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豹,取綠瞳一對為證,一點軍功。」

「翼虎,取虎翼一對為證,十點軍功。」


「狩魔蛛,取絲囊為證,五點軍功。」

「……」

數百個小字,不僅說明了應該收集的證物,還標註著每一頭所代表的軍功。許陽略略一掃,其中堪比玄宗的凶獸,居然只有一點軍功;堪比玄君的強力凶獸,是十點軍功;至於妖獸,最差的也有一百點軍功,原因很簡單,妖獸最差也堪比王侯,強橫者堪比皇者,絕對不容小覷。

「謝了。」許陽淡然點頭,將軍功牌仔細掃查了一遍,沒有發現什麼手腳,便收入囊中。緊接著風聲大作,許陽向魔淵的方向撲了過去。

「這人是誰,年紀輕輕就有君侯修為,而且戰力肯定不低。剛剛他掃了我一眼,居然讓我的靈覺都有些發顫。」一個玄君說道。

「有膽子來魔淵的玄君,又有幾個是省油的燈?」為首的風極玄君淡淡說道,「算了,我們回去。」

魔淵,其實就是一條巨大無比的峽谷。

在最接近魔淵的位置,許陽落下地來。

前方的裂谷之中,陣陣黑霧蒸騰。許陽知道,這就是所謂的「魔氣」,非常詭異。就算是高明的玄者,在魔氣上空也無法飛行,只能靠步行進入魔淵入口。

向下看了看,峽谷深不見底,草木茂盛。偶爾有不知名的生物,在魔淵峽谷之中奔竄,帶起草木的顫動。

「下方不過是魔淵第一層罷了。」

許陽一邊走,一邊翻看黎玉容提供給他的資料。魔淵的第一層,一般沒有什麼強橫怪物,玄宗巔峰的強者,都能來去自如。

第二層就比第一層兇險了許多,有不少強力凶獸出沒,就算是一般的君侯,也要小心翼翼。

至於第三層,有時會出現妖獸,危險程度和第二層根本不可同日而語。敢於闖入這一層的,最差也是巔峰玄君,對自己有強大的自信。

「魔淵目前已經探知的有九層,師父到底在第幾層呢?」許陽思忖著,「不論如何,前三層肯定不可能了。所以先尋找後續幾層的入口,進去再說。」

偏僻的小徑向下傾斜,有的地方甚至呈垂直的九十度,是不折不扣的絕路斷崖。好在許陽雖然不能飛行,但彈跳縱躍之間,也非普通人所能比擬,很輕易地就向下方攀援數百丈,漸漸接近了魔淵第一層底部。

剛剛落地,許陽就感覺腳下的地面有些軟軟的塌陷,彷彿踩在了溫軟的**之上。他微微一驚,發現這「地面」居然呈現出詭異的黑紋,在前方,陡然亮起一對猩紅的眼眸!

腳下直徑一丈粗細的地面,轟然彈起,將許陽卷繞進去。前方一顆巨大的頭顱,張開大口,向他咬噬而來!

「真晦氣,竟然碰到了一頭黑紋血蟒!」(未完待續。。) 成年的黑紋血蟒,屬於凶獸層次,但一般無法覺醒本命神通,到不了強力凶獸的範疇。

許陽說晦氣,意思是剛下來就遇到怪獸襲擊,並非黑紋血蟒能夠給他造成多大麻煩。

單掌一豎,一道絢麗的火輪盤旋飛出,將黑紋血蟒的巨大頭顱,直接斬斷!血光激蕩,噴濺出一丈高。


「好歹是一頭凶獸,不能浪費。」許陽大手一抓,這頭黑紋血蟒渾身的鮮血,如水一般噴涌而出,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一顆碩大的血球。許陽屈指彈出一道火焰,輕輕一繞,便將其煉化成一滴凶獸寶血。

緊接著許陽又取下了黑紋血蟒的一些零散材料,作為煉丹之物。

剛準備繼續向前走,忽然許陽心神一動,轉過頭去:「什麼人?」

「這位朋友,好強的直覺啊!」一行四人從樹叢中走過來,為首一名大漢笑著說道,「我們聽到這邊有動靜,就過來看看。誰知還沒有看清你,就反倒被你發現了。」

許陽看得出,這些人修為介於玄宗巔峰、君侯初期之間,算得上一方高手。不過也就能在第一層、第二層闖闖,絕不可能進入第三層。

「各位有事?」許陽依然不動聲色,他將修為收斂在巔峰玄宗的境界。

「朋友,你是火極玄者吧?看修為,應該是玄宗巔峰,」那大漢很熱情,「你只有一個人?在魔淵之中,單獨行動太危險了,不如加入我們的隊伍,你看怎樣?」

許陽反問道:「為什麼?」

大漢微微一愣,說道:「是這樣的……我們的隊伍,有負責守御的土極玄君。也有負責療傷的水極玄宗,就是沒有火極玄者。在凝練寶血的時候,雖然土極、水極都能煉化,但耗時很久,不如火極玄者快捷。所以,我們想要邀請你加入。所獲得的寶血,分你一份,怎樣?」

