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已經安排好了。等解決了葉青,就順便送他上路!」男子看著楊世濤,道:「他知道的事情太多,留著始終是個禍害!」

「你做得很好!」楊世濤點頭,轉身坐在沙發上,又皺起眉頭,沉聲道:「火蝴蝶,會為了那個女子,親自來深川市一趟嗎?」

男子道:「傳聞火蝴蝶性格火爆,與赫連鐵華有相似之處。她的手下被殺,她肯定會親自來要個說法的!」


楊世濤面上閃過一絲疲倦,道:「這個人到了深川市,哎,也不知道是引狼入室,還算是借刀殺人啊。」

「林家不倒,她就不會涉足深川市!」男子淡笑,道:「再說了,東州那隻螳螂,也不會眼睜睜看著她吞掉深川市的。林家不倒,西杭沈家就會一直盯著。相比較西杭沈家,火蝴蝶根本算不上天之驕女。」

「西杭沈家!」楊世濤咬緊牙關,面上儘是怨毒之色,沉聲道:「若非西杭沈家,一個林震南又算得了什麼,我早就把他的林氏集團拿下了。」

男子沒有說話,林家雖然與西杭沈家交惡。但是,林震南畢竟是西杭沈家的女婿,林花雨是西杭沈家的外孫女,西杭沈家就絕對不會坐視林家被人欺辱的。

其實,就算西杭沈家不出手,東州那隻螳螂也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的。

男子心中突然有了一個奇怪的想法:若是東州那隻螳螂,和西口火蝴蝶對上,又是怎樣的一種結果呢?東省最具傳奇色彩的兩個女子,一個陰柔如劇毒螳螂,一個火爆如浴火蝴蝶。這兩個女人斗在一起,不論結果如何,過程肯定是非常美麗的吧。

楊世濤不知道男子心中在想什麼,他還在盤算著如何越過西杭沈家,斗垮林家。可是,思來想去,這都是一件比登天還要難的事情啊!

葉青在林老大這別墅的外面等了兩個多小時時間,那四個男子終於走回來了。

四個人也算是死裡逃生,倉惶跑回別墅,立馬奔去找林老大。

林老大正在房間里坐著,突見這四人如此模樣回來,不由愣了一下,道:「你們怎麼了?」


一個男子幾乎快癱軟在地,顫聲道:「大哥,我們……我們遇見那個姓葉的了……」

聽聞此話,整個房間內眾人皆是一驚,連林老大面色也是大變,匆忙看了看四周。見沒有人跟著,這才稍微安心,沉聲道:「葉青這個狗雜種,還真是無處不在啊。竟然敢跑來這裡,真是找死。他現在在哪,召集兄弟,媽的,今天非弄死他不可!」

林老大這也說的是場面話,事實上,他現在手下已經折損大半,剩下幾十個人,自保都難說,更別說去跟葉青拚鬥了。所以這段時間他把所有手下都調到這裡,龜縮在這個別墅里,盼望著著楊世濤把葉青解決了。

昨天他們計劃挺好,本來是想抓了林花雨,以利用林家來對付葉青的。沒想到,林花雨沒抓到,只抓走了林雅詩。而且,葉青竟然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就把林雅詩給救出來了,直接打亂了他們的計劃。林老大做賊心虛,從昨晚開始便躲在這別墅里再不敢出去,只怕撞上葉青。如今又收到葉青的消息,他其實心裡還是很害怕的。

「他已經走了……」那男子喘了口氣,道:「不過,他把那個女的放了!」

「哪個女的?」林老大還沒反應過來。

男子:「就是麻袋裡那個女的啊,剛才那幾個人送來的那****。」

「哦?」林老大皺起眉頭,那個女子是楊世濤送來,讓他想辦法滅口的。林老大不是傻子,他現在已經明白,楊世濤一直都在利用他。但是,走到現在這一步,他已經徹底傷了楊世濤的賊船,想下來是很難了,他只能跟楊世濤合作。

