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救命……!」跑出來的兩個人,一男一女,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渾身布滿傷口和泥污,看來經歷了不少惡戰,衝出來的兩人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幾個高年級上前,「是力量學院的學生!」

「救命……」女生氣息虛弱不已,那個男的也好不到哪兒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憐開口問道,原本低著頭拚命喘氣的男生一個抬頭,正好和憐的目光相對!憐黑眸一沉,冤家路窄,竟然是威廉。

「憐。貝拉……!」威廉髒兮兮的一張臉,那雙眼睛怒火熊熊,自己如今這般狼狽還好巧不巧的被她看到!開什麼玩笑,這麼狼狽的應該是她才對!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和你們組隊的其他人呢?」幾個高年級有些心急,威廉頓時心生一計,「……都死了,全都死了。」悲戚的口氣讓幾個高年級神色一沉,又死人了,到底是誰做的!

「怪物!怪物啊!」女生歇斯底里的喊著,一雙眼驚恐的看著憐肩膀上的小東西,它長的的確有那麼點駭人。女生似乎受到了某種刺激,瘋狂大叫不斷的向後退,「怪物!離我遠一點,救命啊!」

幾個高年級連忙過去安撫,威廉看著憐肩膀上的東西,低聲開口,「我們被一隻怪物襲擊,其他人都已經命喪怪物之口,只剩下我們兩個拚命逃了出來……」威廉的手往前一指,「就是和那個東西,一模一樣的怪物!」

幾個高年級一愣,女生害怕的蜷縮起身子,瑟瑟發抖,不停的喊著什麼,威廉看著憐,目光異常兇狠!「憐。貝拉,這一切是你做的!」

「小子,你要扣黑鍋也附合點邏輯。」亨利嗤之以鼻,「憐有什麼理由策劃這一切?」

「理由?她對野外歷練的第一就沒有野心么!若是不除掉這些高年級,她怎麼可能獲得積分第一!」

幾個高年級皺眉,臉色陰沉,他們先前從來沒有懷疑過這點,不過這小子說的有板有眼,不斷有學生遭遇死亡也是事實,若是憐。貝拉真的是策劃此事之人,未免太狠毒了!

「你他媽的……」亨利破口大罵,次奧,以憐如今九百分的超高積分,還需要來奪取別人的?

「你有證據么?」憐淡淡開口,威廉指著憐肩膀上的那隻,「那怪物和你肩膀上的一模一樣,你有什麼可辯解的!若不是你一手策劃,它怎麼可能和你這麼親近!」


「嗷唔!」一聲怒吼忽然自附近傳來,女孩頓時又是一聲尖叫傳來,直接暈了過去!威廉則是臉色煞白,糟了,那怪物追上來了!

「不論是什麼,先回去再說。」幾個高年級當下開口,抱起昏過去的女生往回折返,威廉也被攙扶起,三個高年級在前方開路,亨利和憐跟在後面,剛才聽上去還很遠的聲音瞬間便拉近了數百米!

「那東西的移動速度太快了!」亨利拼了命的往前跑,連回頭都不敢,憐神色凝重,將肩膀上的小東西撈起抱在懷裡,腳步加快,眾人在林間飛奔,只聽背後一陣樹木倒塌之聲!追上來了!

「嗷!」難聽的吼叫聲已經到達身後!

「糟糕,這麼快就追上了!」幾個高年級不禁冒出一身冷汗,憋足了勁兒往前奔,恨不得自己有雙翅膀可以這麼飛起來!威廉稍稍回頭看去,那怪物窮追不捨,亨利和憐跟在後方,叢林地帶不斷起伏之間,威廉陡然翻開手掌,一道亮光自他的掌心而出,直奔後面跟著的憐!

「小心!」亨利反應奇快,伸手就將憐推到一邊,兩人各自閃身都各自躲開,但也因如此,脫離了大部隊!

