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版本的結局是講給男人聽的,美人魚公主最後還是乖乖給老國王殉葬了,其中有些人說是主動的,有些人說是被逼的。這個版本基本是人類的瞎幾把扯。」

「第二個版本的結局是講給女人聽的,美人魚公主娘家來人,救走了美人魚公主和孩子們。最後,內戰了十幾年之後,王國貴族們又請求公主的兒子重登王位,做了國王,美人魚公主也成了太后。這個版本吧,大概是流傳最廣的了。」

「第三個版本的結局是美人魚公主大怒之下爆發了自己的榮耀法師實力,把那個諾曼底王國首都的貴族們殺光了,並召喚了一場大洪水,把整個國家的土地淹沒了大半,整個公國就此滅亡,並逐漸被怪物們佔領了全部國土,這片廢墟就是現在的那片鹽鹼沼澤地,蓬草、蘆葦遍地,狗頭人和哥布林橫行的詛咒荒野。」

伊莉莎靜靜地盯著李爾,看著他一邊說話,一邊手裡熟練得把海藻撕成合適的寬度,然後飛快的編製成長布條,話說完了,長布條也變好了,李爾按照歷史上的穿著方式,拿著這條海藻長布在自己腰間胯下饒了幾圈,弄成了一條短褲。

「李爾,那你喜歡哪個版本呢?」

「都不喜歡,你知道東方的武則天和羅剎國的葉卡特琳娜二世的故事嗎?」李爾詢問到,沒等伊莉莎回答,「哦,這兩個人似乎是異界的歷史人物,反正都是合格的君主。「

」美人魚公主為了一個不值得她愛的陸地人類,委屈了自己那麼多年,實在是不值得。她不應該為了照顧男人的面子,而自己一直壓制著自己的實力。」

「咦,你不覺得那個王國的老百姓都很無辜,土地被淹沒了是極大的犯罪嘛?」

「換做我的姐妹被別人那麼欺負,我有榮耀法師的實力,我會報復得更徹底。你知道的,我的外父母家族的那些親戚一直對我父母和我都很不好,我以後有實力之後,不把他們折磨得痛不欲生,那我要實力做什麼?」

伊莉莎哼了一聲,「李爾,你真是個人奸,居然還嫌美人魚公主報復的不夠。好了,算你說對了,這條裙子就賞你了,穿上去給我看看。」

李爾面不改色心不跳得接過裙子,利索得穿了上去,然後瞪大眼睛,伸出舌頭,給伊莉莎跳了一段滑稽版的毛利人戰舞,把她逗得前俯後仰,樂不可支。

「李爾,你臉皮真厚,穿上裙子也不知道害羞。」

「公主姐姐,我可是穿過蘇格蘭高地裙的男人,再說我對於女裝大佬一點抵觸心思也沒有,我可是個很開放、很隨便的大男孩哦。」

「臭小子,你信不信我把你凈身了,帶回王宮去當伺候我的小太監?」

「呵呵,我好害怕啊。」李爾嬉皮笑臉得扭了幾下屁股,「好姐姐,小男孩比小太監有用多了,還是讓我做個完整的男孩紙,我爹媽還等著我延續家族血脈呢。」

「不行,你小小年紀,就滿腦子左擁右抱的花花腸子,等你再長大兩年,還不知道要去禍害多少純情少女,為了拯救那些未來那些被你傷害的女孩們,我非得切去你的小丁丁不可。」

「可是,我即使禍害純情少女,那也是禍害人類的少女啊,跟你這個美人魚公主又有什麼關係?我抗議,按照女神菲爾梅妮斯的教義,你不可在我什麼都沒做的時候,就因為你覺得的可能性來懲罰我。」

「別說禍害人類少女,就算你禍害母豬我也不準。」說完這話,伊莉莎忍不住笑了,「哼,你在我面前說出後宮三千這樣的話,就是在侮辱我美人魚一族的驕傲和榮譽,我有足夠的理由嚴懲你。」

「這樣不好吧?」李爾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我們現在進行你的考驗誒,為什麼會扯到我會禍害母豬這種奇怪的話題上呢?你可是美人魚的公主啊,怎麼可以有這麼下流的想法?」

