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杜總裁進來陪你。」海妖說著走了出去。

唐浩沒有再說什麼,繼續享受這朱翠園的安寧。

不一會兒,杜莎悄然的走了進來。她來到唐浩身邊,低聲說道:「海妖說你找我有事。」

唐浩看著杜莎那目光中的溫柔,笑道:「有事。」他說著伸手抱住了杜莎,走向了床邊。

「不太好吧。」杜莎緊緊的蜷縮在唐浩懷中。

唐浩把杜莎往床上一放,笑道:「沒什麼不好的。」

「那好吧,不過你……。」

「外面的人不會聽見的,你可以放鬆點。」唐浩說著身體微微一震,一層層源力輻射出去,在整個房間里形成了一個源力屏障。

這個屏障的功能很簡單,那就是阻擋聲音傳播。

杜莎也是一個境界很高的修武者了,她雖然沒有唐浩的這份能力,但是她卻明白了唐浩這屏障的作用,她那溫柔的目光中透出一絲淡淡的火焰。

唐浩的房間之外,沒有人聽見這房間里的任何聲音,但是不等於沒有人知道這房間里發生了什麼。

至少海妖是知道的,作為過來人的張虹也是心知肚明的,經歷過的奚雲也是有感覺的。至於其他人,雖然也有些疑惑,不過卻沒有人說出來,也沒有過來打擾。

接下來的三天,唐浩每一天都過得很輕鬆愜意。

當然了,這三天也不全是在玩。對於這些要回地球的女孩們,唐浩自然也有交代一些事情。安全永遠都是最重要的事情,所謂的安全當然是在天源星域這一邊要注意的事情。到了地球那邊,這些女孩已經擁有了毀滅地球的本事,自然是不用擔心安全問題了。

讓眾人意外的是,陸含竟然也同意跟著大家回地球去看看了。

這對於眾人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消息。雖然知道讓陸含留在這裡也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可是畢竟她是一個普通人。現在好了,陸含同意跟著海妖等人回地球去看看,一切就都好辦了。

這三天之中,陸含和奚問問煉製了很多仙品丹藥,不僅僅有為仙品爆武丹,還有仙品爆王丹,甚至還有三顆仙品爆皇丹。

唐浩的紫光劍和落月擒龍斬也被張虹升級了,成為了王級玄兵。

可以說,唐浩這次回來,把一切都準備好了。當然了,這些都是因為之前的儲備,才能在三天之內準備完成。

第四天早上,唐浩和落月先送女孩們去斬蟒山的那個瀑布。

有唐浩和落月保護,一行人的速度自然更快了。

到了瀑布,唐浩和落月看著女孩們進入了那個時空通道,看著時空通道關閉了。

唐浩看看落月,說道:「你也想回去看看?」

「我沒有要看的人,走吧。」落月冷冷的說了一句,伸向便立刻消失了。 天黑之時,唐浩和落月進入了北陵城。

當他們悄然的進入了武道宮的那一刻,他們就都感覺有些不對。

太靜了!

兩人還沒進入小院,就看見小院里站著一個人。這人身形清秀,二十歲的年紀,正是華恆。

唐浩和落月赫然出現在小院里。

華恆的眼睛立刻亮了,快步迎了上來:「你們終於回來了。」

「出什麼事了?」唐浩問道。

「卓玄劫成為了天朝大帝,他不想卓譚,私自宣布登基大帝之位,他有仙宮的口諭。」華恆說道。

唐浩一聽這話,稍微一頓,問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昨天。」華恆答道。

「他都做了什麼?」唐浩又問道。

「卓玄劫登基之後,宣布了一個讓人吃驚的消息,他說之前的大帝左堂勾結妖獸,已經被仙宮收押,永世不得踏出仙宮一步。」華恆答道。

唐浩聞言,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卓玄劫這一招釜底抽薪夠狠的。」

華恆說道:「是啊!他宣布左堂的罪名,就徹底的絕了狄攝用卓譚換回左堂這條路。他這樣做,也就意味著卓譚沒用了,狄攝很可能會殺了卓譚。」

「卓譚雖然有罪,可是如果狄攝敢殺了卓譚,也就給了卓玄劫一個屠殺狄攝的借口。」唐浩說道。

「你是說狄攝不敢殺卓譚?」

「他也許敢,不過他要掂量一下後果了。」唐浩說道。

「今天下午,狄攝派人把我大哥請過去了。」華恆說道。

「其實少天官不應該去。」唐浩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也是這樣覺得,可是大哥也許是想表現出對狄攝的支持,以便以後可以得到狄攝的支持。」華恆說道。

