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蘇小荷正準備穿過這片小樹林,迎面,被人攔住了,蘇瑤瑤臉色極差的擋在她面前,恨不得剜她身上的肉喝她身上的血的樣子。

「呃,這是等了多久了?」她這個點來上課,就連她同學也不清楚,因為,她有時來有時不來,誰也不摸准她的情況的。

是的,連她自己都摸不準自己的情況。

但看蘇瑤瑤這樣子,應該是等很久了。

「你管不著。」蘇瑤瑤低吼了起來,看來被氣得不清,不就是一夕之間變成了私生女了嗎,從前欺負她的時候想什麼了。

「那我總管得着你擋了我的路吧。」蘇小荷冷冷一笑,懶著理會蘇瑤瑤,轉身就走。

她打算從另外一邊繞到階梯教室,那條路有點遠,但是是大路,路上人多,她今天,是選錯路了。

「給我攔住她。」不想,蘇小荷才轉身,林子裏就閃出了兩個穿着花里花哨的男生,一看就是混社會的地痞小混混。

蘇小荷身子未動。

可是手動了。

右手輕輕的伸到了書包一側的夾層里。

那東西她用了兩次,也救了她兩次的命。

從此,她就帶習慣了。

不管是任何時候,都是隨身攜帶着。

手緊緊的攥住了防狠噴霧,她低低笑開,「你們這是要劫我的人?」

「劫你?你算什麼東西,把你賣給蛇頭都是便宜你了,就算你要快活,也不能跟男人,跟狗呀貓呀快活還差不多,哈哈哈。」蘇瑤瑤是真的氣瘋了,歇斯底里的嘶吼著,眼睛裏都是血絲。

看來,這是一夜不曾睡過了。

「就憑你?蘇瑤瑤,你不過是我手下敗將罷了,真要去跟阿貓阿狗快活的是你而不是我。」蘇小荷就站在那裏眼看着兩個小混混走過來,不逃不避,背對着蘇瑤瑤也是不卑不亢,就氣得蘇瑤瑤沒了理智就對了。

「哼,到了這個份上了,我們三個人,你才一個人,給我把她摁倒,我要她叫我姑奶奶,她要是不叫,直接在這林子裏扒了衣服,扒光,然後給我綁在最外圍的那株樹上,堵了嘴,就讓這T大的男男女女都來欣賞一下你浪賤的樣子,蘇小荷,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蘇小荷兩隻手都緊攥著東西。

