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是說過。但是蘇冉冉她此刻是老祖了,你認為她不輝煌么?就這麼點破名聲你以為她會在意么?所謂的輝煌有兩種,一種被世人稱讚:而另一種便是被世人皆為痛恨的人。」

墨筱風的話語給藍凌若衝擊十分大,她非常清楚的知道蘇冉冉並沒有做出什麼可惡的事,那些都是被人捏造嫁禍的,即使有也是那些人作死的去闖槍口而已。

這麼一個恩怨分明的人,居然要被世人的一雙雙渾濁的眼給毀滅了。

藍凌若此刻的心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燒,可她卻無能為力。

墨筱風嘆息一口氣,始終沒辦法去無視藍凌若的那股怒火:「想辦法能幫則幫吧!」

泛著紅眼的眸子掃過在場的所有人,突然瞳孔猛的一縮。

墨筱風順著她的視線望了過去,一抹紫色的身影在一顆樹上晃悠著,墨筱風的腦袋一轉竟是看到了樹上站著數人。

紫色身影輕輕晃動,被兩道熾熱的目光看著有些煩躁,一個轉身跳躍到另一顆樹。

「筱風,是他們。閑曦、晏律、夜未央、緋月璃他們,當年從學院的秘境中出來的人都在這裡!」

墨筱風輕輕嘆息,就知道她還不肯放棄:「估計他們都不知道老祖就是蘇冉冉,別忘了這次被邀請來的目的是什麼。」

驀然,藍凌若的身子僵硬住。

就在這時,一抹身影走在了最高處。

「歡迎各位肯給面子抽出時間來到這裡,我們將在天黑后前往目的地,一舉殲滅凜危老祖!」

「不知你們異能者出多少人數?」在數人中的人群中有人反問了一句。

葉寧那雙狹長的眸子有些陰狠的掃過提問的人,轉眼間又換上了一副笑吟吟的笑臉。

「我方異能者將出動一千人,不知各位有何需求?」

聽到這個數目,在場的人都沉默了幾分。

不說一千人,他們家族中來的幾乎都是精英,這個凜危老祖有那麼厲害?居然需要出動這麼多人,是不是有點誇張了啊?

一直在樹上呆著的紫色身影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澤家中的人並沒有那個叫澤原的少年,看來其中有蹊蹺!

「凜危老祖的濠頭可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哦!我相信各位從來沒有探測到那位的實力是如何,可前幾天葉某得到了一個準確的消息,那就是凜危老祖是個魂帝!」

在場的人聽到魂帝兩字,臉色猛然變了色,怪不得要用這麼多精英去剿滅,感情人家是魂帝! 「一個魂帝,誰又能知道那個老祖有沒有幫手,如果有的話估計就是得不償失了。」

「就是啊!如果有幫手的話,那麼那些幫手的實力也是不錯的,畢竟高手跟高手做朋友這是件很正常的事。」

「對對對,所以我看著這場圍剿行動有點懸,就算圍剿成功也會損失一大班人。」

啪啪啪!

幾個掌聲響起,令正在熱烈討論的眾人們都安靜了下來。

「那麼,我們異能者出動四千人如何?」

清涼的聲音傳入在場所有人的耳中,而此刻站在樹上的所有人都有了一些動作。

「四……四千!」

「我靠!我不會聽錯了吧?居然願意出四千人,他們願意做這種虧本的事么?」

一抹衣袍在空中飄揚,所有人順著衣袍望去,前方一個少女正在用冷漠的眼神盯著他們。

那種眼神明顯就是退讓之意,但在場的人都是絕非等閑之輩。

「好啊,既然你們願意出四千人,就請貴方拿出四千人出來,我們就同意!」

人群中有個中年男子出聲道,大多數都附聲的大吼。

少女冷傲的看著眾人,緩慢出聲:「出來吧!」

一陣浩瀚的聲音響起,一個正著四方形的隊伍從不遠處走了出來,那人數讓在場的人有些發愣。

看不清那些人的實力,只知道這個隊伍是四千人,或許百姓不知這些異能者的可怕,但他們卻知道。

「這裡,有各個特長的異能者。你們做不到的事情,他們都能做到!如若你們全部與之對抗,那麼你們將在這個大陸上隕落!」

眾人一驚,看著眼前的少女彷彿有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在他們的眼中綻放。

「現在,你們可有任何意見?沒有的話就出發吧。」

站在人群中的藍凌若握緊了拳頭,如果說山頭的那位蘇冉冉是瘋狂的人,那麼這個蘇冉冉便是……擁有裁決大陸勢力的人?