「我能夠理解,但是少天官的做法確實不妥。」唐浩說道。

華恆見唐浩似乎很介意大哥的這個做法,他便說道:「我現在就去把大哥叫回來。」

「去都去了,算了。」唐浩說道。

「唐浩,你說現在該怎麼做?」華恆問道。

唐浩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這裡是北陵城,卓玄劫再如何強大,他也不會明目張胆的殺人。他要對付我們,總要有一個借口的。」

「你是說卓玄劫會故技重施?」華恆問道。

唐浩微微一笑:「之前卓譚對付我們的那個計劃應該就是卓玄劫的主意,他故技重施也是很正常的。」

華恆眉頭一皺,說道:「卓譚讓我們進山的借口是希望大哥能獵殺王級妖獸,以便可以為他繼承天官之位服眾。我們並沒有獵殺到王級妖獸,這次出征確實沒有完成任務。若是卓玄劫故技重施,讓我們進山,我們確實無話可說。」

唐浩見華恆面色難看,他笑道:「總有辦法解決的。」

華恆看著唐浩那輕鬆的表情,心中不免感嘆,在唐浩的心裡,似乎什麼事情都可以解決,什麼敵人可以應對。現在卓玄劫從後台走到了前台,他不但在能力上比他老子卓譚強大,更是因為他登基,得到了仙宮的口諭。

之前,為了給父親報仇,他們兄弟誓死要殺了卓譚。現在卓譚倒了,面對卓玄劫時候,他的心裡卻是恐懼,他知道他的其他兄弟也是同樣的恐懼。

「卓玄劫和卓譚不同,卓譚的背後是卓玄劫,不是仙宮,但是卓玄劫的背後確實是仙宮。」華恆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

華恆說道:「在我們看來,差別很大。」

「等等吧,等少天官回來,聽聽狄攝怎麼說。」唐浩說道。

「對,等等。」華恆這時才發現,唐浩回來,他就堵著跟唐浩說話,都沒有人讓唐浩坐下。他立刻說道;「你們坐,我讓人泡茶。」

「嗯。」唐浩坐下了,落月則沒有坐下,而是走進了房間。

華恆吩咐了泡茶之後,他也坐下了。

唐浩看得出來,華恆的心裡很不安,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更加的不安。

不一會兒,理事官引導著僕人進來,給唐浩和華恆兩倒了茶,他們便出去了。

唐浩很隨意的喝著茶,華恆可沒有心思喝茶,他只是無心的喝了一小口。他見唐浩不說話,他也不好繼續煩著唐浩。

就這樣,兩人安靜的坐下。唐浩是真的安靜,華恆則是表面安靜,心裡卻十分的不安。

半個時辰過後,一個中等身材,面色沉穩的中年人走進了小院。

「大哥。」華恆立刻站起來。

「少天官。」唐浩也跟華重打招呼。

「唐浩,你回來,坐。」華重十分客氣的說道。

唐浩坐下,華恆和華重也都坐下,華恆給華重也倒了一杯茶。

華重沒有喝茶,他看著唐浩,說道:「狄攝沉不住氣了。」

華恆一聽,略帶嘲諷的說道:「這是他再找的。」

「是,他雖然沒有直說,但是也承認是他低估卓玄劫。」華重說道。

「現在是真的騎虎難下了。」唐浩說道。

「是,他和我們不同,我們是想殺了卓譚報仇,可是他是想用卓譚換回左堂大帝。現在左堂大帝被卓玄劫定罪,就算左堂大帝回來了,他也註定了無法翻身。現在的卓譚,就成了一塊燙手的山芋。」華重說道。

