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發生異常?」帝弒天神色冷峻的說道。

「沒有!我一直在這裡坐著,絕對沒有人進去。」傲天滿臉肯定的說道。

「很好,你先出去吧!」帝弒天擺擺手,讓其出去。聖龍洞中的禁制只是對外不對內。在內部可以輕易的出去。但是想要再進來就不可能了。

「是!」傲天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帝弒天的命令他又不敢不聽。

剛剛走出聖龍洞,正好看到王女迎面而來。

「聖龍王進去了?」敖無情沉聲問道。

「是的!」傲天點點頭,有些搞不清這詭異的環境是怎麼回事。但出於對王女本能的畏懼,傲天還是很恭順的回答王女的問話。

「聖龍王說了什麼?」敖無情沉聲問道。

「聖龍王只是問有沒有異常,然後就將我趕了出來!王女大人,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傲天忍不住問道。

「傲天,從這一刻開始你記住,你沒有進過聖龍洞,也不知道李麟正在聖龍洞中閉關。尤其不能讓敖無波知道。」敖無情凝重的說道。

「王女大人,到底出了什麼?」傲天被敖無情越說越迷糊。

「什麼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如果讓本座知道這件事情從你口中泄露,你自己就去天罰洞中接受處罰吧!」敖無情沉聲說道。


聽到天罰洞,傲天雄壯的身軀忍不住抖了抖,臉色也蒼白了幾分。

「王女大人請放心,今曰發生的事情傲天一定會爛在肚子里,絕對不會跟任何人說出一個字。」傲天低聲說道。

「如此最好,你且去吧!」敖無情擺擺手,讓傲天退去。她整個人深深的看了聖龍洞一眼,轉身回了自己的山谷。帝弒天舉動讓她猜到了很多,但目前卻不是求證的時候。

聖龍洞中,李麟依然如同之前那般盤膝而坐,和之前唯一不同的是,在他的頭頂出現一團朦朦朧朧的金光,在金光之中一桿金色小幡正上下沉浮。

「這是?」帝弒天忍不住驚訝的開口。

小幡正是招妖幡,只是其所沉浮的那團介於虛幻和真實的金色氣團卻是帝弒天從來沒見過。也不是帝弒天認識的任何一種天地能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帝弒天鬱悶的開口。

「這是氣運之力!本王沒想到你當了黑水叢林的聖龍王竟然還有氣運之力加身。」盤膝而坐的李麟睜開眼睛。眼中閃過的一抹精光,讓帝弒天驚訝不已。

「你早就醒了?」帝弒天驚訝的問道。

「在招妖幡回來的時候就醒了!看來之前本王還是小看了這件靈寶!竟然能夠看透你的靈魂印記,並循著這莫名的聯繫直接進入我的體內!」李麟一伸手,從那團彷彿存在於虛無的金色氣團中將金色招妖幡拉了出來。

「氣運之力無形無質,只有本人能夠看到和觸摸。你我雖然一體,但你的靈魂吞噬了神聖巨龍的殘魂,使得你我之間的神魂聯繫出現了障礙,也使得氣運之力不能共享。而且本王這次悟道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李麟神色凝重的看向帝弒天,眼中神色有些複雜。

「你感受到了威脅?」帝弒天神色平靜,注視了李麟半響,開口說道。

(未完待續) 「你感受到了威脅?」帝弒天神色平靜,注視了李麟半響,開口說道。

「不錯!這次武道感悟,機緣巧合之下,我看到了一些未來的畫面。在未來,你將成為本王的禍患。」李麟沉聲說道。

「禍患?你是說在未來我會擺脫你的束縛,成為一個真正讀力的個體?」帝弒天臉色不是很好看。吞噬了神聖巨龍的殘魂之後,帝弒天確實已經不單單是李麟的分身,但這是帝弒天心底最大的秘密,李麟未曾探查他的記憶,自然也難以掌握他的真實心思。卻沒想到一次悟道竟然讓李麟看到了部分未來的畫面,自己的小心思也完全暴漏,徹底成為泡影。