「糟糕!」幾個高年級發現憐和亨利落到後面,本要追過去但後方的怪物已經來了!一張血盆大口鮮紅無比,光看著就觸目驚心!「走吧!再不走,我們所有人都要搭在上面!」

幾個高年級狠狠咬牙,迅速掉轉方向狂奔而去,威廉暗暗回頭聽著後方怪物的嚎叫聲,陰狠一笑,憐。貝拉,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唔!」被亨利猛然推開的憐一個翻身在地上打了個滾,被她護在懷中的小東西動作迅速的爬上憐的肩頭,坐的很穩,憐剛要站起對面草叢裡的亨利一聲怒吼,「別動!」

憐的身子立刻僵住,黑眸轉動,剛才在後面狂追不已的怪物就在她面前幾十米處!

兩人高的身子,坑坑窪窪的表皮,眼珠如青蛙一般半凸在外面,前肢短小後肢異常發達,此時它停了下來,半凸的眼睛在瘋狂轉動,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這怪物似乎看不到靜止的東西,不要有任何動作。」亨利低語,憐也發現這一點,怪物不斷移動但始終辨別不出憐和亨利的正確位置,只是那對眼珠不斷的在轉動,速率非常快。

「呀呀!」呆在肩膀上的小東西不安分起來,憐不能有任何動作,只能低語,「不要動,小傢伙。」

「呀呀,呀呀。」小東西將憐的話都當做耳旁風,直接自她的肩膀爬上腦頂,那對瘋狂轉動的眼珠忽然定格,鎖定了憐的方向!

「可惡!」亨利不由得暗罵一聲,準備起身,憐卻示意他不要動,一團橙色元氣自這生物的體表冒出,憐心頭一緊,高級級別!她和亨利兩個人聯手也打不過,只能找準時機逃跑了……

「呀!」爬上腦頂的小東西歡快的叫了一聲,憐見到那對眼珠一轉,這生物是要發動攻擊了!


「就是現在!」憐一聲怒吼,手掌快速向頭頂探去,打算將小東西抓住迅速轉身逃跑,亨利也瞬間起身!

「吼!」一聲驚天咆哮自憐的頭頂傳出,帶起一陣狂風!

亨利頓時傻眼,憐也是如此!兩個人徹底僵住,而伺機準備進攻的某物更是出乎意料,嗷唔一聲,奪路而逃!

「嗝!」一個響亮的飽嗝自憐的頭頂傳出,在憐的頭頂站直身子的小東西搖搖晃晃的要往下爬,一個不小心,直接自憐的腦袋上滾了下來,摔到地上,憐驚訝的看著這其貌不揚甚至說長相嚇人的小傢伙,它正開心的長開嘴巴對憐叫著什麼,小爪子討好似的探了過來,十分友好。

「呀呀……」小傢伙叫了幾聲,憐深吸一口氣,手指點了點它的腦袋,嘗試性的問了一句,「你再吼一聲。」

小傢伙搖晃著小身子,不理會憐,一門心思的想再度爬上她的肩膀,只不過爬到半路總是滾下來,它的平衡感太過差勁。憐平復心情之後將它抱了起來,尖銳的爪子微微勾疼了她的皮膚,大眼對小眼,憐仔細的看著這小傢伙,微微眯起雙眼,她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它?怎麼覺得有些眼熟?

小眼睛眨了眨,小爪子往前探著,憐將它放在肩膀上,腦子裡的信息瘋狂運轉,她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句身子廣闊如海洋般的知識體系里,定然知道這種生物,憐在精心搜索,它到底是什麼生物,而一旁的亨利則直接腿軟的坐在地上,眼神看著坐在憐肩膀上那個手舞足蹈的怪異生物,心臟砰砰亂跳,我去你個上帝,剛才那一吼竟然能夠把高級階段的魔獸直接嚇跑……太他媽的驚人了!

25號入V,更新時間還是老時間,七點鐘!敬請期待! 章節名:章六十五還有后招

「我們回去吧。」亨利走過來,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憐正專註的看著眼前這個小東西,腦子裡的信息飛速過濾,亨利的話沒有回答,憐在飛速回憶,找尋著腦中豐富的知識儲備,身子的原主人讀過有關於這個世界種族生物的書籍,其中也不乏提到過一些稀有的種類,眼前這個……


憐的黑眸緩緩眯起,腦海中的某一段敘述猛然和眼前這個重合!

