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風殿主鐵尊者,你願不願意帶著麾下,隨老夫一同前往?天魔石窟巨大的地底世界,有你們御風弟子駕馭飛禽協助,定能事半功倍。」公孫尊主笑著問道。

「這個……」

鐵尊者有些為難,「丘尊主傳來宗門令,我等不能進入天魔石窟。」

「既然這樣,那就算了。天魔石窟之外的防禦,就拜託殿主了。」公孫尊主點頭說道。

就在這時,遠處一名執法殿的弟子,拿著文牒急匆匆奔來,

「啟稟大人,掌門有令傳來,著令大人帶領宗門弟子,進入天魔石窟,捉拿逃犯!」弟子拱手稟報,呈上文牒。

「掌門終於發話了!」

公孫尊主拿過文牒,眼光掃過,笑著點頭,「鐵尊者,現在掌門有令,你可願隨老夫進入天魔石窟?」

鐵尊者神色還是有些猶豫,一時沉吟起來。

「我記得妖姬韓青兒,是你親手抓住的吧?」公孫尊主靠近一步,低聲問道。

「正是如此,當時在下與妖姬爭鬥,不堪入目,幸虧公孫尊主大人趕到,才不至於出醜。」鐵尊者急忙拱手,點了點頭。

「我知道你經此一役,從此落下了心魔,十餘年的修鍊,收效甚微。須知魔從心生,還從心滅,直面妖姬韓青兒消除心魔,這是一次機緣。老夫不願勉強,你自己考慮好了。」公孫尊主笑著說道。

「既然掌門有令,屬下……願意前往!」鐵尊者拱手說道。

公孫尊主笑著點頭,轉身吩咐眾人,向天魔石窟追去。

護宗大陣的樞機大殿,

丘尊主聽聞手下的稟報,公孫尊主竟然假傳掌門之命,帶著御風殿主鐵尊者以及御風殿弟子,追入了天魔石窟,頓時臉上變色。

「公孫太猖狂!簡直不把宗門法度放在眼裡,以為執法殿就可以恣睢妄為嗎?」丘尊主冷冷說道,「等掌門回來,我要稟報此事,追究到底!」

這時,又一名弟子急匆匆地走了進來,掌門傳來消息,正在回來的路上,兩個時辰就能返回宗門。

「傳我命令下去,繼續剿滅殘餘,清查損失。等掌門回來之後,再做定奪。」丘尊主揮手,讓站在身邊的執事全部退下,自己一個人坐在椅子上,露出沉思之色。

天魔石窟,

姬千塵、符風五人,一路飛行而去。

地面是一望無際的地底平原,遠處一道黑線是起伏的山巒。姬千塵第一次看見如此巨大的地底世界,也是驚嘆不已。

地面有凶獸奔跑廝殺,天空有飛禽掠過。符風帶著眾人避開凶獸,繞行而去。

途中鶴老人擒住一隻巨大的異種蝙蝠,瞬間將其降伏,坐在上面速度竟不亞於飛禽,一起向前而去。

來到一處天坑般的黑洞,眾人駕馭飛禽而下,直落坑底,飛出一段甬道之後,又是一片巨大的平原。然後再進入一個天坑黑洞,向天魔石窟的深處而去。

姬千塵、符風等人,一共走過數個平原,來到石窟的深處。

「從此處開始,四周凶獸差不多都是焚光期的實力,一定不要驚擾到獸群。下面的道路沒有地圖,老夫十餘年前來過,希望沒有太多的改變。」

符風在休息之時,提醒眾人注意,然後準備繼續向前趕路。

「老夫好像看見了追兵!」

鶴老人縱身躍起,向遠處看去之後,然後降落地面,「好像是御風殿的弟子,他們作為斥候追上來了,不過並沒有發現咱們的行蹤。」

「天魔石窟是玄心宗內門的秘境,宗門弟子熟悉道路,追上來也是意料之中。」符風吩咐眾人啟程,向遠去悄然而去。

兩個時辰之後,飛禽在黑暗中長距離飛行,顯得不支,五人只好降落地面休息。

「這飛禽生活在外面世界,強行帶入石窟中,在黑暗中飛行太久,所以體力顯得不支。」鶴老人檢視飛禽,對眾人說道,「我這頭蝙蝠就不一樣,還有御風殿的弟子,駕馭的飛禽,都是擅於黑暗飛行的凶獸。」

「鶴道友,你給大家多抓幾隻蝙蝠,不就可以了嗎?」韓青兒問道。

「要想駕馭蝙蝠,哪有這麼容易?你們要修鍊役獸之術才行……」

鶴老人搖頭笑了笑,向蝙蝠走去,驀地,

蝙蝠突然暴起,彷彿發狂一般,向鶴老人咬來。

「孽障!」

鶴老人要伸手壓制,卻突然一聲悶哼,身形向後趔趄而退。

異種蝙蝠的腦袋,醜陋猙獰,看見鶴老人後退,撲騰著肉翼,追殺上來。

姬千塵身形上前,天譴劍一道劍芒落下,噗!

