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門,有人送來了戰帖。」一個聖體境一級的弟子急匆匆的走進大殿,他手中拿著一頁玉紙,上面被人用高明的手法擬出一份戰帖。

凝禪掌門接過來一看,眼神頓時大變。

「上面寫了什麼?」許樂不動聲se的問道。

「戰帖上說讓我們立刻交出長生天的道統,十大聯盟就會退走。他們說一定被我們所得,如果執迷不悟,那他們立刻發動雷霆攻擊,踏平長生門。」

大殿中一陣死靜,他們都知道這裡原是長生天的道統之地,但是從未聽說過他老人家的也在許樂手中,這是一個無比強大的道統,與武祖農子蕭齊名,橫推萬界無敵手。

「是我大意了,看來是有人推算到了這點,再暗中散布這個不確切的消息,撮合十大勢力聯手對付我們。」許樂第一反應這件事可能是情梟子分身在搗鬼,這個人心計可怕,手段可以翻天。

長生天的道統非同小可,尤其是他得到了十八天柱,都是法器級別,如今還懸浮子啊靈魂附近,一旦全部祭煉成功,那自己的相當於多出了十八門天術。只是要催動十八天柱,這種消耗也絕非自己所能承受的,除非得到諸王之劍中的寶藏。

「師兄,大劫中誰也無法獨善其身,玄煌界浩劫降臨,我們根本無處可躲。只有經歷浩劫的洗禮,長生門才能真正的傲視群雄。」

阿九殺氣騰騰的說道。

「不錯,我們有四位太上級的魂道高手,一起出手的話就直接先徹底滅掉一兩方勢力,讓其餘的勢力投鼠忌器,不戰自潰。」南宮蕭蕭戰意沸騰,她修鍊的是槍道,最擅長的便是戰鬥,不斷戰鬥。

「凝禪師妹,那太古一族的天一大陣演練的怎麼樣了?」

「時間太短,無法做到整齊劃一,倉促之下發揮不出天一大陣的威能。」

許樂從高位上站起來,氣勢萬象,他目光似乎穿透宮殿,看到了遙遠的地方,凝神片刻后朗聲說道:「就用這場鐵血戰爭向世人證明我們的力量。所有人嚴守長生門大陣,沒有我的命令不得出手。凝禪師妹,你傳出消息,就說我要見見十大勢力的掌權者。」

消息傳送向四方,許樂走出長生門,靜靜的站在一座山頭上。他雙手後背,肉身隱隱與天地一體,散發著不怒自威的氣勢。

不多時,一道道身形降落到四周,每個人都氣息如海,深不可測。他們當中有老有少,來自不同的世俗修仙界。其中一個人氣息猶如凶煞妖靈,頭生雙角,眼冒火光,這是一個褪下獸身化chengren形的強大妖靈。

「真令老夫感到驚訝,長生門的太上武道居然才聖體境四級,老夫雖然很少自誇,但是要殺你,比捏死一隻螞蟻還要容易。」一個骨瘦如柴的老頭不屑的說道,他目光掃視一下許樂yin沉道,「交出,我們十人各自拓印一份,保你長生門安全。」

「長生天乃是與武祖同時代的的風雲人物,他留下的道統中除了外,還有一門至寶就是他的使用過的本命兵器『十八天柱』。小子,你將十八天柱也交出來。」

一個少年模樣的老祖眼神火辣的說道,旁人聽了也是心思大動。十八天柱都是法器,每煉化一根,那自身的戰鬥力都會增幅許多。而且十八天柱合二為一,可以爆發出靈器之威,當年橫推萬界時不知道鎮殺了多少梟雄霸主。

「哼,事情哪有那麼容易解決。我魔角界先鋒部隊,數百聖人級弟子都被屠殺,這筆血債必須償還。小子,送出長生門一半聖人級弟子和十萬淬體境弟子,讓他們成為我們的奴隸,供我們驅使,我們魔角界和你的恩怨就一筆勾銷。」 ?毫無疑問,這十人都是魂道化神境修為,所以才無懼許樂。如果許樂同時還是個聖體境十級的武道強者,他們可能要掂量下血戰後的結果是否能夠承受。

