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也跟你去吧。」海妖也想去。

「不用了。」唐浩說道。

「嗯。」

於是,唐浩和陸含離開了捕獵基地,兩人沒有開車,而是步行離開了基地,進入了樹林,走近路去藥材村。

進入樹林之後,唐浩先給劉猛打了個電話,告訴劉猛去同志鄉親們,不要進山。然後背起陸含,向藥材村走去。他知道,陸含之所以說要親自去通知鄉親們,更重要的是她想去道觀。

現在知道李道長是個深不可測的人,她一定更想了解一下她的這個師父了。

陸含伏在唐浩的後背上,看著身旁的樹林飛速倒退,她的心竟然有些緊張。她知道這緊張絕對不是因為唐浩背著她,而是因為她正在靠近和師父一塊生活了十幾年的道觀。

半小時后,唐浩和陸含從道觀的後門進入了道觀。這後院,就是李道長和陸含的生活區。唐浩每次到道觀來,都會到這個地方來。

「我去師父的房間看看。」陸含說著走進了李道長的房間。

唐浩則坐在了院子里的凳子上,平靜的打量這個小院。這個小院很小,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

等十多分鐘,陸含從李道長的房間出來了,她的手裡拿著一本樣式古樸的書。走到了唐浩面前,把書遞給了唐浩,說道:「這書是師父書寫的,你看看。」

唐浩接過了書,打開一看,這是一本記錄藥材的書,算是個隨筆。陸含當然不是讓他看醫術,而是讓他筆記。他仔細的看過之後,說道:「筆跡跟我在兵神島撿到的那本書很像。」

陸含聞言,默默的坐下,說道:「看來師父確實去過兵神島。」

「嗯,神秘人沒有說謊,我也算是李道長的徒弟。」唐浩平靜的說道。

「既然師父這麼厲害,為什麼兵神島出事的時候,他沒有出手?」陸含抬頭看著唐浩說道。

唐浩的眉頭一皺,說道:「要麼就是他不知道兵神島出事,要麼就是他無力救援。」

「你說哪種可能更大呢?」

唐浩看著陸含那清澈的眸子,他不想騙陸含,可也不想陸含知道太多殘酷的事情,他沉思了一下,說道:「應該是無力救援。」

「無力救援,也應該提醒兵神島,讓兵神島有個防備啊!」陸含不解的說道。

唐浩微微搖頭,說道:「有時候等待死亡比面對死亡更可怕。」

陸含一聽唐浩的這句話,她無力的嘆了口氣,說道:「你是說師父知道既然神秘人插手了,那麼兵神島就已經……她沒法說下去了。

「是的,以神秘人的能力,他可以毀滅這個世界,如果明知道阻擋不了,還去阻擋,那跟送死沒有區別。」唐浩說道。

「就因為師父害怕神秘人,所以他才一直躲著。」陸含說道。

「應該是的。」

「那他當初為什麼要給你那本書,要讓你強大起來?」陸含又問道。

唐浩想了想,說道:「也許他認為我天賦不錯,也許他認為我是鄭根的朋友,還有可能是他想搶在神秘人之前讓我強大,不想讓我和神秘人有瓜葛。」

「可是他難道不知道你強大了之後,會引來神秘人的興趣嗎?」

唐浩發現今天陸含的話很多,而且還都是執意李道長的,這足以說明這個女孩的心裡很矛盾。她思念李道長,卻也覺得李道長距離她越來越遠了。

「如果你是一個普通人,也許神秘人就會製造天下第一的傳說來讓你和夏教授決鬥了。」陸含又看著唐浩說道。

「李道長和神秘人也許都是神,李道長能發現我的天賦,神秘人也能發現。就算李道長不給我那本書讓我強大,神秘人也會像對待落月一樣,給我一本書,讓我強大起來。他說過,他很寂寞,他需要找樂子。」唐浩解釋道。

陸含聞言,暗暗的嘆了口氣,說道;「這真的有些像宿命。」

「是的,這對於我和落月來說,就是宿命。」唐浩平靜的說道。

陸含看著唐浩,沉默了一下,問道:「夏教授在哪?」

「靈兒說她在學校上課。」唐浩答道。

「你為什麼不去找她?」陸含問道。

「去了又能怎麼樣?她想過平靜的生活,那就讓她過平靜的生活吧。」唐浩笑著說道。

「可是不可能一直這樣平靜下去的。」陸含反問道。 唐浩看得出來,因為李道長的關係,陸含現在的心情明顯很不好。

兩人坐了一會兒,陸含突然改變了話題,說道:「你想到辦法去對付那頭青麟犀了嗎?」

「想到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什麼辦法?」陸含有些詫異。

「出來吧。」唐浩說著手掌一伸,一條金色的小蛇出現在了他的掌心裡。

陸含一看,是銀瞳金蛇。不過當她發現那銀瞳金蛇的眼睛已經不是銀色,而是金色的時候,她吃了一驚。

「上次它吃了青雲吼的眼睛之後,銀色的眼睛便就成了金色的,它現在還是銀瞳金蛇了嗎?」唐浩問道。

「應該是流金蛇。」陸含目不轉睛的看著這條金蛇說道:「它現在應該叫做流金蛇,毒性比銀瞳金蛇更強,速度和力量也更大,智力也更高。」

「這麼說它變異了?」唐浩笑道。

「可以這麼說。」陸含答道。

唐浩笑道:「你覺得它的毒液能制服青麟犀嗎?」

「我不知道。」陸含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是了解一些它們的個性,但是不知道它們之間誰更強大。」