蝙蝠腦袋掉落地上,鮮血噴濺而去。

姬千塵一腳踹開撲騰的蝙蝠身軀,將鶴老人扶了起來,「前輩,怎麼回事?」

「感覺經脈不適,真氣凌亂……好像、好像是中毒的樣子。」鶴老人喘息說道。

「鶴道友,你剛才還誇自己的役獸之術,現在、現在……」

韓青兒說到這兒,臉色也是大變,身形斜斜地倒在了地上,徵兆與鶴老人一模一樣! 鶴老人倒了下來,韓青兒也是一樣地倒下。

此時,符風也是一聲悶哼,與鶴老人、韓青兒一般,歪斜著倒在地上。

「爺爺,你怎麼啦?」符紫煙大吃一驚,急忙扶住符風,焦急地問道。

姬千塵急忙走了過去,將韓青兒扶了起來。

「少年郎,謝謝你了——咳咳……」

韓青兒還想調笑,但身軀的劇痛傳來,卻讓她皺起了眉頭,急忙端坐調息。

一會兒之後,端坐在地上的符風,率先睜開眼睛,神情緩和下來。

「爺爺,你到底發生了什麼?」符紫煙急忙問道。

「中毒了,我丹田中的靈光,不斷地外溢出來。實力慢慢地衰減,用不了多少天,就會變成一個廢人。」符風說道。

「這等兇狠的手段,是誰下的毒?」符紫煙問道。

「我想應該是丘尊主,他最後見過我,強行灌入數枚丹藥。說是提命的丹藥,怕我死在牢中,現在想來就是毒藥了。」符風緩緩說道。

「該死的丘尊主,我也服下了丹藥。」鶴老人說道。

「老身也是一樣……」韓青兒臉色青鐵,生死攸關之際,再也沒有自稱奴家。

姬千塵站在旁邊,猛然間一個激靈,想通了一切,

丘尊主只需要姬千塵完成任務,但卻不希望符風回到妖族,為宗門平添一個對手。辦法就是用毒藥,慢慢地將符風變成廢人。這樣姬千塵能夠完成任務,宗門也沒有強敵。

因為擔心符風放出牢獄囚犯,所以丘尊主索性將所有的人全部下毒。 總裁的緋聞情人 鶴老人、韓青兒就是這樣,被強行服下毒藥。

姬千塵的心中,有一種上當的感覺。丘尊主並沒有違犯約定,只是對他用了心機,答應好了的事情,到了他的手中,卻成了另外的結果。

「咱們的實力在下降,必須趕快離開此地。好在前面一段路之後,便可以進入洞窟密道,希望能擺脫對方的追蹤。」

符風站了起來,領著眾人跨上飛禽,繼續向前而去。

此時,護宗大陣的樞機大殿,

玄心宗的掌門古木,帶著幾名隨從,走了進來。

「參見掌門師叔!」丘尊主拱手施禮,迎了上去。

「小丘,你怎麼和公孫搞成這樣?幾十年如一日,年輕的時候就各不相讓,到了這把年紀還是如此,唉……」掌門嘆息搖頭。

「我是守住宗門重地,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公孫卻是假傳掌門師叔的法旨,帶著御風殿的弟子,進入了天魔石窟。執法殿雖然有權力,可以方便行事。但這已經不是方便行事,而是將宗門的法度,不放在眼裡了。」丘尊主說道。

「妖族剛攻陷咱們宗門,搶奪了空之玄石,毀了礦洞。又再次出手,救了符風離開,鬧得宗門一塌糊塗,這筆賬老夫遲早要討回來。」

掌門捻須說道,「符風逃入天魔石窟,我知道他心中的惦記,要去的地方。這次我要親自前往,你願不願意一起同行?」

「謹遵掌門師叔之命。」丘尊主點了點頭。

玄心宗掌門與丘尊主一起,帶著一干弟子,傳送向天魔石窟而去。

天魔石窟,

姬千塵、符風五人向遠處飛去,御風堂的弟子跟了上來。

「不殺掉這些跟在後面的人,估計追兵便會源源不斷地趕來。」

符風對眾人說道,「前面就是路口,咱們要進入洞窟秘道,設伏引他們過來。」

眾人從空中降下,驅散飛禽,向左右怪石中藏身,靜候對方追來。

不一會兒,三名御風殿的弟子,驅使飛禽追了上來,降落在地面,搜索眾人的蹤跡。

「老夫在這兒。」符風走了出來。

三名弟子大驚失色,急忙轉身向飛禽奔去,要逃之夭夭。

錚——,一道劍芒在黑暗中,宛若一道驚虹掠過,御劍攻殺!三隻飛禽凶獸的頭顱,應聲掉落地上。

姬千塵走了出來,伸手攝住天譴劍,擋在三人前面。

三人大驚失色,眼神交換,向三個不同的方向奔去。

呼——,姬千塵身軀之中,走出一道劍氣繚繞的分身,眨眼之間,便追上一名弟子,噗!分身宛若幽魂一般,從弟子的身軀中穿過,瞬間將其斬殺。

姬千塵也追上另一名弟子,對方眼看逃不掉,回頭攻殺過來,砰——!