蜥龍,龍類之中特殊的種群之一,外表和蜥蜴相似,但進入成熟期之後變回長出龍翅,其面容和龍類有天壤之別,醜陋不已,性情兇殘狂暴,喜歡進食鮮肉。身體所覆蓋表皮堅硬如鐵,很難刺透,蜥龍數量稀少,最近數百年已經絕跡。

這段話閃過憐的腦海,眼前的這個小東西長的不就是一個活脫脫的小蜥蜴!只不過比蜥蜴還要再丑一點罷了。難不成它是蜥龍?憐隨後自嘲,蜥龍在近百年見早已經絕跡,怎麼可能這麼湊巧的被她碰到?蜥龍早在她前世也有所耳聞,傳聞那是龍類之中極其特殊的存在,至於為何特殊卻無從知曉。

龍類啊,不可能出現在多羅森原,這裡可是教廷掌控的野外歷練之地,龍類一向不喜人類,怎麼可能邁入教廷的管轄之地?是意外闖入么?憐皺眉思考,與其說是蜥龍,倒不如看作是一隻蜥蜴好一點。

「憐,你在想什麼?」亨利問了一句,憐這才回神,笑笑,「沒什麼。」將小東西放在肩上,憐這才注意到這小東西的身上冰冷無比,可以說幾乎沒有溫度,果真是一條蜥蜴。

「我們回去吧。」亨利開口,憐卻搖頭,黑眸看著剛才某物奪路而逃的方向,低沉開口道,「我要追上去。」

「追上去?!」亨利驚呼,那可是高級階段的生物,難不成她以為帶著肩膀上的那隻就萬事大吉了?「為什麼要追上去?」亨利不認為憐是莽撞之人,更不會認為她會愚蠢到要獨自獵殺那隻怪物,成為英雄人物。

「不覺得奇怪么?」憐淡淡開口,「為何那怪物會無緣無故的襲擊我們?若不是有人惹到了它,它不會來進犯人類。」

亨利皺眉,聽到憐的話之後越發覺得古怪,還有剛才那個小子的暗中出手……「行,我們往前探探,不過一切小心為上。」

憐感激笑了一下,脫離險境之後兩人並沒有選擇回去,而是選擇繼續前進,追趕那生物的腳步!一路往前探索,跟隨著那生物逃跑時留下的狼狽痕迹,看的出來,它的確是害怕了。

「濃重的血腥味……」亨利和憐皆是皺緊眉頭,兩人放輕腳步不斷靠近,血腥味道越發濃厚,透過依稀的草叢兩人見到了前方慘絕人寰的景象,幾十個學員屍體躺在地上,皆已沒了氣息!血流遍地,甚至有人被開腸破肚!若不是有良好的心理素質,恐怕是要當場吐出來!

「哇唔……」低低的咀嚼聲音傳來,亨利和憐的視線一轉,剛才跑掉的魔獸正站在屍體中間,大塊朵的吞著什麼!

「果然是它!」亨利掌心冒汗,身體一動草叢傳出聲音,亨利暗叫一聲糟糕,股不期然那對半凸的眼珠已經盯向了這裡! 棋盤巖 ……撒腿而逃!

亨利忍不住鬆口氣,憐也是如此,兩人自草叢後走出,看著面前這幾十具身子實屬不忍,「太殘忍了……」亨利低語,憐則是走到剛才某物進食的地方,看了很久。

「不是它。」憐低語,亨利怔住,憐讓開身子,「剛才它吃的東西並非這些屍體……而是草藥。」

亨利望過去,果不其然地上對著一小堆草藥,上面還有被啃食過的痕迹,剛才那東西……竟然是吃素的!憐皺緊眉峰看著地上的這些屍體,「這些人……是被同類所殺,他們身上的傷口出奇的整齊。」

亨利細細看了一遍,神色凝重,「這次野外歷練,還真有人夠膽子如此下手……奪取草藥!」

躺在這裡的幾十人無一例外,身上的草藥袋子都被搜刮一空,只有一些十分草藥沒拿走看來對方也看不上眼。「那魔獸只不過是偶然闖入,追尋草藥而來,至於威廉……」

「是那小子做的!」亨利怒喝,「那小子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謀害他人!」

「和他一組的那些人都有嫌疑,只不過應該都死光了。」憐皺眉,亨利冷冷一笑,「都死光了也不要緊,只要回去看看那小子的草藥積分多少,就能真相大白!」

憐並不樂觀,關鍵是他們沒有證據,若是和威廉組隊的有一人能夠活下來……「救、救命……」極其虛弱的聲音沖入兩人耳中,在眾多屍體之中,竟然還有存活的人!