但許樂才聖體境四級,即使魂道修為高明那又如何,在十大掌權者的眼中依舊無法與他們相提並論。

許樂神se平靜,並沒有因為他們的咄咄逼人而改se。

「你們確定我手中一定就有長生天的道統?」

「哼,都到這個時候了,你也無需探聽我們的虛實。如果不肯定,我們也不會勞師動眾,聯合圍殺長生門。這次我們是有備而來,不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那隻能兵戎相見,不死不休。長生門會在頃刻間血流成河,化為廢墟。」

一個少女模樣的強者無比霸道的說道,她的目光中閃現出層層刀影,整個人的氣勢猶如劈斬天地的刀鋒,隨時都能肉身化刀發出最猛烈的一擊。

「小子,我們這是給你最後的機會,一旦我們都失去了耐心,可別後悔。」

許樂依然面不改se,他目光一掃,與十人爭鋒相對,沉聲說道:「長生門的弟子都是站著死,沒有躺下活,真要開戰,我可以向諸位保證,你們當中至少有兩大勢力要埋葬在這裡。」

「太囂張,都死到臨頭了還嘴硬,老夫就先擒下你,再讓你親眼看到我們是怎麼踏平長生門的。」魔角界的那位強者右腳一跺大地,一條數百丈的裂縫出現,氣勢張揚形成海嘯,他是武道聖體境十級,戰鬥力達到了八百多蛟龍戰力。一時間,數百元氣蛟龍爭相咆哮,一副毀天滅地的場面。

他一手探出,就看到一隻青光閃爍的巨獸爪子壓下來,表面還有神奇的符咒加持,禁錮四周空間,要一舉將許樂鎮壓。

「畜生,小爺不發威,還真以為好欺負。」許樂動了殺心,他本來還想和對方好好的談談,但瞧他們的架勢根本沒有迴轉的餘地,上來就是**裸的威脅。這些人中如果有戰鬥力超過千數,早就進入風火帝國尋找機緣了,哪裡還有閒情逸緻留在這裡爭取什麼道統。

許樂雖然才聖體境四級,可戰鬥力直逼九百蛟龍戰力,像眼前的聖人只需煉化掉一個,戰鬥力就能突破九百蛟龍戰力,這既是一次巨大的危險磨難,也是一次天大的機緣試煉,一旦能夠殺退十大勢力,那長生門就能浴火重生,強大的再也無人膽敢輕視。

他同樣伸手一抓,五指如同擎天之柱,撐起一片塌陷的空間。每根手指金光環繞,與天地一體,同呼吸。整個空間都開始合攏,好像要從虛空脫落一般。

『抓天』之威,連天都可以抓出個窟窿。噗嗤一聲,那巨大的獸爪寸寸俱斷,兇猛的氣勢一下子衰弱下去。

「不好。」魔角界的強者眼神陡變,好像見鬼一樣,難以置信看到的一切。他的一記殺招居然被輕易的抵擋住,而且還發起了強大的反攻,那力量穩穩的壓制住他。

許樂貼身攻上,翻手一壓,一片天都轟隆一聲鎮壓下來,就如遮天的磨盤拍下,近九百蛟龍戰力高度凝練,那發出的氣勢簡直無敵,震撼人心。

兩人交手只在剎那,互博之間他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見魔角界的強者悲吼一聲雙腿砸入地面,雙臂微微骨折。

要不是他乃妖靈之身,許樂這一擊肯定能夠將它雙臂震落。

太生猛,太霸氣,一代強者風範盡顯,被十大巔峰聖人圍住還能從容不迫,甚至反手一擊就能夠力壓對方,這等胸襟氣魄,超越無數先輩。

長生門的弟子看的都熱血沸騰,有這樣的一位強者坐鎮,他們信心再次提升,整體氣勢無形中凝聚的更為緊密。

「變態的傢伙。」

十九公主忍不住嘀咕一聲,這哪是一個聖體境四級的聖人擁有的戰鬥力,等他修鍊到聖體境十級豈不是可以達到一個無人可及的地步。數千蛟龍戰力,橫掃萬界,足以再現當年長生天的神威。