「閉嘴!」伊莉莎爆發出一陣青銅魔法師的氣勢,企圖震懾住李爾,結果發現卻沒有效果,「臭小子,不要逼本公主動手。」

「小姐姐,你的實力是白銀法師吧,怎麼氣勢這麼弱,才是青銅級的?」李爾面對伊莉莎散發的威壓毫不在意,「我跟你講,就算遠古紅龍的龍威,小弟我都絲毫不懼,我李爾·格蘭特可不是嚇大的。」

「哼。」伊莉莎猛然激發了一枚魔法戒指,泄露出一絲龍威,然後又停了下來,「真不知道你是膽子大呢,還是無知呢,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區區一個龍族半神的龍威,能奈我何?」李爾輕描淡寫得說,「雖然我現在還只是見習騎士的身體,只會幾個魔法學徒級別的法術,但這世界上沒啥能嚇到我,就算龍族主神親自出手,那也嚇不到我。」

「切,你就跟河豚一樣,把肚子吹圓了也只是只河豚,變不成海豚。」伊莉莎抬手指了指李爾的鼻子,「就你現在這小身板,不用別人,我現在隨便一個白銀級法術就能把你打得滿地找牙。」

李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抱住了伊莉莎,然後狠狠得在她左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在右臉上又是一口,最後在她的櫻桃小口上吻了上去。伊莉莎大腦一片空白,整整發獃了十秒鐘,然後一股殺氣就從她身上爆發了出來。

「啊啊啊,臭小子,你竟敢非禮我,我要殺了你!」 李爾這次可是爆發了自己的全部洪荒之力,用盡了吃奶的力氣來逃命,幸好他的李爾水遁術效果非凡,戰鬥經驗十足,伊莉莎也只是惱羞成怒,只想痛揍他而不是真想殺了他,所以兩人又上演了一次貓捉老鼠的喜劇——李爾是前面逃的小老鼠,伊莉莎是後面咬牙切齒的大花貓。

「根據考驗規則,我捉到你之後是有權利親你的!」李爾一邊逃一邊喊,「我算過時間了,足夠八小時了,考驗的時間足夠久了,我有權利親你的,別追了!」

「臭小子,你給我站住!」伊莉莎一心只想痛打他一頓,才不管什麼考驗規則呢,「竟然敢強吻我,我今天不把你廢掉,我就不叫伊莉莎!」

「你都把名字告訴我了!」梅西猛然扯開一個旋渦傳送門,自己鑽了進去,從伊莉莎的後上方冒了出來,「伊莉莎小姐姐,你都把芳名告訴我了,我的考驗通過了。」

伊莉莎轉過身,惡狠狠得等著李爾,「呸,臭小子,不把你打得半年下不了床,這場考驗就不算結束,膽敢非禮我,看我不把你碎屍萬段。」

李爾在海水中間雙膝下跪,「啊,美麗善良的伊莉莎小姐姐,請原諒我的衝動吧,你身上的美人魚嫵媚之光實在是太猛烈了,我已經忍了很久了,剛才實在是忍不住了,請你允許我再親你兩口吧。」

看著伊莉莎似乎有點冷靜的樣子,李爾又忍不住作死了,「再說了,美麗的小姐姐,我只是向你獻出了我最寶貴的初吻而已,你又何必反應這麼激烈?」

「重力術!」伊莉莎被李爾激怒了,「臭小子,你剛才不是仗著有海洋之心在海里竄得挺歡快嗎?現在怎麼不跑了?」

李爾跟一顆秤砣一樣沉到了海底,再也不能愉快得暢遊大海了,緊接著身上又中了一個次元錨,漩渦傳送術也沒得玩了。

「不給你點厲害嘗嘗,你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伊莉莎慢悠悠得在海底漫步,走上前來,「臭小子,你現在倒是跑啊,逃啊,怎麼不跑了?」

「我為什麼要跑?我的美人伊莉莎?」李爾嘗試了一下,發現自己單憑肉體和魔法實力,是辦法掙脫伊莉莎的魔法效果的,就乾脆坐在了海底,「我怎麼能忍心拒絕,你的投懷送抱呢?」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的實力不值一提。」伊莉莎走上前來,又是一個纏繞術,海底冒出了幾根魔法蔓藤,把李爾五花大綁起來,她輕佻得挑起了李爾的下巴,「哎呦,李爾小子,仔細看看,你這小臉還挺清秀的嘛,來,給本公主笑一個。」