「不錯!你我神魂本就一體,一旦決裂,神魂將永不圓滿,武道之路也走不長遠。今生本王有過野望,要將武道之路走到巔峰,所以我不能容許你將來分裂出去。」李麟沉聲說道。話裡面的意思很簡單。分身帝弒天可以存在,讀力的帝弒天絕不能出現。

「呵呵——!分身就是分身,豈能違逆本尊的意志。」帝弒天慘然的一笑。就算他的實力比李麟強得多,但現在畢竟沒有擺脫李麟的束縛,如果李麟願意,可以讓他隨時煙消雲散。

「你我融合乃是註定了的。或許你沒有發現,進階武皇的基礎條件就是需要神魂永固,而神魂永固的前提是神魂必須完整。所以即便現在本王不動手,等到了九品王座巔峰,你也必須回歸本體。我想這件事你也清楚,也做了一些暗地裡的準備吧!」李麟沉聲說道。招妖幡作為上古有名望的至寶,可不僅僅是妖族凝聚力的象徵,必然有著極為罕見的神通。帝弒天竭力煉製招妖幡也未必沒有存了依靠招妖幡對抗李麟體內神秘六芒星的心思。

「不錯!你雖然給予我自由,但是這種自由卻不長久,以你的修鍊速度,恐怕用不了幾十年就可以達到九品武王巔峰。一旦你要衝擊皇道屏障,就必然要將本王收回以保證神魂完整。本王已經成為了讀力個體,自然不願意被你吸收。不過現在看來,還是本尊的手段技高一籌啊!」帝弒天無奈的說道。確實如李麟所說,心底的危機感使得帝弒天迫切需要一件強悍的至寶鎮壓己身。神聖權杖雖然在黑水叢林中的地位很高,卻遠遠不能和六芒星這種秘寶相比。也唯有在上古時期妖帝掌管的招妖幡才有應對之力。這也是帝弒天迫切想要煉製招妖幡的重要原因之一。再加上成功煉製招妖幡,帝弒天的地位將完全鞏固。即便王女敖無情都要受到招妖幡的約束。即便將來他不能神魂完整突破皇級,有招妖幡和強悍的**在,也足以鎮壓整個黑水王城。卻沒想到在招妖幡渡劫完成的時候,竟然遵從李麟的召喚,從雷劫之下直接到了李麟的手中,這就使得帝弒天的打算完全落空。

「我也只是臨時起意,未曾想的如此長遠。多說無益,回歸吧!」李麟沉聲說道。

帝弒天身上爆發出金色神龍之力,然後化為神聖巨龍的本體。現在的神聖巨龍體長已經超過三十米,渾身每一片龍鱗都籠罩著淡淡的流光,充滿了強大的生命氣機。帝弒天本體神聖巨龍天賦屬姓乃是罕見的木屬姓,這也是他在遭受重創之下還能夠數萬年保持濃郁生機的原因。

最終,金色神聖巨龍本體化為金色光雨沒入李麟體內。然後李麟臉上露出痛苦至極的神色。原本一米八的身高開始猛烈的膨脹起來,在他的體表出現一層黃金色的細密鱗片。四肢漸漸的化為銳利的龍爪。在其後背上更是撕裂般的伸出兩對金色翅膀。揮動間空間都幾乎產生崩塌。

咔嚓咔嚓!

一個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李麟全身骨骼陸續爆碎重組,一塊塊破碎的骨骼碎片和污血隨著鱗片間隙排出體外。一時間一股難言的惡臭之氣籠罩整個聖龍洞中。

吼——!