「一頭畜生,天道垂憐,讓你褪去獸身化為人形,你不好好躲在窩裡修行居然也敢插手我人族之事,簡直是自取其辱。」

許樂眼神睥睨,鋒芒橫空,散發一股逼人氣勢。

「你…」魔角界的強者氣急敗壞,他是聖體境十級的武道高手,比許樂足足高出六大境界,可居然不是他的對手,這簡直是奇恥大辱。但儘管如此,他的氣焰也收斂很多,顯然是對他的戰鬥力有些忌憚。

其餘九大高手心中都暗自震驚,他們可不是妖靈之體,肉身沒有這麼強韌,剛才那一掌要是拍在他們身上,恐怕聖體都要破裂。同等境界中妖靈的戰鬥力本來就比人類要強上三分。

沒有人再動手,人人都不想把自己陷入尷尬地步。

「道友,你真要與我們開戰?要知道一旦開戰,就沒有回頭路可走,不死不休。」

「還是那句話,只要交出,我們拓印一份后就離開,從此不再踏入這裡半步。」

一陣死靜,只聽到風吹過發出嗚嗚的聲音。

「哎,自你們提出這樣的要求后,我們之間就不可能再有迴轉的餘地,血戰一場。」許樂輕嘆一口氣,體內發出海嘯之聲,轟隆隆的奔騰,全身勁氣勃發,好像千萬支劍在發she。

許樂一拳打出『天葬』,天昏地暗,囊括四野。他面對十大強者圍殺,主動出擊,一招之威滔滔不絕,猶如九天銀河垂落,猶如萬丈高峰橫移,拳力將三位聖體境十級的強者籠罩進去。

這等兇悍的場面令人髮指。

「殺,將長生門踏為平地,一個都不留。」

三大高手臉se鐵青,簡直是不將他們放在眼中,居然還想以一敵三。他們三人聯手一擊,虛空炸裂,一股股混亂氣息衝出來,充滿了毀滅,所有的攻擊在混亂氣息的衝擊下紛紛化為烏有。

許樂身形一閃,就躲避過去,他縱橫飛越,再次一招『劍葬』。劍氣形成chao流,漫天切割,又有三大強者被籠罩進去。

轟隆一聲,天翻地覆,六大聖體境十級的強者相繼出手,那一方天地都扭曲塌陷,有幾股吞噬力要將眾人都拉進那混亂的寂滅空間中。

「小心這傢伙使詐,聯手將他合圍起來鎮壓。」

許樂出手太快,密集的攻擊連虛空都炸開,混亂之氣威脅到了所有人的生命。他們不斷的後退,可不想被虛空吞噬,死的慘不忍睹。

「小賊,你果然使詐。」魔角界的強者大吼起來,他縱身跳向半空,化成一頭巨大的妖靈,頭生頂天彎角,那是一頭體長二十米的妖牛。四蹄刨地,大地開裂,口中噴出的霧氣如槍一樣飆she,殺傷力驚人。

這是一頭八級妖靈,體內jing血龐大。正常情況下,妖靈血脈越高貴的,化chengren形反而越難。在魂道上古時代,很多縱橫天下的妖靈都是以本體現身,他們難以化為人形。

其中最厲害的便是龍族,一代代的龍族頂級強者本體能夠達到數十萬米,懸挂在半空猶如長河,他們極難化chengren形,因為體內的能量太浩瀚,人形狀態根本承受不住。

「好,小爺就先拿你開刀,我長生門的尊嚴豈能容你這頭畜生踐踏。」

許樂一口一句畜生,讓絕代強者仰頭咆哮,發瘋一樣衝撞向許樂。那狂暴的氣息連其他強者都皺眉暫避鋒芒,妖靈一旦顯化本體,那戰鬥力直接飆升一大截,尤其是肉身防禦,撞誰誰倒霉。

九人一避讓,許樂找到機會,他眼冒金光,貫穿虛空,連接ri月,呼應諸天星辰。吞噬王體全力爆發,化成身高七十米的巨人,周身星光燦燦。比起那牛妖還要巨大,他雙手抓住牛角,一聲驚天震雷的大吼,牛妖被他拔地舉起來。