「如果你手裡拿著一根皮鞭的話,你就不僅僅是公主了。」李爾陽光燦爛得沖著伊莉莎一笑,眨了眨左眼,「你就成了女王了,我願意永遠拜倒你的裙下,做你愛情的奴隸。」

「呸,下流痞子。」伊莉莎果然掏出了一根皮鞭,刷刷得甩了幾個鞭花,「李爾,就算你再能巧舌如簧又如何?你再敢口花花說下流話,我就抓幾隻刺魨塞進你嘴裡。」

「伊莉莎,你激起了我的征服欲。」李爾含情脈脈得看著她的眼睛,「我李爾今生今世,就是要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騎最快的馬,愛最美的你。為了你,我願意從此不想後宮佳麗,從此改邪歸正,一心一意只愛一個你。」

「哈哈哈哈,誰稀罕你。」伊莉莎颳了刮李爾的鼻子,「小弟弟,可惜呀,你要是有實力站在我的面前,我還給你一個追求我的機會,現在,你不過是本公主手裡的一個俘虜而已,現在想起來說好話,來哄我開心了?晚了。你現在連當我弟弟的資格都沒有,只配給我當個小侍童。」

「當侍童我在行,能賣萌會暖床。」李爾色眯眯得向下看去,「我的女主人,我,李爾願意今生今世都陪伴在你身邊。」

「啪」的一聲,伊莉莎粉面含煞,在李爾的屁股上重重得抽了一下,「混蛋,本來以為你只是年紀小不懂事,沒想到你越來越放肆了,你再敢胡說八道,看我不抽爛你這張嘴。」

「好吧,我道歉,剛才我是口不擇言,唐突公主了。」李爾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收起了輕佻之心,「伊莉莎,你還是把我釋放了吧,否則我就要動用武力,恢復我的自由和男人的尊嚴了。」

「哼,大言不慚。」伊莉莎戲謔得往李爾臉上吹了口氣,「你如果能憑自己的實力掙脫我的魔法,我就給你暖床,咯咯咯咯……」

「很好,我一定會把你當我的王妃的,以後說不定還會選你當我的王后。自由祝福。」在伊莉莎驚詫莫名的注視下,李爾輕易得擺脫了纏繞術,然後對著伊莉莎一指,「神之禁錮。」

伊莉莎只感覺自己的整個身體都被一種偉力限制住了,雙手無力得垂了下來,皮鞭也落到了海底,「你,你居然是個聖武士?」

「聖武士是個什麼東西,能吃嗎?」李爾用法師之手拾起了鞭子,「我的小美人,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早就告訴你了,我,李爾可是你命中注定的男人,你怎麼總是不肯相信呢?」

「你想拿我怎麼樣?」伊莉莎惡狠狠得盯著李爾,「我可警告你,不要逼我向女神祈禱,引來女神的注意,到時候你這個邪門的聖武士就完蛋了。」

「恩,放心吧。你的女神聽不到你的祈禱的,不信你就試試。」李爾伸手捏了捏伊莉莎的鼻子,「何況就算她聽到了也不會管的,女神很忙的,不會管我們小兩口之間的打情罵俏的。」

「你究竟是誰?」嘗試過向女神祈禱無效之後,伊莉莎終於有點慌張了,「你可不要亂來啊。」

「哎,你這才像個女孩子應該有的表現呀。」李爾不想嚇到了她,後退了幾步,「以後不要那麼凶,這根鞭子我沒收了,你還是做個乖巧甜美的小公主吧,別當女王了,我最後說一次,我曾經是星界法神,也是你命運中的男人。」

李爾解除了禁錮,讓伊莉莎重獲了自由,「雖然我目前僅僅是見習騎士和魔法學徒的實力,但像牧師和聖武士這種靠信仰的虔誠來獲取力量的方式,對我而言毫無難度,只是我不想使用罷了。」

伊莉莎驚疑不定得看著李爾,她越發看不透李爾的目的和實力了。

「別想多了,伊莉莎,無論我是法神還是魔法學徒,在愛情面前,身份和實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願意告訴我你的全名了嗎?如果你不願意,我從此之後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今夜的事情就當做一切從沒發生過,春夢了無痕。」

