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您一定要為下官做主啊!下官冤枉啊!」

皇上心中是願意相信孔太醫的,但是孔太醫帶來的證人,反咬孔太醫一口,孔太醫如果沒辦法證明自己清白,他這個皇上也很難辦。

皇上視線移到裴水身上,只見她閉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

皇上莫名的覺得,或許這個丫頭,能幫孔太醫扭轉乾坤。 少頃。

裴水睜開眼睛,清澈的眼眸,亮如星辰,彷彿她已經有了辦法。

皇上的視線就沒離開裴水,他突然很想知道,裴水接下來會怎麼做?

裴水走到小袁面前,蹲下道:「你抬起頭來。」

小袁眼神慌亂,強迫自己鎮定,他緩緩的抬起頭來,看著裴水絕美的小臉,他神情有點不自在,做了虧心事,總是心虛的。

裴水捕捉到了小袁眼底的心虛,她聲音清冷道:「小袁,你看著我的眼睛,不準移開,我有幾句話要問你,希望你能如實回答,你要是答的不對,我能通過你的眼睛看出來。」

「因為……我有讀心術。」

王德仁大聲道:「妖言惑眾,小袁,別相信她。」

裴水皺眉,看到小袁眼神亂飄,顯然是極為不安,在做猶豫,她對青逸使了個眼神。

青逸立刻封住王德仁的啞穴,他嘴巴大張大合,卻再也不能發出半點聲音。

王德仁氣的臉都綠了,看向皇后,一臉委屈的對皇后指了指自己嘴巴,又指了指青逸。

王德仁希望皇后能幫他做主,讓青逸解開他的啞穴。

皇后別開目光,看著裴水和小袁。

皇上到現在都沒有做出決定,顯然是在給孔太醫機會,而且皇上的目光一直都看著裴水,皇上是在能裴水逆轉。

皇后如何能做個不識抬舉的人?

所以,皇后不可能開口幫王德仁的。

裴水對小袁道:「王德仁質疑我的讀心術,所以,他變成了啞巴!」

皇上,皇后,青逸,孔家耀父子,嘴角微抽,頭頂一片黑烏鴉,嘎嘎的飛過。

裴水也太能扯了,王德仁質疑她的讀心術,變成啞巴?傻子才會相信吧?

王德仁救助無門,他聽到裴水說的話,覺得太可笑了,小袁是不會上當的。

小袁臉色一白,雙手捂住嘴巴,驚慌的看著裴水:「裴姑娘,奴才沒有質疑您的讀心術,您別讓奴才變成啞巴!」

眾人差點集體暈倒,這樣也行?

王德仁表情僵硬,小袁,你是智障嗎?

裴水對小袁露出微笑,銳利的眼神,直逼小袁靈魂。

小袁承受不住,想要閃躲。

裴水卻冷聲道:「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你為什麼要跑去告訴王德仁,我和大師兄需要春還草?」

小袁驚的一身冷汗,她怎麼知道的?哦,對了,她有讀心術,她肯定是讀到他心裡的想法了。

小袁急的一頭冷汗,該怎麼辦? 繁星 他該怎麼回答?

裴水又冷笑道:「怎麼?還在琢磨編謊話騙我?小袁,這裡可是皇上的寢宮,你騙的不僅是我,你還會犯下欺君之罪。」

「知道犯欺君之罪的下場嗎?是要被誅殺九族的,你死了不打緊,連累了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姐妹,甚至他們的孩子,你就是家族的罪人,下了地獄,他們變成怨鬼,也不會饒過你,會把你的鬼魂拉去油鍋,生煎油炸,讓你受盡苦難,永世不得投胎。」

皇上等人明知裴水是騙小袁的,聽到裴水陰森森的音調,他們渾身都覺得發冷,彷彿親眼看到裴水說到的畫面。

裴水是講書的嗎?