而她的直覺覺得這個蘇冉冉有著強烈的霸道王者氣勢,莫名的為山頭那位感到悲哀!

少女的眸子掃過樹林,緩緩開口:「就請還在樹上的諸位下來吧,我們要前進了。」

騙親小嬌妻 風聲在眾人耳畔呼嘯著,只見幾十到從未見過的身影從樹上躍下,那些人竟是他們從未見過的身影。

「走吧!」

一聲落下,數道身影再次劃過天際沖向一個地方。

「軒、墨!我們的敵人快到了呢,就是不知道是我被他們剿滅還是他們被我毀滅,拭目以待吧!」

蘇冉冉站在山頭的巔峰處,後面站著一男一女。

墨抬起頭,在髮絲中露出一雙明智又閃有狠裂的目光:「墨盡當傾盡全力,只是主子為何不讓那三位趕過來?」

蘇冉冉輕勾側唇,伸出手指感受著從大地撫過的輕風,卻並不做任何回答。

三人就這麼一直站在山頭的巔峰處,從未動過,他們在等!他們在等著那些人的到來!

夕陽的天邊掛上了一抹黑色的光影,漸漸籠罩了整個大陸。

永生仙墓 無數道人影的腳步停留在一片開滿漫山遍野的不同種類花的面前,不少人的眼中有一絲驚訝之色。

據他們所了解的,這座山並不是真的美麗的山,而是一座荒屍變野的山更是荒無人煙的山,而如今他們居然在這裡看到這麼美麗的花海。

想來,應該是這座山的主人所創的把!

只是,現在很顯然不是他們該關注這件事情的時刻,反而是把這一片花海給毀滅!

「上!」不知何時,有人出聲了。

葉寧的目光落在出聲的那人身上,緩緩勾起了一抹嘲笑,這人莫不是不知道槍打出頭鳥這個道理把?

無數身著不同華衣的身影同一時間在山頭下攀越,直直嚮往山頭最高處。

「來了,你們去把!」

墨和軒的眼中有一種別往的東西閃過,不約而同的走向一個方向瞬間消失。

在兩人前腳剛走,後腳便躍上了幾個身影,漸漸的身影越來越多,而蘇冉冉不知何時已然站到了花海之中。

「各位的到來,真是令我的山頭蓬蓽生輝啊~」

眾人剛落下地面聽到這一聲嘲笑的話語,有種蜜汁尷尬,可一想到面前的這個人是魂帝便又帶上了一抹尊敬和決絕之意看向面前的人。

但是他們不看還好點,這麼齊刷刷的抬頭一看就……

為什麼會有一陣便秘的感覺呢?

這凜危老祖居然是個唇紅齒白的少年,在他們的腦袋中產生了一種可怕的認知,這個看起來20不到的少年居然還是個魂帝!

縱使各位人士的心裡在不停狂吼,但也改變不了他們今天是來剿滅這個少年的事實。

混在人群中的幾十道身影都有些錯愕看著最前面的人,這個少年為何會給他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一起上?單挑太浪費時間了,沒想到你居然出動這麼多高手來完成你的意願,真是諷刺!畢竟,當初是你放棄這軀殼的。」

蘇冉冉冷嘲熱諷的看著人群中的另一個相同名字的少女,好像在說天大的諷刺一般。

「哈哈哈哈哈哈!!這麼熱鬧,不如讓老朽來摻和一腳好了,況且當初可是老朽救你蘇冉冉呢~」

天邊有一道蒼老的狂聲在說話,帶著異能轉有的威亞將眾人的腳步釘在地面上,不曾挪動。

蘇冉冉的眸子猛然一擰,看到自己身邊站著一位老嫗。

她在老嫗話落的一瞬便確定了這老嫗就是她初來這個大陸救了她的人,由此她的眼中帶有感激之意。

「哼,大家一起上!」有人輕哼一聲,並不服輸。

就在這一刻,所有人一同散開朝著蘇冉冉發出伶俐的攻擊。

蘇冉冉拉著老嫗後退,手中聚集一團艷紅色的力量,與此同時無數種異能者展開了攻擊。

可就在半路中,老嫗甩掉了拉著她的手,直接凝結了一股強大力量輕鬆的揮了出去。

一時間,一大片人被強大的力量打到墜落山崖,只是總是有人將那些人救起。

不知為何,蘇冉冉的心裡一直感覺到奇怪,按理說這些人好歹都是強者怎麼可能有那麼多人都墜落山崖。

一個回頭,她的瞳孔猛然一縮。 即使這麼多年沒有見過面,她也沒有忘記那些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瞳孔中倒映著那些人在往前擠想要攻擊自己的人,但實際上卻是在暗中不動聲色的幫著她盡量的解決那些異能者。