扭捏了半晌,就當李爾打算拍拍屁股走人的時候,一個微弱得如同蚊子哼哼的聲音響了起來:「伊莉莎·海倫·溫莎,這就是我的名字。」 隨著伊莉莎正式告訴了李爾自己的全名,這次考驗理論上也正式結束了,李爾就正式成為了伊莉莎的追求者,可以以伊莉莎的騎士自居了。

自然嘍,按照美人魚的傳統,在確定最終的戀愛關係之前,一個美人魚至多可以擁有五名騎士,用地球上的話來講,就是五個只能算朋友之上、戀人未滿的備胎。

但只要一個美人魚最終確定了人選,正式確定了戀愛關係之後,就會帶著自己的意中人去見自己的父母,未來基本上就會一生一世一雙人得走下去,始終忠貞如一。百分之九十九的美人魚都像孟姜女那樣忠於愛情,剩下百分之一則是不幸死亡。

按照傳統,現在就是雙方行貼面禮的時刻了,可是由於李爾強吻過伊莉莎,她還因此追打過李爾,所以現在有點害羞,有點緊張,一句話也不說得站在那裡。

兩個人單獨相處,千萬不能冷場,李爾瀟洒得單膝跪在伊莉莎的跟前,拉著她的小手貼在自己的左臉上,輕吻了一下她的手背之後又貼在自己的右臉上。

「起來呀,別跪著了。」伊莉莎輕輕得甩了幾下手,然而並沒有掙脫李爾的魔爪,「我可不敢讓一位能禁錮我的聖武士向我下跪,小女子承受不起。」

「伊莉莎,我說過,我不是什麼勞什子聖武士。」李爾含情脈脈得越過波浪,望著她的眼睛,「我只是相信我可以拯救這個世界而已,除了我自己,我不會信仰任何神靈。何況,就算是預言之神薩弗拉斯也看不清我的未來,更別提其他的神靈了。」

「李爾,你知道,我們美人魚都是信仰海洋女神菲爾梅妮斯的。」伊莉莎嘆了一口氣,「難道你是無信者嗎?雖說每個人都有信仰神靈的自由,但你這樣評價神靈不好吧?」

「寶貝,我也只在你面前才會使用聖武士的能力。」李爾鄭重得說道:「我並不排斥神靈,我願意為了世界的安危而跟外來的破壞者作戰,不管他們是魔鬼、惡魔、墮落天使亦或是燃耗軍團。相信我,無論我有無信仰神靈,我都是一個好人。」

「伊莉莎,在你成年典禮完成的那個晚上,海洋女神菲爾梅妮斯是會回應你的祈禱的,你不妨直接詢問女神,我的信仰如何,重要嗎?」

伊莉莎雙腿合攏,跪坐在了海底,「李爾,康斯坦斯把你走之後的事情都告訴我了。你召喚來的大海龜弄出了一個很大的水鏡術,在你的褲子上附加了一個追蹤法術,我的那些侍女侍衛們一直都通過水鏡里看著你的行動呢。」

「什麼?水鏡術和追蹤術?」李爾挑了挑眉頭,「那個看不起我的臭烏龜居然敢在我身上做手腳?豈有此理,理論上他可是我召喚出來的寵物。」

「李爾,無論如何,女神菲爾梅妮斯已經明確她對你的態度了,我不需要等到未來詢問女神的意見了。但是李爾,我不想隱瞞你,兩年之後,西方海洋娜迦王國的五王子會來訪,到時候,他肯定會請求參加我的考驗的。」

「娜迦?那些人身蛇尾的海中生物?他們不是跟陸地上象徵著死亡與邪惡的的羽蛇邪神哈卡,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緊密聯繫嗎?娜迦怎麼敢來到菲爾梅妮斯的王國?」

「娜迦跟哈卡有聯繫?李爾,你在外人面前可不要這麼說。」伊莉莎不安得扭動了一下身體,「他們可是一直自稱信奉風暴之神堤福俄斯的。」

「兩年之後,這麼說這件事早在幾年前就定好了?」李爾皺著眉頭想了一想,輕鬆做出了自己的決定,「你放心,娜迦的隊伍會在半路上發生不幸,死得乾乾淨淨的。我保證那個可憐的王子永遠也無法親眼目睹你的芳容了。」

