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月,你有所不知,別看死胖子,平時沒譜,但是要真辦起事來,七峰劍派還真沒幾個人比得過他!」

蕭天,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繼續道「我這個朋友,天機神算,不管事情大小,他都能給你算出個吉凶禍福!」

聽到蕭天的讚許,胖子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滿是驕傲。

「這麼神?」王思月,轉了轉眼珠,明顯有些不信任。

「那是當然!」胖子,自信的昂著頭,臉上滿是得意。

「胖子,說重點,這個千忍寶藏,和黑玄棍的關係,你有什麼發現?」蕭天開口問道。

「我給寶藏,卜了一卦,知道寶藏記錄在黑玄棍之上,可是再具體,我就不知道了!」胖子聳了聳肩膀,示意無奈。

「是不是,找到黑玄棍,就能找到寶藏?」蕭天皺著眉頭,想了想還藏在自己空間戒指之中的二截黑玄棍。

「嗖」

空間一陣波動,蕭天從戒指之中,拿出一直黑玄棍,在手上晃了晃。

看到黑玄棍,胖子臉上滿是興奮,聲音之中帶著一陣詫異「老二,你這?從哪順來的?」

聽到這話,蕭天心中頓時一真鬱悶,罵道「話說的這麼難聽!什麼叫順來的?這是,咱們半年之前,去劍仙城,我在地攤上買的,不記得了?還花了不少金幣!」

聽到這話,雷鳴和胖子,回憶起當時的場景,眼中發亮,彼此之間點了點頭。

「老二,難不成,你也會占卜之術?」胖子的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真沒想到,天下還有這麼巧合的事?」

雷鳴抬起頭,看著蕭天,臉上同樣,滿是不可思議。

王思月從雷鳴的眼中,可以讀出他心中的詫異,便沒在疑問。

「行了,別廢話了,你看到黑玄棍,寶藏如何尋找?」 諸葛四郎,接過黑玄棍,眯著眼睛,仔細觀察。

摸了摸黑玄棍,彷彿碰觸冰冷的鐵塊一般,森冷,寒氣沁人,上面一陣凹凸不平,細看之下,發現表面雕刻著精緻的小花紋。

胖子,仰起頭,閉著眼睛,一陣思索。

蕭天轉了轉眼珠,接過鐵棒,同樣也在沉思,上次,岳三元的寶藏,就雕刻在墓志銘之上,而且用了暗語,這次千忍的寶藏,會不會也用了暗語?

「用火!」

胖子,睜開雙眼,猛的叫了起來。

「千忍強者,天生火屬性,這秘密必然和火有關!」

聽到胖子的話,蕭天,默念咒語,手上瞬間出現一道綠色的火焰,於此同時,黑玄棍的表面也燃燒起綠色的火焰。

「快把他放在地上,滾一圈!」

按照胖子的話,蕭天將黑玄棍放在地面上,用力一滾!

地面上的岩石,瞬間破碎,刻畫著一道精美絕倫的畫卷,但是,彷彿只有整個畫卷的一小節。

畫卷上,繪畫者一隻三足鳥,飛向一座大山,而大山上,盤旋著一條蛇!

旁邊撰寫者「千忍之秘,見於南山,背山倚水,寶葬其間!」

這,應該就是藏寶圖,而且只是其中的四分之一,畫卷彷彿,告訴我們,寶藏的大致方位,而下面的十六字箴言,則是告訴準確地點。

「千忍之秘,見於南山」,這句話非常好理解,寶藏有可能就藏在南山一處!可是,南山,何其之大?南山城,整個城池,也只是南山山脈,其中一小部分而已!

「背山倚水,寶葬其間」,告訴我們,藏寶之地,背靠著山,面臨江水,可是南山城,四周都是山,有三條大江,說了等於白說!

如果想找到確切的所在地,就必須,找齊,四根黑玄棍!

「殺」

「殺」

「殺」

山丘之下,一陣吶喊,眨眼之間,數千術士,出現在西山之上,將蕭天四個人,圍在其中。

「嘶!」

小白,身上的毛髮,瞬間站了起來,齜牙咧嘴,隨時準備進攻!

雷鳴抽出長劍,臉上一陣緊張。

「精彩,精彩!」

林晨拍著巴掌,從山林之中,慢慢走了出來,嘴角微微一笑「之前,雷嘯告訴我,要解開千忍的寶藏,非你們不開!我當時還不相信,現在看來,我太小看你們了!」

「雷嘯,你想幹什麼?」蕭天皺著眉頭,疑問道。

林晨嘴角微微一笑,緩緩道「放心,我這次過來只是,為了尋找寶藏,把黑玄棍交給我們,我饒你不死!」

「就算,你拿到黑玄棍,也沒有用,因為,黑玄棍一分為四,就算加上你從沙海幫那,搶來的,也就只有二個黑玄棍!」夏天,看了看周圍,一邊說著話,一邊琢磨逃生的路線!

