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行!」陳天瞪了夏馬威一眼,然後緩下了自己飛快的腳步,故意扭身朝地面上「呸」地啐了一口唾沫,囂張地對巨型蜘蛛喊道:「嘿,有種來追我呀……」

可陳天嘴裡邊的話還沒說完,那隻巨型蜘蛛馬上忽地的一聲就猛衝了過來,那兇悍的陣勢,簡直和一輛橫衝直撞撲來的坦克沒有什麼區別。

「我去,話都不等人說完就發飆啦?真沒禮貌啊!」陳天著實給嚇了一跳,馬上抬腳就勾、引著巨型蜘蛛朝大洞口跑去。

俗話說得好,「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巨型蜘蛛哪裡肯罷休,馬上像划船時候揮動船槳似的,「唰」、「唰」、「唰」地快速擺動自己的八隻巨足,發了狠地朝陳天衝去!

就這樣,巨型蜘蛛在陳天的誘引下,不顧一切地發力朝陳天衝去,帶出「呼」、「呼」、「呼」的風聲。陳天看到巨型蜘蛛上了當,馬上朝大洞口衝去,很快就來到了距離大洞口不足二十米的地方。

看到陳天已經勾、引巨型蜘蛛到了這樣迫近的距離,夏馬威也慌了,扯開喉嚨就對陳天喊道:「隊長,差不多了,別太靠近啦!」

陳天十分真切地聽到夏馬威這句,心裡知道夏馬威是關心自己,可是陳天很清楚,這個距離還是不夠讓巨型蜘蛛由於慣性的原因衝出洞口,被巨大的吸力吸入無底的深淵!

「再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啊……」陳天心裡邊暗自告誡自己,眨眼功夫已經跑到了距離大洞口不足三米的地方,卻絲毫沒有停住腳步的意思!

巨型蜘蛛為了幹掉陳天,也發了狂地沖了上來,陳天甚至已經可以聽到腦後傳來的「嗖」、「嗖」、「嗖」的蜘蛛巨足追趕聲!

「來得正好,送你歸西!」陳天心頭暗道一句,整個人猶如盤旋的巨龍似的「嗖」地一扭身,在洞口和巨型蜘蛛之間極為狹小的空間斜著竄到了半空之中!

我去,不要太帥好嗎? 「哈哈哈,隊長,太厲害了喲!」夏馬威看到陳天使出了這麼一招「飛龍在天」,不由得興奮無比地朝陳天大聲地喊道,一雙熊眼裡邊滿滿的都是崇拜的光芒,要不是形勢太過於緊急,估計早就上去要簽名了。

可陳天想的有點過於簡單了,因為巨型蜘蛛絕非凡品,不但速度和力量十分炸裂恐怖,而且腦子也絕不是擺設的,其智力明顯遠遠高於普通的蜘蛛!

只見巨型蜘蛛沒有按照陳天事先設想好的劇本那樣,獃頭獃腦地朝洞口蹦去,而是八隻強壯有力的巨足猛地往地面上「咔」地一蹬,整個坦克一般的身軀「嗖」地凌空而起,兇悍地張開血盆大口,「啊嗚」一下就朝陳天兇悍地咬來!

看到這兇險的一幕,夏馬威馬上嚇得大聲地扯開嗓子朝陳天吼道:「隊長,小心啊!」

實際上,陳天也發現了巨型蜘蛛不按自己原想設想的劇本出牌,直接就是高高躍起,朝自己兇猛地咬來,要是這一下被巨型蜘蛛一口咬中或者撞到了,那陳天不是被巨型蜘蛛咬死,就是和巨型蜘蛛一起摔出大山洞的洞口,被無形的巨大吸力吸入無盡深淵!

但是在這個時候,陳天整個人已經處於半空之中,完全沒有可以借力的地方,雙臂也馱著身後昏迷不醒的李顯聲,壓根沒有可以回寰的餘地!

此時此刻,夏馬威已經根本想不到陳天能夠怎麼逃脫巨型蜘蛛那血盆大口,駭得不敢睜開眼睛看了,堂堂一個七尺男子漢,眼淚已經在眼角流轉!

怎麼辦?!

可你要知道,陳天,絕對不是束手就擒的普通特種兵!

遇強越強,逆境生長,方顯我超級兵王的本色!

好一個陳天,在千鈞一髮之際,驟然間利用自己超強的臨戰發揮,做出了神級反應!

