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這不是家主么?血統、體魄兩廢的廢物,難道他也想來參悟祖碑?」有族人看到牧雲,冷聲笑道。

頓時便有族人嘲諷道:「雙凡之姿也想來參悟,這是來搞笑的么?別以為得到了大長老的支持,便可以肆無忌憚了。」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族人,見到他都紛紛指指點點,更有甚至出言諷刺。顯然,這些都是大護法牧天宇的死忠。

這些年牧天宇經營牧家,也算是收攏了不少人心,明面上現在牧雲乃是家主。實際上還有很多族人並不認可,依舊以牧天宇馬首為瞻。

牧雲笑了一下,並不理會這些人。

這些族人根本不能對他造成什麼影響,他若是想出手,便可以輕鬆的將其幹掉。畢竟是同一族人,他也不願意骨肉相殘,只要他們不主動招惹上來,牧雲便選擇了無視。

就當牧雲要走進祖園的時候,卻被一個守在祖園門口的族人攔了下來。

此人名叫牧三萬,身材幹瘦,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牧三萬此時乃是一臉的傲慢,他可是大護法牧天宇的親侄子,在族中自然是高高在上。

雖然沒什麼實力,但是看在大護法的面子上,牧家族人都會敬他三分。這也導致了牧三萬這些年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活的好不自在。

昨天發生的事情,他也略有耳聞。

不過,他依然選擇相信牧天宇不過是禮賢將家主之位讓給了牧雲而已。

不然,憑牧雲一個雙凡之姿的廢物,如何能與大護法相爭?

「喲,家主!」牧三萬此時故做驚訝的說道:「家主駕臨,真是難得啊。不過嘛,我看您身子太弱,還是需要好好的休息,別隨意的走動為好。」

牧雲面色微冷,但是懶得和他糾纏,冷冷的說道:「讓開!」

「家主,族中有規定,你不能進去。」牧三萬眯著眼睛,伸出一隻手攔在了牧雲面前。

「為什麼我不能進入?」牧雲面色一沉,問道。他可是一家之主,此人卻如此傲慢,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

「天賦不行的族人,不能到這裡來!我可是奉命行事,你可不要自誤!」牧三萬一副奉命行事的模樣。

「奉誰的命令?」牧雲眼中閃出了一絲寒意。

「大護法的命令,誰都不能例外。家主你血統、體魄兩廢,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牧三萬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大護法?

有什麼權利下令?

在他這個家主面前算什麼東西!

當下,牧雲冷笑一聲,說道:「你是聽大護法的命令還是聽我這個家主的?」

「自然是大護法!」牧三萬不屑的說道:「你雙凡之姿,有什麼資格當家主!識相的,就趕緊讓出家主之位!」

牧三萬的聲音忽然抬高,很是傲慢,盯著牧雲如同看著賤婢一般。

牧雲不由得一笑,他本來懶得去理會,但是現在看來,不樹威是不行了。

牧三萬聽到笑聲,頓時一愣,當他看到牧雲眼中的寒芒不由得心中輕顫了一下。

「啪!」

下一刻,清脆的耳光聲響起,牧三萬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被一巴掌抽飛,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方才停住身形。

頓時,他便懵逼了。

一個廢物竟敢出手打他?

牧三萬的心中頓時產生了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等到半邊臉頰完全腫脹起來,感受到那種火辣辣的痛,他才猛然驚醒過來,一個翻身便站起來,指著牧雲大聲的喊道:「廢物,你竟敢打我?」

不等牧三萬說完,牧雲隨手便是一巴掌抽過去。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牧三萬徹底懵了。

而後他的眼睛變得血紅,怒吼道:「你完蛋了,你居然打我,我要告訴大護法,把你……」

「啪啪啪……」

不等他說完,牧雲便左右開弓,連續打了十幾巴掌,頓時一個豬頭呈現在他的面前。

看到牧三萬那凄慘的模樣,牧雲帶著玩味的笑說道:「現在你可以告訴我,要把我怎麼樣?」

此時牧三萬挺著一個豬頭,那腫的只剩下一條縫的眼睛中充滿了瘋狂,嘶吼道:「我要告訴大長老,把你……」

「算了,我沒有興趣知道。」

「砰!」

牧雲隨手便是一拳砸去,直接便將牧三萬轟飛開來,當場倒地昏死過去。 牧雲甩甩手,從容淡定的朝著祖園之中走去,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眼看著他離開,四周圍觀的不少牧家子弟頓時炸開了鍋,對於牧雲如此強勢的做法紛紛感慨萬分。

「如此高冷強勢,這才是家主的威壓所在!」

「他不過是仗著大長老的支持,這才作福作威,等大護法出手,他想哭都沒地去。」

「不錯,大護法一脈的子弟實力強大,極為驕傲。這一次打了牧三萬,估計很快便有人找他麻煩。」

……

面對這些揣測感慨,牧雲充耳不聞,絲毫就不放在心上。他緩緩的踱步,打量著四周的風景。

時間不長,牧雲來到了一處巨大的盆地,站在山峰之上,能遠遠的看到祖園籠罩在朦朧的霧氣之中。

祖園坐落在盆地中央,乃是由金剛岩堆砌而成,堅不可摧,地面之上有法陣守護,可承受強者攻擊之威。

牧雲放眼望去,看到了祖園最中央的一座巨大石碑,這個石碑刺入天穹,宛若利劍一般,鋒芒畢露。

石碑四周,宛若死靈墳墓,豎立著一面面石碑,烏黑髮亮,釋放出強大神威,透著一股睥睨天下的無敵之勢。

這便是祖園!