「不用看了!」

林晨嘴角漏出一絲邪笑,「其他三個黑玄棍,全都在我手上!」

「什麼,都在你手上?」蕭天心中一陣詫異,「如果,其他三個黑玄棍都在他手上,那我空間戒指中的,那個黑玄棍,是什麼?」

就在這時,林晨嘴角微微一笑,從戒指中,拿出另外二個黑玄棍,和一幅畫卷!

「蕭天,你以為,就只有你們知道抱著那個畫卷的事?」

聽完這話,蕭天心中,感到一陣不妙,豎起手指頭,對著胖子,打了個手勢。、

「我追尋,千忍寶藏,已經有十載,也是不就之前,從古籍之中,推測得出,黑玄關的秘密,真沒想到,你們緊緊一小會功夫,就知道這麼多?」

林晨,轉了轉手中的畫卷,臉上漏出一抹邪笑「知道么?第一枚黑玄關,被我扔到南山之中的溪流裡面,具體在哪,我現在也不知道,也就是說,天底下,只有這一份捲軸,也只有它才能找到千忍寶藏!」

話語落地,林晨,拿著其他黑玄棍,點上火焰,在捲軸之上,留下印記。

蕭天,轉了轉眼珠,看著周圍的殺手,心中滿是謹慎,又看著地面上被丟棄的黑玄棍,蕭天瞬間愣神。

看來,這群傻子,完全不知道,黑玄棍的作用?之前,自己也以為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鐵塊,但是,凌老告知自己,此物絕非凡物,心中多了一個心思。

「少閣主,眼前這群人,要不要,滅口?」林晨身邊,一個護衛隊隊長,開口疑問道,同時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暫時不用,留著他們,為我們尋找千忍寶藏!」林晨嘴角漏出一抹邪笑。

「對不起,這,尋找寶藏,我們就無能無力了,我們只是意外知道寶藏,放心,我們絕不泄露出去!」蕭天開口疑問道。

「晚了!」

林晨臉上,頓時漏出一股戲虐。

展開捲軸,上面是一幅精美絕倫的畫卷,一處高山地帶,下面種著,出現一片樹林,高山之上,纏繞著一座巨大的蟒蛇,長著大口,吐著信子,蛇頭之上,有一隻三組金烏!

於此同時,十六字箴言,之後,又出現十六字箴言!

「黑林為仆,幻靈為奴,刀山劍海,仁者光彩」

對於沒碰上黑色樹林的人,自然不知道這幾句的意思,但是蕭天再清楚不過,黑林為奴,意思就是,那片讓人聞風喪膽的黑色樹林,就是他的奴僕!

清風閣弟子之中,有太多人見過黑色樹林,也僅有寥寥數人,在黑樹之下,能夠逃生!

林晨見此,皺了皺眉眉頭,心中一陣嘀咕。

「林晨,你也知道,黑樹林,意味著什麼?」蕭天開口道,「你覺得,憑藉力現在的力量,能夠對付黑色樹林?」

林晨,看著捲軸,皺著眉頭,冷聲說道「少廢話,走!」

於此同時,遠在千米之外的樹梢之上,一位帶著面具,身穿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嘴角漏出一抹冷笑「清風閣,果然有點能耐,竟然能夠發現千忍,寶藏?」

「看來,我浮屠殿,又要出山了!」

黑袍男子,拿出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文字,朗聲道「阿奴,把這個送給天幕長老。」

黑袍男子的衣袖一陣律動,從中,出現一隻花斑大蛇,張開大口,吞下紙條,向叢林深處遊走過去! 亡靈山脈,黑樹林前,站著清風閣術士,身背長劍,滿臉緊張,環顧四方,看上去,約摸千人左右。

「來人,把他扔進去,看看!」林晨,滿臉不屑,瞥了雷鳴一眼,吩咐道。

「是!」二名清風閣,執行弟子,走上前來,抬著雷鳴。

「等一下,前方是黑樹林,想必這裡有人知道它的威力,一旦有人觸碰到,它就會啟動陣法,我估計,在場的人,全都會死!」蕭天走上前去,連忙阻止。

「少在這危言聳聽!」林晨大手一揮,吩咐道「動手!」

就在這時,天空之中,一聲嘹亮的鳴叫聲,在天空之中徘徊。

「咕咕~」

地面之上出現一道陰影,蕭天仰頭看去,只見一隻身高約摸二十米的青翼龍,遮天蔽日,緩緩降落!

