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么?!那求您快救救他吧。」龍九立刻請求道,「您要什麼,我都答應。」

「好,一言為定。」 重生女學霸超凶噠 秦奮點了點頭,隨後兌換了一顆【駁骨丹】,喂龍五服了下去。

片刻之後,【駁骨丹】的藥效就發作了,甚至有嘎巴嘎巴類似爆豆一般的聲音,從龍五的右手臂傳出。

「哇!」龍九、陳小刀都驚訝的看著,感覺秦奮的醫術實在高明,簡直就是藥到病除,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再過片刻,龍五右手的骨頭就已經全部長好,完全復原。

「真的沒事了!」他一邊晃動著胳膊,一邊驚訝的道。

行伍出身的他可是明白粉碎性骨折有多難治。一般而言,能夠稍微活動一下,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但秦奮的葯卻讓他完全復原,如此神效,是他生平僅見的,實在不得不服。

「太好了,大哥。」龍九見大哥完全沒事,不禁替他開心道。

「是啊,五哥,恭喜你!」陳小刀也替龍五開心道。

「秦先生,我欠你的實在太多了,真不知該如何報答你。」龍五感激的向秦奮道。

「不必著急,有機會的。」秦奮微微一笑道。

龍五聽他這麼說,表情不禁有些凝重。

秦奮的來歷實在有些高深莫測,花這麼大力氣幫他們,也不知打得是什麼主意。他又會向自己提什麼要求呢?如果這要求過分了怎麼辦?

龍五一時間想到很多。

……

「這是怎麼了?」此時,海棠蘇醒過來,看著周圍的一切,驚訝的問道。

她記得這應該是棟別墅的,現在卻是變成一片廢墟,真有點滄海桑田的感覺。

秦奮笑了笑,將事情經過簡單講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海棠聽完之後,一臉后怕的道。

沒想到在她嚇暈期間,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幸好她一早被嚇暈過去,不然的話,怕是還會被嚇一大跳的。