只見在這個刻不容緩的關鍵節點,陳天猛地將自己的雙臂一揮,「咻」甩開一直陀在自己背上沉重的李顯聲,將李顯聲朝洞口的岩壁使勁地甩去,而也就是利用甩開李顯聲的這一股強大的作用力,愣是將自己的身子朝相反的另外一個方向「霍」地偏移了半米多!

我戳,這也太逆天了吧?

居然利用自己背著的人來借力?!這都想得出來啊,我能舉報陳天作弊了嗎?

巨型蜘蛛原本滿以為這一下肯定能夠把陳天一口就吃掉,原本興奮得大嘴裡邊的口水都「唰」、「唰」地亂飄出來,可沒想陳天居然在那血盆大口距離陳天胸口半米不到的位置,「霍」地偏移了半米多!

眼看著到了自己嘴邊的熟鴨子就這樣飛了,巨型蜘蛛哪肯善罷甘休,可當它想要掉轉頭來繼續朝陳天發動攻勢的時候,才赫然發現自己的身子已經懸空在洞口了!

巨型蜘蛛也不是沒腦子的,身處於這樣子的情形下瞬間就明白,已經上了陳天的圈套!

但是巨型蜘蛛那種強烈的求生欲令其猛地將自己的八隻巨足「呼」、「呼」、「呼」地張開,這一舉措令其中幾隻巨足勉強地夠到了大山洞的地面,發出了「嘎」的一陣刺耳的銳響,利用巨足與地面的摩擦力將自己龐大的身軀留在了大山洞裡。

事態真的瞬息萬變,這樣子看來,巨型蜘蛛通過這超強的反應即將轉危為安,在極限的位置留在大山洞裡頭,而不會就這樣飛出大山洞,跌入無盡的深淵裡頭!

眼看著巨型蜘蛛就這樣子留在了大山洞裡頭,自己好不容易想下來的計謀馬上就要前功盡棄,陳天那肯就此罷手?

只見已經落地的陳天猛地朝地上「咚」地一蹬腳,整個身子像離弦的利箭一般「唰」地飛了出來,霎時間就揚腳來了一記迴旋踢,「轟」的一聲就踢在了巨型蜘蛛的背後!

原本巨型蜘蛛還以為可以活著留下,但是沒想到甚至還沒有能夠留戀一下大山洞這邊的風景,就被驟然在自己身後出現的陳天一腳踢飛!

只見巨型蜘蛛發出「嘶啦」的一聲悲鳴,整隻帶著巨大的勁風就這樣飛出了洞口!

這個時候,夏馬威看到了這一連串跌宕起伏的變故,高興地大聲喊道:「成功了!隊長,你好強啊,我服你……」

陳天還沒來得及作出回應,不料就在這個時候,巨型蜘蛛的一隻巨足「嗖」地從下方伸出,「嘶」一下就勾到了陳天的褲管,扯著陳天就往下墜去!

估計這個時候巨型蜘蛛肯定在想,混賬,就算我死了,也要拉你一個墊背的!

原本還停留在洞口的陳天,就這樣子在眨眼之間「嗖」一聲隨著巨型蜘蛛伸出來的那一隻巨足,十分無奈地一起跌出大山洞的洞口,在巨大吸力作用下跌入到深淵之中!

親眼目睹這一幕的夏馬威頓時就愣住了,「吧嗒」、「吧嗒」、「吧嗒」地眨了好久眼睛,在確認陳天真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不由得甩下自己身後依舊暈厥的庄東明,慌亂地用顫音喊道:「隊……隊長,你在哪?」

可回答夏馬威的,只有耳畔那幾近嗚咽的凄厲風聲。

夏馬威再也忍不住了,滾、燙的男兒淚頓時「簌」、「簌」、「簌」地流淌了下來,一邊悲慟地大哭還一邊懊悔地抽噎道:「嗚嗚嗚,都是因為我!要不是因為我無腦,隊長就不會用登山纜繩下來到這大山洞裡邊救我,也就不會被巨型蜘蛛扯到深淵裡頭了!」

「夏馬威,你真的知道是自己錯了嗎?」

「對,都是因為我不好,隊長我知道錯啦!」夏馬威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傷心地回答道。

可是很快,夏馬威就意識到,向自己提出問題的那聲音十分古怪!

對啊,陳天不是跌入到洞口外的深淵裡頭嗎,怎麼還有人在對自己提問的?

難道是陳天說的話嗎?啊,陳天還沒死?