她怎麼這麼能扯?還能扯的這麼逼真?也是絕了。

小袁害怕的瑟瑟發抖,真的快嚇尿了,哇的一聲哭出來:「我不騙人,我不敢欺君,是王德仁,他給了我銀子,叫我在太醫院盯著孔太醫和孔醫師,他們若是研製出救皇上的秘方,就讓我告訴他……。」

王德仁瞪大眼睛,無聲的謾罵:賤奴才,你血口噴人。

小袁聽不見,他心裡慌的要死。

皇上龍顏一沉。

皇后表情詫異,看了王德仁一眼,眼底儘是對他的失望。

裴水眉梢微挑,又問道:「你收了王德仁多少銀子?」

小袁哭道:「一百兩,奴才拿王院正的錢也是迫不得已啊!奴才的老母親因為干農活摔斷了腿,只能常年卧床,本由哥哥嫂嫂照顧。但是最近嫂嫂又懷孕了,帶著三個孩子,還要照顧一個老人,她實在吃不消,哥哥種莊家也沒余錢,嫂嫂就跟哥哥說,除非我能拿一百兩回去,不然就要把老母親丟出去,或者喝紅花,把肚子里的孩子弄掉。」

小袁一把鼻涕,一把淚。

裴水皺眉,如果小袁說的是真的,這個嫂嫂也太狠了,用老人或是嬰孩的命,來問小叔要一百兩。

一百兩對小袁來說,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裴水又道:「且念你一片善心,一片孝心。但……你也不應該為了這一百兩,幫王德仁在春還草上下毒,小袁……你可知罪?」

小袁沉浸在悲傷中,聽到裴水如此一說,他嚇的臉色蒼白,渾身發抖,聲音也在抖:「奴才不敢,奴才沒有那個膽量,毒……毒是王德仁下的。」

王德仁表情猙獰,撕了小袁嘴巴的心都有了。

王德仁剛站起來,準備衝過去對小袁動手,被青逸按住了肩膀,腳在他腿窩一踹,王德仁撲通跪地,膝蓋頓時傳來鑽心的劇痛。

裴水面色嚴肅的追問道:「你說的是真的?不是為了替自己洗脫罪名,把所有的過錯推卸給王德仁?」

小袁滿臉淚水,眼睛模糊的看著裴水,拉開自己的衣服,露出胸膛。

他的舉動,裴水見了直皺眉,小袁這是幹什麼?

小袁聲音顫抖道:「裴姑娘有讀心術,裴姑娘儘管讀,奴才句句屬實,絕對沒有推卸責任。」

「奴才是親眼看到王院正用毒藥水浸泡春還草的,那毒藥水泡完春還草以後,就被王院正倒在了他寢房的後窗外面。」

王德仁頓時面如死灰,完了,都完了……。

裴水對孔家耀道:「大師兄,麻煩你跑一趟。」

孔家耀瞭然,點頭:「我這就去王德仁的窗后。」

孔家耀把毒的半死的青草拿了過來,皇后見狀,勃然大怒。

「王德仁,你還有什麼好說?」

「把王德仁和這個葯廝打入大牢,明日午時問斬。」

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皇上直接下令。

王德仁癱坐在地上,神色木然,雙眼空洞無神,敗了……徹底的敗了……他敗的一塌糊塗。

失敗者的命運,就是死。 孔家耀父子,裴水這個賤人沒死,輪到他了。

小袁哭喊道:「皇上饒命啊!奴才沒有害您,一切都是王德仁做的,奴才是被冤枉的……嗚嗚嗚……」

「裴姑娘……求您救救我,奴才家裡還有老母親……」

裴水聽到這句「老母親」,她心臟彷彿被什麼觸動了一下,欲要開口。

皇上闔目:「朕乏了,都出去吧!」

孔家耀上前拉住裴水的手,對她搖頭:「走吧!」

青逸皺眉,視線落在孔家耀拉裴水的那隻手上面,裴水是未來沐王妃,即使大師兄,這樣做也不合適吧?

幾人走出皇上寢殿。

孔家耀鬆開了裴水的小手,看到裴水眼底的暗淡,他說道:「小師妹,別難過了,小袁不管什麼原因,他走出那一步,就註定了現在的結局。」

皇宮有皇宮的規矩,何況小袁做的事,還是威脅到皇上的性命?

即使裴水開口,皇上也不可能放過小袁。

裴水又何須多這一句嘴,惹皇上不高興?

裴水明白這個道理,同情小袁,是因為他對老人的孝心,這樣的人本質是不壞的,但他做錯了事,而且是做了必須死的錯事。

孔家耀有些不明白的地方。

「父親,你怎麼知道是小袁?」

孔太醫笑了笑,眼神朝裴水看去:「是你小師妹告訴我的,憑我這身老骨頭,也不可能把小袁抓過來,是水兒的堂妹幫了我。」

孔家耀看著裴水,好奇的問道:「小師妹,你是怎麼知道的?」

從煉製丹藥,到給皇上服下,醒來,吐血,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莫非小師妹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所以掐指一算,算出小袁是其中緊要的人,便叫父親去抓小袁?