「咦,你的臉……」海棠隨即看向龍九,驚訝的目瞪口呆。

「對不起,剛才嚇到你了。」龍九向海棠笑道,「不過剛剛秦先生幫我治好了。」

「真的啊?!」海棠驚奇的湊過去,摸了摸龍九的臉蛋,「哇,你皮膚真的很好耶!」

「謝謝。」龍九開心的道。

「秦先生,你那種葯還有沒有了,也給我一點吧。」海棠轉過頭來,看向秦奮說道。

「你身上又沒瘡疤,要除疤膏做什麼?」秦奮疑惑的問道。

「美容護膚嘛。」海棠笑著解釋道,「女孩子,誰會嫌自己的皮膚太好呢?」

「呃……」秦奮一陣無語。

【百花除疤膏】是集百花之精華淬鍊而成,除疤取痕,潤膚養顏,頗有奇效。也因此它的價格昂貴。一小盒就要一萬積分。

這麼貴重的藥物,海棠居然想把它當成化妝品來用,真的是暴殄天物了。

「好不好嘛,秦先生?」海棠見秦奮猶豫,忙抱著他撒嬌道。

「好了,好了,你不就想美容護膚嘛,我幫你搞點葯就是了。」秦奮見狀,只得答應道,隨後幫她兌換了兩瓶【潤膚膏】。

【潤膚膏】,顧名思義,美白潤膚,美容養顏。只要五百積分就可以了。

「這一瓶給你,這一瓶給你。」秦奮將兩瓶藥膏分別送給海棠和龍九道。

「我也有?!」龍九有幾分驚訝。

「你也是女孩子嘛。」秦奮笑道。

「謝謝。」龍九臉一紅,將潤膚膏接了過來。

海棠見秦奮不是單給自己獨一份,扁了扁嘴巴。

……

「陳先生,剛剛的賭局不幸被些宵小打攪了,實在是遺憾。現在既然都沒事了,我看我們的賭局繼續吧。」秦奮又向陳小刀道。

剛剛的賭局,他們兩人各勝一場,打成平手。接下來的這場賭局,將決定他們誰勝誰贏。如果秦奮取勝的話,那他就可以學到賭神【變三】的絕技了。

「秦先生,現在這種環境下,如何再賭呢?我們還是再約時間吧。」陳小刀一聽,忙笑著擺擺手道。

秦奮剛剛展現出來得實力,讓他明白要贏秦奮很難。尤其秦奮的【催眠術】,讓他非常的忌憚。

因為剛剛秦奮施展的時候,他也沒有發現秦奮的蹤跡。這就表明,一旦秦奮施展【催眠術】,他是沒有辦法破解的。而身處賭局之中,如果中了【催眠術】,被人操控,想贏是根本不可能的。

陳小刀自己也會【催眠】,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所以不願再與秦奮賭。萬一輸了,他可就要把師父的絕活傳給秦奮。而【變三】是賭神最高的機密,他如果敢泄露的話,師父非把他趕出師門不可。

束手就情 秦奮見他有推脫之意,不禁皺了皺眉頭,「那陳先生想約在什麼時候呢?」

「這個……」陳小刀眨了眨眼睛,「這樣吧,秦先生,咱們就把這一局定在慈善撲克王大賽上吧。」

「慈善撲克王大賽?!」秦奮一愣。

「不錯,我這次來香港,是為慈善基金籌款而來,會在香港舉辦慈善撲克王大賽。只要有人出得起三千萬港幣,就可以參加比賽,我也會上場比賽的。」陳小刀點點頭道。

「好,一言為定。」秦奮考慮了一下,點點頭道,「對了,我好心提醒你一下,要小心陳金城在背後搗鬼。他現在已經出獄了,以他跟你師父的恩怨,他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謝謝秦先生提醒,我記得了。」陳小刀點點頭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先告辭了。」秦奮拱拱手道。 秦奮隨後向陳小刀、龍五、龍九等人告辭,帶海棠回酒店。

「這人實在有點高深莫測。小刀,你以後可一定要當心。」龍五提醒陳小刀道。

「嗯,我知道了,五哥。」陳小刀臉色鄭重的點了點頭。

他開始沒把秦奮放在眼裡。但現在看來,秦奮很可能會是他出道以來,面對的最強對手。

「大哥,秦先生剛剛才救過我們,你就在背後這麼說人家?」龍九不滿的道。

「是,是大哥的錯。」龍五一聽,連忙擺手道。

看妹妹為秦奮抱打不平的樣子,他就知道妹妹喜歡上人家了。女生外向,還真沒說錯!

「五哥,秦先生警告說,要提防陳金城。我想他應該不是無的放矢,陳金城很可能對咱們不利。」陳小刀又開口道。

「嗯,我馬上著手調查這件事。」龍五點點頭道,「你先帶我妹妹去酒店吧。」

「好咧。」陳小刀一聽,當即應聲道,「龍九小姐,我們走吧!」他轉向龍九,笑著邀請道。

「大哥,我陪你去吧。」龍九卻沒理陳小刀,而是向龍五請纓道,「我現在沒事了,警隊應該會讓我復職的。有警方的幫忙,調查會更方便些。」

她在毀容之後,警隊就放了她長假。名義上是讓她多休息,其實就是變相解聘。之不過龍九之前立功頗多,所以警隊的過河拆橋,不好做得太明顯罷了。現在她的容貌已復原,不會再嚇到任何人,可以回政治部復職了。

「嗯。」龍五一聽,點了點頭。

龍九任職政治部總督察。而政治部是由英國軍情五處直轄,是不折不扣的情報部門。因此龍九可以說是位高權重,耳目靈通,如果她能復職自然是最好的。

陳小刀察覺到龍九對自己的冷漠,不禁有些懊悔。

早知無鹽也能變西施,他之前就大獻殷勤了。現在好了,曾經的她讓他嫌棄無比,現在的她讓他高攀不起,真是倒霉!

