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瓔……」杉落輕按住她的肩膀。

艷瓔甩開他的手,面無表情地走了出去,消失在醫院走廊的盡頭……

「……」杉落擔心地望著艷瓔。「馬上幫我找那個女生的住址。」

「嗯,不用找了,很巧合呢,末瑛小姐也在聖楓學校念書呢,在高二級10班。」

「是嗎……」杉落不知道該不該去找那個女孩子,可是,他知道自己第一次有了喜歡的感覺卻是因為那個女孩子,他很矛盾。

「原來,是搞錯了……」艷瓔一直重複著這句話,始終把頭深深地埋在膝蓋間。這些天,自己已經喜歡上杉落了,可是,這麼半天,杉落卻是因為另一個女孩子而跟自己在一起的,是個笑話嗎?還是她從來不配得到愛情?

他,沒來找自己。

過了幾天,艷瓔來到學校上課了。

潔恩和芊玥,還有全班同學都發現了,艷瓔變得沉默了,不愛說笑了,上課變得異常地認真,偶爾有人談起杉落時,她會默默地抽泣著。

「艷瓔怎麼樣了?」杉落坐在車裡,擔憂地問著。

「您是說哪個小姐呢?」管家也有些糊塗了。 「艷瓔怎麼樣了?」杉落坐在車裡,擔憂地問著。

「您是說哪個小姐呢?」管家也有些糊塗了。

「……」

「呵,是的,早應該知道少爺應該是關心艷瓔的。這幾天艷瓔小姐心情不太好,比平時跟不愛說話了……」管家開著車。「或許,您應該去解釋一下吧……」

「……」杉落看著窗外,眼神中掠過一絲不舍。

今天芊玥和潔恩先走了,艷瓔一個人靜靜地走著。

突然,停住了腳步,是他。

她抬起了頭,兩人對望著,似乎才過了這幾天,兩人間的距離卻越來越遠了。

艷瓔低下了頭,繼續走著。

「我們,談談好嗎?」杉落問。

奶茶店裡,可口的奶茶擺在了面前,艷瓔卻連喝的意思也沒有。

「很抱歉,是我搞錯了,其實,一開始我要找的是另一個女生,可是,因為管家一時疏忽了,我,找錯人了……」


「也喜歡錯人了,對嗎?」艷瓔抬起了頭,終於說出這句話。

「我……」杉落竟然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她。

「是不是呢?」

「……」

「然後,你就要說,『我們分手吧』,對嗎!?」艷瓔激動地說著,直視著他。「是不是呢……」

「對不起……」杉落瞬間,只會說這句話。

「我恨你!為什麼一開始不搞清楚,讓我愛上了你,卻告訴我是你搞錯了,你應該喜歡的不是我,是另一個女生!為什麼!曾經的幸福瞬間就被奪走了,不要!」艷瓔拿起了書包,哭著跑出了奶茶店。

杉落無助地趴在桌子上。

連桌子上的奶茶,也流淚了。

外面開始下起了大雨,杉落意識到什麼,也跑了出去。

一個人在雨中走著走著,淋濕了,艷瓔卻不注意這些,她此刻,只會痛哭著,她真的好痛苦……

「不要哭了。」是藤希撐著傘,微笑著說。

「藤希學長,我真的好難過……」艷瓔哭得更難過了。

「我能理解,可是,宮伊也不是故意的啊,我看得出他是真的好喜歡你的啊。」藤希說著。

「不是的,根本不是的,那只是假象!」艷瓔繼續哭著。

藤希心疼地看著艷瓔,卻也想不出該怎麼讓艷瓔止住眼淚……

遠方,杉落也被雨淋濕了,他的心情好複雜……他最喜歡的不是艷瓔啊,是末瑛啊!

第二天,第三天,艷瓔沒有來學校上課,她生病了。

末瑛和杉落聊得很愉快,她告訴杉落,她一直也記得小的時候曾經也很喜歡過一個男孩呢,沒想到,竟然是他。

可是,杉落和末瑛聊著的時候,心裡,卻一直惦記著某個人……

放學了,杉落站在學校的走廊上,就這麼靜靜地望著遠方。

「宮伊!你知不知道艷瓔生病了。」藤希跑了過來,緊張地說著。

「知道……可是,我知道她不想見到我,所以,我就沒去看她了,麻煩了,幫我照顧她。」

「宮伊,這樣何苦呢!小時候的感覺難道可以延續到現在嗎?難道你敢說,和艷瓔相處的這段時間裡,你沒有愛上她嗎?還是,你一直只記得那個末瑛?」藤希激動地說著。

「我……我不知道……我也好痛苦,看著艷瓔一次次地哭,我也跟著好難過,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杉落痛苦地說著。

藤希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又這麼過了幾天,艷瓔又來上課了,同樣還是那麼地異常,她每天早早地來到學校,靜靜地看看書。上課了,認真地聽著,還很認真地做著筆記,連最討厭的藝術科,也好認真地聽著,可是,一旦有女生談起了杉落,她又變得好痛苦……

杉落也是這樣,雖然找到了小時候最喜歡的末瑛,每天也有她相陪,可是,卻一直無法開心、快樂起來。


宮伊莫看過了末瑛,很喜歡呢,末瑛的爺爺藍季野和宮伊莫可是老朋友了,兩人都說要快點給杉落和末瑛先訂下婚,末瑛倒是表現得好開心好開心,可是杉落,可以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了,卻反而變得更不開心了。

