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叔就知道給小南山闖禍,還在山下招搖,驅逐的好。」

小弟子們面面相覷,有點害怕了。

胖墩墩表示不服,避重就輕的偷偷給小弟子們洗腦。

「治病救人,何錯之有?」

「維護掌門,何錯之有?」

「弘揚我大夏武學,傳承我小南山本事,又何錯之有?」

小弟們眨眨眼。

一個印象躍然腦海。

身姿魁梧的師叔,一把九霄青雲,匡扶正義,懲惡揚善,卻不想和小南山避世在外不問世俗的性子不合。

最後以力拔山河之勢破開鎮山大陣,瀟灑離去。

媽呀!

好帥!

「聽說師叔比蘇衡師兄還要厲害。」

「比蘇衡師兄還要壯。」

「比太白弟子還要黑。」

靠!

帥炸了!

小弟們無憂無慮的,師門大事他們摻和不上,只能噹噹迷弟的樣子。

但是。

小南山是真的亂了。

楚微塵離開師門。

掌門交託掌門令,親自下山尋人。

一時間,小南山沒人掌事,人心惶惶。

不僅是小南山。

喬家也亂了。

知道消息的第一時間,向來低調的喬家派出所有人,把渝城翻了個底朝天,還馬上報了警。

「你看看,這是不是你們家孩子?」

工作人員指了指街道攝像,又道:

「最後一次顯示的地點是,渝城高鐵站。」

屏幕上,喬鈺披着黑色大氅,蒼白的一張臉縮在大氅里,閉目養神。

喬老爺子趕緊點點頭,一顆心可心疼壞了。

他知道消息,想把小南山給宰了。

但現在,找孩子最重要。

「能不能查查去了哪裏?」

工作人員看了一眼電腦。

「你們家孩子還挺聰明,買了幾十張高鐵票,這估計是有計劃的離家出走。」

「小兔崽子就知道給老子添麻煩。」

工作人員表示淡定,離家出走他遇到的多了。

「尋人啟事我給你們發了,不過孩子嘛,花光了壓歲錢自然就會回來了。」

怎麼可能。

對喬鈺的脾性老爺子還是摸的透透的,這小兔崽子心性要強,要是打算逃跑,就算在外頭要飯也不可能回來。

老校長是第二個聽的消息的。

楚微塵把所有和喬鈺有聯繫的人都找過了。

大年夜的,長輩們嚇了一跳。

親自去喬家鬧了一場。

「果然,不是親生的就不在乎。」

「孩子交給你們,你們倒好,把人都給弄不見了。」

「要是我們家喬鈺缺胳膊少腿的,我跟你們喬家沒完!」

四個老頭怒氣沖沖發了一陣火,擔心的要死,趕緊找人去了。

更別提公司了。

中和玉釀和中和傳媒的所有在職員工,第一時間上網找人。

轉發微博,聯繫所有認識的人,擴大的越廣越好。

這就鬧大了。

要知道,喬鈺是中和玉釀和中和傳媒的主心骨,主心骨跑了,要把人急死。

「各位股東放心,董事長就算不在,我們中和玉釀也會按照原來項目規劃完成利潤。」

董事會上,中和玉釀馬上表示立場。

盛大金融不買賬。

他們董事長親自過來的。

「你們別忘了,我們盛大金融願意投資,是因為你們喬總!怎麼,現在人還沒找到,你們中和玉釀想取而代之?喬總不會就是你們逼走的吧!」

小熊食品也硬氣,張老闆不忘恩,在董事會強自表態。

「我這個小股東說不上什麼話,但喬總要是走,我也走。」

靠!

他們哪裏敢!

他們也急好吧。

還有,中和傳媒的新項目年後都準備擴展了。

姜焱聽到消息,也是第一時間去外地找人。

壓根沒管公司。

項目癱瘓,中和一蹶不振,員工們急的上火,這簡直就是大海撈針。

大人長輩們,沒辦法。

晚輩孩子們,也沒頭緒。

林念也急。

大佬馬甲黑客在手。

聽到消息第一時間撒網,準備她家小太子給找到。

但喬鈺和別人不同。

沒手機,沒電話,連個IP跟蹤都沒有。

這到哪裏找!

根本找不到!

陳思思也是。

她除了每天上網轉發微博,大力尋找,壓根沒辦法。

「為什麼喬鈺突然要走?」

陳思思眼睛紅紅的,賀燃嘆了一口氣,小男子漢一般摟着陳思思肩膀。

「聽說老大被趕出了小南山。」

「你說什麼!」

陳思思心中一震。

喬鈺對小南山的感情,她都是看在眼裏的。

每次說師門的時候,喬鈺都一臉自豪。

現在被趕了出去,怎麼可能不難受!

「元宵那天,蘇衡師兄和小娥師姐他們要去小南山要個說法,更重要的是,蘇衡師兄要奪回老大的劍。」

「什麼劍。」

賀燃死死咬牙,一臉恨意。

「蘇衡師兄曾經說,九霄青雲劍代表所有師門弟子的肯定,老大的劍,是靠自己贏過來的。」

「現在,被外人搶走,他們自然要求個說法,為老大報仇。」

說完,賀燃頓了頓,他看向陳思思。

「老大當初親口承認我這個大弟子的身份,這把劍,我會替老大奪回來!」

他眼神異常堅定。

他是老大門下的大弟子。

是老大教他習武,教他武德,教他道理。

為人弟子,怎會讓他人替老大報仇!

就算是蘇衡師兄也不行。

陳思思鄭重的點點頭。

Leave a Comment