……

秦奮和海棠回到酒店。

見到綺夢、夢蘿,海棠唧唧喳喳,把剛才的經歷講了一遍。

聽說他們遭遇了槍戰,還被崩塌的別墅活埋,綺夢、夢蘿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哈尼,你沒有事吧?」綺夢擔心的道。

「放心好了,我沒事的。」秦奮擺擺手道,「不過那個敢惹我的人有麻煩了。」

海珊、黑豹,陳金城的狗腿子,居然狗膽包天,敢對他下手。甭管是有心還是無意,總之,他們惹到了不該惹的人。

「對了,哈尼,洪光打來電話,又有幾位富豪想請您贈醫施藥。」綺夢又彙報道。

「剛好,我也正有事想找他。」秦奮一聽,點了點頭。

……

來到洪光別墅,秦奮先幫富豪們治了病,收了三千萬港幣的診金。

等把他們送走之後,秦奮向洪光請教道,「洪先生,你可知陳金城現在何處?」

「陳金城?!」洪光一愣,細想片刻,搖了搖頭,「這我不太清楚,大概又回公海去了吧。他這個人喜歡出千,得罪了不少的勢力,所以不敢在陸地久待。」

「他也去了公海?!」秦奮眨了眨眼睛,想到了也在公海漂流,同病相憐的陳松。

陳松被他逼出台灣之後,地盤就被台灣的黒道瓜分,使得他這多半年來一直漂流在公海上。聽說他有意想奪回台灣的基業,但目前來看八字都還沒一撇。

「那陳金城在香港還有什麼勢力么?」秦奮又請教道。

據他所知,歐陽南就是陳金城的屬下,在《賭神Ⅰ》中曾經設局騙錢,被賭神高進識破。如果能找到歐陽南,相信就應該能找到海珊。

「有的。最近半年來,香港新晉崛起一股黒道勢力,為首的飛龍是陳金城乾兒子,海珊的親弟弟。」洪光點點頭道。

香港黒道一年前被秦奮折騰的天翻地覆,很多傳承百年的社團都被一掃而空。而隨著【神秘客】的無故失蹤,新的社團紛紛崛起,填補了舊社團留下的真空。

在這些新社團中,飛龍幫即是其中的佼佼者。幫主飛龍在哥哥海珊的扶持下,招兵買馬,攻城掠地,現在已經是香港黒道響噹噹的人物。雖然飛龍的資歷淺,但是他的實力卻強,就連洪光都不會小覷他。

「飛龍?海珊的弟弟!有意思!」秦奮沉吟道,「他的地盤在哪裡,我要去拜會一下。」

「他的總部設在飛龍麻將館。」洪光一聽,連忙說道。

飛龍崛起的速度太快,讓他感覺都有些忌憚。如果秦奮可以打壓一下,對他來說絕對是好消息。

「飛龍麻將館?!」秦奮眼睛一亮,想到了曾經夢蘿欠錢的那位龍哥。正好跟他還有段恩怨沒了解,這次乾脆舊賬新賬一起算了。

……

就在秦奮找洪光了解資料時,龍五、龍九也分別通過自己的渠道查到了資料。

「這個人叫海珊,是陳金城的乾兒子,今年二十八歲,國籍星加坡,賭術高強,千術一流,性格陰險狡詐。」龍九一邊放幻燈片,一邊向龍五、陳小刀介紹道,「跟他在一起的這個人,名叫黑豹。國籍不詳。自由雇傭兵,職業殺手,槍法驚人,身手一流,非常難纏。

坐他們對面的這個年輕人,名叫周星星,國籍中國。持雙程證來港,目前簽證已經過期六個月。

他在去年世界賭王大賽中曾一鳴驚人,取得亞軍。據傳他也會【特異功能】,只可惜還是輸給了秦奮秦先生。」

「他們三人最近在香港動作頻繁,召集了很多東南亞一流的老千,似乎要有大行動。而且,他們還雇傭了一批殺手。我懷疑今天的刺殺案,就是他們派來的人。」龍九又道,「香港警方已經注意他們了,但目前來說,還沒有更詳細的資料。」

