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沒有一點感情的,我還是不要算了!我寧願找五姑娘去省事!」閆帥也搖頭道。

代傑露出猥瑣笑容,「嘿嘿,你們不要我也要,傻蛋要十個,我要二十個!」代傑笑道。

「呃,就你這身板還要二十個女人陪,一晚上下來,你就被吸幹了!」納甲土屍笑道。


「哼,我喝酒不必差呢,再來二十個我都可以應付!」代傑不服氣道。

一旁閆帥笑道:「代傑,你知道要女人陪是做什麼嗎?」他知道代傑根本就不知道男女的事情,他壓根就沒有泡過妞。

「嘿嘿,我知道,不就是讓她們陪著吃飯喝酒嗎!人多更熱鬧!」代傑笑道。

「哈哈,代傑,你比我傻蛋還傻蛋!你是一點也不懂女人的好處啊!」納甲土屍嘲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女人有什麼好處啊?」代傑驚訝地望著納甲土屍。

「嘿嘿,你過來,我說給你聽!」納甲土屍對著代傑招手道。

代傑急忙靠近納甲土屍,「有什麼好處呀?還這麼神秘!」代傑搖頭道。

納甲土屍對著代傑的耳旁嘀咕幾句,代傑瞪大眼睛,「呃,原來還可以和女人那樣啊!」代傑吃驚道。

偏執老公霸道寵 嘿嘿,只要你試過一次,保證你喜歡女人了!」納甲土屍壞笑道。

「是啊,那我晚上試試看!」代傑點頭笑道。

江帆瞪了納甲土屍一眼,「我靠,你不要教壞了代傑!」江帆搖頭道。

貝妮雅微笑望著江帆,「江帆,你要多少女人陪呢?」貝妮雅微笑道。

「呵呵,我就隨便來十個吧,你看著辦吧。」江帆微笑道,他現在根本沒有心思泡妞了,想著如何對付這個貝妮雅。

「好吧,我就幫你挑選我白靈族最漂亮的女人,讓她們陪你過夜!」貝妮雅走到人群中點了十名漂亮的白靈族女子,讓她們排列在江帆面前。

「江帆,這些可是我們白靈族最上品的美女,你可要好好享受她們!」貝妮雅望著江帆笑道,她特意挑選了自己十名心腹陪伴江帆。

江帆望了一眼那十名白靈族的美女,「呵呵,果然都是美女啊!我都喜歡!」江帆點頭笑道,他看到那十名女人和貝妮雅之間的眼神,就知道這些女人是貝妮雅的心腹。

第二天早上,眾人從山洞出來,納甲土屍沾沾自喜地哼著小調,他看到了代傑,樂呵呵道:「代傑,昨天晚上嘗到了女人味道吧?」納甲土屍笑道。

代傑搖頭道:「哎,女人味道一點都不好,一晚上我都累死了!」

「哈哈,代傑,你不行啊!才二十個女人你就受不了!」納甲土屍嘲笑道。

「哎,別提了,我可是一夜沒睡呢!吸附在山洞頂上太累了!」代傑搖頭道。

納甲土屍驚訝地望著代傑,「呃,你為何吸附在山洞頂上了?」納甲土屍驚訝道。

「呃,你不是說要睡在女人上面嘛,那我只有吸附在洞頂上了!」代傑搖頭道。

「啊!我讓你睡在她們上面,怎麼跑到山洞頂上去了,是真的傻啊!」納甲土屍瞪大眼睛道。

一旁的閆帥和王旭立即捧腹大笑起來,「哈哈,代傑真是太單純了吧!」王旭笑道。

代傑一臉疑惑地望著眾人,「呃,你們笑什麼啊,是傻蛋說睡在女人上面的,你們要笑也應該笑他啊!」代傑搖頭道。

「我靠,你們笑什麼呢!」江帆走了出來。

王旭立即把代傑的晚上睡覺的事情說給江帆聽了,江帆也忍不住笑道:「呵呵,代傑真是個單純的男人!」

「你們昨晚睡得好吧?」貝妮雅笑呵呵地走了過來,她走到江帆身邊停下。

江帆點了點頭,「嗯,睡得不錯!」江帆微笑點頭道。


貝妮雅點了點頭,「我剛剛得到消息,黑靈族女王千盈琦帶著三百多人正從白靈之境返回呢!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呢?」貝妮雅望著江帆道。