只不過是兩樣不同的東西罷了。

左手一直都攥着手機,在發現蘇瑤瑤的時候就摁下了快捷鍵。

右手是防狼噴霧,哪一隻手都沒閑着。

此刻,只等好戲上場。

「好呀,我等著,就看他們兩個有沒有這個膽子了,畢竟,遵從了你蘇瑤瑤的意思,你也就給個三千五千的獎勵罷了。

那點子小錢,都不夠墨川給我買一件衣服的。

但是,要是他們兩個真動了我,得到的可不止是你蘇瑤瑤給的三千五千的獎勵,往小了說傷筋動骨變成殘廢,往大了說丟了性命都是很有可能的。

畢竟,這全T市的人都知道齊墨川這個全國的首富是怎麼寵我的。

我身上,別說是受傷了,就是手指甲大小的淤青他都不會放過那個對我動手的人的。

如果你們要是不信,就試試。」蘇小荷不疾不徐,緩緩說到。

。 唐妺要出院宋初也沒有阻止,「行,我直接帶你去看看房子吧,看上了就直接租下來。」

唐妺一想,也好,反正閑著也沒事做。

她拿過自己的手機想看看時間,突然聽宋初開口:「對了,之前你朋友打電話過來問你,我幫你接了,你有空再自己回個電話。」

唐妺應了一聲,手指點進通話記錄,是朱珠打過來的。

她的微信上也有幾條消息,都是三人發過來的。

她耐心地一一回過去,這才收起手機,雙眼亮晶晶地看向宋初:「那房子在哪裡?」

宋初勾唇,「快到了。」

車子在一片高檔小區的門口停下,宋初降下副駕駛門窗,伸過去一張卡在刷卡器上刷了一下,才繼續往前行駛。

車子在一處獨棟停下來,宋初領著唐妺走進去,宋洋快一步過去幫忙按電梯。

電梯在頂層停下,整個一層只有2戶人家。

宋初領著她走到一戶面前輸入密碼走了進去。

入目便是極為寬闊的空間,目測200平往上。

不過裡面的裝修倒是挺簡潔的,除了必須的家電傢具,基本再無別的裝飾了,最重要的這裡是複式層,上面還有一層。

唐妺咂咂嘴,之前她租的豪華套間一個月就要2萬,這個房子怕是不止吧!

宋初見她站著不動,便道:「先去看看卧室?」

唐妺邁步往裡走去。

房間是一個主卧兩個次卧,一個書房一個衛生間,每個房間的空間都很大。

宋初問:「怎麼樣?還滿意嗎?」

不管是卧室還是書房,都非常符合唐妺的審美。

她點點頭,問:「房租多少錢?」

宋初輕笑一聲:「不急,還有地方沒看,二樓還有一間訓練室和一間音樂室,去看看?」

唐妺對訓練室挺感興趣,又跟著宋初上了複式二樓。

二樓雖然沒有一樓寬敞,但用於健身確實妥妥夠了。

不得不說,宋初找的這個地方,她很~滿意!

這下也不問價格了,「行,就租這裡了。」

宋初笑著開口:「好,房租也不高,2000一個月。」

唐妺覺得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她掏了掏耳朵,「你說多少?」

宋初以為她嫌貴,又道:「若是覺得貴,還可以給你降一降。」

唐妺擰緊了眉頭上下仔細打量著他,目光中滿是審視。

「說起來我還沒見到房東呢,如何簽房租?」

宋初的目光直至對上唐妺一眨不眨看著他的桃花眼,對視了片刻,他的風眸中噙滿笑意,「我給你的價格不合理?這麼容易就猜出來了。」

唐妺翻了個白眼,她又不是心瞎眼盲。

轉頭又打量起房間來,這地方確實是符合她的審美啊!

「你把自己的房子低價租給我,你自己住哪裡?」

宋初瞭然的笑笑,也是,他家小姑娘只是捨不得花錢,又不是不清楚價錢。

唐妺:這是對我有什麼誤解?

不過他眼珠子一轉,突然靈光一閃,「我這麼低價出租給你自然是有原因的。」

唐妺雙手抱胸,「哦?什麼原因,說來聽聽?」

「兩千塊錢一個月,是你的合租價格。」

唐妺眼神有些怪異,「我跟你合租?」

宋初淡笑:「反正我們的目的地是同一個學校,能圖個方便自然是最好了。」

但唐妺卻想的更多,她摸了摸下巴,看向宋初,「我記得當初你可是處處和我做對,怎麼現在突然就開始幫我了?」

雖然之前也是幫她,但唐妺能很敏感的感應到當初他面對著自己時,其實心裡是有些不耐煩的,總感覺幫她是逼不得已,且必須要得到回報才行。

就像是在做什麼任務一般。

但現在他的變化著實太大了,默默付出不求回報,一個勁兒的對她好。

這種感覺真是令人驚悚。

「哎,我說,你不會是喜歡上了我吧,哇,你的口味真重,居然喜歡這個調調的,師生戀,禁忌哦。」

宋初額頭滑下幾道黑線,「就不能是老師對學生的好?」

老師對學生?唐妺輕嗤,老師會那麼體貼給學生喂飯?會送學生那麼貴的琴和旗袍?

會帶學生去自己家合租?

裝什麼大尾巴狼呢?

