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妨,唐春即便是奪走黑馬鎮國玉璽他也無法融煉。只有皇家的傳承之血加秘術才能融煉此寶。就讓他先玩幾天,預選賽一結束,本祖親自出手。朱雀宗,將從黑馬城除名。」老太祖昌飛雄一臉霸氣。

「嗯,只要蓋世一生不插手。朱雀宗雖說有著凰青青。但老太祖可以壓下此鳥。而人皇出手,朱雀宗無人能敵。」昌敬秋說道。

「可惜了醉紅,面部居然給毀容了。就是治好估計都會在臉上落下重大的疤痕。而且,後邊的比賽根本就無法進行了。看來,這次空域競技場三名種子選手名額跟咱們無緣了。」昌飛雄一臉黑氣環繞。

老傢伙想了許久,拍出一顆紅得賽血的珠子,遞給昌敬秋道,「拿去送給『十極紅髮』。」

「老太祖,這好像是傳說中的玄階極品兵具『天破珠』是不是?」昌敬秋一愣,問道。(未完待續。。) 8更到!

「沒錯,可以炸死空境七重高手。本以為醉紅有鎮國玉璽用不著,可惜,早知給了醉紅就好了。昔年為了此珠老夫可是遭到了十大高手追殺。九死一生,今天居然要便宜了十極紅髮,這都是命數。」老太祖有些鬱悶。

「十極紅髮不敢用吧,如果炸死了唐春將被取消比賽資格的。」昌敬秋說道。

「如果十極紅髮眼看著就要敗在唐春之手時還會顧及聯盟的破規矩嗎?」昌飛雄陰笑了一聲。

「妙啊,最好是十極紅髮出手炸死唐春。他自己被取消種子選手資格,而就剩下三位了,醉紅即便是不用參賽至少能取得第三號種子選手資格。」昌敬秋笑道。

「但願吧,十極紅髮出不是蠢蛋。聽說此人是九道紅髮的後輩,那個老狐狸鬼得很。


不過,我想,很可能老狐狸會想些法子壓制這顆天破珠只讓唐春受重傷還不致於沒了小命。

不過,不管怎麼樣都成,只要唐春能受重傷也能出一口氣。

這小兒太囂張,有他就沒咱們黑馬帝國了。

要不是今天有蓋世一生攔著,我當場抽死他這丫滴。」人皇少有的在咬牙齒。

「咱們得早作準備,預選賽就要結束了。如何走出黑馬城才最關鍵。」揚雀說道。

「光論實力,咱們跟黑馬帝國差得太遠。人皇可以壓制住凰青青,而皇宮那位老不死的聽說已經突破到半九重顛峰了。甚至有人說他已經九重境了。咱們這邊人馬不堪他一合之擊。」揚飛雄臉色空前的凝重。