不過,林老大自己心裡也有想法。楊世濤根本不是什麼好鳥,他想把那個女的殺了滅口,實在太簡單不過了,根本不用送到他這裡,多費這點事。所以,林老大很清楚,那個女子肯定有問題。但是,他又沒法不做這件事,只能不去看那女子是誰,讓手下直接把她做了。這樣,以後真有人追查起來,他也完全可以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現在聽說那女子被葉青放走了,他第一時間便想到,這女子恐怕不止是有問題那麼簡單了。他沉默了一會,沉聲道:「那個女的到底是誰?」

「不認識。」四個男子皆是搖頭。

「不認識?」林老大眉頭皺的更緊,道:「那葉青跟她說了什麼話?」

四個男子你一言我一語,把當時那女子和葉青的對話重複了一遍。

林老大聽完這些話,面色陰沉地沉默了好一會,突然一拍桌子,破口罵道:「王八蛋,你竟然敢陰我!」

屋內幾人驚愕地看著林老大,眾人都不知道他在說誰,也想不明白他到底為何會發這麼大的火。

「大哥,怎麼了?」一個親信小弟問道。

「操!」林老大長喘了幾口氣,沉聲道:「你他媽還沒明白嗎?那個女子,她說她家小姐是西口的,你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那小弟想了想,突然瞪大了眼睛,道:「她家小姐,不會……不會是西口火蝴蝶吧?」

「你說呢?」林老大咬牙切齒,道:「他媽的,這個王八蛋真夠卑鄙,竟然把西口火蝴蝶的手下交給我,讓我把她毀屍滅跡。西口火蝴蝶是出了名的有仇必報,這個王八蛋,擺明就是推我下水。我操他個祖宗,早知道他不是什麼好東西,沒想到竟然這麼陰險。」

屋內大部分人都聽過西口火蝴蝶的名字,每個人面上都帶著驚慌。一個名字,足以讓所有人震撼了!

「老大,是……是誰在陰咱們啊?」另一小弟小心翼翼地問道。

林老大瞪了他一眼,這小弟立馬閉嘴站在一邊。

林老大在屋內沉默了好一會,突然咬牙站起身,沉聲道:「備車,老子出去一趟!」

葉青在院子外面等了一個多小時,終於見到有輛車駛了出來。而車裡面,林老大赫然坐在其中。

葉青精神一振,他知道自己的等待終於有了結果。林老大知道那女子的身份之後,肯定是第一時間要去找那個幕後人算賬。

將摩托車發動,葉青遠遠跟在林老大的車後面。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在背後接連用計對付自己。

同一時間,平南省北林縣,葉青的老家,埋葬李長青的那座山上。

一個容貌猥瑣,面容卻極度虔誠的男子正跪在墳前。這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最近這段時間因為謠言而被通緝的王老八。這老傢伙,竟然摸到了葉青的老家,難怪葉青好一段時間沒見過他了。

王老八跪在地上,眼睛卻不斷地在觀察著四周。看了好一會,他面上表情漸漸驚訝,驚呼道:「竟然是卧虎風水,難怪如此,難怪如此!」

… 王老八跪在墳前,表情逐漸變得凝重。害怕自己看錯,他又仔仔細細地觀察了好一番,這才沉聲道:「盤龍之命,卧虎風水,加在一起,便是龍虎之道,九五至尊。三爺,您終究還是不甘心啊。未酬的壯志,您想要在他身上延續下來。」

「一命二運三風水,他命格無雙,風水庇護,就算沒有運勢,也將是大富大貴之人。但是,這終究不是三爺您想要的結果!」王老八猛然站起身,道:「不過,三爺您大可放心。我王老八就算拼上這條性命,也要為他借來三十年大運,我要讓他成為真正的天下至尊,不負三爺您的期望!」

王老八說完,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給這座孤墳磕了三個響頭,這才起身,戀戀不捨地離開了這座孤墳。