「我靠,你這女人真厚狡猾的,其實早就想好對策,故意來問我,我也學你裝碧吧。」江帆暗自道。

江帆故意皺起眉頭,「哦,千盈琦女王帶著三百多人來了,那我們趕緊躲起來吧。」

貝妮雅望著江帆,「哦,我們為何要躲起來呢!她們在白靈之境遭受守護符獸的攻擊,損失了不少人,加上一路奔波,這可是我們偷襲她們的好時機啊!」

「是啊,你這招夠毒的呢!可是我們埋伏在什麼地方呢?」江帆故意皺眉道,現在江帆決定裝傻到底了。

「千盈琦返回必定路過白寒嶺,我們就帶著三百多人埋伏在白寒嶺兩旁,等她們來了,我們就偷襲她們,足可以消滅黑靈族人了!」貝妮雅露出一絲冷笑。

「我靠,貝妮雅女王,你這招夠毒啊,只怕千盈琦上當吧!」江帆故意搖頭道。

「呵呵,千盈琦那個女人很笨的,她絕對想不到我們被你救出來了,絕對想不到我帶領三百多人埋伏在白寒嶺兩側!」貝妮雅露出一副十足把握道。

江帆點頭道:「那好吧,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我們馬上去白寒嶺!」

白寒嶺位於白靈族的西南,這裡是去百靈之境的必經之路,江帆、閆帥、代傑、王旭、納甲土屍等人隨著貝妮雅女王以及三白多名白靈族人埋伏在白寒嶺兩側。

三個小時過去了,沒有看到黑靈族人蹤跡,江帆望著貝妮雅道:「呃,怎麼回事?千盈琦怎麼沒來呢?」

貝妮雅皺眉道:「別急,千盈琦她們肯定是累了,她們在路上休息吧,我們再等等。」

江帆點頭道:「好吧,我們繼續等吧。」

一個小時過去了,遠處的天空上沒有看到黑靈族人飛過來,「貝妮雅,千盈琦還沒出現,她們會不會不來了?」江帆望著貝妮雅道。

「不可能不來,這裡是她們的必經之路,他們拿不到白靈珠肯定會回來的!我們再等等吧。」貝妮雅堅定道, 腹黑boss霸寵:逃妻,吻我

又過去了一個小時,貝妮雅也耐不住了,「呃,不對啊,這麼久長時間了,她們為何還沒來呢?難道她們還在白靈之境?」貝妮雅驚訝道。

江帆暗自好笑:「嘿嘿,千盈琦肯定不會來了!」

「是啊,這麼久了,千盈琦肯定還在白靈之境,要不派人去前面偵查一下,看看千盈琦在什麼地方?」江帆望著貝妮雅皺眉道。

貝妮雅無奈點頭道:「好吧,我派兩個人去偵查。」

貝妮雅派出兩名白靈族人去偵查,眾人等待消息,又過了一個小時,不見兩偵查的白靈族人回來。

「呃,貝妮雅,怎麼回事呢?你派出的偵查的人怎麼一個都不見回來呢?」江帆驚訝道。

貝妮雅皺眉道:「不對啊,看來我小瞧了千盈琦了,她肯定是知道我們在這裡埋伏了!」

江帆故意驚訝道:「不可能吧,千盈琦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裡埋伏呢?」

「千盈琦十分狡猾,她可定能是派出偵查人員,我們埋伏在白寒嶺的事情被偵查員發現了,因此千盈琦沒有來!」貝妮雅推測道。

江帆點頭道:「嗯,有道理,那我們該怎麼辦呢?是繼續埋伏還是到白靈之境去找千盈琦?」

貝妮雅沉思片刻,她望著天空,「嗯,我們還是再等等吧,我們好好計劃一番。」貝妮雅皺眉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點頭道:「好吧,我們就再等等吧!」他心裡暗自笑道:「就算等到天黑,也看不到千盈琦的。」

又過了一個小時,仍然不見千盈琦的蹤跡,貝妮雅完全失望了,「江帆,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呢?」貝妮雅望著江帆道。

「千盈琦她們肯定還在白靈之境,她們不拿到白靈珠是不會離開的,既然這樣我們就去白靈之境!」江帆建議道。

貝妮雅眉頭緊皺,她心裡盤算著,「千盈琦肯定是拿不到白靈珠的!如果我們去白靈之境,恐怕會遭了她們的埋伏呢!」

「哦,你為何肯定千盈琦拿不到白靈珠呢?」江帆故意驚訝道。

「因為百靈珠有守護獸保護,她們是無法打敗保護獸的。」貝妮雅微笑道。

「萬一她們打敗了保護獸呢?那白靈珠豈不是落在千盈琦手裡了!」江帆故意皺眉道。

貝妮雅露出不屑之色,「你放心吧,千盈琦無論如何是拿不到白靈珠的!」貝妮雅搖頭笑道。

「廢話,我知道千盈琦拿不到白靈珠,因為白靈珠就在你身上,她找死了也找不到。」江帆暗自道。

「哦,既然你這麼可定,那我們就一直在這裡埋伏吧,無論千盈琦是否得到白靈珠,她都要回來的,對不?」江帆笑道。

「嗯,這倒是個辦法,如果千盈琦知道我們埋伏了,她們肯定不會上當的,因此我們一直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啊!」貝妮雅皺眉道。