「無妨。」唐春很是自信的擺了擺手。

「你有何好辦法?」揚飛雄問道。

「到時就剩下我跟凰青青外露就是了。一旦打起來實在不成時你們進我的戒指空間。相信我加上凰青青應該能突圍出去。」唐春空前自信。

「如此一來更不可了,昌飛雄聯手人皇昌嘯東,你們倆哪還能成功撤走。不如混戰一團,我們掩護你們撤走還有可能的。」揚飛雄說道。

「沒事,看看我這裡什麼。」唐春一聲冷笑,一道劍光在空中劃過。頓時,揚飛雄大汗都冒出來了。

「好可怕的一劍。」連凰青青都愣了一下,縮了縮脖頸。

「要是少主實力再強大些,這一劍沒準兒能刺傷半九重境強者。」揚飛雄雙眼閃彩。他有意無意的看了看揚雀跟凰青青。

「黑馬皇室倒是『有心人』啊。」十極紅髮冷笑道。

「呵呵,不管他們安的是什麼心。但對你來講這顆天破珠絕對是好東西。」九道紅髮笑道。

「兩敗俱傷。他們安滴好心。」十極紅髮說道。

「戰唐春你要動用此珠嗎?」九道紅髮一臉輕鬆。

「我說過。連含有仙力的『煉魄塔』都不用出。直接十根紅髮足夠。」十極紅髮相當囂張,身上揮發出一股蔑視天下的霸氣。

「好好好,男人,就應該要擁有這種氣概。」九道紅髮哈哈狂笑。祖孫倆都同一個德性。好像天下就剩下他們倆高手似的。

十極紅髮的一頭紅髮中天生有十根特別的古怪。所以,九道紅髮從小就用了各種法門直接在他頭上煉製那十根頭髮。

到現在,那十根頭髮根根硬如玄階兵器。而且。韌性超強。成為了十極紅髮的金牌殺手鐧。

「一劍不成,五劍呢?」唐春一聲冷笑,揚飛雄頓現愕然,轉爾,哈哈大笑道,「好好,那就讓皇宮裡的那位老太祖來嘗嘗少主的蓋世之劍。」

第二天,唐春戰十極紅髮。

現場看客們反響非常的激烈,整個廣場上吵嘈一片。

「十極紅髮肯定勝。」


「不一定,唐春到現在只出了一招。」

「十極紅髮也沒敗過。」

「兩匹蓋世黑馬相撞,都說不定了。」

「到今天為止,你我倆都被他們稱之為本次預選賽最大的兩匹黑馬。不過,我十極紅髮要告訴你,你的黑馬生涯今天將停止了。將在我十極紅髮的手上告別昔日輝煌。」十極紅髮囂張得很。

「呵呵,就你,我還是那句話,一招就夠了。」唐春更囂張啊,頭昂首著,一股子踏平天下的氣勢揮發出來,下邊的美女妹子們全都尖叫著『一招春』的口號。

「太囂張了,一招敗十極紅髮,那是不要能的。」

「絕對,如果說千招內還是有可能。一招,絕不可能有。」

此刻場下的議論全是一邊倒,沒人看好唐春一招內能敗十極紅髮。

「哈哈哈,你唐春如果一招內能敗了我十極紅髮的話。我頭上這十根紅髮當場拔下。」十極紅髮一語出來,全場皆驚啊。

「甩狠話了,那十根頭髮可是十極紅髮的最絕命武器。」

大戰開始,十極紅髮頭一甩,頓時,紅浪翻滾。

十根特別艷麗的紅髮好像長空出現的妖蛇一般扭曲著彈空而去。很詭異的就是,十根頭髮在空中居然分叉開似。

瞬間,空中纏繞著上千根發頭,密密麻麻形成蛛網似的把整個擂台都包裹了起來。

頓時,擂台上艷紅一片,好不惹火。就連總裁長蓋世一生只好委屈的擠到一個角落處才未被髮絲天網給網入其中。

「果然好頭髮。」宋長老忍不住贊道。

「他這髮網不下玄階優品神兵。」羅長老摸了一下下巴。

「我倒要看看唐春一招如何破解,這牛,也吹得太大了。」人皇在冷笑。

「一招破解,那根本就不可能。我能感覺到這『髮網』上傳來的浩大的能量波動。估計就是正宗的七重境也難一擊而破。」昌敬秋搖了搖頭。

「這十根頭髮是十根活的神兵,是十極紅髮全身精氣神的凝聚體。也不曉得九道紅髮在二十來年間花費了多大的精力才直接在腦袋上幫這個後代煉出了十根超絕天下的頭髮。」某長老感嘆道。