「李爾!不要胡鬧了。」伊莉莎手上用力,掐了一把李爾的手,「他們一行人可以帶著風暴之神堤福俄斯贈送給女神的禮物來的,神官團會隨行的。」

「放心吧,既然我說過他不能看見你,他的命運就已經決定了。」李爾趁機挪近了幾步,跟伊莉莎靠在一起,「別說風暴之神堤福俄斯的神官團,就算他的化身出現了,也拯救不了那個什麼五王子。」

「哼,李爾,我們才剛剛認識一天而已。我才剛剛告訴你我的名字,你怎麼可以這樣霸道,難道你還想讓我從此就不跟別的男性接觸了?」

「這到不至於,我只是對娜迦一族向來是趕盡殺絕罷了。」李爾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我討厭一切跟蛇有關的生物,不管是邪神哈卡還是風蛇,亦或是娜迦、蛇女,我本來就不喜歡他們,何況他們既然千里送人頭,我也只能笑納了。」

「好了,伊莉莎,我知道這件事了,我不說我的打算了,我只能向你保證,如果這個五王子是個好人,那我只會挖出他的雙眼,留他一條小命。不要說風暴之神堤福俄斯,就是本位面的創世神也救不了他。」

「天啊,李爾,我好後悔考驗你。」伊莉莎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無力得靠在李爾的肩膀上,「你只是能禁錮我這個小小的白銀法師而已,居然在這裡誇誇奇談,連創世神都不放在眼裡。我怎麼會碰到你這種奇葩呢?」

「命運,伊莉莎,是命運讓我們相遇的。」李爾輕柔得摸了摸她的手心,「雖然魔法女神不是魔法,命運女神不是命運,但我還是很尊重這兩位女神的,相信我,即使是創世神,也無法看清我的未來的,所以,他是不會計較我的言語不恭的。」

「為什麼我在覺得你胡說八道的同時,卻絲毫沒有覺得你討厭呢?」伊莉莎拉著李爾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就算你說要左擁右抱,後宮三千的時候,我也沒有真正的厭惡你,而只是生氣你前後說話互相矛盾罷了。為什麼呢?我本應該鄙視你,唾棄你,憎惡你啊?」

「噓,不要再說命運了,我寧願相信我自己的感覺,也不相信你說的命運。」伊莉莎豎著食指放到李爾的嘴唇上,「李爾,你回到陸地上之後,真的會四處留情,見一個漂亮女孩就追一個,而留下我寂寞的歲月里,卻心裡只想著你一個人嗎?」

「伊莉莎,我向你保證,兩年之內,在我沒有解決掉娜迦王子的事情之前,我絕不主動追求任何一個異性,不管她是公主還是女王。」

「哎,李爾,我相信你的話,但我更相信康斯坦斯。」伊莉莎又散發出美人魚那種致命誘惑的光環,「我要下令康斯坦斯跟你一起回到陸地上監督你,只要你這三年乖乖得做個純潔的男孩紙,我就不會再給予別人考驗,我也會在那些娜迦到來之前,到陸地上找你,避開他們。你願意答應我的這個小小的要求嗎?」

「我答應你,就讓康斯坦斯見證我的純潔和自律吧。伊莉莎,只希望未來你不會因為我的殺戮果斷,而感到後悔遇到我,相信我,在我眼裡,除了你之外的其他美女統統都是粉紅骷髏,我殺起邪惡的美女,來就跟打死一隻骷髏兵一樣隨意。」

「李爾啊李爾,真希望兩年之後的今天,我能下定決心帶著你去見我的父母。」伊莉莎微微眯上了雙眼,「我現在心裡好慌,你實在是讓我心裡慌慌的。」

純潔的擁抱,勝過千言萬語。

不知不覺中,東方泛白了。一輪朝陽慢慢地努力上升,到了最後,終於衝破了雲霞,完全跳出了海面,顏色紅得非常可愛。一剎那間,太陽發出了奪目的亮光,照亮了在海面上手拉手看日出的一對璧人兒。 一「此時此景,怎可無詩?」伊莉莎輕輕碰了碰李爾的肩膀,「如果不是康斯坦斯聽到你的歪詩,又見你會我族的問候禮儀,我怎麼能鬼使神差得上了你的賊船呢?」

「我現在全身熱血沸騰,胸中豪情萬丈,只想又跳又唱,哪有心思做什麼詩。」李爾也輕輕碰了碰她的肩膀,「太陽出來我踏海波,踏上了海面我想唱歌,歌聲飄給我姐姐聽啊,聽到我歌聲笑呵呵。」