山風微盪,孤墳邊的草木發出輕微的響聲,彷彿是在回應王老八的話。

走下山,王老八又恢復了那個猥瑣神棍的模樣。找了個沒人的地方,也不知道從身上哪個旮旯里摸出來了一個手機,撥了一個號碼過去。

「那邊怎麼樣?」王老八低聲問道。

「八爺,您什麼時候回來啊,這邊都快鬧翻天了。昨晚葉青把孤兒院翻了,虎王的堂弟被他剁了兩腳一手,我聽說,孤兒院是跟天惠市的丐王有生意來往,丐王跟……」

王老八不耐煩地打斷他的話,道:「丐王跟西口市火蝴蝶的手下田紅勾結在一起,這些我都知道,撿關鍵的說!」

「是是是。田紅……田紅也被葉青重傷,現在失蹤了,有人說她被葉青殺了滅口!」

「什麼?」王老八差點把手機給摔了,道:「我靠,田紅去深川市了?」

「是的啊,葉青去孤兒院的時候,她剛好便在孤兒院!」

「我他大爺的,怎麼這麼巧?」王老八眼珠子都瞪圓了,沉聲道:「現在什麼情況?」

「市裡都在傳,猛虎幫已經開始準備對付葉青了!」

王老八道:「虎王算個球毛啊,說他有個鳥用,我說的是火蝴蝶那邊!」

「那邊暫時還沒動靜,找不到田紅,沒人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不過,虎王的弟弟說葉青把田紅傷的不輕。我估計,火蝴蝶那邊應該也快收到消息了!」

王老八頓時傻眼了,掛了電話,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一會,又把手機拿出來,在上面按了一串數字。猶豫了五六次,最後還是咬牙撥了出去。

電話響了三聲,那邊傳來一個陰魅的聲音:「喂。」

王老八咽了口唾沫,低聲道:「皇甫姑娘,好久不見啊!」

「王先生!」那個聲音略微振奮,旋即嬌笑道:「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吧!」

「嘿嘿……」王老八乾笑一聲,道:「我找你有件事。」

「當然,如果沒事,你也不會自投羅網。我找了你多少年了,你自己心裡很清楚吧。怎麼了,不想逃了,準備來送死嗎?本姑娘的刀隨時為你磨好,想死的話,告訴我位置,我親自去找你。」

王老八一臉的不自在,道:「皇甫姑娘,你又開玩笑了。」

女子淡笑:「你可以來東州試試,看我是不是在開玩笑。」

「皇甫姑娘,我給你打電話,不是說這件事!」王老八岔開話題,道:「深川市的事情你聽說了吧?」

「什麼事?你造謠被人通緝的事,還是你在深川市搶劫那些小學生的事情?」

王老八面色微變,心裡對這女子的印象又加了兩個字:恐怖。他沒想到,自己在深川市的一舉一動,竟然都被她收在眼中。

王老八道:「我的事沒什麼重要的,我是說深川市最近出現的那個年輕人,皇甫姑娘肯定聽過他的名字吧。」

「葉青是吧,聽過,他最近名聲很響的。」女子微微一笑,道:「聽說他跟你走得很近,我正在考慮要不要去深川市,把他抓過來,刑訊逼供一番,讓他把你的行蹤交代出來。這樣,我就可以親自去殺你了!」