青翼龍,後背之上,坐著三個劍閣弟子。

「林晨,發現千忍寶藏,為何不通知我們?難不成,清風閣想要獨吞?」劍星皺著眉頭,眼中漏出一股戲謔。

林晨,眼中一冷,隨即仰天大笑。

「哪裡?劍師兄,我們清風閣,可不是不守誠信之人,豈敢獨吞寶藏,現在,只是發現一絲線索,我想,等到找到寶藏之後,那時候,再通知你們去也不遲!」

「是么?」凌霄眼角滿是戲虐,懷揣著長劍,走了出來,調侃道「恐怕,到時候是一片空白吧?」

「凌師妹,這是哪裡話?」林晨臉上佯裝帶著些許怒意「我們是一家人,還會騙你們不成?」

看到龍靈兮,林晨臉上滿是笑意,立刻迎了上去,笑道「靈兮,你也來了?」

龍靈兮撇過臉,沒有答話,走到蕭天身邊,滿臉擔憂,小聲道「土包子,你怎麼樣?沒事吧!」

「當然沒事了,不看看我是誰?」蕭天嘴角漏出一抹微笑。

眾目睽睽之下,直接無視林晨。

林晨緊握著拳頭,咬著牙,眯著眼睛,漏出一股殺機。

就在這時,地面上襲來一道寒氣,方圓百米之內,草叢瞬間被凍僵,眾人呼吸之間,冒著些許寒氣。

「北疆閣,冰封之法?」龍靈兮臉上一陣驚訝,撇過頭看了看,叫道「土包子,小心後面!」

雷鳴見狀,眼神一愣,雙手捏出法訣,默念咒語,隨後手上亮起一道白色劍氣,射了出去,擋住襲來的寒氣!

「呼」

又是一道寒風襲來,所有人一陣哆嗦。

就在這時,平靜的大地,顫抖起來,仿如地震一般。

「咚」

「咚」

「咚」

每隔幾下,便會一陣劇烈顫動。

根據以往的經驗,蕭天抬起頭,向西方看了過去,這動靜必定是魔獸無疑,可究竟是什麼魔獸,能鬧出這麼大動靜?從力道來看,比之前見到過所有的魔獸,都要強大!

「咔哧!」

叢林之中,樹木哄然倒塌,隨後,出現一個龐然大物,站在草叢之中,盯著眾人,眨眼睛。

蕭天好奇的看了過去,那隻魔獸,渾身上下,皆是白色鎧甲,身上的鱗片仿若刀片一眼,冷厲森寒,那一雙紅眼巨瞳,妖異無比,尤其是嘴前,那一顆顆鋒利的尖牙,讓人一陣膽寒。

「冰雕魔鱷?」

蕭天心中一陣驚訝,這種魔獸,非五行,乃是冰系,一般生活在北疆,極寒之地,而現在出現在這裡,如今看來,北疆閣的人,對這次行動很重視。

「嘶」

胖子倒吸了一口氣,打了一個冷顫,看著冰雕魔鱷,喃喃自語「這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冷?」

冰雕魔鱷,俯下身子。後背上,一位穿著貂絨的少年,跳了下來,冷眼看著林晨。

「看來,我沒遲到!」

「一刀兄,你來的真巧,劍閣三位弟子來了,怎麼北疆閣只有你一人前來?」

林晨,咧開嘴笑了笑,眯著眼睛,漏出一股殺機,一陣琢磨,「現在,他們只有區區四人,三個白銀級別,一個青銅級別,我若是下令格殺,定能殺死他們,但是,雖說能夠殺死他們,但是一場廝殺肯定會引起,其他二閣弟子的注意!還有,靈兮在這,如何下手?」

「放心,他們隨後就到!」風一刀,看到林晨眼中的殺機,也是暗自戒備。

「嘩嘩嘩」

山谷之中,一陣躁動,聲勢浩大,彷彿奔騰一般。

「小公子,我們來了!」

領頭的中年男子華喆,騎著另外一匹冰雕魔鱷,趕了過來,隨後,一大批北疆閣弟子,隨後出現,看上去,約摸數千人。

林晨見狀,眉頭皺了皺,心中頓時,一真後悔,他知道自己錯失了一次絕佳的機會。

「既然三家都已經集合,不如我們一起進去看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