「試試就知道了。」唐浩知道陸含所說的它們並不單指金蛇和青麟犀,而是泛指怪獸。

「但是流金蛇無法制服青麟犀,也許會讓青麟犀發瘋的。」陸含有些擔心的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看著小金蛇說道:「你能毒倒青麟犀嗎?」

小金蛇稍微遲疑了一下,鉛筆一樣的身體快速的立了起來,對著唐浩點了點頭。

唐浩笑道:「它說它可以。」

「那就好。」陸含的嘴角也微微露出一絲笑容,她對青麟犀的擔心,明顯強過之前的那些怪物。

唐浩平靜的說道:「還有事嗎?」

「等一下。」陸含說著站了起來,又走進了李道長的房間。

很快,她又拿著一本書走了出來,這本書比之前那本隨筆更加的古樸,也更厚一些,看上去至少兩千頁,更像一本詞典。她把書放在唐浩的面前,說道:「我就是在這本萬獸典上了解這些怪物的。」

唐浩接過這本厚重的書,打開一看,上面密密麻麻的記載了很多關於怪獸的知識。他看了兩頁之後,說道:「這更像一本宇宙怪物大辭典。」

陸含聞言,笑道:「是的。」

唐浩笑著說道:「這樣看太累了,等我讓海妖把裡面的東西都輸入到電腦里。」

「對,那會方便很多。」陸含覺得唐浩說的非常有道理,她之前在道觀的時候接觸到的最先進的電子產品就是手機了,對於電腦,她是認識了唐浩之後,才學了很多,特別是奚問問,教了她很多。

唐浩拿著那本書,平靜的說道:「走吧。」

「嗯。」陸含說著又看了李道長的房間一眼。

兩人還是從道觀的後門出去的,進入樹林之後,唐浩又背上了陸含,向捕獵基地的方向飛馳而去。

到了基地外的樹林里,唐浩放下了陸含,兩人走出了樹林,進入了基地。

奚問問和海妖都在等著唐浩和陸含回來,她們也都知道唐浩和陸含去藥材村,肯定不僅僅去通知鄉親們小心青麟犀。

她們看見唐浩的手裡拿著厚厚的詞典一樣的書,都感到很奇怪。在她們看來,這本厚重的書就是一個古董。

等唐浩坐下了,海妖伸手把那本書拿過來看了看,發現上面記載的都是關於怪獸的資料,她便明白這應該是陸含,陸含對怪獸的了解,也都應該是來自這本書上。

唐浩對海妖說道:「想辦法把書上的內容都輸入都電腦上,有時間我看看。」

海妖聞言,笑著說道:「這需要一定的時間。」

「我不著急。」唐浩說道。

「好。」海妖答應了。

唐浩平靜的說道:「今天夜裡,去獵殺青麟犀。」

海妖正在看那本書,聞言立刻抬起頭來,有些吃驚的問道:「老大,你找到制服那個大傢伙的方法了?」

「想到了一個。」唐浩說道。

「什麼方法?」海妖問道。

「下毒。」唐浩答道。

聽到「下毒」這兩個字,海妖不禁把目光投向了陸含,她覺得這個辦法一定是陸含提出來的。陸大夫治病救人厲害,下毒應該也非常厲害。

旁邊的奚問問則直接的問道:「毒藥是陸含研製的嗎?」

「嗯。」唐浩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

陸含也沒有解釋,她覺得唐浩是不想太多人知道流金蛇的存在,也或許是唐浩不想解釋太多。但是她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永遠瞞著奚問問的。因為她和奚問問之間已經沒有了秘密。

制定了計劃,唐浩便把獸王叫來,讓他利用監控密切留意青麟犀的蹤跡。如果找到了青麟犀的蹤跡,立刻告訴他。獸王見唐浩要出手了,他也感到很吃驚,便問唐浩是否需要重新布置電網。唐浩卻說不用,他自有辦法對付青麟犀。這讓獸王感到很詫異,上次對付青雲吼的時候都需要電網陷阱的協助了,現在怎麼突然又不用了。不過他也沒有多問,既然唐浩又信心,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了。

獸王去找青麟犀的蹤跡了,唐浩等幾個人便坐在客廳里喝茶聊天。

現在海妖已經把奚問問和陸含完全當做是她和唐浩圈子裡的人了,她當然不僅僅是因為這兩人一個天真漂亮,一個清秀安靜,而是因為她們的能力。陸含的醫術,奚問問科學技術,都是讓她佩服她們的原因。

