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弱都是相對而言的,」封神鍾之靈解釋道,「三足金烏,算得上中等虛空生物,成年的金烏絕對是聖人級數,金烏中的王者,甚至有可能問鼎至尊之獸。你明白了么,你遭遇的那頭三足金烏,並沒有成年。只不過相對於你來說,還是蠻厲害的。」

「一頭沒有成年的三足金烏,就把我逼成了這個樣子……」許陽搖頭,對虛空生物的強大,以及宇宙星空中的危險,又有了新的認識。

「許陽,你難道還沒意識到么?遇到這頭未成年的三足金烏,是一件好事!」封神鍾之靈強調道,「你的小世界中,那紅日之靈,不就是三足金烏的虛影么?只要將這頭未成年的三足金烏斬殺,將其內丹連同魂魄煉入你的小世界中,紅日之靈的威力將會大增!」

「省省吧……擊殺三足金烏?我現在見了它只能繞道走。」許陽搖頭笑道。他對自己的戰力很清楚。現在的許陽,正面足以越階擊敗八劫世尊,但面對更強的近乎聖人的強者,還是有所不敵的。

「嗨……你難道忘了,你還有神玄力?」封神鍾之靈道,「經過這次梳理小世界,你的神玄力應該又壯大了一分!對付未成年的三足金烏,應該是差不多了。」

許陽心神一動。他撐開小世界,在魂晶天柱的底部,那半截仙劍之上盤踞的神玄力細絲,被他抽調而出。

與以前相比,神玄力的確稍稍壯大了一分。每次渡過天劫,梳理完小世界之後,許陽的神玄力都會迎來一次小幅度的提升。

不過,憑著這一絲神玄力,能否將那頭三足金烏置於死地,許陽當真沒有信心。對於神玄力這種神奇的高層次力量來說,他的境界還是太淺了,難以發揮其中的全部妙用。

如果許陽有媲美混沌魔神的境界,再來驅使這一絲神玄力,結果肯定大大不同,就算三足金烏已經成年了,也不夠收拾的。

比較幸運的是,許陽在瀛洲玄武遺迹之中,得到了半截殘缺的仙劍。他完全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以神玄力控制仙劍投射出去,也能發揮出基本的威能。(未完待續。。) 想了想,許陽還是搖頭,拒絕了封神鍾之靈的提議。

「我現在的目標,是要儘快找到通往補天祖陣總樞紐的星路,與古鴻老祖等人族高層匯合。至於那頭三足金烏,我和它並無深仇大恨,況且這一次,算是我先惹到了它,就不去特意找它麻煩了,」許陽說道,「如果它不依不饒,當真要繼續追殺我,那便唯有一戰。」

許陽取出了星影圖,開始在星空之中定位。

許陽這一次空間穿梭,是從三足金烏的爪下逃脫,走的很倉促,並沒有定位在某一個星球之上。在星影圖上查看,許陽發現他已經偏離了預定的星路。

本來許陽的下一站,應該是一顆名叫「碎金星」的小型星辰,但是他現在的位置,距離碎金星之間,還隔著足有兩顆星球。


「出發,前往碎金星。」

許陽抓住天霧華的手,單手一劃,一道空間裂縫開啟,他拉過天霧華,徑直踏入空間裂縫之中,開始了下一次的旅途。

暗空間之中依然是枯燥而危險,周圍是一成不變的晦暗,某些晦暗區域看似和其他區域一樣,卻有著足以致命的空間亂流。進行空間旅行的修玄者,必須時時刻刻保持心神力量外放的方式來感應空間亂流,小心地避開空間亂流所在的晦暗區域。

這一次,天霧華沒有讓許陽幫她抵擋暗空間的沉重壓力,而是以自身的玄力保護自己。在暗空間中雖然兇險,但這種玄力的不斷消耗然後重生,同樣是一種極好的磨練。

在一路走來,天霧華感覺自己就像是個沒用的小孩子,一直在被許陽保護著。作為要強的離玄公主轉世。她絕不甘心做許陽身邊一個被保護者。

天霧華的資質,同樣是超凡絕倫,而且她還有著天目族王族特有神通——第三隻眼,有著不可測的異能。她的境界一旦跟上許陽,所能爆發出的戰鬥力,也會相當強悍。否則。她也不會被天族如此看重。

