血煞劍老,辰山等人,以及古薰眾女,皆是將目光看向蕭凌。

「蕭凌,這是你逼我們的!」

孤門主低喝一聲,周身魔氣肆意一動,而他的精血,也是在此刻迅速燃燒,使得實力變得更加強大起來。

不僅是孤門主,其餘門主同樣燃燒精血,將實力重新提高到巔峰,甚至比之前還要強大。

九大門主是徹底拚命了!

「我們九大門主,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將你斬殺!」

孤門主目光一凝,同時間,其餘門主也是來到孤門主身後,將源源不斷的魔氣注入到孤門主體內,使得孤門主的氣息在節節攀升。

「殺!」

孤門主掌控著九玄霸魔鏡,頓時間,九玄霸魔鏡爆發出眼花繚亂的耀眼黑光,這些黑光化為巨網,衝天而起,將蕭凌的四面八方圍困起來,那等聲勢,幾乎可以用天崩地裂來形容。

眾人看到這一幕,眼中滿是震撼之色。

天魔宗的九大門主,果然沒有善茬,哪怕是受到了反噬,依舊可以拚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攻擊!

面對這鋪天蓋地的魔氣巨網,蕭凌面不改色,抬手一揮間,三大九階玄器便是鎮壓而來。

「給我破!」

伴隨著蕭凌語音落下,帝皇劍衝天而起,涌動出帝皇劍海,朝著魔氣巨網絞殺而去。

荒天塔則是轟然落下,將周圍肆意涌動的魔氣全部鎮壓。

至於四帝印,衍化出的四大神獸,鎮壓四方,將這片地域圍困住,免得戰鬥餘波波及無辜群眾,同時確保九大門主無法逃離。

「蕭凌,你難道不怕魔氣的攻擊?」

孤門主等人眼中滿是驚色,蕭凌這樣的做法,雖說能夠鎮壓住他們的攻勢,也可以將他們圍困住,但那些無孔不入的魔氣,也會攻擊到蕭凌本人。

難道,蕭凌要和他們兩敗俱傷? 「蕭凌!小心!」

端木骨等人目光一凝,忍不住急呼一聲。

如今劍絕已經被蕭凌救走,他們想要出手協助蕭凌,卻根本來不及出手!

在場的諸多強者看到這一幕,眼中有著一抹憐憫之色。

原本他們認為,蕭凌能夠一舉擊敗九大門主,成為神武大陸最耀眼的黑馬,但是現在,卻遭到了九大門主拚命攻擊。

兩敗俱傷!

亦或者,同歸於盡!

真是可惜啊!

不少強者心中對蕭凌默哀起來,這可是千古第一人啊,就要這樣隕落了!

轟!轟!轟!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一道道眼花繚亂,宛如附骨之蛆的魔氣,瞬間將蕭凌整個人淹沒其中!

咔嚓!

周圍的空間,露出一道道漆黑的裂紋,崩裂開來,形成恐怖的空間風暴。

那等聲勢,幾乎是天崩地裂!

九大門主皆是武帝強者,一舉一動,皆可以攜帶天地大勢,威力難以用語言形容!

當魔氣散去后,蕭凌原本所在的天空,只留下一點點血漬從天空緩緩落下!

這一幕,令得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起來。

那個創造一個個奇迹的狠人,被冠為千古第一人的蕭凌,竟然被九大門主聯手滅殺了!

並且,還屍骨無存!

天魔宗九大門主,實力當真是撼人心魄!

「蕭凌!」

「蕭凌哥哥!」

「蕭大哥!」

古薰和蒼夏等人忍不住尖叫一聲,目光通紅起來。

她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宛如神靈的蕭凌,竟然被九大門主聯手滅殺了。

這一次,蕭凌真的死了嗎?

看到天空中那徐徐飄落下來的血漬,以及蕭凌消失的氣息,使得古薰等人臉上一片慘白。

「蕭凌哥哥真的死了嗎?」

古薰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她不相信蕭凌就這樣死了。

不僅是古薰,蒼夏和南宮萱等人,她們也不接受這種現實!

蕭凌那麼厲害,怎麼可能會死!

「蕭凌,死了?」

孤門主等人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猖狂大笑起來,笑聲如雷,響徹整個墜妖谷。

「這便是得罪我們天魔宗的下場!」

「哪怕你再怎麼妖孽!再這麼強大!最後還不是死在我們手中?」

九大門主狂喜起來,獵殺掉蕭凌,他們絕對是大功一件。

「可惜,蕭凌屍骨無存,要不然的話,還可以將他的屍首獻給墮落魔帝……」

孤門主嘴角滿是笑容,喃喃自語,道:「不僅如此,蕭凌已死,他身上的逆天玄器,以及諸多機緣,也可以歸我們了。說不定能夠趁著這個機會,使得我等實力大增!」

「九大門主,你們別得意太早!」

「我們要為蕭凌報仇!」

端木骨等人目光冷冽無比,帝境強者的氣息瘋狂爆發出來,他們徹底暴怒了。

「九大門主,我要將你們挫骨揚灰!」

絕刀女帝手持紫色長刀,美眸布滿凌厲殺機。

昔日劍絕,慘遭天魔宗毒手,才背井離鄉,離開帝域。

今日蕭凌,為救劍絕,同樣慘遭天魔宗毒手,身死道消!

哪怕是拼上自己的性命,絕刀女帝也要將九大門主徹底留在這裡!

「二星武帝?」

孤門主等人眼皮忍不住一跳,眼中布滿凝重之色。

武帝強者,一星之差,便如天塹一樣,不可逾越!

雖說他們九人皆為一星武帝,但要面對二星武帝的絕刀女帝,他們沒有絲毫勝算,更別說現在的狀態了!

可是,就在這時,天空當中出現了裂縫。

「你們高興的太早了吧?我還沒死呢!」

一道輕飄飄的聲音從空間內傳出來,這無疑讓全場強者微微一怔,齊刷刷將目光看向天空。

「嗯?」

端木骨等人也是微微一愣,將目光看向蕭凌所在的天空上,眼中露出一抹驚喜之色。

「怎麼可能?你竟然沒死?」孤門主錯愕道。

不僅是孤門主,還有其餘門主,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們九人聯手,燃燒精血,操控九玄霸魔鏡施展的必殺攻擊,哪怕是二星武帝挨中了,也得非死即傷!

蕭凌不過區區九星武聖,沒有施展任何攻勢抵擋,怎麼可能不死?

咻!

在無數道震驚的目光注視下,一道紅袍人影緩緩從空間裂縫走了出來。

那道紅袍人影,赫然是蕭凌!

只不過,蕭凌此刻有點狼狽,嘴角有著一抹殷紅鮮血,看起來似乎受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