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過來吧!」鬼厲的聲音再一次的響了起來。

緊接著方正的身體竟然不受到任何的控制向著鬼厲飛了過去,在他身上出現了數道血洞之後,一緊沒有辦法維持雲動玉清的防禦了,整個人彷彿都被鬼厲玩弄於手掌之中。

鬼厲的手中拿著黑棍,對著方正的腦袋,彷彿下一刻方正就會被鬼厲擊殺,而鬼厲卻是看著方正,在等待著一個答案。

他希望方正能夠對他有一個解釋。

……

可是方正看著眼前的鬼厲,什麼話都沒有說。

「這曉凡的天賦果然十分的強悍,竟然在我剪短了天書之後依然能夠修鍊出這樣強橫的功法。」方正在心中想到。

緊接著,方正不再隱藏自己的實力,識海之中的匕首發出了烏黑色的光芒,他的身體就像是著火了一樣。

這火瞬間就將方正的身體包裹,而方正的傷口竟然在這個時候冒出了幾縷黑色的輕煙。

一瞬間,方正竟然再一次恢復了行動的力量,舉起拳頭狠狠的向著鬼厲打了過去。

「雲動,三重勁。」

強大的力量作用在鬼厲的身上,將鬼厲轟擊出了很遠的距離,但是這並不是最主要的傷害來源,而是那拳頭之間附帶著的火焰。

那火焰不是普通的火焰,鬼厲神色凝重,火焰如同腐骨之毒一般,僅僅是接觸到了他的身體就一直在燃燒。

箐雲之上什麼時候多了一個擅長使用火焰的人? 這火焰,正是方正在蕭族的時候,從地下獲得的那異火原形,經過了這麼多年的培養,還有方正他自己的修鍊,他終於能夠稍微的控制異火了。

雖然這異火沒有辦法達到像蕭焱一樣的效果,形成一個火蓮丟出去,但是方正卻能夠讓他形成像紗衣一樣的東西懸浮在他的周圍。

……

鬼厲自然不會這麼輕易任由方正脫困,那奇怪的力量再一次出現,直接將鬼厲身上的火焰彈開。

「五鬼,控鬼!」

隨著鬼厲的話語,鬼厲身旁漂浮的無道黑棍在半空之中變成了五個面目猙獰的惡鬼,然後向著方正吞噬了過去。

在方正不可思議的驚訝不光之中,他身上的異火竟然盡數被吞噬。

這怎麼可能?難道天書之中的秘法還有著克制異火的功能?轉眼之間,方正就想起了他在與蕭焱戰鬥的時候,道宗上的功法還真的有些克制蕭焱的異火。

方正明白,這異火也只是在一個世界里比較強橫而已,未必屬於無敵的東西,所以有能夠剋制他的東西或者是功法,還是很正常的。

只不過眼前的局勢對於方正來說並不算太好。

那異火被五鬼吞噬之後,詭異的控制力量再一次作用在了他的身上,那黑色的棍子竟然再一次出現,簡直就是防不勝防。

……

最後方正與之前的結果一樣,再一次被鬼厲控在了地面之上,彷彿鬼厲的每一個動作,每一次攻擊目的都是想要控制住方正一般。

因為鬼厲知道,方正有一招可以透支自己生命力的強大秘法。

上一次擊殺碧媱所使用的那種秘法,絕對是強悍無比的,控制住方正的目的,也是為了防止方正使用那種功法而已。

不得不說,鬼厲的目的達到了,被全盤控制之後,方正就算是想要使用道宗的功法,也沒有辦法做到的。

那黑棍不僅僅是封閉了他的靈力,更是連他的神識一同的封印了。

也許這黑棍對方正沒有辦法造成太強大的傷害,但是它屬於一種極強的封印,這種封印,就連方正都沒有辦法掙脫。

而身旁,這個時間的萬劍一,也不知道被鬼先生引到了哪裡,根本就沒有辦法看見。

如今場中只剩下了方正與鬼厲二人。

……

鬼厲靜靜的看著方正,竟然坐了下來。

「我知道這黑棍根本就沒有辦法奪走你的生命,而我在控制著五個黑棍的時候,是根本就沒有辦法發動任何的攻擊的,所以想要殺死你,還需要一定的時間,這段時間,你就為我解答疑惑吧。」

鬼厲看著方正,如同一個勝利者一般高高在上。

方正笑了起來,其實可以說是他大意了,如果孤注一擲直接使用出道宗的功法,根本就不會給鬼厲任何的時間去封印他。

讓方正沒有想到的是,這些黑棍真正的力量並不在於攻擊,而是在於封印。

看來鬼厲這些年為了對付他,沒少進行修鍊。

十年,鬼厲的天賦讓方正驚訝,同時方正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鬼厲現在的修為,根本就不是大靈師階段。