意識到這一點的夏馬威馬上瞪圓了飽含熱淚的眼睛,端起了「海洋王」手電筒就四下「嗖」、「嗖」、「嗖」地張望起來,可根本就沒有發現陳天的蹤跡。

「怪事了,難道是昏倒了的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有一個人醒了過來啦?」夏馬威轉念一想又猜到了這一點,馬上扭頭朝李顯聲和庄東明望去,只見無論是倒在牆角的李顯聲也好,躺在地上的庄東明也罷,都雙目緊閉,處於昏迷的狀態。

看來不是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在說話,夏馬威感到更加百思不得其解了,十分困惑地自言自語道:「咦,到底是誰在和我說話呢?」

「混賬,這你還聽不出來啊?」又一句話幽幽地從地底飄了出來,明顯帶著斥責的口氣。

可夏馬威聽到了這一生斥責,不但沒有感到絲毫的生氣和不滿,反而如同聽到天籟一般興奮無比,大聲地叫道:「隊長,我聽出來了,是你!你在哪裡啊,我怎麼看不到你啊?」

「我不就在你下邊嗎?」那幽冥的聲音再度傳來,但是聽起來十分飄渺,就像從地底傳來一般令人感到十分詭異。

夏馬威聽到這一句馬上就愣住了,遲疑了一下,用戰戰兢兢的語氣對這個聲音問道:「呃……下,下邊?隊長,你該不會說你已經去了,然後在陰曹地府對我說話吧?」

「嘿,腦殘啊你?我就在洞口的下邊,你想到哪裡去了?」這個聲音嚴厲地斥責了夏馬威一頓,然後就變成了「沙」、「沙」、「沙」的一陣攀爬聲。

很快,夏馬威就驚喜地看到,陳天從大山洞的洞口之下慢悠悠地爬了上來!

「啊?這是……這是登山纜繩?原來如此,隊長你抓住了登山纜繩呀!在那種接近死亡的邊緣,居然可以抓住登山纜繩留在山洞口,果然是天才喲!」夏馬威興奮無比地叫道。

「算你有人性,還知道哭……嘿,還愣著幹什麼,快過來拉我一把,那吸力太大啦!」陳天一邊緩緩地順著登山纜繩向上攀爬,一邊極為不滿地吐槽道。

夏馬威這才恍然大悟,「咚」、「咚」、「咚」地跑到了洞口的邊緣,抓住了陳天的手掌,用力地將陳天扯上大山洞。

陳天像一條上了岸的大鯉魚一般,呈一個「大」字地躺在了洞口,張開嘴巴「呼哧」、「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足足緩了有五分鐘才回過神來,這才用手指著自己被劃破了的右腳褲管,有氣無力地說道:「那隻該死的巨型蜘蛛,臨死都要勾住我的腳!」

夏馬威用手扶起了有氣無力的陳天,笑中帶淚地追問道:「隊長,那你又是怎麼從絕處逢生的?」

陳天抬起手來,指了指那根橘黃色的登山纜繩,心有餘悸地回憶道:「嗨,那時候說真的,我心裡邊也瘮得很,有那麼一瞬間我真的以為自己死定了!還好就在那一秒……不,半秒或者三分之一秒的時候,有一樣東西在我眼前掠過,我想都沒想就『啪』一下用手死死抓住了……」

「最後的救命稻草?」夏馬威問道,一個24k純爺們居然笑得像一個得獎的孩子一樣。

陳天望著夏馬威「哎」地嘆了口氣,笑道:「嘿,不管是救命稻草還是救命繩索,總之我好歹也是撿回一條命,哈哈!看來我平時做的那些好事,比如扶老奶奶過馬路、為陌生人指路等沒白乾啊!」 「隊長牛比啊,我對你的敬佩之情猶如滔滔江水一樣連綿不絕!」夏馬威已經化身為陳天的無腦粉,不顧一切地開始開始奶起了陳天。

陳天咧開嘴「嘿」、「嘿」地苦笑了兩聲,伸手拍了拍夏馬威的肩膀疲憊地說道:「不多說了,我們還是快些離開吧,我是一秒也不想在這裡多呆了!這裡不還有四根登山纜繩嗎?正好你我李顯聲和庄東明每人一根,綁好了就通知上邊的人拉上去!」

「呃……差點忘了!」夏馬威聽到陳天這句話,才想起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還躺在冰涼的地上,這才「霍」一聲站了起來,將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吃力地扶到了陳天的跟前。