她在那些人的身上停留一秒的目光,那些人猛然抬頭像是無聲的在說些什麼。

蘇冉冉有些高興,雖然他們只是看了她一眼而她卻明白他們在努力的表達著只能儘力幫助自己這裡了。

一抹紫色身影躍入她的眼中,蘇冉冉認得那抹紫色的身影是當年從學院秘境中一起出來的夜未央。

正想著,一個人影出現在她的身後想要試圖偷襲。

蘇冉冉正想反手甩出一股力量給那偷襲的人,卻不了一股血紅色和冰藍色的力量從她背後猛然串了出來。

以為那兩道力量是在攻擊自己,想要躲閃之時卻不料那兩股力量擦著她的身邊直直攻擊異能者。

所有人因為這兩道特殊的攻擊停住了動作,同一時間抬頭朝著半空中望去。

「這麼熱鬧,不介意加兩個人吧?」

重生之最強元素師 飄揚似的張狂話語在空間響起,卻久久不見人影。

蘇冉冉有些好奇,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兩個要幫助自己的傢伙,似乎實力還挺強的。

眾人詫異,很明顯的他們都看到那兩道攻擊了,看起來貌似是幫凜危老祖的。

一想到是來人是敵人的幫手,其實他們很想說他們非常介意突然加入的兩個人,而且是十分介意!

眨眼間他們的眼中便出現兩個身影,只是兩人的眸子讓他們有些懼意。

那是一雙血瞳,一雙冰藍色的眸子!

就在兩人身影出現后,蘇冉冉明顯感受到了有股強烈的情緒襲上了她的腦海中發出一陣刺痛。

唰!

一抹藍色身影攔住了兩人,而就在這道藍色身影出現后令前來討伐的眾人一個個露出了一副吃驚的表情。

不為其他,只為這個男子也有著一雙湛藍色的眸子。

「韓……韓錦軒???」

不知何時,一位少年從人群中走到了最前面,說出的話語帶著不確定因素,

「季北,我現在不是韓錦軒,我的名字只有一個,那就是軒!」

季北錯愕,自從韓錦軒消失后他就從來沒有打探到關於他的一丁點消息,而現在卻告訴他前來剿滅的這場戰爭中自己卻變成了他的敵人。

他有點接受不了這個認知,接受不了從唯一的好兄弟變成了敵人的這個可怕認知。

「你不是活人?誰修鍊的邪惡之術將你變成這樣?」

同樣一雙冰藍色的眸子泛著一絲震驚,那語氣不是疑惑而是十足的確定之意。

軒並不做回答,腳步落在蘇冉冉的面前,那架勢到像個騎士一般。

「傷吾主者——死!」

目光掃過在場的人,那眼神已然是將侵入者看成死人。

「這個凜危老祖儘是修鍊了邪惡之術,居然將韓家大少爺練成了一個傀儡!還是有自我的傀儡,這真是太可怕了。」

「大家一起上,使出全部力量將這個邪惡的修鍊者一舉毀滅,還有這個傀儡!」

蘇冉冉挑眉,看著依舊落在她身邊的兩道身影,現在的她有很多人的幫助了,也不枉費她去幫助過這些人。

說實話,她也並不是太清楚這兩人來湊什麼熱鬧,畢竟她跟這兩人並不熟悉,甚至是連最基本的認識都沒有,只不過是有一面之緣而已。 蘇冉冉輕勾唇角,腳步繞過擋在自己前面的人,眸子微微一暗,在所有人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一股土元素猛的拔地而起。

同一時間,幾道身影帶著龐大的力量射了出去,直直襲向敵方。

蘇冉冉趁機轉過頭看了眼閑曦他們所分散的地方,與之相視的一瞬間再次發出了攻擊。

原本站在最前面的季北不知何時跑到人群中,偶爾趁著有人沒有注意他的機會放到幾個異能者。

轟!!!!

不遠處一個渾身散發著濃烈的紫色魂力身著白色衣衫的女子緩慢走了出來,眼中竟是無盡的殺意。

蘇冉冉蹙眉,她沒有時間去關心其他事情了,可是當她的餘光看到白色身影時微微一頓。

遭了,墨的煞氣暴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