「小刀,我也收到消息,陳金城對高進很不滿,似乎要借你來報復他。」龍五也點頭道,「看來,這一次,你的慈善撲克王大賽不會太順利。」

「放心吧,五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不會怕他們的。」陳小刀自信的道。

「嗯。」龍五讚許的點了點頭。 晚上,秦奮來到飛龍麻將館。

就見這麻將館著實生意興隆,遠遠都能聽到打牌的聲音。

秦奮來到麻將館門口,代客泊車的招牌前,問站那攬客的小弟道,「飛龍在么?」

「你牠瑪是誰,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直呼飛龍哥的名號!」小弟一聽,登時眉毛一立,氣勢囂張的道。

秦奮嘆了一口氣,施展【迷魂術】,迅速將小弟催眠,「飛龍在么?」

「在,正在三樓賭牌。」小弟乖得像個哈巴狗,實話實說道。

秦奮點了點頭,「狠狠地抽自己嘴巴兩下。」說完,他邁步進了麻將館。

那名小弟果然掄圓了胳膊,狠狠地抽了自己兩個嘴巴,臉頰紅紅的腫了起來,牙床都被打得鬆掉了。

秦奮就是要給他個教訓,讓他這條狗沒事亂放屁!

……

進到麻將館之後,秦奮直接往樓上走去。

「停!」剛走到二樓通三樓的樓梯處,他又被兩名蠱惑仔攔下來,「出示你的會員卡!」

「什麼?」秦奮一愣,沒想到這家麻將館居然還搞會員制。

「上面只準會員進,你難道不知道么?!」兩名蠱惑仔都兇巴巴的道。

「我知道。」秦奮點了點頭,再次施展【迷魂術】,「現在我可以進了吧?」

「請,請!」兩位蠱惑仔主動讓出路來,畢恭畢敬的請秦奮通過。

秦奮來到三樓,就見三樓跟一樓、二樓明顯不同。

一樓、二樓就是普通的麻將館而已,出入其中的都是平頭百姓,叼著煙捲兒吐著痰,摔牌罵骰子,甚至還有打架的……總之,就是一副底層社會的眾生相。

而三樓卻是裝修的金碧輝煌,金光燦爛,乍一進去,好像進了黃金城一般,相當豪氣。而在這賭的人也是比較上檔次的,男的西裝筆挺,女的珠光寶翠。

賭得種類也比較多,除了麻將牌之外,還有二十一點、百家楽、輪盤等等。賭注下得也比較大,每局都是上百萬的輸贏。

「難怪他要實行會員制,這就是個地下賭場啊。」秦奮恍然大悟道。

在香港開麻將館是合法的,但是二十一點、百家楽、輪盤等就非法了。所以飛龍搞會員制,防止警方突擊檢查,倒也是一招妙棋。

而看這地下賭場的規模,飛龍每天的營收起碼兩千萬港幣。就算一半要孝敬給保護傘,他也有一千萬港幣的賺頭。難怪他能招兵買馬,成為香港黒道霸主。

……

秦奮觀察了片刻,正想找飛龍聊聊。

這時他忽然眼睛一亮,來到一張賭桌前,笑著向一名賭客問道,「陳先生,今晚的手氣如何?」

那名賭客正是陳小刀。不過跟白天時的樣子不同,如今的陳小刀嘴上粘著鬍子,還帶了一副黑框大眼鏡,所以秦奮一開始都沒認出來。

陳小刀一見秦奮,登時吃了一驚,「秦先生,你怎麼也來了?」

「我聽說這是海珊的弟弟開得,所以我想過來看看。」秦奮微微一笑道,「陳先生,你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