要知道,之前無論是在悶熱的大空間裡邊被小巨型蜘蛛圍攻還是在大山洞裡頭被巨型蜘蛛追殺,陳天和夏馬威都是只顧著逃命,從沒停下來好好察看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的安危和現狀,都不知道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到底怎麼樣了。

這個時候,巨型蜘蛛已經跌下深淵,好歹也算是暫時安靜了下來,陳天馬上利用這片刻的安寧,不顧自己的疲憊查看起李顯聲和庄東明兩人的狀況來。

利用著「海洋王」手電筒的燈光,陳天和夏馬威看到不管李顯聲也好,庄東明也罷,兩個人此刻都緊緊閉著眼睛,臉色鐵青,一動不動,就像死屍一樣,要不是還有微弱的呼吸,陳天和夏馬威都以為他們都死了。

這個時候,看了一會的夏馬威忽然眉頭緊蹙地對陳天說道:「隊長,他們兩個人好像……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是有那麼一點不對勁,」陳天也若有其事地點了點頭又說道,「你看他們兩個人的氣色很不好。」

說完,陳天緩緩地伸出手,用手指了指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的眉間。

夏馬威「咦」地叫了一聲,抬眼順著陳天的手指朝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的眉間望去,果然在「海洋王」手電筒的光線下,瞧到了一抹若隱若現的紫色。

夏馬威「嘶」地倒吸了一口涼氣,緊張地對陳天說道:「隊長,你觀察力果然超強耶,這都被你發現了!不過,能不能告訴我,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是怎麼了?撞邪了還是中毒啦?」

「我想,李顯聲和庄東明他們兩個人應該是中了巨型蜘蛛的蛛毒。」陳天抿了抿嘴唇,思忖了一下忽然對夏馬威說道。

夏馬威聽了一愣,馬上叫道:「啊,不是吧?那……那我怎麼沒有這樣子的情況呢?」

陳天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夏馬威的問題,而是思考了一小會,然後試探著把手探了出去,「嘩啦」一下就扯開了李顯聲的衣領的拉鏈,然後把李顯聲的下巴一撥。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果然,兩個指甲蓋一般大小的口子赫然出現在陳天和夏馬威的眼前。

只見這個隱藏在李顯聲脖子處的傷口並排在一起,此刻差不多已經凝固了,傷口的邊緣還有紫黑色的淤血,這個時候已經化痂,看上去令人觸目驚心。

在發現了這個傷口后,夏馬威驚奇地伸出手來,用手按壓了一下隱秘傷口,駭然發現傷痕的深度看起來就有兩、三公分深,正好是戳破大動脈而又不會讓人死去的距離。

在發現這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後,夏馬威下意識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一邊用手細細地摸索,一邊「咕嘟」、「咕嘟」、「咕嘟」地咽了好幾口唾沫。

在確定自己沒事了之後,夏馬威才長出一口氣,才心有餘悸地對陳天問道:「隊長,看起來真的很嚇人啊!但是同樣被卷進了蛛絲打造成的『大氣球』裡邊,怎麼我就沒事呢?」

看到夏馬威一臉害怕的模樣,陳天認真地解釋道:「夏馬威,看到了這兩個傷口吧?這巨型蜘蛛下毒的毒牙很精妙,剛好咬穿了大動脈注射了毒液,卻又不會咬死被害者,只會昏迷!然後巨型蜘蛛就用蛛絲『打包』給納西小巨型蜘蛛享用了。」

頓了頓,陳天又用意味深長的話語對夏馬威說道:「李顯聲和庄東明他們兩個人應該是中了巨型蜘蛛的蛛毒,才導致昏迷至今的!你就運氣好,估計巨型蜘蛛在我的追趕之下,沒有時間用毒牙給你下毒!」

夏馬威馬上下意識地「嗖」地一聳肩膀,將自己的脖子縮進了肩膀裡頭,幽幽地說道:「這算不算吉人自有天相呢,隊長?」

「嘿!夏馬威啊,我看是你太久沒洗澡,身上異味太濃,巨型蜘蛛下不了口才僥倖沒事吧?」陳天壞壞地嘲諷起來。

沒想到耿直的夏馬威馬上叫道:「啊,隊長,你怎麼知道我有幾個月沒洗澡的?」

「呃……你快走開,別靠近我,臟鬼!」陳天馬上捂著鼻子,一臉嫌棄地嚷嚷起來。

夏馬威只好哭喪著臉對陳天說道:「隊長,我們先擱置爭議行不?我看還是先把李顯聲和庄東明他們兩個人送回到地面吧?還有,我的傷口也很疼呀!」

說完,夏馬威還捂著自己的肋部傷口,故意齜牙咧嘴了一番,以求博取陳天的同情。

聽到夏馬威這句話,陳天馬上正色道:「你說得對,我們還是快些利用登山纜繩,將李顯聲和庄東明他們倆送回到地面吧!」

就這樣子,陳天和夏馬威利用之前陳天身上綁著的四條登山纜繩,分別綁住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的腰間,在確定了綁得足夠結實之後,再用登山纜繩將自己也牢牢地綁住。