江帆望著貝妮雅道:「那你說該怎麼辦呢?」

貝妮雅搖頭道:「我不知道怎麼辦,你有什麼辦法嗎?你可要幫我啊!」貝妮雅拉著江帆胳膊,身子靠在江帆肩膀上。

「我靠,這女人又來事了!既然白靈珠藏在你身上,我就在你身上找找。」江帆暗自道,他的手不老實地在貝妮雅身上上下求索。

貝妮雅笑了,只要男人對自己感興趣就好辦了,她雙手摟住江帆脖子,「江帆,你這人好壞啊,當著這麼多人面,就胡來啊!」

「嘿嘿,你不是說了,你們白靈珠的女人都是我的女人,胡來沒關係吧。」江帆的手在貝妮雅身上幾乎光顧遍了,沒有找到白靈珠。

「我靠,難道白靈珠藏在貝妮雅秘密基地了?」江帆暗自驚訝道。

「哎呀,你的手怎麼到這裡了!你太壞了!」貝妮雅立即咯咯笑了起來。

江帆把貝妮雅身上各處都找遍了,沒有發現白靈珠,「我靠,白靈珠肯定不在貝妮雅身上了,她肯定是藏在其他地方了。」江帆暗自道。

江帆和貝妮雅兩人胡鬧了半個多小時,「哦,千盈琦她們肯定不會來了!」江帆故意感嘆道。

貝妮雅望著遠處的天空,派出去的兩個偵查人員還沒有回來,「哦,江帆,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吧?」貝妮雅皺眉道。

江帆故意沉吟片刻,「貝妮雅,要不這樣吧,我帶著人去偵查一下,看看千盈琦她們到底在什麼地方,然後我們再決定如何對付千盈琦。」

貝妮雅點頭道:「好吧,就按你說的辦,你可要小心錢盈琦她們,我派幾個人馱著你去。」

江帆點頭道:「好的。」

片刻之後,江帆、納甲土屍、閆帥、代傑、王旭等人趴在五名白里靈族人背上,朝著百靈之境方向飛了過去。

他們飛行了一個多小時后,前面出現了一片迷霧,「那裡就是白靈之境了!」其中一名白靈族人對著江帆道。

「哦,我們立即降落下去!」 穿書後我專治瑪麗蘇

五名白靈族人帶著江帆等人降落地面,江帆把納甲土屍道叫到一旁,悄聲道:「傻蛋,千盈琦在什麼地方?」

「主人,她們就在前面的那座山旁邊樹林之中。」納甲土屍悄聲道。

江帆望著前面的樹林,扭頭對著閆帥、王旭、代傑三人道:「你就在這裡,我和傻蛋去附近偵查。」

閆帥等人點頭道:「是的老大!」


江帆和納甲土屍悄悄地到了那座山小山旁邊的樹林外面,「主人,千盈琦就在這樹林裡面!」那土屍悄聲道。

江帆點點頭,「嗯,你昨天晚上來的時候,你看到那個盛小旺了嗎?」江帆悄聲道。

昨天晚上江帆半夜的時候去了納甲土屍屋裡,這傢伙已經把十名白靈族女人搞昏睡過去了,江帆讓納甲土屍給千盈琦送信去了,告訴她白寒嶺有埋伏,所以千盈琦沒有來白寒嶺。

「主人,小的沒有看到了盛小旺。」納甲土屍搖頭道。

兩人悄悄地進入樹林之中,悄悄地靠黑靈族的人,前面的一棵大樹下面搭起了一個大的帳篷,那裡就是黑靈族女王千盈琦的帳篷。

帳篷門口守衛了十幾名黑靈族人,江帆觀看四周環境,對著納甲土屍悄聲道:「傻蛋,你去把那些黑靈族人引開,我去帳篷里見千盈琦女王。」、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

隨即納甲土屍到了不遠處,他故意搖晃樹木,發出嘩啦啦是呢過癮,立即驚動了守護在帳篷外面的黑靈族人。

「什麼人?」幾名黑靈族人沖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