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仙谷,埋葬了多少個大帝的夢。不過,我來了!」凌天此刻,便是在不斷傳送之中,在歷時半個月後,才來到了葬仙谷之外。

葬仙谷,說是谷,其實也可以稱之為一個獨特的小世界。

位於中土大地的最中央,四周環繞了無盡的山脈。而且,最重要的是,這裡每年都會有很多壽元不多的修士,來到這四周的山脈之上,在靠近葬仙谷的地方,企圖得到造化,最終一飛衝天。

這樣的人,存在。

但是,卻沒有那麼普遍。

也可以說,除了踩著****運,基本上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凌天此刻隱匿起自己的身體,從這四周的山脈之上走過。這裡無數的修士,都沒有看到他。凌天也是從山下,一直走到山上,看到了很多個年邁,或者說壽元不多的修士,在這裡結廬而居。

這些修士,從戰王到戰尊,一一不等。

甚至,他在靠近葬仙谷最近的地方,還看到了一個,修為在一等王層次的強者。

這位強者體內的死氣,已經太多太多了。甚至凌天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強者,壽元已經只剩下不到五年了。長嘆一聲,凌天便是抬起頭,目光越過他的身體,落在了遠處的葬仙谷入口處。

這裡,有著一塊石碑。

上面寫著一列很是古老,似不是這個時代的文字。

雖然看不懂字體,可是凌天目光落在上面的時候,卻是立即明白,這些字的意思是什麼。

「眾生至此為止,非聖王不可上。」

「聖王?看來應該是諸天混沌時代的大能,立下的這塊石碑。」凌天唏噓了一聲,便是明白,這石碑,竟然可以追溯到諸天混沌的時代。

諸天混沌的時代,乃是這南冥世界武道最昌盛的年代,那個時代的尊者,雖然境界與如今的戰尊差不多。可是,其戰鬥力,卻要堪比如今的戰帝。當初,境界與戰帝幾乎一樣的聖者,卻是如今大帝,根本無法達到的恐怖。

凌天越過了石碑,自身的隱匿效果卻是突然消失了。

在他身子出現的那一刻,那一位坐在遠處的一等王,雙眼徒然開闔,似是閃過了一抹驚訝,也是有著一抹駭然一閃而過。接著,他騰地一聲站起身來:「你是凌天?」

凌天頗感意外的回頭,有些奇怪的說道:「你認得我?」

「初掌朱雀天域,斬殺一等王權烈。這等戰績,整個中土大陸,又有誰不知道凌天之名?」這位將死的一等王,唏噓了一聲說道,「一等王,雖然不是大帝,可是放眼整個中土大地,也是鳳毛麟角。每一個隕落,都會引起軒然大波。沒有想到,如今的你,卻是已經真正的踏入到了一等王的境界之中啊?真是太快了。」

凌天點了點頭,便是轉身繼續往裡面走。


不想,這位一等王卻是徒然往前一步走出,目光凝聚在了凌天的後背上。

「我已然半個身子陷入到棺材之中。不想將遺憾,帶到輪迴里。這一生,我自問沒有服過幾個人。自我悟道開始,便是成就一等王后,遇到大帝,也是要拔刀相向。因為,我的道,便是一往無前。今日,我之將死,唯有一念..欲要與閣下來一場問道之戰!以證我的道心,是否在這茫茫歲月之中遺忘掉了。」

望著這位一等王堅定的目光,凌天徒然微微一笑,便是開口。

「好,我與你一戰!」 話音剛落,這位一等王,便是一隻腳猛然踏在地面上。緊接著,四周圍,數十丈範圍之內的所有巨樹全然崩碎。天地之間的靈力,更是在不斷的崩塌之中,徒然匯聚在了這位一等王的身上。

接著,他便是一掌輕輕拍出。這還沒有完,第二掌、第三掌、第四掌,一連串的拍出。

直到拍出了第三十四掌,這天地之間的天地靈力,赫然便是凝聚,化作了一隻大手掌。

「青雲三十四拍!」

一等王傲然開口,這是他這一生,所悟出的最強大的道法。

也是他能夠走到一等王之位,最強大的證明。

每一個一等王,都有著屬於自己的道法與大道。

沒有自己的道法與大道,是根本無法走到這一步的。

因為不配!