王老八道:「我說的是,他跟火蝴蝶的事情。」

女子道:「除了跟你有關的事情,別的我都不關心。」

王老八笑道:「皇甫姑娘這麼關心我,真讓我受寵若驚啊。我要是再年輕個三十多歲什麼的,我絕對以身相許!」

「可以啊,你現在來以身相許都沒問題。不過,你別忘了我的外號!」女子頓了一下,陰陰地道:「我叫螳螂,我的男人,都會被我一口一口吃掉的!」

王老八哈哈大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

女子依然是那陰冷的聲音:「那你來找我啊,我倒真想用你的屍骨來種點牡丹花!」

王老八乾咳一聲,道:「皇甫姑娘,你也別老這麼嚇唬我。如果真要殺我,我這條命,早就死幾百次了。皇甫姑娘,我知道你為什麼一直留著我。」

女子:「既然知道,那就老老實實地做人,沒事幹嘛插手別人的事情?你給我打電話,不是想讓我幫你救他吧?」

王老八肅然道:「皇甫姑娘,你應該知道,這些年我從來不插手別人的事情。但是,這個人,我必須救,你也一定要救他!」


女子道:「憑什麼?」

王老八深吸一口氣,道:「因為,他見過你想要找的那個人!」

沉默,可怕的沉默,一直沉默了將近半分鐘時間。

「在哪!」女子突然問道,聲音猶如斬釘截鐵,不容許有絲毫的遲疑。

「平南省!」王老八頓了一下,道:「我已經到這裡了,但是,我想他已經走了。想再見他,並不是這麼容易,你應該比我清楚。不過,他把那本書給了葉青。所以,你必須救葉青!」

又是好一會的沉默,之後,電話那端傳來女子冰冷的聲音:「白狼,去深川市!」

王老八長舒一口氣,放下電話,面上總算多了一些安穩。他知道,只要東州這隻螳螂去了深川市,葉青就能邁過眼前的這道坎兒了。只是,他心中還不是很清楚,把這隻螳螂引去見葉青,究竟是好是壞。

「命格無雙,風水天定!」王老八站起身,咬牙道:「葉子,我這就去為你找這三十年大運。」

深川市,葉青的摩托實在不行,跟了一段距離,最後還是跟丟了。他倒是懂得追蹤之術,但前提是路上的車不能太多,否則就會出現差錯。

之前追蹤林老大派去巨石灘的那輛車,葉青能夠跟上,主要是那一路基本都沒什麼車。而林老大現在走的這條路,車來車往非常頻繁,葉青跟了一會,便逐漸找不到線索了,把幾條路都轉了一遍,還是追不上。

葉青本想放棄,可便在這個時候,林老大的車又出現了,從一個小道駛了出來。

躲在對面目送林老大的車駛遠,葉青轉進了那個小道,他主要是想看看林老大究竟是來見誰了。

這小道裡面的車並不多,葉青繞了幾次路,總算還是順著林老大那車留下的痕迹,來到一棟別墅外面。

此刻天色都快黑了,葉青將摩托車藏起來,摸到別墅圍牆邊,仔細傾聽一番。別墅里一片寂靜,並沒有養狗什麼的。

葉青翻牆跳進別墅,這裡面也沒有什麼守衛,前面房間里有光亮傳出,看樣子裡面有人。

看了看四周沒人,葉青便貓腰悄無聲息地走到這房間外面。抬頭看去,房間里有六七個人,其中一個坐在沙發上的光頭,赫然正是國際大盜賀子強!

葉青眉頭微皺,林老大來見的人,竟然是賀子強?這怎麼可能,難道說賀子強是這一切的幕後人?沒道理啊,自己和賀子強之間其實沒有多大的恩怨啊。再說了,林老大怎麼可能跟賀子強聯合,對付自家的人呢,他始終是林家的人啊!

這件事,縱然葉青親眼看到,他也有些難以相信。但是,林老大那車留下的線索便指向了這棟別墅,而且四周也沒有別的什麼房子,林老大不可能是去找別人。如此說來,他真的是和賀子強有勾結了啊!

「六親不認!」葉青在心中給林老大又貼了個標籤,仔細觀察了別墅的地形,又看了看屋內那些人的情況。確定這別墅裡面沒有別的人藏著了,葉青這才悄悄將房門推開。

屋內賀子強等人正坐在客廳里,這幾個人明顯是賀子強剛招來的手下,賀子強正在給他們洗腦呢。

「我幹了這麼多票,從來沒被人抓住過,靠的就是頭腦。現在出來混,沒腦子,就等死吧。什麼警察的天羅地網,什麼神探之類,那都是虛的,腦子才是關鍵!」賀子強指著自己的光頭,道:「就憑這個,我從香江拿走好幾個億,香江警察拿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就憑這個,跟我混的那些兄弟全都發財了,移民到了國外,逍遙下半輩子。就憑這個,我可以讓你們跟他們一樣,兩年時間,讓你們也都變成千萬富翁或者億萬富翁,移民國外,一輩子都不用再操心賺錢的事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