「他有沒有說過把卓譚交給我們?」唐浩問道。

「沒有。」華重答道。

華恆說道:「他如果這時候把卓譚交給我們,那他也太齷蹉了。」

聽到華恆用「齷蹉」這個詞,唐浩和華重都不禁笑了。

華重說道:「我覺得狄攝很有誠意想要跟我們合力對付卓玄劫。」

「晚了。」唐浩很隨意的說道。

「唐浩,你的意思是說我們不能接受狄攝的善意?」華恆問道。

「當然不能接受,我們為什麼要接受他的善意。更何況現在這個時候,他的善意並不是善意。」唐浩說道。

華恆和華重聞言,都是一愣,唐浩的意思很明顯,狄攝現在沉不住氣了,所以才拉武道宮來背黑鍋。不過他們都對狄攝很尊敬,覺得狄攝不會這麼陰險吧。

唐浩見華恆和華重似乎並不太相信他的話,他平靜的說道:「這是他的選擇,他必須承擔後果。」

華恆和華重看著唐浩,他們都覺得此刻的唐浩太過冷靜,也太過無情了。

兄弟兩人對視一眼,華重說道:「卓玄劫解決了狄攝,下一個目標就是我們了。」

唐浩聞言,嘴角露出一絲冷意:「那又怎麼樣。」

「如果我們現在不伸援手,其他宮會認為我們見死不救。」華恆說道。

「誰想救,誰就去救。」唐浩說道。

「我們都不出手,別人就更不會出手了。」華重說道。

「不管我們出手與否,別人都不會出手。這就像當初我們一樣。」唐浩說道。

華恆說道:「當初幫助我們的只有狄攝。」

「他不是幫助我們,他是利用我們擒住卓譚。他趁著我和落月受傷,趁著我們沒有人能攔住他,帶走了卓譚。」唐浩立刻糾正華恆的話。

華恆和華重兩人一看,這唐浩算是鐵了心的不幫助狄攝了。他們雖然都覺得唐浩這樣做太過冷酷了,可是他們也都明白,這武道宮雖然姓華,但是卻是唐浩說了算。

我的性感女神 「再不要跟狄攝聯繫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好。」華重立刻同意了。

「知道了。」華恆也立刻表示了同意。

「把監視闢土宮的人都撤回來。」唐浩又說道。

華恆和華重一聽這話,都很是不解。就算不幫助闢土宮,也沒有必要把監視闢土宮的人都撤回來啊!

「監視其他宮的人也都撤回來,特別是監視近衛宮和天宮的人,一個不剩的都撤回來。」唐浩又說道。

「好。」

華重雖然覺得唐浩的做法有些不妥,可是他還是答應了。

華恆稍微頓了頓,問道:「唐浩,你是不是另有打算?」

「嗯。」唐浩點了點頭。

「現在不能說?」華恆低聲問道。

「等等再說。」唐浩說道。

「好。」華恆見唐浩如此說,他的心裡安穩了不少。

「你先休息,我們先走了。」華重說道。

「嗯。」

於是,華恆和華恆兄弟兩人走了。院子里就剩下了唐浩,他沒有回房間,而是看著偏房的門。一般這個時候,落月都應該出來了。

果然,偏房的門開了,落月那冷酷的身影走了出來。

唐浩站起來,應了上去,距離落月兩米的時候停下,看著落月說道:「我想試試狄攝到底有多少能量。」

「你還想讓卓玄劫認為我們放棄了一切抵抗,認為我們真的怕了。」落月說道。

「什麼都瞞不過你。」唐浩笑道。

「可是這樣你可能會害死狄攝。」落月說道。

唐浩平靜的說道:「狄攝算計過我們,他不算是我們的朋友,他的死活,我不感興趣。」

「嗯。」落月一點都不覺得唐浩這話無情,她反倒覺得這樣做很好。

「不過我還是希望卓玄劫能逼出狄攝的所有能量。」唐浩說道。

妖嬈美男賴定你 「你懷疑狄攝還有殺手鐧?」落月問道。

「我不覺得狄攝還有什麼殺手鐧,我只是覺得當初的按個左堂大帝不太可能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唐浩平靜的說道。 落月聞言,默默的看著唐浩,稍微一頓,說道:「你希望仙宮來人?」

「嗯。」唐浩微微點頭,說道:「左堂既然和仙宮走的近,在仙宮裡,他不可能一個朋友都沒有吧。」

「嗯。」落月覺得有道理,說道:「若是左堂知道他的兒子可能會死,他會有反應的。」

「如果他一點反應都沒有,那他確實不適合做天朝大帝。」 萌寶成雙,總裁爹地請接招 唐浩說道。

「嗯。」落月應了一聲,轉身就走。

唐浩也不聲不響的走進了他自己的房間,他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

——。

華恆和華重在回少天官府邸的路上,就遇到了來找他們的華風和華凌。他們兩個,還有華定,一直在少天官府邸等著大哥華重。卻一直沒有等到大哥,他們才想起來,大哥回來,也許會去唐浩的住處找老十九,所以他們才來看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