李爾站到了海面上,開始給伊莉莎跳起了夏威夷草裙舞,他穿著伊莉莎編成的海藻裙子,剛好最適合這種舞姿,「春天裡那個魚蝦鮮,我和那姐姐啊把手牽,圍繞著姐姐我跳一圈啊,好想和你啊相戀一萬年。」

草裙舞的新鮮勁過了?沒關係,再來一陣愛爾蘭踢踏舞;踢踏舞看夠了?沒關係,再來一陣香格里拉藏族舞。李爾變著花樣,從印度舞跳到拉丁舞,從古典舞跳到現代舞,如果不是不想弄壞了這身裙子,李爾還想表演一陣街舞和自由體操呢。

伊莉莎背對著朝陽,微笑著看著李爾的賣力表演,「李爾,真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居然能跳出這麼多風格迥異的花樣來,你難道上輩子是舞神嗎?」

「沒有啦,我上輩子成為法神之後,曾經通過星空之門,到達了一個叫做地球的世界,那裡只有人類一種高等智慧生命,世界里沒有超凡之力,只有各種科技和娛樂,我在那裡渡過了和平輕鬆的幾十年時光,周遊了世界,嘗遍了美食,讀盡了書籍,唱歌跳舞都是在那裡學的。」

「沒有超凡之力。」伊莉莎歪了歪頭,「那個世界的人類都無法延長壽命,個體也無法自身變強啊,真是可悲的世界。」

「但他們基於對世界的認識和思考,發展出來獨特的文明和科學,在某種程度上遠遠超過了我們。因為個體實力不能無限變強,所以他們之中的智者,注意力和精力就不會浪費在提高自身實力上,而是專註研究物質世界。「

」我在那裡深受啟發,最終讓我想明白了自己的不足,最終成為星界法神,如果沒有這段經歷,我是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裡,取得這樣成就的。」

「李爾,我每次聽到你說起法神這些話,心裡的感覺就很奇怪。」伊莉莎閉上了眼睛,「以後我不想再聽到這些奇怪的話了,我不想跟一個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說話,我寧願你只是個有趣的十五歲少年,哪怕實力低微也沒有關係。」

「寶貝兒,是我不好,只顧著自己孔雀開屏,卻沒有考慮你的感受。」李爾懊惱得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以後可不敢說自己的經歷了,產生代溝就不好了,「恩,其實我只是小時候喜歡幻想自己的未來是個很厲害的法師,於是就經常做些白日夢,想一些奇怪的名詞和經歷,以後我在你面前,再也不說脫離現實的話了。」

「李爾,我們兩個認識的時間太短了,我到現在還有一種不真實感。」伊莉莎捂住自己的臉,「現在想想我在船上親了你的額頭,我就害羞死了。」

「我願意等,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李爾跪坐在伊莉莎面前,「伊莉莎,你還不滿十八歲呢,在美人魚三百年的壽命里,你還是個小姑娘呢。可惜我還要回到父母身邊,不能參加你的十八歲成年慶典了。」

「李爾,謝謝你的理解。」伊莉莎微微嘆了一口氣,「故事裡總說一見鍾情,可我一開始只是好奇,哪裡來的小孩子口氣那麼大,居然說自己的名字會眾生頌揚,我本想好好嚇唬你一頓呢,結果……」

「結果在命運的驅使你,你不由自主得就給了我初吻,在我的靈魂里留下了永世難忘的珍貴記憶。」李爾金色的眼眸中充滿了深情,「你是我的初戀啊,伊莉莎,你的吻奪走了我的靈魂,讓我再也不能愛上別的姑娘了。」

「那你說的那些混賬話就是故意氣我嘍?」伊莉莎板起了俏麗而迷人的臉蛋。

「哎,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李爾決心轉移話題,「在我心愛的小姐姐沒有嫁人之前,我是不會喜歡上別的女孩子的,我也發自內心得希望,未來終將有一天,你的長發會為我盤起,穿起了我的嫁衣。」

「李爾,你這個就會甜言蜜語的壞小子。」伊莉莎忍不住輕撫他的臉龐,「答應我,在你十八歲那年,你要來到我的身邊,讓姐姐我給你辦一次美人魚國度的成年禮,希望那個時候我們都成熟了,能夠做出一生不悔的抉擇。「