不過既然他這麼說了,唐妺也沒必要非得拆穿,只呵呵笑道:「老師的愛啊,那可是很博大的哦。」

宋初不明白她的話什麼意思,但之後的幾次經歷就讓他深刻的明白了什麼叫博愛。

「兩千塊錢,不租白不租,隨便給我留一個房間就好。」

目的達到,宋初也不再深究,「你就住在主卧的對面吧,剛出院,你先休息休息,晚上吃飯的時候再叫你。」

選定了房間,唐妺也不在客廳多待,回了給自己選的房間,躺在床上伴著陽光味道的床單被子,閉著眼睛睡了過去。

因為是養病,唐妺錯過了成績單的同時,也錯過了長假必備的一大摞作業。

不過成績單有人報告給她。

朱珠一通電話打過來,正坐在客廳看著電視吃葡萄的唐妺接起電話就聽到朱珠的聲音:「妺妺,你的感冒好些了嗎?」

唐妺吸了吸鼻子,道:「除了有一點點鼻塞,其他都好了。」

「啊,那就好,看來宋老師將你照顧的不錯。」

唐妺默默側眼看了一眼桌上擺滿的水果和零嘴兒,又想起昨晚和早上的兩頓飯,以及在醫院時候發生的事。

確實,這人照顧的很不錯。

她本來是沒有多餘感覺得,但聽了朱珠的話,她頓時有了種虧心的感覺。

兩千塊錢的房租,好像真的少的有些過分!

「喂,妺妺,你在聽嗎?」

唐妺含糊的應了一聲,「是,挺好的。你打電話來是有什麼事嗎?」

朱珠道:「哦,今天我們的考試成績出來了,我來給你說一聲。你知道你排名多少嗎?」問到最後一句,朱珠的聲音都激動的有些顫抖。

唐妺倒是挺心平氣靜的,「第一名。」

那邊驚訝,「你竟然知道?」

「我自己算到的。」

這有什麼能不知道的,她自己答對多少題她能不知道嗎?

雖然感冒發燒對她的情況有影響,但那些題實在是過於簡單,對她來說還沒有Maker上的題目有挑戰性呢。

也就當初她轉系的時候碰上宋衡手抖搞錯了題目,才會誤以為計算機系的都是大神,但在計算機待了一個月,她早就看明白了,和真正有天賦的大佬相比,大學生的計算機水平其實也就那樣。

唐妺不如何放在心上,但朱珠卻十分高興,「這下好了,你第一的成績足以打網上亂噴糞的那群人的臉了!」

唐妺卻不這麼想,「一次的打臉不會有什麼效果,反而會激起那些人的反叛心,得多打幾次臉,才能有效果。」

不用想也知道,網上必然有很多人懷疑她作弊,就算現在沒有,一會兒也會有。

這種女主逆襲卻屢遭質疑的戲碼她看得多了,此刻電視里也正上演著這一幕呢。

唐妺又拿過一顆青棗扔進嘴裡嚼的嘎嘣脆,全神貫注的看著裡面女主被眾人討伐的劇情,就連旁邊多了個人都不知道。

「這個很好看?」宋初坐在唐妺旁邊,卻沒有看電視,身為隨身系統的那些年,他只需要看某人虐渣打臉就已經足夠了。

那些影像若是被當做電視發上去,那得部部都是精品。

「還行,主要是打臉看得爽。」

宋初微笑地看著她,確實,打臉看得爽,特別是某人裝13成功那一刻一臉的傲嬌嘚瑟和故作高深,更是好看極了。

「你忙完了?」

早上宋初和唐妺同時打開房間門,又一起在訓練室里訓練了一個小時。

吃完宋洋帶來的豐富早餐后,她在外面看電視,宋初則回到書房處理公務。

「嗯,就處理一點兒公事。」之前他想著快點完成任務離開,所以對於手裡那些由手下管理的事物他都不去過問,但現在情況不同,他不打算急著走,也不急著做任務,該處理的公務也得處理了。

想到之前朱珠說的話,唐妺看到宋初,「兩千塊錢的房租費是不是太少了?要不我再加點兒?還有生活費你開個價吧。」

「怎麼突然想著加錢了?」宋初雖然是笑著問的,但語氣卻有些微涼。

唐妺沒察覺這一點,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主要是住你的吃你的,你會不會太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