「嗯,你看,頭髮中央還有一方寶塔。」宋長老說道。

「沒錯,那寶塔難道是髮網的核心不成?」羅長老也疑惑。

「這寶塔很古怪,好像連老子的魂魄都有種要給扯出來的感覺。難道跟魂神有關係的陰塔之類?」當裁判的蓋世一生感受最為顯著。

而唐春的關注點也放在了那一方寶塔上,十發天網唐春倒不怕。

有信心一擊而破,不過,那方寶塔上傳來的卻是有一股子仙力。這才是令唐春有些訝然的緣故。

該用千鬼船的時候了。

唐春尋思著,一艘幽靈樣的黑紫色小船悄悄懸於了頭頂之上。

小船上發出了幽黑之光來,一道道魂魄之力鎖定了那方寶塔。

而同時,唐春出手了。柔能克鋼,但是,水絕對比髮絲更柔,而且,可聚可散。

唐春動用了從古元宗的趙元成身上盜取來的『天一真水』,而且,融合了諸天島上的重水因子。 幸運嬌妻:丫頭乖乖讓我寵 ,而且重如泰山。

唰啦……

突然間好像發了大水似的,唐春一隻手往外一甩,重水形成毛毛細雨狀的雨針噴勃而出。

而同時,千鬼船上陰力鎖定那方寶塔,而域中幾十位陰靈強者一起發力,頓時,整個擂台陰森森令人發寒發悶。

紅髮之網波動著,扭曲著,一股紅色膜狀物覆蓋了整個表面。

十極紅髮在冷笑,一發力,煉魂塔發出含有仙力的摧魂光束罩向唐春想扯出他的魂魄來。

「嗎滴,就這點仙力也拿來顯擺。」唐春覺得好笑,一股浩蕩仙力注入千鬼船。

頓時,含有仙力的陰極之力一把捅出。轟然一聲,煉魂塔居然哀鳴一聲整個歪著給千鬼船上陰力一扯扯了過去。

十極紅髮一驚,趕緊加大真力。可是這是一件殘次的半仙品。

十極紅髮本身不具有仙力,所以,對於此塔的摧發效果有限,只能眼巴巴看著煉魂塔給那黑色幽靈小船吞噬了進去。

十極紅髮心裡一痛,下邊,在他恍惚的一瞬間。重水之針到了,如千軍萬馬一般直接就衝撞在了髮絲網上。不過,十極紅髮的確厲害。

髮網居然穩如磐石,紅色發膜居然承受住了打擊。

「哈哈哈,我看你一招怎麼敗我。」十極紅髮猖狂大笑。

不過,下一刻,身上一道彩虹出現。那彩虹詭異的如彩帶一般勒住了十極紅髮。

而且,瞬間往上一扯,十極紅髮給扯得吊到了空中。此獠雙腳亂彈著,掙扎著,可是,那彩帶居然有鎖定用用,居然使不出真力來。

失去了十極紅髮操控的十根發頭網頓時萎縮,給唐春的重水之針一衝,全面崩潰,一泄如注。

唐春伸雙手一扯,硬生生把那面髮網撕破,同時,傳來十極紅髮一聲驚天而憤怒的痛叫聲。這十根紅髮可是跟十極紅髮的全身精氣神連成一體的。

而唐春手中抓了十根艷紅的頭髮,髮根上居然還連著一塊塊的頭皮,血淋淋的。


「滾!」唐春一聲吼,織天針往下一砸,十極紅頭髮半頭血淋淋的就給砸下了擂台。

石化!

絕對的石化!

全場有九成的看客張大了嘴口水直流全不自知。不久,雷鳴般的叫好聲,掌聲,踏地聲轟天動地。

「唐一招,唐一招……」

「天下無敵的唐一招……」


「想不到,實在想不到……」宋長老臉上有些獃痴相。(未完待續。。) 第九更。

「唉,就一招。連我都不敢想像。」羅長老搖了搖頭。

「蠢蛋,笨蛋,一開始就應該用天破珠啊。」人皇氣得要跺腳了。

「唉,他太自信太狂妄了。唐一招就是唐一招。」昌敬秋嘆息道,轉爾見人皇一雙眼冷煞煞的看了過來。嚇得昌敬秋趕緊說道,「口誤口誤。」

因為剛才那句話貌似有誇讚唐春的意味兒。

唉,這是我的內心話。昌敬秋在心裡鬱悶的想著。

「唐一招」的高呼聲此起彼伏,經久不息。

蓋世一生連連作了十個安靜的動作狂燥的看客們才漸漸平息了下來。

「這十根頭髮可是你說要拔下的,只不過你沒拔本人幫你拔了罷了。還給你吧,這個,用來煉器貌似不錯。」唐春一聲冷笑把十根頭髮拋給了擂台下一臉黑氣環繞,一臉獃痴,一臉不敢相信,一直沉默無語的十極紅髮。

「不能取勝要它何為,不要了不要了……」那想到十極紅髮一臉落寞,居然當垃圾一樣把自己最珍貴的十根頭髮當場燒毀一手揮散。

「唐一招,你是我十極紅髮今生遇上的最可怕的天才。這一戰我服氣,不過,三年之後,還是在帝國廣場,我期待著跟你再次一戰。」十極紅髮雖輸但勇於承認,這一點倒是令唐春覺得此人心性還不錯。

「隨時候教。」唐春說道。

「好,我走了。」十極紅髮一轉身就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