什麼大靈師,那只是鬼厲表面的修為罷了,或者可以說他只是將箐雲的功法修鍊到了大靈師的境界。

而鬼厲的真正修為,已經到達了辟穀期,雖然時間不長,但是鬼厲是真真正正的辟穀期強者。

首席老公,你被設計了! ……

沒想到十年的時間,方正還是輸了,輸在了這一招之差的上面。

方正沒有說話,輸了就是輸了,哪怕是因為自己的失誤,眼下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方正對他攻擊的時候,讓傷口打開識海。

雖然到時候會對這具身體造成巨大的傷害,但是同樣,在施展了獻祭之後,這具身體也沒有辦法再支撐下去了。

誅仙世界,只要擊敗了曉凡,也終於可以告一段落了。

他在等待,等待鬼厲對他進行攻擊,只要在鬼厲攻擊的那一瞬間,封印必定出現一絲的裂痕,只要夠他調動起那識海之中的匕首,就已經足夠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嬌喝傳了出來,竟然是雪琪!

方正有些疑惑,這個時間的雪琪,應該是在箐雲山前與眾人一同對抗妖獸才是,怎麼可能到了箐雲的後山?

……

雪琪出現之後,直接御起了天邪,向著鬼厲劈了過去。

華燈初處起笙歌 「你沒事吧?」雪琪向著方正詢問,充滿了關心的神情。

緊接著雪琪伸出她的手,想要替方正拔掉那插在他身上的黑棍,可是讓雪琪沒有想到的是,在接觸這黑棍的一瞬間,一種無力的感覺傳了出來,彷彿身體之中的靈力被吸收走了一樣。

「被動,你快走。」方正開口說道,可是顯然已經晚了。

因為雪琪竟然發現,她放在黑棍上的手,竟然都沒有辦法挪開。

遠處的鬼厲笑了起來,他的黑棍有著吸收靈力的特性,不僅僅是可以封印,同時是吸收對方的靈力達到完全封印的效果。

而他只能夠進行無根黑棍對驚羽封印的原因,就是由於這黑棍封印需要付出強大的靈力。

甚至在封印驚羽的時候,讓他的靈力消耗殆盡。

剛剛出現的雪琪,不僅僅是沒有替方正擺脫困境,更是讓他恢復了很多的靈力,眼下對付兩個人,已經是對付砧板上的魚肉了。

……

方正有些懊惱,如果不是雪琪出現的話,也許他還能有著翻盤的餘地。

可是眼下的情況看來,他是真的陷入了危機之中,甚至有可能,還要再搭上一個雪琪。

冷總裁,你好狠 「何必呢,你為什麼要過來?難道你一直在跟著我?」方正開口說道。

他來後山這件事情,整個箐雲根本就沒有幾個人知道,而雪琪能找來的原因,肯定就是跟著他過來的。

從來都沒有想到雪琪會在這個時間出現,甚至方正的神識都沒有查看有沒有人跟隨。

「是,我跟著你來到了這裡,看見你受傷,就……」雪琪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張狂的笑聲打斷了。

鬼厲看著雪琪,彷彿是發現了新的獵物一般,讓他不由得想起了碧媱死在他面前的一幕。

他要讓這一幕,重新上演。 鬼厲看著眼前的二人,彷彿一切就要結束,碧瑤的事情,他終於可以收回一點利息了。

還有這眼前的青雲,也要覆滅!

……

雪琪並沒有任何的懼怕,對於她來說,既然選擇了來到這裡,就沒有任何退步的理由,沒有了靈力,他還有著肉身的力量。

不再去輸入靈力,雪琪狠狠的將眼前的黑棍拔了起來。

鬼厲雙眼一縮,沒有想到這雪琪的心智竟然這般堅定,不過這也什麼,在吸收了雪琪的靈力只收,他完全可以憑藉著靈力碾壓兩個人,如今的雪琪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威脅,他只需要將驚羽看住了就可以。

鬼厲想著雪琪伸出了手,雪琪的身體快速的想著鬼厲飛了過去,彷彿是一個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沒有任何的掙扎能力。

緊接著鬼厲的手按在了雪琪的頭上,轉瞬之間,雪琪已經口吐鮮血。

「你懂我的感受了么?看著自己心愛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這種無能為力的感受你體驗過么?如今我就讓你也體驗一番。」

方正看著鬼厲,目光卻是十分的平淡。

然後淡然開口說道:「你錯了,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受,她並不是我心愛之人。」

……

誅仙的世界,在擊殺小凡的那一刻一切都會結束,如果雪琪真的喜歡上了他的話,長痛不如短痛,何必像小凡想要復活碧瑤一般,糾結一生呢?