「喂!還活著么!」亨利迅速找到,一把將他拽了出來,手拍了拍他的臉頰,身受重傷的人緩緩睜開眼睛,「威、威廉……那小子……!」

憐展開笑容,威廉,天不助你,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該如何!

「我們是不是不該丟下他們?」迅速往回趕的幾個高年級不免心生愧疚,剛才的混亂之中他們根本來不及思考,只能憑藉本能作出反應,現在向來若是那個時候他們能夠回去幫一把的話……

「學長們做的沒錯,以憐。貝拉的能耐死不了。」威廉開口,幾個高年級面面相覷,只能低嘆一聲,幾個高年級將威廉還有昏過去的女生送到了聚集地,等候在那的琥珀見到威廉,不免心頭一驚!再看,沒有憐的身影!

「憐呢?我妹妹呢!為什麼沒和你們一同回來!」琥珀怒聲開口,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艾米和伯恩斯連忙趕過來,當見到威廉之後,艾米嗤之以鼻,「喲,你還沒死啊?」

幾個高年級將昏過去的女生交給別人照顧,將威廉放下,幾個高年級面露愧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威廉冷冷一笑,「我沒死,不過憐。貝拉離死不遠了。」

「你說什麼!」琥珀一個激動就要上前,幾個高年級連忙將他攔住,「你冷靜點!當時情況太過突然,我們……我們也沒辦法!」

「沒辦法!什麼叫沒辦法!沒辦法就可以將同伴棄之不顧嗎!」艾米紅著眼圈,拚命的吼著,威廉冷聲一笑,「同伴?你難道還聽不出來么,憐。貝拉就是策劃這一切的人!她才是罪魁禍首!」

「你胡說!」琥珀怒吼,若不是幾個高年級攔著,他定然要痛揍威廉,揍到他再也說不出話來!

「我胡說?這可是幾個學長親眼所見!」

幾個高年級面色沉重,「憐。貝拉的身邊的確有不知名的魔獸出現,而且……還同她交好的樣子。」

「僅憑這一點,你們就可以將一切都扣在憐的身上?若她真是元兇,又何苦來幫你們?」伯恩斯開口,眼神似冰劍,讓幾個高年級頓時無地自容,「如果憐是元兇,一直和她一起行動的我們,也脫不了干係,下一步,你們是不是要說我們也參與其中?」

伯恩斯的話讓所有人都沉默,現如今高漲的團結氣氛都是因為他們才出現,他們幾個怎麼可能是設計這一切的人?

「有什麼不可能?表面一套背後一套,這不是憐。貝拉慣用的招數?」薇拉開口,威廉冷冷一笑,「我和憐。貝拉來自同一個地方,若說了解,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她。」

「威廉!」琥珀怒火滿盈,他竟然敢如此詆毀憐!

「幾位學長,為保我們這些人的安全,還是將他們三個控制住比較好。」薇拉開口,威廉隨後也馬上附和,「沒錯,若是他們三人和憐。貝拉裡應外合,我們豈不是要步那些人的後塵?」

高年級們神色各異,琥珀冷冷一笑,「放開我,我要離開這兒!」

「你去哪兒!」幾個高年級神色緊張,琥珀開口,「我要去找憐。」

「我也去!」「我和你一起。」艾米和伯恩斯開口,艾米不屑的看著幾個高年級,「他信口胡編的幾句話就能讓你們動搖,呆在這裡等同於侮辱我的智商,憐就不該管你們的死活!琥珀,我們走!」

「你們可要想清楚,外面兇險萬分,況且我們並未認定憐。貝拉就是幕後黑手……」

「我們如何不用你們管!管好你們自己吧!」艾米十分火大,三人頭也不回的走出聚集地,很是決絕!威廉陰狠笑笑,那樣的一隻魔獸在外面晃悠,他們幾個也等同於找死了!想到空間容器內大把大把掠奪而來的草藥,威廉竄起驚喜,這一回草藥積分他必須是第一名!