因為把奚問問和陸含當做了自己人,海妖也就跟這兩人有了共同話語,特別是跟開朗的奚問問有很多可以聊的話題。

唐浩見三個女孩聊得很開心,他便回去睡覺了。

傍晚的時候,獸王彙報發現了青麟犀的蹤跡。唐浩立刻來到了監控室,獸王把監控拍下來到不太多資料給唐浩看。唐浩一看,發現青麟犀的地方依然是黃頂峰山坡上。這次監控拍下來的視頻資料依然不是太多,依然只是一個樹林里的影子,只是這個影子比之前的那個影子清楚一些。可以清楚的看見這是一個很像犀牛的大傢伙,也驗證了陸含的判斷。

看過了監控之後,唐浩說道:「天黑之後行動。」

「好。」

「我去吃飯。」唐浩說著就要走。

獸王立刻問道:「需要準備什麼東西嗎?」

「我一個人就可以了。」唐浩很隨意說道。

「這有些危險。」獸王忙說道。

「沒事。」

「我讓兄弟們做好準備,隨時去接應。」獸王說道。

「嗯。」

唐浩走出了監控室,獸王的眉頭皺了起來,他對唐浩的做法感到十分的不理解,不知道唐浩要用什麼方法來制服青麟犀。

晚上九點,唐浩準時出發了。他誰也沒帶,一個人離開了捕獵基地,直奔黃頂峰飛馳而去。

半小時后,他到了黃頂峰下,悄然的向山坡走去。他對這隻青麟犀是很感興趣的,他想看看一個兩噸重的大傢伙是如何行走如飛、踏雪無痕的。

這已經是藥材嶺出現的第六隻怪獸了,一隻比一隻奇怪,一隻比一隻強大。這些傢伙是如何出現的,到現在都還是個迷,它們為什麼會出現,也依然是個迷。不過唐浩隱隱感覺到,也許距離解開謎底的時間不遠了。

不一會兒,唐浩到了黃頂峰頂。因為知道這懸崖下面就是一個世外桃源,所以每次來到這裡,他都會有種聞到了香味的感覺。

突然,唐浩感覺到一股威壓鋪面而來。

危險!

感覺到了危險,唐浩便身形一晃,上了旁邊的一棵大樹,這棵樹有三十米高,站在上面,可以看得很遠。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看見一個碩大的身形從遠處向這邊飛馳而來。這個傢伙有三米高,六米長,護身上下,遍布閃閃發光的青色鱗片。一片片的好像鑽石一樣閃亮。它雖然碩大,但是卻行走如飛,而且不見它捲起半片草葉。

行走如飛、踏雪無痕!這竟然是真的的!

雖然有樹木的遮擋,唐浩依然肯定那就是青麟犀。

這傢伙的怒氣太重了,看來它跟別的怪獸一樣,都把這黃頂峰當成了它的地盤。出現在他的地盤,就很容易激怒它了。

唐浩深吸口氣,低聲說道:「它來了,準備吧。」他當然是對他口袋裡的流金蛇說的。

眨眼間,青麟犀就到了距離唐浩這顆大樹五十米的地方。

「吼。」

青麟犀突然怒吼一聲,碩大的身體騰空而起,猛的飛撲向唐浩腳下的這顆大樹。

這棵樹有三十米高,可是那足有兩噸中的青麟犀竟然輕巧的飛起來二十多米,直接向唐浩撞來。

唐浩身形如電,再次騰身而起,不過他並未飛起太高,只是飛起來五米,躲過了青麟犀的這一撲。不等青麟犀的身體過去,他的手掌一彈,一道金光射向了青麟犀的後背。

不等青麟犀的身體落地,金蛇已經咬住了青麟犀的後頸。

「撲。」

兩噸重的青麟犀落地時依然是很輕巧的,幾乎都沒有在草地上留下腳印。

這真是不可思議!

唐浩身體落在了大樹上,看著神奇而暴虐的青麟犀。 「吼。」

青麟犀一撲不中,便立刻轉身,對著樹上的唐浩再次吼了一聲,隨即便再次飛起,撲向樹上的唐浩。

這一次,青麟犀幾乎是平地起跳,這需要的是絕對的彈跳力和爆發力。

「呼。」

雖然請靈犀的身體並未碰上這棵大樹,可是唐浩卻依然感覺腳下的大樹有要被折斷的感覺。

唐浩再次騰身而起,躲開了青麟犀的這又一次撲擊。不過這次青麟犀撲空之後,並未落在地上,而是踏在了一棵大樹上。這棵大樹也就被青麟犀踏得幾乎折斷了,青麟犀借著這棵大樹的反彈力量,身體在空中生生轉旋轉了一百八十度,再次向唐浩撲來。

兩噸重的大傢伙,竟然如此靈活,這也讓唐浩開了眼了。他也想試試青麟犀的力量,他沒有再躲,而是抬手推向了青麟犀的額頭的獨角。

這獨角不像普通的牛角那麼尖銳,它比較鈍,唐浩的手掌就按在了獨角上。

「呼。」

雖然唐浩踩著大樹,而青麟犀是懸空的,可是他依然被青麟犀撞得向後飛去。不過他並未鬆開青麟犀的獨角,而是緊緊的抓住了這根獨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