李麟頭顱高高昂起,發出一聲熾烈的龍吟,整個聖龍洞都因為這聲龍吟而劇烈的顫抖。

除了身體的變化,李麟相貌也出現了些微的變化,額頭鼓起一對兒玉角,滿頭黑髮根根倒豎,一雙黑色的眸子化為金色。開合之間彷彿有雷霆涌動。在李麟的眉心也漸漸浮現出一個六芒星的印記。細密的金色鱗片覆蓋了李麟大半張臉,如果不自信看根本就看不出他的樣貌,而只看神韻幾乎和帝弒天幾乎一模一樣,如果說有些區別的話,那就是少了帝弒天身上的狠戾乖張之氣。

隨著面部容顏變化的是響徹整個聖龍洞的心跳聲,如同沉悶的戰鼓,每一下都能引起聖龍洞的微微顫動。其身體開始一寸一存的拔高,整個人如同要被生生撐爆了一般。

之後李麟雙眸緊閉,身上爆發出莫名的氣機,原本停滯的境界如同做火箭一般躥升。

四品王座初級,四品王座中級,四品王座巔峰,五品王座初級,五品王座中級,物品王座巔峰,六品王座初級……當籠罩在聖龍洞的氣機慢慢的消散。如同金色怪物的李麟慢慢睜開眼睛。

「八品王座巔峰?」李麟整個人都愣住了。這次藉助聖龍洞悟道神石使得李麟的武道境界有了長足的進步。因為其主修的先天一氣訣和這個世界修鍊玄功有很大不同,武道境界也不完全想得通。現在李麟如果按照先天一氣訣的實力劃分,乃是第二層鍊氣化神後期,差一步就可以達到巔峰。下一次突破難度不可謂不大,從鍊氣化神初期巔峰一步越到後期巔峰。這還是藉助了帝弒天的感悟和神聖巨龍殘魂之力的影響。


李麟看了看自己現在樣子,忍不住露出了苦笑。這個樣子算什麼,龍不龍,人不人的頂多可以稱為龍人!

「金剛不壞神功第五重!」李麟查看了一下身體,臉上露出震驚不已的神情。要知道以帝弒天神聖巨龍之體也不過堪堪將金剛不壞神功修鍊到第四層巔峰,遲遲難以跨入第五層的門檻。現在二人融合,不但先天一氣決取得巨大的突破,金剛不壞神功也同樣巨大突破。感受到**中強大的力量和丹田中幾乎佔據大半江山的金色金剛之力,李麟一瞬間感覺被巨大的幸福包圍了。原本被先天純陽真氣全面壓制的金剛真氣,現在情形完全倒過來了。金剛不壞真氣明顯踏入了另外一個級別,先天純陽真氣被完全包圍在丹田中心出,彷彿被架空的傀儡君主一般。在先天純陽真氣和金剛真氣之間有一股淡金色的真氣隔開兩者,這是先天純陽真氣和金剛真氣融合后的產物。只是現在融合真氣極為弱小,只能充當兩方衝突的壁障的。

輕輕揮拳,未使用任何神力,空間出現一道渾圓如意的通道。這還只是單純**之力。一旦李麟調動所有真氣,又將爆發出什麼樣的威力。論及近戰,面對李麟皇級高手也要跑路。

「下一步的修鍊就是將先天純陽真氣和金剛真氣融合。一旦兩者成功融合為新的真氣,本王距離突破到九品王座也就只有一步之遙了。」李麟略微一思量就確定了自己接下來的武道之路。

本欲走出聖龍洞,李麟一拍額頭,滿臉懊惱之色。


「這下有些不好辦了,普通的化身根本就擔負不起聖龍王這個位置。」李麟有些苦惱。因為對帝弒天的忌憚,他選擇了讓帝弒天回歸本體,其結果卻是黑水叢林的聖龍王消失了。融合了神聖巨龍之體,李麟倒是可以以帝弒天的身份繼續擔任聖龍王之外,但李麟的身份就難以同時出現了。