幾個高年級面面相覷,他們幾個要走便走吧,那個憐。貝拉……幾個高年級嘆息一聲,轉身離開,他們還要繼續搜尋,看有沒有更多的生還者。

威廉掃了一眼周圍,發現並沒有人注意他,連忙起身走到角落,正打算好好輕點一下搜颳了多少草藥算算積分,一道女聲忽然出現,「你在做什麼?」

威廉狠狠一顫,連忙轉身,便見到現如今跟鬼一樣的薇拉站在自己身後,威廉連忙穩住心神,「沒什麼。」


薇拉眯起眼睛,這個威廉一定有古怪,不然他為什麼要避開那麼多人躲在這裡?

「看什麼看!」威廉一把推開薇拉,還是要在晚上查看才保險一些,可不能讓她壞自己的事!


薇拉被推的不輕,一屁股坐在地上,威廉起身要走薇拉一笑,「你要是不告訴我,我就讓那幾個高年級好好查查你。」

「查就查!」威廉冷笑,你個臭娘們,當真以為我會怕?

「哦?那應該好好查查你的空間容器了,想必那裡會有很多好東西。」薇拉笑的得意,威廉卻身子一僵,猛然回神臉色已經黑成一片!一手鉗住薇拉的脖子,「你怎麼知道的!」

「咳咳!」薇拉被勒的有些難受,「我就是知道,怎麼樣!」當然是從力量學院那幾個高年級口中得知,威廉眉峰緊皺甚至扭曲在一起,心怦怦亂跳,定然是那幾個告訴她的!女人果然是害事!

「你若敢告訴別人,我就殺了你!」

薇拉一點都不怕,「殺我?你就不怕會暴露嗎?無緣無故你為何要殺我,看來你那空間容器里的確有東西,該不會……這一切是你做的?」薇拉雖然被稱作草包,不過這個時候卻是聰明的狠,一連串的猜測讓威廉有些慌亂,若是這女的將一切都說出去,只要將他的空間容器打開,那裡面可都是從別人那裡搜刮來的草藥!

想到這裡,威廉狠狠咬牙將薇拉放開,「說吧,你想怎麼辦!」

薇拉呵呵一笑,眼神閃爍幾下,「將你得到的東西分我一半。」

「你說什麼!」威廉惱火萬分,這女人未免太敢開口!

「分我一半,不然的話……你知道後果。」薇拉站起身,她一點都不擔心,威廉站在那裡,經過了一番思想鬥爭終於很咬牙,「好,一半就一半!」

薇拉咯咯一笑,威廉心生恨意,這女人他不會讓她活著離開這裡!

「憐!」琥珀疾行在叢林之中,不斷的高聲呼喚,他現在已經慌了,早知道這樣他就不該讓憐跟著一起去,早知道這樣他說什麼也要跟著!「可惡啊!都怪我!」

「我相信她不會有事,況且還有亨利跟在身邊。」伯恩斯最為冷靜,「你要冷靜,我們三個出來已經冒了很大危險,憐並不希望你有事。」

「是啊琥珀,憐身邊有亨利呢,憐那麼厲害根本不會出事的!」艾米安慰著琥珀也安慰著自己,三個人心中都沒底,「憐!你在哪兒啊,憐!」

三人一路往外尋去,聲聲呼喚,絲毫不在乎這麼大的動靜會引來不該來的,好在憐和亨利已經往回趕,很快便聽到了他們的聲音。「是我哥,還有艾米、伯恩斯也在!」

「他們怎麼出來了?」亨利皺眉,憐當下掉轉方向朝著聲音而去,亨利拖住救回來那個已經昏過去的高年級也跟了上去,憐拚命跑著,他們三個怎麼不在聚集地,這麼出來就不怕出現狀況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