就這樣子,陳天依舊背著李顯聲,而夏馬威也馱著庄東明,各自負擔一個人。

在再度檢查四個人都準備就緒之後,陳天撿起了原先丟在一邊的無線對講系統,通過線麥試探著對上邊的人聯繫道:「喂喂喂,我是陳天,有沒人?請回答,請回答。」

沒想到,陳天剛剛一說完,無線電對講系統那邊馬上傳來了一陣急迫的叫喊聲:「隊長?是隊長嗎?是隊長在問話嗎?」

聽到這一陣緊張而又關切的語句,陳天和夏馬威不用問就知道是白天娥的聲音。看來白天娥一直守在無線對講系統的那一邊,這才可以在陳天剛問完話后,就第一時間做出回應。

陳天心頭一暖,馬上把嘴巴湊在無線麥前大聲地回答道:「白天娥,是你吧?沒錯,我是陳天,夏馬威也在我身邊!」

陳天這一句話直接打開了白天娥的話匣子,只聽見無線對講系統的那頭白天娥開始滔滔不絕起來:「拜託,你們這麼久沒有反應,真的把我嚇死了好嗎?阿彌陀佛,沒事就好,我差點就跳下去找你們了知道不?還好張強老大哥拉著我……」

就在陳天和夏馬威感到有些尷尬的這時候,老工兵張強的聲音忽然插了進來:「嘶嘶嘶,我是張強,也沒有白天娥說的那麼誇張啦!對了,白天娥帶隊的那兩個隊員……呃,是不是叫李顯聲和庄東明啊?他們兩個人找到了沒有?」

陳天馬上回答道:「我們找到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了!只不過,他們……他們受了傷,正昏迷不醒。」

聽到這一句,白天娥那緊張而又帶自責的聲音,立刻從無線對講系統裡頭清晰地傳了過來「「呀,這樣子啊,他們危不危險的喲?!那先不要廢話了,你們快把他們帶上來,我們趕緊進行對他們治療吧!」

聽得出來,白天娥對自己帶隊的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的受傷昏迷,還是挺內疚的。

陳天胸有成竹地回答道:「放心,我已經用登山纜繩,將他們兩個人還有我和夏馬威綁住了!現在你們上邊的一起用力,將我們四個人慢慢地拉上去,記得別撒手喲!」

「放心吧,隊長!我們只會死死地攥住,絕對不會鬆手或者失誤的,大家說是不?」白天娥馬上不服氣地通過無線對講系統喊道。

一瞬間,從無線對講系統傳來許多個霸氣的呼應:「放心吧,隊長!我們只會死死地攥住,絕對不會鬆手或者失誤的!」

陳天和夏馬威都知道,剛剛從無線對講系統裡邊傳來這些呼應,不是別人喊出來的,而是參加本次「雪蓮」特別行動的探險隊隊員發自內心的呼喊!

聽到這些自信而又莊重的回答,陳天心頭不由得一熱,欣慰地喊道:「好,很好!那事不宜遲,傷員還等待著我們的救護呢,我們這就走吧!」

「收到!」無線對講系統的那邊馬上傳來了整齊劃一的呼應。

就這樣子,陳天和夏馬威分別照看著李顯聲和庄東明,在探險隊隊員的幫助下,依靠不斷收緊的登山纜繩緩緩地朝上方提升。

在剛剛離開洞口的時候,那股無形的巨大吸力馬上將陳天和夏馬威吹得重心一陣不穩,還好陳天和夏馬威早有準備,手腳並用,死死地抓緊了岩壁,才沒讓自己飛了出去。

而登山纜繩也十分堅韌,固定著陳天和他背上的李顯聲。還有夏馬威和他背上的庄東明。這個時候,陳天和夏馬威都深深明白,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涉險,而且還背負著另外一個人的生命,所以表現得十分謹慎和勇敢!