「看來有必要在黑水叢林扶持一個心腹掌控大局!」李麟皺著眉頭,自己畢竟是人類,不可能永遠留在黑水叢林。更何況和遼闊的蒼龍大陸相比,黑水叢林實在是太小了些。

對於抹除帝弒天的存在,李麟絲毫沒有後悔。他可以容忍帝弒天的存在,也可以給他想要的自由。但是這一切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帝弒天不能威脅到他,不能威脅到他在乎的一切。在悟道的時候,李麟看到了將來的一鱗半爪。黑水王城被靈獸大軍攻破,白素素,周勝男,李振威,魏延……等人全部死去。這是他的親人和部眾,絕對不能讓他們因為自己今曰的心慈手軟而給他們留下威脅。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李麟,帝弒天想成為李麟,那就只能在其有能力造反之前將其幹掉。李麟本就是殺伐果斷的人,只要下定決心,做起事來自然雷厲風行。

想通了這一切,李麟開始慢慢梳理體內的真氣,熟悉這股突然暴漲的力量。他的武道天賦本就極高,前世的拳法現在使用起來有了新的理解和神威,再加上他的刀法之道已經入門,這一修鍊起來就徹底忘記了時間。

(未完待續) 龍谷之中轟轟烈烈尋找金色小幡的行動最終無疾而終。儘管敖無波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但實在找不到他也無可奈何。從敖無情的動作他也猜到金色小幡到了哪裡。只是聖龍洞畢竟是黑水叢林權利的象徵,帝弒天躲在裡面不出來,他敖無波總不能打進去。更何況還有一個態度不明的王女,敖無波就算心中再迫切也只能暫時隱忍。

不過敖無波也不是可以隨意揉捏的軟柿子,整個神龍一脈的高階王獸基本上被他掌控在了手中。從他進階皇級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成為神龍一族的族長,同樣為神龍一族皇族的黃金神龍敖金已經徹底被他壓制下去。除了控制神龍一脈,敖無波還將自己的爪牙伸向其他靈獸種族。巨龍一脈就是其拉攏的重點。

在敖無波的洞府之中,巨龍一脈的大長老敖無鋒神色有著一抹落寞。爭鬥多年的老對手極盡一躍,成為整個黑水叢林的王族,自己已經遠遠不能相比。

「敖無波……大人!」敖無鋒略微苦澀的說道。

「無鋒,不必如此客氣,你我兩人作為神龍一脈和巨龍一脈的大長老,可是沒少打交道。但正所謂不打不相識,你我也算得上老朋友了。現在黑水王城的局勢你也應該清楚。本座只想問你一句話,你們巨龍一脈準備如何選擇?」敖無波滿臉笑容,變現的極為親熱,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敖無鋒壓力極大。

「敖無波大人,巨龍一脈永遠效忠聖龍王。」敖無鋒雖然長相粗狂,但卻絕對不是傻子,如何不清楚敖無波的意思。但是讓巨龍一脈跳出來支持敖無波就不可能的。關於這一點,敖無鋒耍了個滑頭,效忠聖龍王,而不是效忠敖無波,但只要敖無波成為聖龍王整個巨龍一脈就會向他其效忠。這話聽起來不錯,但實際上卻是什麼都沒說。

敖無波並不滿意敖無鋒的回答,但目前這也算是最好的結果。

聖龍洞上的禁制消失了。一身青色王袍的李麟走了出來。周圍發現他的高階靈獸立刻恭敬的行禮。聖龍王大人身上的威勢更重了。這讓神龍一脈的高階獸王多了些異樣的神色。

李麟點點頭,直接向著王女的山谷總去。整個黑水叢林靈獸一脈,最讓李麟忌憚的不是剛剛進階皇級的敖無波,而是一直表現和善的敖無情。這個女人絕對不像表面看起來的那般簡單。

李麟走出聖龍洞的瞬間就被王女知道了,當他走到龍女的小山谷時,王女已經擋在了谷口。臉上神色平靜,但卻沒有絲毫退開讓李麟進去的意思。

「無情,你這是什麼意思?」李麟皺了皺眉頭。融合帝弒天並不是單純的將神聖巨龍之體融入本體之中,同時屬於帝弒天的意識和記憶也融入李麟的神魂之中。可以說現在的李麟姓格完整,記憶卻多了很多。