這段旅程足足持續了七日,中間經歷了好多次休整,許陽和天霧華終於來到了目標星球——碎金星。

這七天之內,兩人的玄力不斷耗空,然後經過休整重新補滿,這種壓榨式的磨練,使得兩人的實力都有所精進。許陽功力高深,剛剛突破晉級七劫世尊,實力的精進並不明顯。而天霧華就很了不得。憑著超凡的資質悟性,經過多次的空間穿梭,她對空間法則的感悟再度提升,已經隱隱觸摸到了第六重天劫的門檻。

碎金星是一顆暗黃色的小型星球,有著稀薄的大氣層。許陽和天霧華降落在碎金星的一處平原之上,漫長的星際旅途讓他們相當疲憊。這種疲憊,主要是心神上的勞累所致。

「咦,這裡居然有裸露在外的精金礦?」

許陽不經意間低頭一看。竟是發現了一顆精金礦石。這一顆礦石雖然沒有經過熔煉提取,但其外觀非常平整。不像是天地生成的露天礦脈,反倒像是人工挖掘的礦石塊。

天霧華縴手一豎,一道玄力劈出,將那塊精金礦石周圍三尺方圓的地域割開,留下了一個直達數丈的幽深洞口。

「地面之下,並沒有更多的精金礦石。這說明此地並非什麼露天礦脈,而這塊精金礦石,定然是人工開掘,可能是在運輸的過程中,掉落在此。」天霧華分析道。

許陽點頭贊成。目光掃向周圍,意味深長地說道:「看來,這碎金星並不是只有我們兩人啊。」

天霧華點頭道:「小心一些,根據星圖顯示,碎金星已經處於補天祖陣的區域之內,屬於補天祖陣的第十分陣區。星空戰場之中的人族高層,處於全面收縮的狀態,這第十分陣區如果有人,肯定是蠻荒諸族或者是仙盟成員。」

許陽點了點頭,忽然神色微動,看向東方。在東方的天空之中,一道頗為巨大的人形黑影,緩慢飛過兩人的頭頂。

之所以說慢,是相對於兩人的速度而言。其實,這個龐大的人形黑影,飛行的速度比鳥兒還快幾分。

在龐大黑影飛過兩人頭頂的時候,兩人終於看清了它的模樣。這是一具極其高大的傀儡,通體是由鋼鐵鑄成,高達十丈,背部延伸出兩道飛翼,足部噴射出強勁的推送氣流。

「這是什麼?傀儡嗎?」許陽有些愕然地看向天霧華。

天霧華的臉色有些不好看,說道:「沒錯,這是蠻荒諸族之中,鐵族的鋼鐵傀儡……看其造型,應該是生產型的鋼鐵傀儡吧。」

「鋼鐵傀儡?生產型?」許陽對此一無所知,好奇地問道。

「鐵族能位列蠻荒十二強族之林,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就在於他們製造傀儡魔像的能力。鐵族製造的傀儡,分為生產型和戰鬥型兩種,其中生產型的傀儡一般都用於開採礦脈、建造房屋或者是鑄造新的傀儡,而戰鬥型的傀儡,當然就是用於作戰。」天霧華的前世是離玄公主,對蠻荒諸族的手段自然是清楚得很。

許陽道:「傀儡之道,不過是偏門而已。鐵族憑著傀儡,就能有這麼強的實力么?」

「不,天玄星上的傀儡之道式微,卻不代表傀儡之道不強!鐵族是鑄造傀儡方面造詣最深的族群,他們鑄造的最強戰鬥傀儡,通體由精金等寶料打造,戰鬥力甚至能媲美世尊強者。」天霧華說道。

「能夠比擬世尊的戰鬥傀儡?」許陽心中一驚,如此說來,鐵族的確有位列蠻荒十二強族的實力。

天空中飛行的那具鋼鐵傀儡,飛過一圈之後,竟然緩緩在空中停下,轉了過來。它的雙眸之中,兩束綠光放射而出,掃向許陽和天霧華。

這兩道綠光並無任何攻擊力,許陽並未躲閃,任憑綠光投射。下一瞬,鋼鐵傀儡的雙眼,驟然變成了紅色!

「它發現我們了,並且判定我們是敵人,將採取攻擊。」天霧華笑道。

許陽也是一身輕鬆,這頭鋼鐵傀儡,還不放在兩大世尊的眼中。許陽之所以沒有率先出手,只是想看一看這頭傀儡的戰鬥手段罷了。

鋼鐵傀儡左臂抬起,它的左手乃是五道巨大的鋼鐵勾爪。一陣令人牙酸的變形之後,鋼鐵勾爪卸下,一個黑洞洞的炮口對準了二人。

轟隆!