歷代牧家先賢豎碑之地!

這裡埋葬了太多的牧家的血淚,也葬下了無盡的榮耀,也是牧家的悟道之地,萬眾共尊!

千億萌寶極品辣媽 所有在此地修鍊的弟子,臉上都露出無比虔誠恭敬的神色,不敢有絲毫的褻瀆,即便是家主長老前來,也會輕聲移步,以示尊敬。

隨著牧雲的前行,祖園之中忽然有微光騰起,隱約之間有大道之音響徹天地,振聾發聵。

「五祖牧萬山之碑!」

牧雲看著身側的一座石碑,眼中精光閃現,這是昔年牧家的無敵老祖,曾經拯救牧家於水火之中的先輩。

石碑之上,正是記載著五祖生平經歷,更重要的是留下了關於他所修鍊的『破天劍法』心得和體會。

只是如今,破天劍法依舊,卻早已無人能夠修鍊成功!

「牧涼涼之碑!」

牧雲抬起頭來,看到了另一座石碑,識海之中瞬間浮現出一抹靚影。牧涼涼,當年珈藍古城第一美人,不知讓多少俊傑為之傾倒,容貌絕世,傾國傾城。

只是可惜,音容不在,唯有冰冷的石碑記載著她那傳奇的一生。

「牧風雲!牧一刀!牧天賢……」

牧雲的目光掃過祖園,一面面石碑被他從記憶之中辨別,一道道身影浮現而出,或是睥睨天宇霸天獨地,或是容顏傾城舉世無雙。

昔年巔峰時期的牧家,曾有多少強者出現!只是可惜,歲月變遷,這些曾經的牧家先輩終究抵擋不了時間的侵蝕。

最終,牧雲將目光落在了祖園最中央的巨大石碑之上。

巨碑若山,又似利劍,直插青冥,無敵之威籠罩,透著歷史的滄桑和厚重。然而,卻並無一字銘刻其上。

整個碑面,坑坑窪窪,沒有經過精細的雕琢。可以看見,在上面刻畫著無數的線條,密密麻麻,交織纏繞,久而觀之,令人眼花繚亂。

「無字天碑!」

牧雲渾身輕顫,不曾想,在這裡竟然會看到這一面石碑!自從星河仙帝消失之後,世間便再也無人看到這一面石碑。

沒有想到,萬載歲月流逝,這無字天碑竟然流落到了小城世家之中。

這,或許便是天意!

無字天碑,見證星河仙帝的成長,也記載了往昔的無盡輝煌。

只是,如今的牧家卻無一人知曉其中奧義!甚至就連將其帶回的牧家先祖也不曾參悟透徹!

牧雲就這麼靜靜的站立在一側,看著這一面無字天碑陷入沉思之中。

然而,他的這番舉動,在其他家族子弟看來,分明是在褻瀆。

「快看,這不是那個凡體凡血的廢物家主牧雲么?他居然敢如此臨近褻瀆祖碑!」

「這可是我們牧家最神聖最恐怖的地方,即便是長老護法親臨,也不敢如此直視。」

「無知者無畏,當真是不怕死。半年前,牧白風大哥不過是踹了石碑一腳,便被無上威壓摧毀了道基,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終生不得踏入武道之路!」

四周修鍊的弟子紛紛停止下來,對於牧雲的所作所為更是充滿震驚,很快便變成了不屑,甚至是帶著一絲憐憫的神色。

不過,眾人忽然面色驟變,看到了更加驚駭的一幕。

只見牧雲竟然攀登上了祖碑!

不僅如此,他還直接躍上了無字天碑的頂端,風淡雲輕的坐在石碑之巔,放眼遠眺牧家,無限風光盡收眼底。

「老朋友,好久不見了。」牧雲輕撫著石碑慢悠悠的說著一些話。

如此一幕,差點沒將在場的家族子弟嚇死。

「我不是眼花了吧!竟然有人敢褻瀆祖碑!」

「完了完了,這一次牧雲這個廢物家主還真是捅了馬蜂窩了。一旦觸怒祖碑,只怕會殃及家族!」

「半年前,牧白風大哥參悟不成,惱怒之下踹了一腳便導致了祖碑爆發,家族諸老親臨都無可奈何。這好不容易才平息了祖碑的怒火,此時,這這……」

然而,令人驚異的是,祖碑卻是一片死寂,沒有分毫的動靜。而那祖碑更是神威內斂,樸實無華,並不曾傷害到牧雲。

如此一幕,當真是詭異至極!