」在此之前,還是讓我們先做兄妹吧。我會讓康斯坦斯跟你回到家裡,幫助你組建自己的船隊,我記得梅多克地區不僅出產葡萄酒,還是在海邊。」

「這樣挺好的。」李爾點頭同意,「梅多克領地里有漁村,也有一個深水良港。不過船隊的事情先不要急,等我成年之後再搞也來得及。康斯坦斯還是當我的貼身保鏢吧,有這樣一個美麗的女保鏢,我出去也有面子。」

「當然了,龜仙兒就呆在你身邊了,我的小姐姐。」李爾繼續說道,「半神之子倒也算個合格的擋箭牌了,你如果討厭誰,就把它推出去,躲到他的龜殼後面。」

「李爾,你怎麼不擔心康斯坦斯會暴露身份呢?」伊莉莎問道,「你不是沒看出來她的真實身份吧?」

「康斯坦斯不就是身上有稀薄的龍族血脈嗎?」李爾聳了聳肩膀,「或者說她是一個巨龍與傳奇章魚的混血?嘖嘖,那條巨龍的口味可真獨特,居然沒吃掉那條章魚,而是跟她擦出了愛情的火花。」

「李爾,我只告訴你一次康斯坦斯的出身。」伊莉莎鄭重得告誡他,「康斯坦斯是混血第七代,她對自己的血統和家族傳統很反感,所以才離開了家族,來到美人魚的王國。你得發誓不會對任何人透露出她的身世,包括你的父母。」

「等等,我好像記起了什麼。」李爾回憶起了什麼,同時感嘆自己得儘快給自己製造出一個魔法版的生物晶元來整理自己龐大的記憶了,「她莫非是章魚半神奧克托普斯的後代吧?據說奧克托普斯的一個女兒曾經囚禁了一條青年龍來配種,難道這個傳說是真的?」

「李爾,你知道就好,這些陳年舊事就別問了,總之你以後不要打聽康斯坦斯的父母和家族傳統,否則——」

「否則我就得靠聖武士的技能來鎮壓她了?」李爾聳了聳肩膀,看到伊莉莎不高興的臉色,趕忙鄭重做出保證,「我會像尊重我的父母一樣尊重康斯坦斯,我絕不問她那些無聊八卦的問題,我發誓會善待她。」

儘管兩個人戀戀不捨,但康斯坦斯已經申請了十多次的通話了,終於,伊莉莎接通了康斯坦斯的通訊,保證自己馬上動身,跟侍女們匯合。 一相見時難別亦難,春風無力起波瀾。不在巫山未雲雨,金風玉露誠思戀。在返回的路上,李爾和伊莉莎默默無語,漸漸地,離營地越來越近了。

「李爾,」伊莉莎停了下來,「吻我。你通過了我的考驗,我正式承認你是我的第一個騎士,在你十八歲之前,我是不會考驗別人的。」

「是誰在耳邊,說,愛我永不變?」李爾把她輕輕地擁在懷裡,「親愛的小姐姐,我的伊莉莎,是我在耳邊,說,愛你一萬年。雖然未與你青梅竹馬,但我願與你餘生相戀。」

「李爾,你以後就要這樣乖乖得跟我說話。」伊莉莎把頭埋在他的肩上,「再不許你說那些混賬話,否則我會傷心流淚的。」

「再也不說了,我保證。」李爾很認真得說道,「如果我再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就穿一輩子的女裝。」

「把這個裙子換下來,別穿了。」伊莉莎離開的李爾的懷抱,「你身上光溜溜的啥也沒有,就把這個裙子留下來,給我當個紀念吧。」

李爾背過身,換下了海藻草裙,穿上了普通衣服,然後把草裙疊好拿在手裡,「以李爾?格蘭特之名,賜予你新生。如今你是小海藻,他日金屋可藏嬌。」海藻在梅西金眸的注視下,迅速變成了一座小草屋,並且從褐色變成了淡金色。

對著伊莉莎眨了眨眼睛,李爾又拔下了自己的幾根頭髮,在小草屋的牆壁上留下了一個大寫的『L』,然後把它放到了伊莉莎的手上,「我的小姐姐,等我成為黑鐵法師的時候,這座小房子還會有驚喜在等著你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