凌天眼角帶著一抹敬意,望向了這凝聚了這位一等王一生道法的一掌。旋即,一隻手猛然攥起來。化掌為拳,緊接著,他的身體之內,便是有著一道道重疊的身影,不斷的交織。

少頃,一尊遠古巨象,更是從他的天靈蓋上浮現而出。

這不是虛影,這是實體。這是一尊真正的遠古巨象。這是萬象之體修鍊到極致之後的一個呈現。最強大的肉體,最強大的法則分身之力,全部匯聚在他的拳頭上。

「此拳,無名。」

這不是凌天的第八式,也不是他之前的任何一式。乃是他匯聚了此刻體內,所有的力量,所爆發出來的普通一拳。雖然是普通的一拳,雖然沒有名字,可卻是凌天此刻,最強的力量。

十幾個法則分身之力,萬象之體的極致。

全部傾注在這一拳上,雖然不是凌天此刻最強大的第八式,卻也是蘊含著凌天一生的道。

求真,從那萬千虛無之中,找出一條屬於自己的,真正的路。

這也是凌天的道!

一掌一拳,幾乎在頃刻之間,便是碰撞在了一起。

旋即,整片天地似乎都是矮了一截。

周遭數十丈之內的土地,生生被打陷了一大截。

這還因為是在葬仙谷前,有著仙屍散發出來的道蘊,從諸天混沌時代就已經開始加強的土地與樹木。可是即便如此,還是被兩人的最強碰撞,生生摧毀到了這種地步。

煙消雲散之後,一等王,身子往後退出了足足三步。

凌天的身子,依舊在原地不動。可是,嘴角的血液,卻也是讓任何人都清楚,能夠站在原地不動,凌天也付出了不少的代價。看到這一幕的一等王,便是二話不說,沖著凌天,躬身一拜:「在下敗了。」

「你沒敗!」凌天擦了擦嘴角的血液,抬起頭,一雙眸子里,似乎閃過了一抹感興趣的光澤。接著說道,「我也沒輸。」

「我沒有敗,你也沒有輸?這怎麼可能?」這位一等王,有些遲疑的說道。

「難道,問道,必須要有一個輸贏嗎?」說完這一句,大有深意的話后,凌天轉身離開這裡,從容不迫的在這位一等王的駭然之中,踏入到了葬仙谷的入口之中。

「沒有敗?沒有輸?問道,必須要有勝負嗎?」這位一等王喃喃自語之後,徒然反應過來。他吃驚的看著入口處,還在緩緩消散的光澤,那是證明已經有人踏入其中的跡象。

「他進去了?葬仙谷?他竟然進去了?他不是來這裡尋求突破,而是自殺一般的進去了?自古以來,凡是踏入其中的強者,不管是無傷大帝,還是黑暗禁區的至尊,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出來。即便很多人都說凌家初代老祖出來了,可是,我得到過一次造化,曾經知道過一個所有人都不清楚的秘密。」

「即便是七大古族之首的凌家初代老祖,其實也是本尊隕落在了其中。他,憑什麼進去?」

一等王遲疑的時候,腦海之中卻是徒然想到了一點。剛才凌天曾對他說,問道沒有勝負,他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好一個少年郎,不過,真的不知道,你會不會死在裡面呢?或許,你將創造出前無古人的奇迹呢?」

..

凌天踏入到葬仙谷的事情,幾乎是在最短的時間內,便是傳遍了南冥世界的所有角落。雖然無量天域和朱雀天域都在死命的鎮壓這個消息。可惜,這次他們的對手,卻是其他的七大天域。因此,很快,這個消息,便是傳遍了整個世界。

不少強者,都是從各處朝著葬仙谷飛速跑來,想要在這裡看到凌天隕落。

凌天這些年,得罪的人卻是不少。不管是青龍天域,還是劍之天域。亦或是其他的天域,都是派出了各自的長老與天驕,齊聚在了葬仙谷之前。葬仙谷前所有結廬而居的強者,也都在逼不得已之下,離開了這裡。

這一日,無量天帝與朱雀天域此刻幫甩手掌柜凌天主持大局的江濤。都是帶著各自的麾下,來到了葬仙谷之外。無量天域帝下最強者四尊,此刻也都全部來了。加上此刻人族唯一一個無傷大帝——無量天帝。以及朱雀天域這邊,一個一等王,還有七八個二等王的陣容。