「觸犯牧家祖碑,其罪當誅!」遠方忽然響起一聲爆喝,宛若雷音,轟鳴震顫,中氣十足。

只見十幾道身影飄然而至,出現在祖園中,衣衫獵獵,英姿勃發。為首一名男衣少年,劍眉星目,身穿黑色服飾,桀驁之氣橫溢臉頰。

蘊靈五重的神威瀰漫,肆無忌憚的釋放出來,似乎是在彰顯身份一般。

這些人,牧雲並不熟識。即便是在記憶之中,對於這些人的了解也並不多,畢竟之前的牧雲很少有機會在牧家行動,因此對這些家族子弟也只不過是聽其名,不識人。

不過,跟隨在那黑衣少年身後的一人牧雲卻再是熟悉不過,正是不久之前被他打暈的牧三萬。

此時,出現在此地,依舊是頂著一張豬頭臉,不過眉目之中卻多了一絲冷酷狠辣。

「怎麼,剛才的幾巴掌不夠響亮,是不是還想要我賞賜給你?」牧雲微微一笑,躍下無字天碑,看著牧三萬平靜的說道。

「還敢打我?牧雲,我看你是白日夢做多了。有牧北風大哥在此,看你如何囂張?今日不打斷你五肢,我當場自裁!」牧三萬面色猙獰的喊道。

一想到他剛才被當眾打臉昏迷,牧三萬更是怒不可遏,眼中幾乎要噴出火焰出來,恨不得將牧雲當場碎屍萬段。

「這不是有大護法一脈有小天才之稱的牧北風大哥么?他可是天賦無雙,十六歲之時便已經成功突破到蘊靈四重,而今更是將猛虎拳修鍊到大成,未及家族考核便被破例收入大護法的門下,前途無量!」

「她只怕是來故意針對牧雲的!」

人群之中,有弟子在竊竊私語。

「斷我五肢?」牧雲不由得啞然一笑,緩緩的開口說道:「你憑什麼有這個自信?」

「就憑我,小天才牧北風!」此時,黑衣少年牧北風邁步上前,宛若一塊萬古寒冰,凍徹心扉,令人感覺寒意侵襲。

「牧北風?這是什麼垃圾,沒聽過。」牧雲連看都懶得去看他一眼,不屑的說道。

「好你個牧雲,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今日你褻瀆家族祖碑,即便你是家主,如此重罪也不容你。今日便由我來懲處你,以此示威,看誰以後還敢如此大不敬!」牧北風冷聲開口喝道,一步上前,雙拳緊握,化作猛虎蠻橫衝擊而來。

牧雲嘴角劃過一絲冷笑,不躲不避,只是隨意的揮動右拳砸了過去。

「砰!」

兩人拳頭交擊,有虎嘯聲想起,在場的牧家子弟都以為牧雲會吐血倒飛而出,可讓人驚駭的一幕卻發生在眼前。

出手的牧北風渾身猛然一顫,直接橫空飛出十幾丈,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之上。

「啊!」

牧北風發出一聲哀嚎,右臂癱軟垂下,顯然是被砸斷了。

「怎麼可能?」

在場的牧家子弟紛紛目瞪口呆,牧雲不是雙凡之姿的廢物家主么,如何能夠硬悍蘊靈六重的牧北風,還將其手臂砸斷?

而牧雲,卻紋絲不動,如鋼槍般立在原地,睥睨天下。

牧北風怒吼一聲,渾身血氣運轉,蘊靈六重的實力全面爆發出來。不過,他還未來得及出手,牧雲的拳頭已經迎面而來,速度之快,宛若閃電劃破天穹。

「不好!」

牧北風頓時大驚,慌忙之際,只好雙臂橫在胸前格擋。下一刻,他的面色驟變,從牧雲拳頭之上傳來的強大無比的力量,將他的防禦輕鬆撕裂。

「咔嚓!」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牧北風雙臂齊斷,連續倒退數十步,腳步踉蹌,直接癱坐在地。

直到到現在,牧北風方才明白,這個曾經雙凡之姿的廢物,如今已經不是他能夠挑釁的存在。

此時此刻,他的面色無比蒼白,充滿了惶恐之情,哪裡還有還手的勇氣? 「怎麼會,他居然變得這麼強?」

不少圍觀的牧家子弟心臟抽搐,牧雲的表現讓他們發自內心地震撼。曾經的廢物,但剛才卻在舉手投足間重創有小天才之稱的牧北風!

牧北風,可是蘊靈六重的實力,在牧家年輕一輩之中也算是佼佼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