在剛剛鬼厲將雪琪吸過去的那一瞬間,這少了一根黑棍的封印已經出現了波動。

「砰砰砰」的三聲,方正身上的黑棍盡數的被彈飛了,方正從地面上站了起來,然後雙目之中散發出紅色的光芒。

黑色的匕首一閃而過,沒入了方正的頭顱之中,方正身上的所有傷口盡數消失,唯一改變的,只有他的頭髮。

那滿頭的黑色頭髮,盡數的變成了灰白之色,看著小凡的目光之中,充滿了煞氣。

小凡看著驚羽的變化,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想到到了最後還是讓對方使用出了那一招,不過這樣他真的懼怕么?

這十年之間,鬼厲沒有任何的鬆懈,一切只為了今天的這一戰。

黑棍懸浮,看起來詭異務必,然後在瞬間插入了鬼厲的後背之中。

……

鬼厲的身體沒有滴落血液,但是看起來仍是古怪無比,彷彿好幾根黑棍生長在他的後背上一般。

緊接著黑色的霧氣翻滾,鬼厲的身上全都被黑色的霧氣包圍了起來,一瞬間,鬼厲的形象變得十分的猙獰。

並且鬼厲的神智,彷彿在逐漸的消失一般,在這後山之上,靈力瘋狂的涌動著,整個後山的這裡竟然變成了漩渦一般。

而鬼厲,整個人就像一個永遠沒有辦法填滿的空洞一樣,將那些靈力盡數的吃下。

二那些黑色的霧氣,彷彿不受控制一般,飛快的向著周圍擴散著,僅僅是一個閃動之間,就已經將整個山林瀰漫。

如果不是山前的妖獸們在攻打箐雲的話,這裡的變化早就有人來查看了,可是現在,沒有任何的人向著這裡趕來,這裡儼然已經成為了二人之間的戰場。

一塊塊砂石飄起,這並不是方正的風之靈力操控著的,而是由鬼厲的黑霧所操控,彷彿在鬼厲的身旁,有一個真空的空間一般。

黑霧就像兩隻大手,想著方正狠狠的拍了過去。

……

方正獻祭了生命之後,道宗的功法不僅僅完全治療了他身上的傷口,更是將他的修為推上了大靈師的巔峰。

雖然這只是暫時的,但這並不代表方正沒有辦法完美的操控。

面對這鋪天蓋地的砂石,方正沒有任何閃躲的意思,看著那一塊塊砂石整個人如同舞動一般,空手直接接下了所有。

那些堅硬的砂石,在碰觸在方正的身體時,直接被擊成了粉碎,但是方正明白,這僅僅是一個開場罷了。

真正的戰鬥,還在後面。

只見那黑霧凝聚成的拳頭,隱藏在砂石的後面,直接擊打在了方正的身上,彷彿在毆打一般。

可是方正沒有任何的變化,甚至臉龐之上沒有留下一丁點的痕迹,數十年壽元的精華凝聚在這一刻,怎麼可能會被這一點點的攻擊留下痕迹?

那黑霧彷彿被眼前的這一幕激怒了一般,凝聚成了一個巨大的手掌,向著方正狠狠的拍了下來,方正的雙腿沒入了腳下的土地之中,甚至整個人的腳都陷入了土中。

而另一邊的鬼厲彷彿陷入了暴走的狀態,沒有任何停下來的意思,向著方正頻繁的拍了下來。

方正的雙手舉過頭頂,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彷彿在看著一個可憐的人物一般。

……

雖然不知道鬼厲施展了何種手段,但是這種手段顯然並不是一點代價沒有的。

至少眼前這種毫無規律毫無章法的攻擊來說,就是暴走的一種體現,可以理解成,現在的鬼厲僅僅是在進行本能的攻擊,甚至已經沒有了神智。

顯然這一招,是專門為了他準備的,就是想要將他擊殺,甚至連自己的神智都可以燃燒。

「砰砰砰……」

那黑色的霧氣凝聚成的手掌想著方正不斷的拍了下來,彷彿在敲打釘子一樣,將方正整個人都拍入了地面之中。

二方正只是靜靜的看著,任由鬼厲對他進行攻擊,甚至都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抗。

「你憤怒么?」方正看著鬼厲靜靜的開口說道。

鬼厲整個人在聽了這句話之後,周身的黑霧一陣涌動,彷彿在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一樣,緊接著一個黑霧化成的圓球不斷的濃縮,甚至變成了實體一般。

緊接那圓球被鬼厲狠狠的丟了出來,扔在了方正的位置。

「你憤怒?我被這世界擺布,我的憤怒在你之上!」方正突然笑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