站在凌天這一邊的陣容,竟然一時間,也不算差。

這邊,明顯要看著凌天死在裡面的人,有著青龍天域的青龍天帝。以及他的一批追隨他很多年的忠心麾下。以及劍之天域的劍之天帝,以及他的三個一等王的麾下。

長生天帝、幽冥天帝等人,此刻站在這裡保持中立。

不久,玄武天帝也帶著人來到了這裡。他和無量天帝關係不錯,不打不相識,此刻也站在了無量天帝的這邊。一會,白虎天帝也帶著人來了,選擇站在了青龍天帝這邊。

八個天域都來人了,獨缺一個天域的人還沒有來。

不死天域。

沒有等多久,不死天域的不死天帝,就帶著他的幾個追隨他多年的一等王麾下,來到了這裡,不過他卻是選擇了與長生、幽冥天帝一般,保持了中立。

「葬仙谷,即便是你我這般天帝,都不敢輕易踏入。他一個不到大帝,靠著某些人賞賜的一些寶物,才能斬殺一等王的小子,卻要逞強的踏入其中。呵呵,現在某些人估計要扇自己耳光。大罵自己,當初為什麼要這麼偏袒這個臭小子了吧?」青龍天帝,在此刻,卻是雙手抱胸,呵呵一笑的說道。 踏入葬仙谷的那一刻,凌天便是迅速將從凌家世界拿來的鎮魂幡打開了。

雖然對於自己有著無比的自信,但是這自信卻不代表他傻。葬仙谷是什麼地方,凌天雖然沒有來過,但是卻從無數的古籍,甚至是其他人的耳中聽到了不少。

尤其是父親對自己說過,葬仙谷中,最恐怖的不是其他的東西,卻是那時常會散發出來的仙霧。如果沒有鎮魂幡的話,那麼,這些所謂的仙霧,會在一瞬間,將你的魂魄驅散。

此鎮魂,非震其他的魂,化為己用。

而是鎮自己的魂,修士,修天地,只要不是自身魂魄散去,那麼即便受到再重的傷勢,也可以瞬間清醒。這便是修士的好處。因此,鎮魂幡一出,凌天便是覺得,泥丸宮之中的魂魄,似乎一瞬間就如同沐浴著春風一般,再也沒有了一點的撕裂感。

一步踏出,那鎮魂幡便是如同一把油紙傘一般,承載了自己所有的希望,出現在頭頂。遮擋住那漫天的仙霧,所向無敵!

凌天所到之處,再也沒有了一點的阻礙。所有的仙霧,都被他的鎮魂幡,以及體內所散發出來的烈焰,紛紛擊碎。竟然形成了一個怪圈,在這怪圈有效的數十丈範圍內,竟然再也沒有了一點的仙霧。

仙霧區域,凌天的目力即便再好,也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地方。他只能靠著自己的本能,一直往前面走。

他在九重天最後一關,曾經拿到過一本,初代老祖賜予他的地圖。

這是葬仙谷的地圖。

凌天從容不迫的從懷中拿出來,神念落在其中,便是看到了一副旁人看不到的地圖。這地圖,只要是非凌家血脈之人拿到,任你無傷天帝,一樣看不到其中任何的東西。

「仙霧區,佔據了葬仙谷的六成左右地域。乃是葬仙谷最外層。除卻仙霧,沒有任何危險。」

凌天看完,嘴角便是揚起了一抹嘲諷。他可是知道,仙霧,只要踏入到無傷天帝境界之中,便是可以踏過,只是會有一點麻煩而已。因此,有了鎮魂幡后,凌天對於這最外層的仙霧區域,幾乎可以說一點危險都沒有。

凌天接著往下看,眸子里卻是徒然收縮了一下。

因為他看到,葬仙谷一共分為五個區域。最外層,也就是第一層,乃是仙霧區,佔據了六成左右的面積。第二層,乃是法則區域。這法則區域,必須要有法則分身才能度過。當然,有妖塔也是可以度過的。

而鎮魂幡,目前為止,似乎只有第一層有用。

第二層一點用處都沒有。

如果僅僅如此也就罷了,葬仙谷進來容易出去難,一旦踏入其中,當初踏入的入口,只要自己不死,是不會開啟的。任你有天大的神通,也打不開。

曾經,上古時代,有過一個極其強大的大教。太上老祖壽元將近,因此踏入到葬仙谷中,想要找到一絲生機。可是,在他踏入其中一步后,便是後悔了,想要出去,可是那之前的入口,再也沒有開啟。任憑那一個大教,傾盡全力,甚至連他們大教之中一位太上長老,在最後時刻突破成為天帝,以無傷天帝之威,也根本無法打破入口的屏障。

「進來容易,出去難。甚至可以說是,只能進來,不能出去。第一層,我可以用鎮魂幡來突破。第二層,我也有妖塔可以度過。可是第三層,第四層,第五層,又要如何才能度過?不是說有了這鎮魂幡,即便是在葬仙谷也可以活下去嗎?這不是在逗我的嗎?」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進來之前還不覺得,進來后才幡然醒悟。這完全就是在坑自己呀?