轟轟轟——

許樂舉著牛妖朝不遠處的一座山峰跑去,直接把它砸在巨山上。

所有人都看傻了,原來高手對招的最高境界就是玩暴力。

山體爆炸,飛沙走石,那包圍的十方勢力都看的清清楚楚,人人雙腿哆嗦,心驚膽寒。

在許樂身後上空出現一尊頂天立地的巨人,手持一柄大劍,開天闢地斬下來。

本來要上前救援的九大高手陡然渾身驚起雞皮疙瘩,那個不真實的巨人乃是意志化身,那一劍中蘊藏著生死轉化的威能,看似充滿生機,其實是必死之局。他們一旦出手,生死瞬間轉化,恐怕連自己都要倒霉,血灑長空。

這個傢伙真是變態,竟然都凝聚出了劍道意志化身,這是要逆天的節奏啊。

血染蒼穹,斷頭飛空,武道十級,魂道化神境的妖靈被一劍斬斷頭顱。

不過牛妖生命力強大無比,並沒有死去。它整個斷頭都爆成血霧,血霧中懸浮著一頭青se小牛,那是它的靈魂,尖鳴一聲化成一道光芒朝遠方遁去。

許樂根本不去追殺,而是直接開始獻祭牛妖的遺骸。八級妖靈一身jing華比起兩個同等境界的聖人還要強,煉化掉一頭,他的戰鬥力甚至可能會突破千數。 ?戰力突破千數,丹田元氣就會再次發生變化,代表著一個質變,跨入老古董的行列,有資格去參悟天道規則,以自己的力量突破天地束縛。

與這點相比,許樂自然不會在乎那頭牛妖的靈魂,他催動,天地間響起一陣陣恢弘的聲音,震動四面八方,讓人心靈不自主的陷入進去,聆聽這獻祭之聲。

一頭八級妖靈的屍骸不斷融化,滾滾能量沖入丹田中,那柄能量劍體就像燃燒起來,漫天火焰熊熊,不斷發出火花爆裂的震響。

「好歹毒的魔功,他居然在獻祭,這是墮入魔道,喪失自我的瘋狂行徑,我們到底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怪物?」

有人忍不住吼起來,那嘹亮的獻祭聲音震動他們的靈魂,似乎一隻邪惡的魔鬼在喃喃自語。

「大家一起聯手,不能讓他這麼繼續下去,否則都能逃一死。」

有四個武道強者相繼打出最強的殺手鐧,他們心驚膽寒,被許樂的手段給嚇壞了,不屈的武道意志蒙上yin影,這是要葬送他們窺破更高境界的道路。

但他們攻擊還在半途,就看到眼前的空間出現有蛇般的裂縫。那不是元氣造成的,而是無聲無息的力量,有人在施展魂道攻擊。

「一群無知之輩,居然還敢對我們施展魂道攻擊,殺,將長生門的所有人都斬殺。」

其中兩個人調轉攻勢,怒目陡睜,虛空對撞爆發雷霆火花。

「啊。」

兩聲慘叫響起,兩位武道強者瞬間重創,靈魂近乎破碎,體內氣息暴亂,好像走火入魔一樣隨時都會爆體而亡。

許樂的戰力已經突破九百蛟龍戰力,肉身億萬能量通道噴發,在周身形成一層迷霧,讓人看不清真實情形。

轟隆,那一往無前的兩大高手的攻擊終於命中,但是他們感覺自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樣,軟弱無力,力量被化解掉了七八成。

此刻兩聲慘叫傳來,他們就像受驚的兔子突然跳起來,迅速與許樂拉遠距離。

其他還在觀望猶豫的高手見到這異變,臉上十分鐵青難看,沒想到在這個小小的仙門中居然還隱藏著極為兇狠的魂道高手。能夠同時將兩位化神境的武道強者重創,那說明暗中隱藏著的絕對更為可怕。

「哼,諸位遠道而來,要對我長生門大開殺戒,難道還真當我們好欺負不成。」這是玉青的聲音,她用的是jing神思維傳遞,眾人一聽就知道長生門的確還有個化神境的魂道強者。

「師妹,對於這些宵小之輩,我們何必與他們客氣,直接殺出去將所有人都獻祭掉。」

阿九靈魂傳音帶著**裸的殺氣。

嘶——

好多人都不禁背後發冷,長生門真有這麼恐怖嗎?居然有三個化神境的強者,這要是逼得他們不顧一切的發動反攻,十大高手中恐怕要隕落一半以上。

「兩位師姐稍安勿躁,師兄自有決斷,十大勢力受到jian人蠱惑,能顧知難而退,我們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就放他們離去。如果還執迷不悟,貪念不消,那時候我們就全力出手,讓這裡成為十大勢力最後的葬身之地。」