最終,在整支探險隊的齊心合力之下,陳天、夏馬威馱著自己身後的李顯聲和庄東明,耗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重返地面! 當陳天、夏馬威、李顯聲和庄東明四個人披頭散髮、衣服紊亂地從大洞穴裡邊緩緩爬出來的時候,即便是情況十分狼狽,甚至是面臨生命危險,但他們終究還是從大洞穴活著爬了出來。

我的天哪,這不啻於一個奇迹呀!

要知道,在這大洞穴的深淵裡邊,不知道埋藏了多少生靈的冤魂!

多少年來,只有陳天這一次可以化險為夷,所以你不得不說:「隊長牛比啊!」

在呼吸到外界雪山特有的那一種涼颼颼的空氣之後,陳天、夏馬威不由得貪婪地「嘶」、「嘶」地吸了好幾口,心情驟然間變得十分燦爛。

「太好了!」整支探險隊隊員看到重見天日的他們四個人,發出了由衷的歡呼,一個個都爭先恐後地撲了上來,你這邊摟脖子我這邊親臉蛋的,高興地像過年一樣!

尤其是白天娥,在看到重新出現的陳天和夏馬威后,高興地心花怒放,忍不住摟著陳天的脖子就「啵」、「啵」、「啵」地大親特親起來,白天娥紅唇烈吻密集攻擊攻擊力爆表,親得還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陳天滿臉都是口水,好不難堪!

我去,真是艷福不淺啊!

眾目睽睽之下,堂堂一個特種兵王居然被一個火辣的小辣椒親得難以抵擋、左支右絀,陳天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惹得尷尬癌都快要犯了。

看到被白天娥親吻得幾乎喘不過氣來的陳天,夏馬威實在是受不了了,像一個怨婦一般幽幽地說道:「白天娥,你必須一碗水端平才行啊!要知道我也是為了你才進入到這大洞穴裡邊的,而且再怎麼說也背了庄東明上來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沒有苦勞也有疲勞……」

頓了頓,夏馬威用手指著自己的肋部傷口,眼淚汪汪地對白天娥說道:「白天娥,你瞧瞧,這裡啊,都斷了兩根肋骨啦,疼喲!」

說完,夏馬威還生怕扮得不夠可憐引不起白天娥的同情,故意齜牙咧嘴地叫喚起來,那樣子哪裡像是一個24k純爺們,倒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學生。

看到夏馬威那可憐巴巴的模樣,白天娥也感到一陣心疼,馬上輕舒玉臂,「唰」一下就把夏馬威摟道白天娥那胸前的偉岸前,眼帶脈脈秋水地對夏馬威說道:「嗨,大笨馬,放心吧,姑奶奶我是不會忘記你的!」

說完,白天娥大大咧咧地嘟起櫻桃小嘴,朝夏馬威的臉上「啵」地親了一下,但是很快就皺著眉頭抱怨道:「呸!有沒有搞錯?夏馬威,你的臉怎麼這麼粗糙呀?」

幸福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被白天娥這一頓賞賜后,夏馬威變得無比的迷亂和沉醉,不禁語無倫次起來:「我,我,我……我驕傲呀!」

可就在這個時候,夏馬威感到自己體內的血液「咕咚」、「咕咚」、「咕咚」地一陣翻湧,大腦馬上因為缺氧而一陣眩暈,夏馬威不由得腳下一陣踉蹌,捂著腦門哆哆嗦嗦地說道:「哎喲不好了,有點上頭……」

在一旁看著的張強故意「嗯哼」地咳嗽了一下,一本正經地對夏馬威說道:「夏馬威,你捂錯地方啦……你該捂著你的鼻子,而不是腦門!」

「呃……啊,我怎麼流鼻血啦? 田園醫妃:農女巧當家 我的天喲!」夏馬威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受不了夢中情、人白天娥的刺激,從鼻孔裡邊不斷「汩」、「汩」、「汩」地流出殷紅的鼻血,一下子羞澀難當,一張國字臉頓時紅的像一個大蘋果。

「哈哈哈……」整支探險隊的隊員看到這樣子滑稽可笑的一幕,不由得都捧腹大笑起來,空氣一下子充滿了快樂的因子。

很快,陳天就冷靜了下來,對還在笑個不停的登山隊所有人喊道:「嘿嘿嘿,大家都差不多了吧?別忘了,李顯聲和庄東明兩個人還在昏迷狀態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