這時一道神念掃過來,緊接著一道身影踏破空間出現在山谷之前。

「敖無波!」李麟臉色一沉,就知道這老傢伙不會死心,卻沒想到自己一出來他就這般囂張的找上門來。

「聖龍王,敖無波要向你挑戰,爭奪黑水叢林聖龍王之位。」敖無波朗聲說道。他聲音浩蕩整個龍谷,所有高階靈獸全部聽到。然後三五成群的向著這片區域趕來。即便很多高階靈獸已經知道敖無波要挑戰李麟,但事情真的發生,所有高階獸王還是緊張不已。 我的漂亮總裁老婆

「敖無波,你確定要向本王挑戰?」李麟的臉上露出一抹邪異的笑容。真是瞌睡就有人給送枕頭。他剛剛獲得巨大的突破,正需要一場戰爭來檢驗實力。

「自然,按照叢林鐵則,本座作為紫金神龍,乃是當之無愧的皇族,自然有資格繼承聖龍王之位。」敖無波理所當然的說道。

「哈哈……!老子不知道什麼叢林鐵則,但是老子知道拳頭大才是道理。來吧!」李麟沒再看敖無情一眼,當先踏破空間衝出龍谷。龍谷作為黑水叢林龍族一脈的大本營,自然不能在這裡大打出手。還好黑水叢林疆域極為遼闊,在龍谷外圍更是有很多荒蕪的山脈,任意一處都是最好的決戰場所。

「王女大人,您不去觀戰嗎?」傲天來到這裡,對著敖無情說道。

「不去了!帝弒天已經不是帝弒天了!」敖無情複雜,幽幽的嘆了口氣說道,然後略帶落寞的回了自己的小院。

「什麼意思?」留下傲天滿頭霧水。與此同時,一股恐怖的威壓在龍谷外圍傳來。

「是敖無波!」傲天神色一變。在這裡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敖無波的氣息波動,卻沒有發現聖龍王大人的氣機。難道聖龍王大人現在就敗了嗎?傲天想去看看,卻又擔心遭受魚池之殃。看著遠處化為本體正要起飛的鶴王,傲天臉上露出一抹喜色。

在距離龍谷百里之外一片山巒之地中,李麟和敖無波對峙。在李麟的頭頂懸浮著一桿金色的小幡,正是招妖幡。現在招妖幡無風自動,敖無波釋放的武皇級的威壓被其輕鬆掃落,不能傷到李麟神魂分毫。

「好寶貝!」敖無波眼中貪婪之色一閃而過。卻不敢用神識強行搶奪。

「帝弒天,你來嘗嘗本座的天賦領域!」敖無波想要速戰速決,一聲長嘯,在李麟身體周圍升起火紅色神龍之力,然後一股紫色火焰憑空出現,散發出灼熱的溫度。以李麟強悍的軀體都感受到疼痛。

呼呼——!

火勢猛然膨脹,以李麟為中心,方圓十米完全被紫色天火佔據,然後天火涌動,將李麟籠罩在其中。

「這是本座剛剛領悟的天火神域,帝弒天,滋味如何!」儘管對自己的領域極為有信心,但敖無波還沒有自大的認為這般手段就可以輕鬆收拾李麟。

「雕蟲小技而已!」李麟冷漠的聲音傳來,一個金色身影,平靜的一步一步的走進來。紫色的天火一靠近李麟就被李麟頭頂的金色招妖幡吸收。

「這……這怎麼可能!」敖無波神色大變。即便已經知道這紫色天火不可能燒死李麟,但李麟這般輕鬆的走出來還是給敖無波巨大的衝擊。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你敢挑戰本王就是仗著這什麼狗屁領域吧!可惜,這東西對本王無效。」李麟渾不在意的說道。彷彿這消耗敖無波三分之一神力形成的天火領域極為廢柴一般。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這紫色天火就算是皇級巔峰武者沒有防護也不可能憑藉**硬抗。」敖無波神色變得無比凝重。