不管了,凌天沒有接著看下去,而是收起來地圖,接著往前走。

他的速度已經飆升到了極限,甚至有著這鎮魂幡的加持,他的速度,已然與當初父親帶著自己回家,開啟了星空羅盤時的速度,幾乎一般無二了。

可是,他卻訝然的發現,即便是如此快的速度,他也是根本飛不出這仙霧的區域。

「葬仙谷看起來不大啊?為什麼會這樣?難道,那外界的葬仙谷,只是掩人耳目,或者說,只是一個入口。這裡的空間,其實是另外一個世界。一個可以稱之為破碎的世界?」

就在凌天還在思考的時候,一聲嘆息,似是很無力,極其虛弱的從遙遠的地方傳出。那個方向,也正是凌天正要飛去的方向。

「這裡,其實就是殘破的仙界一角。等了你五百個大時代,你..終於來了!」

凌天的瞳孔,幾乎是收縮到了陣眼大小。全身上下的汗毛更是根根倒豎了起來。這聲音,帶著傲然,帶著一種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睥睨蒼穹,唯我不敗的氣勢。即便困在下界五百個大時代,漫長乃至於無盡的歲月。

這種霸氣,依舊沒有丟。

似乎已經根深蒂固,化入血肉骨髓之中一般。

「你是在等我嗎?」凌天不卑不亢的說道。

可是,那極其虛弱的聲音,似乎是用盡了自身的全力,卻再也沒有開口。凌天不信邪,速度再次飆升,這一次終於踏入到自己的極限,一日不創出第九式,一日無法踏入戰帝,一日不可以將速度再提升哪怕一線。

這是他此刻的極限與巔峰。

「既然不說話,那麼我就用我的速度告訴你,我的確就是你要等的人。」直覺告訴他,一個真正的仙要等的人,肯定也是非常厲害的人,這,毋庸置疑!

速度飆升到極限之後,他的周身竟然在他自己都不知覺的情況下,燃燒起來金色的烈焰。這金色烈焰爆開的同時,他的泥丸宮中,那一尊與他一模一樣的靈魂小人,卻是掙扎的盤溪起來,痛苦之意不斷的浮現出來。

「欲要成仙,必要斬斷過去未來與現在身,成為唯一,以及靈魂的蛻變,仙與凡最大的區別,便是生命層次。」 三十年後,凌天踏入到了第一層的最後階段。

直到此刻,凌天才明白,原來每一個仙級的存在,都已經可以操控時間與空間。當然,如果他知道,即便在仙界,能夠做到這些的,也只有如同冥古仙尊這般,屹立在天地之巔的仙尊。

或許,他會更加驚訝吧!

葬仙谷之中的時間流速,已經超出了妖塔與神塔的範疇。可以這麼說,外面一息,裡面便是一年。等於說,凌天在葬仙谷中待了三十年,可是,在外界其實只是過去了三十息而已。

三十年後,凌天的身軀,出現在了一座雲關之上。

站最高處的凌天,眺望著眼前,這如同荒古巨獸的存在,眼中終於是閃過了一抹駭然。

三十年的時間,凌天的身體已經和以前完全不一樣。體內所有的法則分身,此刻已經融合成為了九個。雖然數量少了,可是他的實力,卻是得到了一種飛躍式的提升。

如果今日,去和那葬仙谷前與自己問道的修士一戰。

他相信,那一拳之下,他可以做到,將那位修士,震飛出去至少十幾步遠。而自己,連一滴血都不會流下來。而且,此刻的他,也才終於觸摸到了第九式的門徑。

「只有將體內所有法則分身,全部融匯,化作一個。這便是第九式出現,我踏入全能戰帝的那關鍵性的一步。我還有感覺,如果這唯一的法則分身,最終能夠與我的本尊融合成功,那麼,便是全能戰帝。至於仙,恐怕只有將那仙核徹底的融合在我的體內。那麼,等到我出去的那一天,我可以讓這凡天,再也著不住我的眼。」

「讓這荒土再也無法阻攔我的腳步。讓那黑暗禁區之中,積累了從諸天混沌時代,到如今,所有的至尊,全部煙消雲散。原來,這才是我的路!」凌天抬起頭,眼中閃過了一抹明悟。

之前的他,一直不明白,為什麼第八式的時候,需要九個法則分身。


從第三式開始,到第八式,他的法則分身是越來越多。而且隨著他的法則分身越來越多,他的戰力雖然說一直在提升,可是,畢竟每一個法則之間,都是有著不一樣的地方。

吸取百家之長是好事,可是,只是一味的吸取百家之長。最終的結果,就是沒有了自己的路。

只是去重複的尋找別人的路,那麼這樣的人,不配稱之為大帝,不配成仙!

仙,乃是一人一山。

以前的凌天,以為,求道如同攀登山脈,一路走到巔峰,那麼就是仙。

現在的他,經過這葬仙谷三十年的歷練,終於明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