許陽蹙眉說道:「恐怕我們不同路。」

「你要去哪兒?」大漢身後,一個中年女性玄宗淡淡開口了。

「我……想去第二層。」許陽說道。

「太巧了,我們也想去第二層!」為首的大漢驚喜道,「而且我們還有通往第二層入口的詳圖,朋友不如隨我們一起吧。」

許陽心中一動,他的確不知道往那條路走。

「好,那就臨時組隊吧。一起去第二層。」許陽同意了。

「太好了,」大漢顯得很高興,「我叫南紫銅,這位是我的弟弟南烏鐵。兄弟怎麼稱呼?」

許陽說道:「我叫楊旭。」

一番介紹下來,許陽知道了這四人小隊的姓名,當然也有可能是假名。南紫銅、南烏鐵,都是土極玄君,而剩餘的兩個女性。其中一個叫齊冰雲,冰極玄宗。另一個叫齊離,水極玄宗。

一路前行,沿途又遇到了好幾撥凶獸。許陽只顯出玄宗巔峰的實力,眾人也不疑有他。畢竟以許陽表現出的年齡,能有巔峰玄宗的修為,已經難能可貴了。

許陽冷眼旁觀。這支小隊的確頗有實力,分工明確。南氏兄弟衝鋒在前,負責擋住怪獸的攻擊。齊冰雲、齊離兩人,遠程施展玄術,遙遙攻擊怪獸。第一層的怪獸最強不過普通凶獸層次。紛紛飲恨。

許陽默不作聲,等到怪獸斃命,他便上前,將怪獸的血液提取,以火極玄力將之煉化成寶血,分給諸人。

至於能夠換取軍功的凶獸屍體部位歸屬,許陽並未搶奪。在他看來,現在的凶獸太弱了,滿打滿算也就能換取一點軍功,不值得出手。

不過,那為首的大漢南紫銅,在每一個人都分到一次能換軍功的凶獸屍體部位后,第五隻怪獸的屍體,卻讓給了許陽。

「楊旭兄弟,這頭影豹的綠瞳就交給你了,在天塹崖玄軍大營,能夠換取一點軍功的。」南紫銅說道。

許陽微微詫異,不過他沒有多說什麼,手指尖輕輕勾動,一道火極玄力透出,將影豹一對綠瞳挖了出來收起。

許陽對這支小隊的人,倒是產生了一絲好感。他們不仗勢欺人,做事不愧良心,這才是真正的修玄者。

不知走了多久,天色已經由昏黃轉為暗黑。魔淵之中,長年不見陽光,就算白晝之時,也只是略有些昏黃的光芒罷了。

「天色晚了,再走的話,容易被怪獸襲擊受傷,」南紫銅似乎有較為豐富的歷險經驗,他開口說道,「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晚,明日再出發吧。」

一行人都沒有異議。

很快,一蓬篝火亮起,許陽等五人圍坐在篝火旁,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許陽取出了分形定影圖的殘卷,經過一下午的收集,分形定影圖已經得到了附近千里之內的山川道路信息。

許陽清晰地看到,前方四百五十里,分形定影圖上有一道深黑的線條,那應該就是第二層的入口了。

「楊旭兄弟,你去第二層做什麼?第二層有強力凶獸,對你來說太危險了。」南紫銅說道。

「我去找人。你們呢?」許陽問道。

「我們的總部,就設在第二層,」南紫銅有些自豪地說道,「楊旭兄弟,你到了第二層后,真應該去一趟我們『盪魔會』的總部,那裡是魔淵第二層中,少有的安全區域。」

「盪魔會?那是什麼?」許陽好奇地問道。

「是一個在魔淵歷險,掃蕩怪獸,提高自身實力的組織,」南紫銅說道,「現今已經有三十餘人了,個個都是好手……楊旭兄弟,你要不要參加?」

「哥……你能不能別見到一個人,就拉對方入會?」南烏鐵悄然傳音埋怨道,「或許這個人,是『群狼會』的,也說不準啊。」

「不可能,我看人很準的,楊旭兄弟不是群狼會那種人。」南紫銅小聲嘀咕。不過他也沒有再提,拉許陽入會的事情。

許陽很清楚,闖蕩魔淵的玄君、玄宗巔峰高手,在魔淵之中,由於未知的危險太多,確實需要同伴來查漏補缺,於是隊伍、幫會組織便應運而生。(未完待續。。) 翌日清晨,昏黃暗淡的天光,再次照入魔淵第一層的裂谷內。許陽一行人,早已結束休息,向魔淵第二層行去。