一聲震響,一顆黑色圓球被彈射而出,轟向了許陽。

許陽絲毫沒有動,世尊的氣勢外放而出,仿若一道柔和的氣牆,擋住了那顆黑色圓球的進擊。一聲爆鳴,黑色圓球爆炸開來,一陣氣霧蔓延開去。

「這一擊的力量,大約相當於玄王強者。」許陽判定出了這頭鋼鐵傀儡的實力,不由有些失望,「看來,岩族的鋼鐵傀儡並不怎樣。」

「這只是生產型的傀儡,主要負責採礦建造等工作,戰鬥方面並非長項。」天霧華隔空一拳轟擊而出,一道玄力光柱直接將鋼鐵傀儡貫穿,四散炸開。

「我也是第一次擊殺鋼鐵傀儡呢,」天霧華笑了笑說道,「當初在蠻荒時代,我們天目族與鐵族的地盤相距遙遠,基本上沒有打過交道。」

許陽點頭,剛要說話,忽然看到遠處有一道道流光劃破天空,看其氣息,竟是有世尊強者帶隊。

「什麼人,竟敢毀壞我鐵族的傀儡?」

一聲暴喝傳來,那道道流光,在許陽兩人的頭頂上空懸浮停下,露出其中的修玄者身影。

「鐵族之人?」許陽與天霧華同時升空,與那群人對峙起來,雙方第一時間仔細打量對方,都沒有貿然動手。

許陽第一次見到鐵族之人,他們的外貌輪廓與岩族有些相似,都比較僵硬。但是鐵族之人的皮膚,呈現出一種鐵灰色,除此之外,與人族並無太大的不同。

對面的鐵族世尊,倒是一眼就認出了許陽這個人族。至於天霧華,她的第三隻眼平素不顯形,只是以族文的形勢銘刻在眉心,所以那鐵族之人沒有看出,同樣將她當做了人族。

「你們兩個人族好大的膽子,居然敢來到碎金星!很好,既然你們已經來了,就不要走了!」那鐵族世尊呵呵一笑道,「恰好我族煉製黑金魔像,需要大量的強者靈魂。你們兩個的靈魂,應該不差。」

「黑金魔像?那是什麼?」許陽疑惑道,「另外,你又叫什麼?」他已經看出,這個鐵族世尊不過是五劫的修為,放在一般情況下自然是高手,但在許陽眼中卻沒有什麼了不起。真不知道,他的自信從何而來。

那鐵族世尊冷笑一聲:「你們兩個將死之人,又何必知道我的名字?各位,祭出傀儡,將這兩人擊殺,我來抽取他們的靈魂!」

鐵族世尊身後的一群鐵族玄皇高手,紛紛從儲物戒指之中,取出了隨身攜帶的鋼鐵傀儡,霎時間,許陽和天霧華的周圍就多出了足足五頭高大的鋼鐵怪物,五對泛著紅光的眼眸盯視兩人。(未完待續。。) 「開火!」

一聲命令之下,五頭鋼鐵傀儡同時切換到戰鬥形態,長長短短的黑色炮管,同時對準了許陽和天霧華,嗵嗵的響聲接連傳出。

「一群土雞瓦狗,也敢放肆?」

鐵族的態度略微激怒了許陽,他眉頭一皺,單掌豎起。那五頭鋼鐵傀儡放射出數十道玄力光柱,被一堵罡氣之牆擋下,然後全部反彈而回!

「護盾形態!」

五個負責控制魔像的鐵族玄皇,手忙腳亂地打出第二波印訣,那五頭鋼鐵傀儡當即雙臂交叉,各自展開了一層灰色光幕,擋住了反彈回來的玄力光柱。

天霧華嬌叱一聲,蛇靈索徑直拋出,聖威浩蕩,五道靈蛇一般的光影,分別向五頭鋼鐵傀儡纏繞過去。

五頭鋼鐵傀儡切換出鋒利的鋼鐵手刀,試圖斷開那靈蛇一般的光影。只不過這是不可能的,蛇靈索乃是聖器,當然不會被輕易斬斷。

鐸鐸幾聲金屬交擊之音傳出,五頭鋼鐵傀儡的手刀同時斷裂。五個負責操控的鐵族之人大驚之下,卻見到他們控制的傀儡已經被牢牢捆住,任何指令過去,都無法動彈了。

「蛇靈索,絞殺!」

天霧華一道印訣打出,蛇靈索猛然縮緊,那五頭鋼鐵傀儡,被直接攪成了麻花形狀。


「聖器!你們兩個是高階世尊!」

那名鐵族世尊,終於發現了許陽和天霧華的實力強悍,不由臉色微變。他儲物戒中光芒一閃,一尊通體暗黃色的傀儡衝出,擋在面前。

「這就是精金傀儡吧?」許陽細細打量了一番,笑道。「不知道實力如何,待我試一試。」


那個鐵族世尊色厲內荏地說道:「你們到底是人族哪個門派的?叫什麼名字?」從許陽兩人的靈魂氣息來判斷,兩人很可能都只是青年。青年世尊,而且一出現就是兩位,那鐵族世尊覺得太難以相信了。