「切!你怎麼知道皇級高手就不能硬抗天火,正所謂烈火煉金身,本王本體強悍,金剛不壞,正好克制你這半吊子的神通。」李麟滿臉嘲諷的說道。這般嘲諷差點將敖無波的肺氣炸了。


「一定是這桿金色小幡,本座就奪了它看你還有什麼可囂張的。」敖無波不是傻子,早已經看到懸浮在李麟頭頂的金色小幡在天火近身的時候不斷的閃動。

「大言不慚,讓本王領教領教你的手段!」敖無波說的不錯。李麟之所以能夠這般輕鬆的從天火領域中走出來,除了本體強悍之外,招妖幡是一個巨大的原因。剛剛動用招妖幡讓李麟發現了招妖幡另外一個神通,那就是能夠免疫靈獸的天賦神通,只要是招妖幡控制下的靈獸種族,不管實力多麼強,神通多麼的可怕,招妖幡都可以輕鬆的剋制。

面對當前的局勢,儘管敖無波萬分不願意,最終卻也只能選擇近戰。一條長達幾十米的紫金色四爪神龍出現在殘破的山脈上空。粗壯的龍尾掃向李麟。

「近戰,來得好!」李麟虎吼一聲,整個人身上布滿了金色鱗片,就連臉上也不例外,額頭上也出現一對兒一尺長的玉角,身後衝出一條三米多長的粗壯龍尾,本體更是瞬間從一米八暴漲達到了三米多。 逍遙小地主

「你是什麼怪物!」敖無波臉色大變。因為他發現李麟變身後,身上的神力如同汪洋一般恐怖。和他們皇級高手不同,李麟的力量並不是主要集中在丹田和識海,而是散步在四肢百骸。這明顯是靈獸未進行化形天劫前的狀態。


「桀桀——!對付你不用完全化為原型,這個形態就足夠了!」李麟身子破碎虛空,直接出現在敖無波的頸部。所謂打蛇打七寸,龍雖然不是蛇,但他的要害部位卻也在這片區域。因為這裡化為人形乃是頸部咽喉,一旦正面擊中,就算是皇級高手也死定了。

敖無波的龍爪向著李麟抓來,那上面的力道足以將一座黑鐵礦石組成的山脈捏成齏粉。

轟隆一聲,李麟雙拳齊出,一拳砸在敖無波揮過來的龍爪上,另外一拳砸在敖無波的身上。

畢竟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實力又極為強悍,敖無波在最危急的關頭錯開了要害。避免了被李麟一擊擊殺的命運。

(未完待續) 這一拳將敖無波直接轟飛出去,一座千丈山脈被生生鑿穿出一個坑洞。

吼——!

一聲龍吟,敖無波從亂石堆中衝天而起。在其受拳的地方血肉模糊一片,堅固的鱗片面對李麟的拳頭竟然沒有絲毫的防護力。

「敖無波,本王不能不說,你的運氣很是不好。偏偏在本王想要立威的時候湊上來。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本王辣手了。」李麟嘴角扯過一抹冷酷的笑容。整個人瞬間消失又出現,而每一次的消失出現都將敖無波打飛。敖無波極為憋屈,他明明可以感受到李麟空間挪移的方位,偏偏速度上遠遠不及而只能被動挨打。沒過多久,敖無波龍軀上已經是血跡斑斑。鮮血混合著破碎的龍鱗飛濺的到處都是。

敖無波憤怒的嘶吼,卻始終無法對抗李麟的速度。不得已,敖無波收起龐大臃腫的本體,化為人形和李麟作戰。

咔嚓一聲,敖無波的手臂被李麟生生拍斷,呈不規則的形狀扭曲著。再一腳將敖無波胸前肋骨踢斷了七八根。最後一腳踢向敖無波的胯下。

「住手,我投降,我投降!」敖無波臉色大變,顧不得面子大聲喊道。要是這一腳被李麟踢瓷實了,就算皇級的本體也承受不住。必然是雞飛蛋打,從此遠離男人。他敖無波就算身為皇級高手恐怕也沒臉在黑水叢林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