「聽說宮伊少爺要和10班的藍末瑛訂婚了耶!」

「唉,咱班的艷瓔真慘,搞了半天原來是弄錯的。」

「就是啊!」

女生們不知道去哪裡打聽到這個消息,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一旁的艷瓔雖然還是那麼平靜地看著書,可是,她的心卻好痛好痛,終於,他不是自己的了,他屬於別人的了,她,還留在這裡幹什麼……

「艷瓔,你別太難過哦!真的沒什麼啦,大不了再找一個啊。」芊玥牽著艷瓔的手,說。

「就是啊。」潔恩牽著艷瓔另一邊手,說。

「你們放心好了,從今天起,我不會難過了……」艷瓔微笑著說。「不過,可能……我要走了。」

「什麼?你要走了?你要去哪裡!?」

「呵,我想,既然留在這裡也只會讓我更難過,也沒什麼意義了,反正也快放假了,所以,我準備下學期就轉學到別的學校了。」

「不要啊,艷瓔……我捨不得你。」芊玥難過地說。

「我也捨不得你們啊,不過,我們可以QQ聊天啊,可以打電話啊,我還可以回來看你們啊。」艷瓔故意用輕鬆的語氣說,可是,她也好難過啊。

「這樣嗎……」

「嗯。」

「那,艷瓔,你,一定要加油哦!我們仨,還是好朋友哦,一輩子的好朋友哦。」潔恩說著,哭了。

三人相擁著,哭著……

今天,是杉落和末瑛訂婚的日子,杉落麻木地站著,末瑛尷尬地笑著:是自己做錯了嗎?可是,明明是宮伊說他喜歡我啊,不行,無論如何,我都要和他訂婚!我要做他的妻子。

交換戒指時,杉落一直沒有動著,末瑛忍不住提醒他:「宮伊,宮伊!」

他,還是出神著。

「喂,妹妹啊,嗯啊,宮伊在我旁邊啊。什麼!?艷瓔,要走了,知道了,我盡量吧!」藤希得知了艷瓔要走了的消息。

「宮伊,艷瓔要離開了……」

「她要去哪裡!?」杉落頓時回過神,緊張地問。

「不知道,那……」藤希期待著杉落的回答。

「快走,我要留住她,告訴她,我最愛的人是她。」杉落終於看清楚了自己的心,自己喜歡的是艷瓔,不是末瑛!


「宮伊!」末瑛無助地喊著,可是杉落早已經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這孩子……」宮伊莫也好生氣地說著。

杉落開著車,以最快的速度向機場開去……

「艷瓔,你,真的不等宮伊哥哥了嗎?」潔恩努力想拖延著時間。

「等他幹什麼呢?今天他就訂婚了,從此,我不會再去想他了……嗯,差不多了,潔恩,我要和小傑進去了。拜拜了哦!」艷瓔微笑著說。

「啊!再等等行嗎?」

「請A-413航班的旅客請準備。」機場女聲響起。

「嗯,那我們走了,再見!」艷瓔微笑著和潔恩告別,和弟弟漸漸消失在關口了……

「艷瓔呢!?」杉落趕了過來。

「剛剛進去了……」潔恩好難過啊,還是沒能讓她等到最想見到的人啊。

「為什麼不能等一下呢……」杉落還是控制不住了,他痛苦地哭著,當他真的知道自己喜歡的是艷瓔時,她卻離開了……

四年過去了。

艷瓔已經大學畢業了,而杉落則在宮伊企業擔任著總經理的職位,這四年裡,發生太多太多的變化了,宮伊莫去世了,藤希和潔恩已經回美國了,芊玥也和金辰談起了戀愛,感情很好呢!

只是剩下艷瓔和杉落,兩人間的距離已經越來越遠,杉落依然記著艷瓔,還在無時無刻地想著她……

艷瓔卻已經開始慢慢地淡忘杉落了,她曾經也想過要去找他,可是,他的身邊可能已經有另一個女生了,不需要自己了,所以,她開始選擇忘記他。

「喂,是秋琳啊,嗯?好啊,真的可以嗎?我適合嗎?嗯嗯,嗯,好,我馬上過去哦。」艷瓔和好朋友江秋琳通著電話,秋琳是艷瓔大學時候的好朋友,和她一樣大,是SNY公司的一個小職員。這次, 有種愛情,見不得光 ,準備招100人,然後留下1人,可繼續留在公司里,秋琳當然馬上告訴艷瓔這個好消息啦。

兩人一見面,艷瓔就好開心:「秋琳秋琳,這次要招多少實習生?」

「100人啊!」秋琳笑著說。

「那,最後留下多少人?」

「1人。雖然幾率可能小了一點,不過,你也有可能進的嘛。」秋琳說。「你知道嗎,公司是屬於一個企業的分公司,這個企業是很厲害的,但是總經理卻好年輕哦,而且好帥啊!我就見過他一面,而且是遠距離的,但卻好喜歡好喜歡他哦。」

「哦?是嗎,是哪個企業啦?」艷瓔好奇地問。

「不說啦,等你可以留下來再說,嘻嘻。」秋琳耍神秘

今天天氣晴朗。


艷瓔很早就來到SNY公司門口報名了,因為面試表現很好,被招進來當實習生了,運氣真好!

「總經理,這是SNY分公司此次招進100名實習生的名單。」助手遞給杉落一份單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