哦!不,是叫她堂妹幫父親去抓小袁?

孔家耀又感覺到奇怪,從來沒聽說小師妹有堂妹啊!在皇宮中也沒看到,怎麼就突然蹦出來一個堂妹?

別說孔家耀,裴水也是一臉懵逼。

堂妹?什麼鬼?

她堂妹也穿越來古代了?

「堂妹?師傅,我堂妹在哪兒呢?」裴水東張西望,她也沒法回答孔家耀,因為是阿守告訴她的,難道她要跟孔家耀說,我手腕上的鎖魂鈴里有個神通廣大的魂靈?

孔家耀瞧裴水這樣,估計是不肯說了。

他也沒繼續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

說到曹操,曹操到。

一個嬌小的身影,突然出現在裴水面前:「我在這兒,堂姐好。」

小丫頭十來歲,明眸皓齒,笑起來眼睛彎彎。

裴水瞅著小丫頭陌生的臉,她怔了怔:「我們……認識嗎?」

張軍突然抽出腰間的佩刀,對著上官潔:「大膽,你是何人?膽敢擅闖皇宮?」

哐~

張軍手中的佩刀被一道罡氣揚翻,連著張軍的人,都被掀了個底朝天,狠狠的摔在地上。

豪門契約:女人你別想逃 上官靖出現在眾人眼前,頓時御林軍都抽出刀,對著上官靖。

上官靖卻不怕,眼神睥睨著張軍:「別用刀對著我妹妹。」

張軍:「……」

孔家耀見狀,他跑過來打圓場:「唉,唉,唉,都是誤會,一場誤會,這兩位是我小師妹的親戚,他們是跟我小師妹一起進宮的。張軍,你快讓他們把刀收起來。」

「這皇上的寢殿前,我小師妹又剛救了皇上,你們拿著刀對著我小師妹的親戚,不太合適吧!」

裴水瞅著上官靖,眼神閃過詫異,好俊的身手。

他又是誰?她可不認識這兩號親戚。

上官潔自來熟,親昵的挽住裴水的手臂:「堂姐,我叫上官潔,那個是我哥哥,上官靖。」

上官潔笑眯眯的,彷彿根本就不擔心,上官靖會被這些御林軍傷到。

如果上官靖打不過這些御林軍,她會唾棄他的。

小丫頭的笑容純潔,美好。

裴水感覺到舒服,她心中有問題,在這裡也不合適問,就沒有問,先離開皇宮再說。

不管怎麼樣,上官潔兄妹算是擅闖皇宮,如果被人揪住不放,那就麻煩了。

張軍從地上爬了起來。

裴水對張軍道:「抱歉,我堂哥是個護妹狂魔,出手有點重了,我替堂哥跟你道歉,如果你肯原諒他,我現在就帶他們兩個出去。」

張軍沒有對孔家耀鬆口,看到裴水如此說,他很爽快的道:「我沒事,你不用道歉,你們出宮吧!」

裴水很驚訝,沒想到張軍這麼好說話。

裴水帶著上官潔兄妹離開皇宮,孔家耀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孔太醫也想跟著離開,被張軍攔住了。

「孔太醫留步,皇上剛醒,還有很多需要您老的地方。」

孔太醫:「……」

孔太醫覺得皇宮就是個火坑,跳進來以後,只能死在這火坑中,無法安然的脫身。

張軍見孔太醫轉身回太醫院,他朝裴水離開的背影看去,眼神複雜,她的眼睛,為何那麼像當初救四皇子的那隻小白狐?

張軍說不清為什麼?他每次看到裴水,都有這種感覺,還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就好像欠了她的人情。

到了宮外。

裴水叫青逸停下馬車。

青逸停下,有些不解。

裴水道:「你回鳳九沐身邊吧!我現在要去北冥。」

青逸皺眉,小姐不跟他回鳳王府?

青逸道:「沐王讓我跟在小姐身邊,是為了保護小姐,我陪小姐一起去北冥吧!」

裴水嘴角微抽,北冥很好玩嗎?這麼多人一起去?

孔家耀見裴水的視線朝他看來,他立刻說道:「小師妹,這次我也不會回去的,我跟你跟定了,我要跟你學習煉丹,你走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