「你這個將死之人,又何必知道我們的名字?」天霧華將這句話原句奉還。倒是讓許陽一陣好笑。

「可惡!」那鐵族世尊罵了一句,隨即印訣打出。精金傀儡的雙目之中紅光大盛,一步跨出,已經來到了天霧華的面前,一拳劈面打來。

這一拳威勢沉雄,顯示出精金傀儡的強橫力量,已經媲美高階世尊。

「說了要讓我試一試,你的對手是我。」

許陽斜刺里踏出一步,攔在天霧華面前。面對那足有鐵鎚大小的拳頭,他的應對也很簡單,同樣是一拳轟擊而出!

嗵!

一聲悶響,大小完全不成比例的兩隻拳頭撞擊在了一起。令人驚異的是,那巨大的暗黃色拳頭的主人,精金傀儡,卻是騰騰向後倒退,而許陽的身軀。卻紋絲不動。在精金傀儡的右拳之上,兩根斷裂的指節從空中呼嘯摔落。

「該死的。玄光炮!」

那名鐵族世尊印訣變幻,一道印光激射在精金傀儡的背心。見到許陽毫不費力地壓制住了精金傀儡,他隱約感覺到了不妙,將精金傀儡最強的一招施展出來。

精金傀儡猛然挺起胸膛,胸口的兩片護甲左右裂開,一道金色的光柱。從胸膛噴射而出,向許陽轟擊而去。這一道光柱的威力,不次於六劫世尊的全力一擊。

「就只有這個程度么?」

許陽單手張開,掌心彷彿出現了一個小型黑洞,一股浩瀚的吸力湧現。將那道金色光柱,毫無保留地吸入其中。這看似石破天驚的一擊,卻連許陽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轟!」許陽反手一拳,一道彩色玄光毫無花俏地轟擊而出,徑直貫穿了那頭精金傀儡的胸膛!精金傀儡被打穿了一個大洞,登時失去了控制,轟然向下方跌落。

「你們到底是誰?竟有如此實力,為何我從未在戰場上見過你們?」那鐵族世尊臉上終於顯露出恐懼之色,許陽展現出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也許,只有鐵族聖人出面,才能將此人擊殺。

最讓他無法理解的是許陽的年齡,一個青年人,怎麼會有這麼強悍的實力?

「我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現在,回答我的問題,我對你口中所說的黑金魔像很感興趣,鐵族為何要鑄造黑金魔像,它有什麼作用?」許陽沉聲問道。

「這個……我不會說的!」那鐵族世尊搖頭說道,陡然間身化流光,向遠處激射而去。

「你跑得掉?」許陽搖頭一笑,單手虛抓而出,劇烈的空間波動湧現出來,空間扭曲!

那鐵族世尊幾乎是一頭撞在了一名同族之人的身上,狼狽地散開遁光。他絕望地發現,在許陽的面前,他連逃走的實力都沒有。

「也罷,想來你是不會說的……既然如此,就讀取你們的記憶吧。一共六個人,全部讀取記憶的話,應該能拼湊出比較完整的訊息。」

許陽頭頂的小世界張開,世界之力形成的鎖鏈蔓延出來,將五名鐵族玄皇,連同一名鐵族世尊同時捆縛了起來。在巨大的差距面前,這些人連躲閃的可能都沒有,瞬間就被綁成了粽子。

「不,你不能讀取我的記憶!」那鐵族世尊驚恐大叫,讀取記憶就意味著靈智全失,從此成為白痴。這對一名修玄有成的強者來說,簡直比死還恐怖。

「那你願意說了?」許陽問道。

「你……殺了我們吧!」鐵族世尊吼道。

「冥頑不靈。」許陽徑直上前,一隻手掌覆蓋上他的腦袋。

記憶彷彿一本大書,被無形的大手快速翻動,其中有許多記憶碎片爆開,徹底消散,但也有一部分記憶,被許陽的心神力量捕捉過來,了解到了其中的訊息內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