「第二層是什麼樣子?」許陽問道,「應該是一點日光都沒有吧?」

「的確,沒有一點太陽光,不過第二層也並非漆黑一片,」南紫銅是個話嘮,一打開話匣子就喋喋不休,「第二層以後,有很多發光的東西,非常神奇,也非常漂亮……」

南紫銅儘力描述那種發光的東西,但他越說,許陽就越迷糊。最後,南紫銅索性一攤手:「反正快到了……等到了第二層,兄弟就清楚了。」


「哥,前面就是第二層入口。」南烏鐵難得地來了一句。

許陽凝神細看,第二層入口,是一片薄薄的光幕,但這片光幕似乎有著無法摧毀的強韌,上面偶爾閃過一兩道符文軌跡,玄奧無比。

許陽停下腳步,他很想抓住這靈光一現的符文軌跡,於是靜靜等待。

「哈哈,楊旭兄弟,你停下做什麼?」南紫銅笑道,「是不是想學這『禁制光幕』上的符文?這是不可能的,符文閃爍的速度太快了,就連王侯,甚至傳說中的皇者,都無法記住。」

許陽試了兩次,發現的確如南紫銅所言,符文閃爍速度極快,根本來不及記憶。

「走吧,這禁制光幕,也不知道是哪個時代的大能者施展而出的,下面每一層都有。如果沒有這些禁制,魔淵中的生物早就闖入海雲上國本土,為禍一方了。」南紫銅說道。

「這禁制光幕,會隔絕下一層的生命,讓他們無法上來?」許陽奇怪地問道。「那我們想要返回,又該怎麼辦?」

「放心吧,禁制光幕只隔絕魔淵生物,我們來去自如。」南紫銅哈哈一笑,隨即邁向那道薄膜一般的光幕。

光幕如水一般,將他吞沒。瞬息之間恢復原狀。

其他三人也紛紛踏入,許陽走到光幕之前,略略思考一番,還是邁開了腳。

光幕如水,一瞬間,許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氣息,已經被光幕所記憶並識別。他想要返回第一層,不會受到任何阻礙。

「原來如此。果真神奇。」許陽暗自體會著。

「楊旭兄弟,跟我們來。」前方,南紫銅等人已經在等著了。

第二層魔淵,比第一層黑了很多,但又不是漆黑一片。

「那是什麼?」許陽一聲驚嘆。

不遠處,一個巨大的透明物體,漂浮在半空中。它有著蘑菇頭一樣的腦袋,下方垂著一條條修長的鞭尾。就像是海洋之中,偶然可見的水母。只不過。這隻神奇生靈,身軀的某些部位,閃爍著星星點點的亮光,頗為明亮,將一片區域都照亮了。

「我們都叫它天燈水母,」南紫銅笑道。「怎樣,楊旭兄弟,這下子不需要我描述了。你看那邊,還有那一頭……」

順著南紫銅的手指,許陽遙遙望去。發現遠處同樣有一頭頭大小不等的天燈水母,以一種慵懶閑適的姿態漂浮在空中,散發著星星點點的柔光。

「沒有人研究過嗎,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它們是不是一種生命?」許陽問道。

「肯定是一種生命體,」南紫銅以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斷言道,「你看,它們有時還會輕輕揮動一下觸鬚。」

「我覺得不是,」南烏鐵不服氣,「不管用什麼玄術轟擊,這些東西都好像不存在一般,根本就不會有絲毫損傷。」

說話間,南烏鐵屈指一彈,一道金光破空飛起,向最近的一頭天燈水母射去。

令人驚異的是,這道金光射出之後,直接穿透了天燈水母的身軀,彷彿那巨大的透明狀軀體,真的不存在一般。

「大千世界,果然奧妙無數。」許陽暗暗讚歎。

「你們兩兄弟能否消停點,眼看都快到駐地了。」冰極玄宗齊冰雲埋怨道。


值得一提的是,南氏兄弟兩人,對修為低於他們的齊冰雲的斥責,並沒有一點生氣,而是摸著腦袋笑笑,繼續向前走去。

「當心點,楊旭兄弟……這是第二層,危險程度比第一層高很多,時不時就有一頭強力凶獸出現。」南紫銅提醒道。

「咦,看前面!」南烏鐵道,「那是什麼東西?」

借著天燈水母的一點微光,許陽清晰地看到,那是一頭凶虎的遺骸。

走近一看,眾人都清楚了。

「這是一頭翼虎,已經被人殺掉了,有價值的東西都取了個乾乾淨淨,連換取軍功的雙翼也沒了。」齊離說道。

「這是正常,一頭翼虎,畢竟值十點軍功。」南紫銅說道。

繼續向前走,又一頭實力不弱的凶獸出現在眼前。這是一頭巨大的旱地土龍,又稱短尾龍。它的腹部被撕開了一個巨大的傷口,內丹已經被取走。

「奇怪,我總覺得有事情發生。」齊離蹙眉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