兩隻拳頭撞在一起,弟子一聲慘叫,身軀橫飛出去。姬千塵身形一閃,原地留下殘影,瞬間追上對方,一道劍芒落下。

噗——,劍芒如擊敗革,子身軀尚未落地,便被斬殺,殞命死去。

這邊符紫煙也趕上一人,兩招之後,便將其斬殺。

「少年郎,好漂亮的分身攻殺,奴家看得眼花繚亂啊——」韓青兒媚笑長音,嬌媚神態,不愧為惑亂眾生的妖姬。

「四周凶獸聞到血腥,馬上就會圍上來,咱們快些離開。」

符風吩咐說道,「我們三人若是出手,消耗了靈光,實力下降也會加快。所以這一路之上,非萬不得已的時候,咱們才出手的攻殺。其他的攻殺,就只能靠千塵、紫煙你們了。」

五人離開而去,走入洞窟秘道。

剛走出一段距離,就聽見身後傳來振翅之聲,還有兩聲啾啾的清鳴。

「看來是走不掉了,冤家找上了奴家,唉……」

韓青兒嘴上哀怨嘆息,眼中卻閃過一絲凌厲的殺意。

「鐵尊者找上來了,他可是華光期的實力,這是一場惡戰。咱們三人一起出手,速戰速決,不可耽擱時間。」符風說道。

「我倒是有一計,不一定惡戰,也能快速解決對方。」姬千塵上前說道。

豢養的異鳥終於發現蹤跡,鐵尊者心中一喜,不顧隨從的速度是否跟上,自己一路風馳電掣,急急地趕了過來。

現場的情形,卻讓他大吃一驚,韓青兒口中溢血坐在地上,旁邊是一男一女兩名後輩的屍首,鶴老人躺在遠處,符風下落不明。

「冤家,你終於來了……」

韓青兒笑著捋了捋一頭青絲,「沒想到為我送終的人,竟會是你,真是緣份啊?奴家關在牢獄,你卻沒有來看過一眼,是不是怕見了奴家,心魔更重?想必你這次看見奴家香消玉殞,可以消除心魔了吧?」

填房重生攻略 「這兒到底發生了什麼?」鐵尊者沒有上前,遠遠地問道。

「符風過河拆橋,鶴老人死了,我殺了兩名小輩,馬上也要死了。」韓青兒嘆息搖頭。

突然,躺在地上的姬千塵站了起來,向韓青兒撲了過去。 躺在地上的姬千塵,突然站了起來,向韓青兒撲了上去。

韓青兒伸出纖纖玉手,揮掌而殺,噗!姬千塵人頭落地,屍身倒下。而韓青兒也是油盡燈枯,斜倒在地,連端坐也不能了。

看見兩人之間的相互斬殺,鐵尊者感覺不是韓青兒的幻術,這才放下心來,邁步走了過來。

驀地,他感覺身邊有異,猛然扭頭,一個完整的姬千塵站了自己的旁邊,攻殺過來。

呼呼呼,十餘個姬千塵突然變化出來,從四面八方向他殺來!

「分身之術!」

鐵尊者瞬間明白過來,出手攻殺,砰——!

四周攻上來的分身,被絕強的掌力橫掃,一起向四周亂飛出去。

但是下一刻,無計其數的姬千塵,向他攻殺過來!

這不是分身之術,而是韓青兒的天賦幻術!就在鐵尊者凝神分辨之際,所有的姬千塵衍化,變成了一絲不掛的妖姬韓青兒,發出千姿百媚的笑意,向他擁了過來。

「還是落入幻術之中了!」

鐵尊者正要擺脫幻術,突然感覺身軀一陣異樣,彷彿身體所有的力量,被抽走了一般。

姬千塵御劍攻殺,天譴劍貫入鐵尊者的要害!

眼看攻殺得手,姬千塵擔心鐵尊者垂死反擊,凌空抽劍閃身,噗——,一道鮮血飆射,飛濺五尺。

但饒是如此,鐵尊者依然雙眼迷惑,還是沒有脫出韓青兒的天賦幻術!他要害中劍,實力大損,更加難以擺脫幻術的控制了。

「我吸了你的心意識神魂,沒有了心,就沒有心魔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