南宮蕭蕭的靈魂波動最後響起,她顯得很沉著冷靜,頗有老聖賢的風範。

這下所有人的來敵都心生退意,太驚人了,讓他們心都在顫抖。還不知道這個小小的長生門中到底隱藏著幾個化神境的高手,這要是傾巢而出,他們真要把小命交代在這裡了。

有幾人對視一眼,一剎那都知道了對方的意思。他們身形一閃就往外圍遁去。

「吼——」

許樂對天長嘯,風雲滾滾,雷電穿梭。那頭八級妖靈徹底化為灰燼,一身jing華轉化成能量進入丹田空間。元氣綻放晶瑩光芒,那柄長劍突然一震,化成一條條蜿蜒盤旋的蛟龍。

那些能量蛟龍頭生獨角,角如長劍,有衝天破滅之勢。

強大的威壓散發出去,那靈魂受傷的兩大高手想要掙扎著遁走,但是許樂巨大的拳頭已經轟下。

兩個聖體境十級的武道強者慘叫著飛出去,撞斷了兩座山峰。他們的聖體龜裂,生命能量不斷流失,只是一拳便近乎寂滅。

「破千戰力,他已經不可力敵,我們立刻發動全面戰爭,將這裡徹底湮滅。」那些僥倖遁走的絕世高手都嗷嗷的吼叫起來,頓時天地間彌散起殺氣,十方勢力開始逼近。

「用你們的生命來成全我們的光輝無敵。」許樂恢復常態,身形兩閃就將兩個丟掉半條命的抓出來,提在手中直接獻祭。

他戰鬥力破千,感覺體內有一股懵懂的力量在萌芽,似乎在呼喚更多的能量。

叮咚叮咚——

頗有節奏的聲音響徹天際,與兩人的絕望聲交融到一起,構築成一幅弱肉強食的殘酷場景。

在許樂周身出現了無數魔影,看不清真實形體,但是每個人看到魔影都頭皮發麻,就像有一柄巨大的鎚子在敲擊著自己的心臟。很多修為弱小的弟子直接昏死過去,好像承受不住心靈壓迫。

那些魔影端坐在一方duli的世界中,雙手合十高聲吟唱。魔氣侵吞了半邊蒼天,好像化成了魔的世界。

「師兄,到底修鍊什麼魔功,怎麼會引發如此可怕的幻境。諸魔顯現,吟唱加持,這是得到了魔祖的承認。難道師兄的靈魂已經徹底的墮落沉淪?」南宮蕭蕭看的傻了眼,有些心慌的說道。

「不可能,師兄的靈魂產生異變,有三劫之力保護,萬邪不侵,不可能墮落。一定是他修鍊的功法太過邪惡,已經返祖歸源,領悟出了魔之真髓。修行之道,殊途同歸,修鍊到最後都是一樣的。師兄才是真正的大才,我們與他一比根本不入流。」

玉青看的比較深刻,魂道修鍊到化神境,如果要墮落,那早就沉淪了,不會拖到現在才爆發。

「終於引發諸魔顯化,只要穩穩的修行下去,遲早我能夠悟透『魔』的真諦。」許樂感受著戰鬥力不斷的提升,有了諸魔吟唱加持,這次獻祭只用了十息光景,他的力量突破一千二百蛟龍戰力,光是散發出的力量氣息就讓虛空扭曲。

「長生門必須要經歷生死血戰才能真正的成長。」

許樂雙眼激she出兩道雷電,人已經瞬移到一座巨大無比,長達三千米的戰船上。上面林立著過萬弟子,其中光妖靈就有四百之數。

「不好,那個魔頭殺上來了。」

看到那不可戰勝的身影,無數弟子都瘋狂的叫喊起來。

許樂神se堅毅,不喜不悲,他握拳一揮,就有四五百弟子爆成血霧。諸王墳墓的力場凝聚出來,將那些血霧都吞噬一空。

那些妖靈本身就是兇悍無比,被人殺到跟前反而雄xing大發,一道道長虹打破虛空,yu將許樂轟進虛空縫隙內,被混亂之力焚化。

「螻蟻之力,豈能撼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